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能无限暴兵 > 第八十五章 伟大的中央王国

第八十五章 伟大的中央王国

下意识的。

苏浩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这位在寒冬之际来临的使者的话给他打开了另一扇门的世界。

“为全人类而交税么?”

苏浩呢喃着。

没有动怒,在没有真正理解对方的意思之前,他不想滥杀无辜。

所以他只是安静地看着对方。

等着他的下文。

尤科斯也没有让他失望。

这位来自中央王国礼宾团的副团长骑士正气十足。

他偷偷观察苏浩没有明显愤怒表情后。

心中大定。

百伦城邦王国政权被颠覆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枯木域。

世人都在传面前这位老人是极其凶恶的死亡暴君。

原本他还在担忧今年的粮税问题会有些麻烦。

但现在看来。

对方既然问出这个问题。

那便表明中央王国的威慑力并没有因为城邦权力交替而有所改变。

想到如此。

尤科斯继续道:

“我知道殿下或许对这句话有所疑惑,但我想告诉殿下的是。”

“中央王国向枯木域九国收取粮税,并非是为了一己之私。。”

“在这一点上,我没有必要欺骗殿下,中央王国的大公骑士们为了枯木域的稳定和未来。”

“日夜不眠修炼,兢兢业业。”

“今年有几位大公伯爵为了镇压钢之城邦的动乱,心力憔碎,一夜之间白了头发。”

“其中我们的佳木斯大公伯爵甚至为了缓解各方矛盾,牺牲自我,冒着被夫人赶出家门的风险,以九十三岁高龄将钢之王国的小公主娶回家。”

“骑士老矣,却不忘初心。”

“可以说我等中央王国行事,皆是为了枯木域大义行事。”

“以强生之势,扶微弱诸国。”

“这般存在,却不干涉诸城内政,尊重殿下的主权,仅仅收取一小部分粮食,维系枯木域和平,避免人们因为战争流离失所,在大灾变之余,尚且有喘息的机会。”

“殿下,您且说说。”

“这交税难道不就是为了全人类?”

尤科斯的话回档在殿中。

他身后的十二名成员皆是听得热血沸腾。

尤其是在听到佳木斯大公的事迹后,更是在脑海里回忆起这位王国大公那瘦弱的身影,以高龄之姿,为了钢之王国的和平而不得不被少女压住时的悲壮。

感动之余。

隐约还有些不忍。

而听完尤科斯一席话后的苏浩则是吸了一口冷气。

他自认为在无耻方面鲜有人敌。

但他发现自己错了。

错得离谱。

没有迂回的机会。

尤科斯的理论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刮在了苏浩心口。

他忽然感觉这是对他的一种嘲讽。

而嘲讽。

恰恰是苏浩所不喜欢的。

但良好的素养让他依旧没有直接爆发。

而是冷着脸道:“尤科斯,老夫需要交多少税?”

“原本是需要殿下提供十五万人一年的口粮。”

“但看在殿下的面子上,我便和殿下交给朋友,今年只需要交纳十万人的粮食便好。”

尤科斯弯起了嘴角。

露出里面的白色牙齿,一脸真诚地看着苏浩。

苏浩闻,亦是笑了起来。

又有人要和自己交朋友了。

而朋友。

恰恰是他渴求的东西啊。

如果许些粮食换取一份友谊,又有什么不可。

至于为全人类这种理由。

他不屑。

他把骷髅招到面前。

道:“粮库能余出十万粮食,给我的朋友尤科斯一份见面礼么?”

骷髅摇摇头道:“老爷,只能余出一万人的,否则的话农民们会面临饿死。”

苏浩点点头,看向尤科斯道:“实在不好意思,你也听到了,我只能给这么多了。”

尤科斯见苏浩语气变得和善。

紧绷的心情微微一松。

但脸上却是收起了笑容。

眉头皱起道:“殿下,我很荣幸能够成为您的朋友,而我作为您的朋友,无法理解您为什么要在乎那些低贱的农民?”

“一他们无法为您战斗。”

“二他们愚昧粗俗,没有任何教化的可能。”

“三这些珍贵的粮食,给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种极其奢侈的浪费。”

“如果您需要他们的劳作,您完全可以保证他们不饿死便行了,为什么要存留这么多给他们?”

“而殿下若是将这些粮食交给我们中央王国,您即收获到了我们的认可,又能够为枯木域的和平做出贡献。”

“所以..”

“所以你在教我做事么?”苏浩打断了他的话。

尤科斯脸色一顿。

有些迷茫地看着突然生气的苏浩。

在他看来。

他说的这些,可是句句在理,也是出于真心。

苏浩这般打断,便有些落了下层。

更不是一个合格的城邦君主。

苏浩的情绪反转变化让尤科斯也失去了耐心。

作为中央王国礼宾团副团长,除了本身实力过硬,更多的是背后中央王国的鼎力支撑。

且相比在之前去的几个城邦王国。

和诸位王境国王一番交流下来,皆是对他敬重有加,不说吃穿住行,就是刚刚入城,便会有人安排数位王国城邦最美丽的少女过来服侍。

且在税收一事,根本不需要多费口舌,甚至不用他说,人家便已经给他备好,被让人送去,无需他烦恼。

而这百伦城邦的新王。

却真是没个眼力见。

入城后把他们丢在一个小破旅馆住下后,吃穿还要他们自费。

没有姑娘就算了。

但勾栏竟然都全面关闭。

好不容易憋着一股气见到苏浩,对方却在税收这种小事上问东问西,犹犹豫豫。

不想出便罢,还要与那女人当着他的面演戏。

如今好言相劝。

让对方放弃那些贱农。

更是被无情打断。

尤科斯如何不怒。

苏浩没了笑容。

他也收起了笑容。

在他看来。

苏浩已经不是在打他的脸,而是在打中央王国的脸。

“尤科斯,老夫打断你,不是因为的你的短视和愚昧,毕竟我理解你在这片土地上所接受的教育。”

“所以我不会对你的言论做出评价。”

“你真正让我不高兴的地方在于你在教老夫做事。”

“真正的朋友即便意见不合,也不会强行将自己的思想加在别人身上。”

“因此我希望你在接下来的时间证明你是我的朋友。”

“否则我会很难过。”

“你明白么?”

“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