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能无限暴兵 > 第四十五章 废土没有爱情

第四十五章 废土没有爱情

判断一个人是否真的不忘初心,具体表现就在于是否还记得自己的身份。

农民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取粮食,是值得尊重且加以推广的重要职业。

可是现在很多人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苏浩希望人们不再沉浸于偷盗抢劫,而是应当及时醒悟,响应他的号召,参与到劳动中,获取粮食。

可惜的是。

仍然有许多惯偷选择了不遵从不抵抗,不支持的态度。

甚至散布了新农政策的本质,是“吃人“,这种可怕的谣言。

以至于导致大部分自由民对苏浩产生了误解。

马车所过之处。

自由民们纷纷转过头去,掩饰着眼睛里透出的厌恶和绝望。

奥利夫等人的死不能让人们感谢苏浩,在没有实际成效前,人们只会认为这块土地上只是换了一个霸主,而不是心怀感激。

“爷爷,他们为什么在怕我们?”

苏小柔能够敏锐地感受到这些人的目光,正是如此,她才会感到疑惑,明明爷爷为他们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换来的却是这些不信任的眼神。

“小柔啊,他们不是在怕我们,而是在害怕未来。”

“未来有什么好怕的?我看他们就是一群不知感恩的人。”

苏浩摇了摇头道:

“总之你不能只看到表象呈现的风景,那些沉积于土壤深处的罪与恶更需要看到。”

“哦。”

苏小柔强忍着没有动用火箭筒把那些透出恶毒目光的自由民轰碎,虽然有些听不懂爷爷的话,但不妨碍她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而在看到巷口的一张幼童脏脸后,她心里便软了九分。

巷口。

“杜斑!你不要命了,要是被那些骑士看到一定会挖了你的眼睛的!”一个水桶腰的光膀幼童推了推面前站着一动不动的瘦弱少年。

少年蓬头下,一双眼睛随着马车移动而移动。

“杜斑,快点吧,我们得去把你姐姐找回来,我们都跟贝尔斯老大说好了,等我们有了这笔钱,我们就可以买更好的武器。”

“我们得动作快点,可不要被那些伢子捉了你姐姐。”

水桶腰少年自顾自的说个不停,看到杜斑仍然没有动静,有些生气了。

“杜斑,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少年却是甩开了他的手。

转过身子道:“我看到了姐姐。”

“太好了!在哪我怎么没看到?”

“就在刚才那辆车上,在那个老头子的怀里。”

“什么”

原本雀跃的水桶腰少年闻言脸色一僵,他看着杜斑那阴狠的眼眸。

心里一沉。

他知道,他没有说谎。

他似乎预见了自己的未来。

像一只失去活力的小肥猪,瘫坐在地。

呢喃道:

“好吧,那我们死定了,杜斑,深秋要来了,不能加入贝尔斯老大的队伍的话,我们会死的,他们一定会把我们卖给那些吸血鬼,杜斑!”

“杜斑你知道么,吸血鬼会把我们的血做成蛋糕,它们会把我们的内脏用来泡酒,我们死定了!”

“呜呜~.”

小水桶少年猛地哭了起来。

这引起了周边不少人的注意,他们看着小水桶圆鼓鼓的肚子,眼神隐约透露着不可名状的光。

若不是忌惮百米外巡逻的陆战兵,恐怕便会有人出手。

啪~!

杜斑甩了他一巴掌。

“走吧。”

“去哪?”

“去把佐伊抢回来。”

“你疯了么,会死的!”

“反正都会死,你还怕什么?”

小水桶闻言止住哭声,看着杜斑那脸色的冷漠。

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把抹了把鼻涕,咬着牙道:“你说没错,我不怕死!我们去把佐伊抢回来,然后再把她卖了!”

。。。。。。

佐伊忽然感到自己的眼皮跳了两下。

她微微睁开眼睛,看着苏浩温柔的脸庞,心中思绪万千。

或许是这样子因为让老爷难堪了罢。

毕竟自己只是老爷的女仆。

这般行为可能会对老爷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而老爷宁愿牺牲自己的声誉也要爱护她的情感,自己怎能贪图享受。

想通了的佐伊便动了动身体。

道:“老爷,您放开我吧,我不会跳车的。”

苏浩微微点头,松开了她。

差不多。

快要到了,让新农们看到他抱着一个少女,影响确实不好。

第十区出口。

马车停在了临时建的马馆旁。

苏浩没下马车。

因为还没到目的地。

一个穿着皮甲身材火辣,但气质不佳的女人带着一队骑士守候已久。

“老爷,您要我找的人找到了。”薇恩带头单膝跪地。

说着让人压着一个老头送到苏浩面前。

正是当日派人袭杀苏浩的马倌。

这事情苏浩没有忘记的原因,是因为对方的逃脱就像一根刺扎在心里,昨日他能派人袭击劫杀他,明日那便能伤害更多人。

杀人放火金腰带如果得不到报应。

那么就会变得顺理成章。

这片土地上延续的罪与恶就不会结束。

因此他交给薇恩这段时间的任务,便是寻找此人。

“我错了!请您饶了我!我愿意成为您的奴仆!”

老倌跪了下来,语气之悲切。

令苏浩有些不忍。

他让薇恩给对方松了绑。

“你过来。”

苏浩了朝他勾了勾手。

老倌有些懵地走了过来。

苏浩弯下身子,叹了口气道:“看你的年龄,应该也不小了,老夫一向都是尊老爱幼,所以我会给你一个机会。”

“当我数到五秒之后,你便可以开始跑,只要你能够离开我的视线,我就放过你。”

“当真!”老倌大喜。

“1。”

“2.”

“3.”

“4.”

老倌已经转过身子,瞄准了房屋方向,吞咽了一下口水,准备发力奔亡。”

“1。”

就在苏浩年念出最后一个数字时。

拔剑。

噗~

老倌两条腿与躯干分离。

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看着地上浑身颤栗的老倌,苏浩无奈的摇摇头。

“很遗憾,你没有把握好机会。”

待马车远离后。

一只跪在地上的薇恩这才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

道尔森的死给她带来影响特别深刻。

她对苏浩由原先的强者爱慕到了恐惧,再到不明不觉的奇怪感受。

她明明是一个能够在限制级的血浆场面中面不改色的女强人,却只是因为看到老倌断去双腿挣扎至死的一幕便感到了害怕。

她明明是一个不喜看人眼色穿搭的的废土自由女性,今天却把自己的上半身包住,不敢像以往一样露出一半春光。

她不明白这到底为什么。

正如同她不理解苏浩为什么要解散第十区的大部分黑帮骑士,实施什么新农计划一样。

明明自己感到很可笑,但又不留余力的去支持他。

她不明白。

自己是爱还是怕。

怕死么?

不是,若是怕死她怎么能在自由营活下来,且成为一团之长,这里哪一个团长不是拼死冲上来的。

可如果是爱的话,薇恩却是不愿去思考。

在她的记忆里,废土是没有爱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