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能无限暴兵 > 第二十九章 克鲁苏邪神!

第二十九章 克鲁苏邪神!

如同溺水者。

苏浩的意识像是被数百根铁链捆绑成一个肉粽子丢进了深渊,腐烂的河水灌入他的胃里,几乎断绝了他所有的呼吸。

苏浩迅速抖动着眼皮。

却没有任何作用。

书房外,黑甲少女放佛感受到什么,天地间一股沉重的压力落在身上,她悄悄推开门看了一眼保持着书写姿势的闭着眼睛的苏浩。

未发觉什么,又轻轻关上。

黑暗中。

已经丧**体控制权的苏浩能够感觉到自己顺着腐烂的河流急速下沉。

越往下,水流的浓度越高。

短短数秒,他的速度降了下来,而涌入嘴里的河水也越来越浓稠。

卟的一声。

他的脚穿透了一层包膜。

整个人跌在实地上。

等他睁开眼睛。

四处像是一块无限放大的深渊,抬起头,能看到一道道看不清样貌的人黑影像他一样跌落。

世界一片黑暗,却有一道光吸引着他看去。

光源是悬浮在穹顶之上的巨型圆形光环。

但只是看了那么一眼。

苏浩却感到了冰冷刺骨的寒意。

明明是一道光,但却如此冰冷。

而在他看清后,这才发觉刺骨的寒意并非来自光,而是光环下高达百丈的虚影。

只是那么一眼。

冰冷,无情,杀戮,贪婪,恐惧,死亡等负面情绪瞬间涌入全身,一条红色的血丝沿着脚,向上扩散。

苏浩急忙看向其他地方。

心神动荡。

克鲁苏邪神?!

这东西怎么会突然找上自己?在废土生存这么多年,苏浩见过的邪神也不过只有三次,且都是远远观看克鲁苏邪神的寄生物,从未如此整个意识被拉入深渊,见到对方的投影。

而据他所知。

想要进入邪神的视线,并非那么容易。

这些被冠于邪神之称的神秘生物,始终是归类于精神类生物,身体素质越强的人,越难以入侵。

到底是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随着不断落下的黑影挤满了整片空间,苏浩看着附近的这些佝偻着身体的影子,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

内心不由一阵苦涩。

是这般么?

放佛是为了验证他所想,悬浮在黑暗中的百丈虚影身体一荡,所有黑影都能听到一道声音。

这是一道十分低沉和阴冷的低语:

“寿命即末,拜神者,得永生。”

这是一只与寿命相关的邪神。

症结出在哪里,苏浩已经明悟,他看了眼已经陆续跪倒一片的黑影,内心苦涩,原来自己潜意思里对死亡的恐惧已经蔓延到了这个程度了么,以至于吸引了这头邪神的召唤。

可是邪神啊。

真的能够永生么?

苏浩摇摇头,当年他可以为了给妻子留一块面包而在众人面前下跪,却无法给面前的邪神下跪。

毕竟前者是忍辱负重,后者是出卖灵魂,二者不是一个性质。

将灵魂寄托于邪神之后的自己,还是自己么?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永生的代价苏浩承受不住。

一片跪倒后。

苏浩的站立便是黑暗中的灯塔那般耀眼。

这只克鲁苏邪神感受到苏浩内心中的抗拒后。

一股巨大的排斥力将他踢了出去。

噗。

保持着书写动作的苏浩喷出一口老血,可惜了一上午的规划稿子被染红。

砰~

“父亲!”

门口的苏怜冲了进来,看到瞬间萎靡的苏浩,再傻也知道此前自己的感觉并没有错,王域散开,愤怒地捕捉着空气中残留气息。

黑暗,冰冷,死亡。

那么一瞬,苏怜打了个寒颤,随即更加的愤怒。

金色瞳孔中的血丝向眼帘扩散,最大限度的向外捕捉。

“算了,小怜。”

苏浩制止了苏怜这种自残的行为。

克鲁苏邪神这种神经类生物并非这么简单,即便能够感受到起气息,现在的小怜在对方眼里不过是像蝼蚁一样弱小。

不管如何。

对方都是被以神之称的不可名状生物,是勉强称为神坻的恐怖事物。

在无法确保自身安全的情况下,一切反抗都是多余的。

而且眼下。

他即将面临更加重要的事情。

克鲁苏邪神虽然无法直接消灭苏浩的**,但临末给予精神上壁垒冲击,将他的精气神降到了极为虚弱的层次。

由此带来的后果是一口老血喷出,全身乏力,血气隐约向外扩散,眼睛疲惫,从内心到深处的产生空洞。

丧失基本思考的空洞。

丧失对生活**的空洞。

甚至在制止苏怜后,耳边渐渐听到了刺耳的低语声。

“不行。”

苏浩咬了口舌头,重新打起精神,站起身来,踉跄几步向前,正要跌倒,一道瘦小的影子扶住了他。

“好孩子,替我把小柔叫过来。”

“是。”

“不,算了。”

苏浩摇摇头,把人叫过来又能说些什么?徒增伤感罢了。

克鲁苏邪神只是把他潜意思的死亡勾勒出来罢了。

在苏怜的搀扶下,苏浩不停地在书房里踱步。

血气败坏,死亡将至。

总要试试那几个法子,不管能不能成。

日落之时。

一辆马车从营地离开。

百伦城。

“下一个。”

守门的骑士拦下了面前的马车。

为首穿着奇怪服装的短发女骑士直接将一份证件丢了过去。

“猛虎骑士团?”实大实的花了钱注册的。

守门人看过后,还想多问几句,便又看到袋黑币丢了过来,变得无话可说,将人放行。

马车内。

苏浩拉开车帘,看了眼高墙,便放下帘子,闭目休息。

如此死去,他不甘心,也不能死,以现在的情况一旦他突然暴毙,苏小柔绝对无法避免黑暗势力的反扑。

马车穿过城市数环,转过数条大道,拐过七八条小弯路,最终抵达一座老旧的小酒馆门前。

酒馆很小,只有两层楼高,周边也是漆黑一片,只有酒馆里透出一丝淡黄色的烛光。

苏浩小心翼翼地下车后。

抬头看了眼酒馆的招牌。

《瞎子酒馆》

一边的苏怜则是警惕着四周,扶着苏浩入了门。

酒馆不大,只有三张桌子,而且空无一人,只有柜台后一个年轻酒保在擦拭着桌台,看到苏浩等人进来后急忙道:“不好意思,已经打烊了。”

苏浩却倘若没有听见,寻了个位置坐下后淡淡道:

“尽说瞎话。”

年轻酒保闻言却是流入出服务性的微笑。

放下手中抹布,在苏浩的对面坐了下来,笑着道:“能够知道暗语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在你提问之前,我必须提醒你,我收费是很高的。”

说完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露出一张恶鬼的脸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