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鏖战万星盟 > 攻太微●第300章 另有玄机
    罗成和黄飞虎二人舍生忘死搏杀于阵前,人脑袋都快打成了狗脑袋,呼吸之间就到鬼门关走了几圈。

    可是背后挑起这场战争的大人物却在那里无所事事,闲看云卷云舒,一无挂虑在一边聊天。

    这些人物这里主要就包括智繇、智繇的师父天使长虚伪、以及堕落天使的最高首领老大撒旦。

    还有数不清的大天使、中天使、小天使,也都在那里观看,人类打仗的时候就是他们的娱乐场。

    只是没有花生瓜子,也没有茶水。

    那些人命当场丧失、鲜血漫天抛洒,就是他们的花生瓜子,就是他们的茶水。

    他们一贯如此,但是在涂桑洞开打还是第一次,他们全体都有,不管等级高低,一水儿的非常感兴趣。

    不但是那些堕落天使,还有那些好天使。

    虽然他们观看的目的不同,感兴趣之心却一样,丝毫不低于那些堕落同行。

    不过,这些一般天使,观看可以,却只能静悄悄地看,没有发言的权力。

    如果他们随便插话,打搅了大人物的清谈,不用大人物表示什么,就有无数的喽啰一拥而上,将那些失了分寸的家伙淹没。

    估计下场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侥幸不死的,也被打得他爹妈都不认识他是谁的犬子,如此难看,惨绝人寰。

    一边看一边评论的只有智繇、虚伪天使长、老大撒旦。

    虽然他们那里语调轻松,似乎是在闲聊,可是所涉及的事情,无不事关重大。

    动辄就是百八十万的生命死活,甚至是更多的人生死攸关。

    实际上,看上去智繇的官职最低,可是他是涂桑洞、以及现在和花鲜生这场大战的主管。

    所以他对双方的情况有完全的掌握,这次三人少见的聚谈,也是他自己作主,邀请了师父虚伪天使老大撒旦前来,打的招牌就是前来观战的。

    当然,他也顺便提出自己的要求,再顺便对一些重大事项作出决定。

    堕落天使这一方,也只有这三个人能做出重大决定,因为他们掌握所有力量。

    智繇则有付诸行动的权力,所以他最特殊。

    智繇一边看着黄飞虎战斗,一边说道:“师父、老大!我来向二位汇报一下大概情况。

    “据我所知,前探险队的成员几乎被我们一网打尽,还剩下的一些老弱残兵应该都在这里了。

    “这是徒儿我耗尽了心血才形成的局面,就是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诱敌深入,让他们自投罗网。

    “现在我的对手就是那个年轻的小小子,名叫花鲜生,是我以前的师父百里良骝的幼徒。

    “从我师父那里论起,勉强算作我的师弟,可是他并没有学到我师父的真传实学。

    “因为你们知道,我师父不是很着调,他也没有能力预测到我们带给他的出其不意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也就是散放方式带徒弟,花鲜生又纯粹是个孩子,现在是孩子,那个时候必定更小。

    “可想而知,百里良骝的本事根本就没有流传给他。

    “我还知道,围着花鲜生的几个老头儿,自称是他师爷的,都是古稀之年,也不见什么耀眼的成就。

    “自顾尚且不暇,辅佐我师弟那小儿也就说说,即使有心也绝对无力。

    “他的队伍中唯一一个年富力强者,就是罗成,也就是那个小白脸。

    “跟二位大人面前,小徒也不怕自爆其丑,我自己也是小白脸可是最讨厌小白脸。

    “尤其是除了我以外的小白脸。

    “你说可笑不可笑?他已经自取灭亡了,还嫌死得不快,竟然娶了十六个老婆!

    “大家人所共知的一件事情就是,结婚不以生孩子为目的就是骗子!

    “可是即使一个人在地表上的时候一天可以生八百个,在这里也是白瞎。

    “即使忙活八百年将耕地的牛累死,也生不出一个来!

    “你说罗成一举搞到十六个老婆,不是找死是什么?妥妥地找死,他个该死的小白脸!”

    虚伪天使说:“咦?智繇啊我看你生气的样子,可一点虚伪的意思都没有,怎么突然不随我了?”

    老大撒旦眼高一等洞若观火:“虚伪呀!你的眼力怎么不行了?他那不是虚伪,是嫉妒!”

    虚伪天使长恍然大悟:“老大高明!原来吾徒思凡了。”

    智繇急忙摆手否认:“我没有!你瞎说!我不是!”

    老大撒旦、虚伪天使长看他着急上火急赤白脸的样子分外好笑,同时哈哈大笑。

    这种属于小节的东西他们才不在乎,只是善意地提醒一下智繇,别陷入迷障还不自知。

    听到两个长辈兼上级的大笑声,智繇才明白自己被调笑了一番。

    深感自己还毛嫩,远远比不上那两只老鸟老奸巨猾深藏不露,难以抓住他们的狐狸尾巴。

    迅速调整心情,严肃地说:“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说清楚,老大和师父别怪小徒报忧不报喜。

    “自从和百里良骝他们打交道,徒儿就一直致力于搞清楚他们乘坐的机车所隐藏的机密。

    “可是直到今天,不管是百里良骝那架,还是花鲜生这架,我都一无所知!

    “你们知道,为了搞好这件事,污秽天使长的首徒海茵一去不复返,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他们地表人类有一句话,可怕来自于未知,对我们来说,何尝不是如此!

    “表面上看即使我们已经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优势,因为那架机车充满未知,也就没有必胜把握。

    “这件事情,我也是多方向我那个名义上的师父百里良骝打探,也从来没有任何进展。

    “大概是我没有得到师父的信任吧,所以不可能对我泄露那里的机密。

    “不过这事我也不能抱怨师父,他要是信任我这样的,就不配当我师父了。”

    虚伪天使难得不虚伪一次:“师父我也是费尽心机,却也一筹莫展,难死天使长了。”

    老大撒旦不说话,保持一如既往的高深莫测。

    可是心中却涌起一股深深的沮丧。

    他一直将主要精力放在进入那辆机车上,却是连门都摸不到,都快成了他一块心病了。

    别的事情他不清楚,有一件事他敢肯定,那一定是造物主的手笔!

    搞得他心神不定,难道我这个光明之王,真的不如造物主?

    就听智繇提出了一个建议:“这样下去打不开局面,必须强力突破,打破僵局。

    “我建议,出动精锐天使天兵,突袭机车,生擒花鲜生!

    “我就不信一个小孩子的嘴我们也撬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