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致命偏宠 > 正文 第1321章:补充番外(龙凤胎)
    环岛公馆,实验室。

    三岁半的商绮和商曜蹲在一台实验仪器旁,两小只侧耳倾听机器里异常的电流声。

    不到半分钟,又是一阵古怪的异响,仪器停止了工作。

    商曜用小手拍了几下仪器,“怎么办,是不是坏了?”

    商绮蹲在他旁边点点头,“好像是。”

    闻言,商曜看着手里的仿真枪,鬼机灵似的就扔到了仪器底座的缝隙当中。

    十分钟后,黎俏和商郁来到实验室,夫妻俩睇着两小只,“谁弄坏的?”

    商绮穿着白色的公主裙,眨巴着漂亮的眼睛,抿着小嘴不吭声。

    商曜则伸出小手,用食指悄咪咪地指了指商绮,虽然没说话,但告状的意思很明显了。

    妹妹弄的。

    提前看过监控的黎俏,哭笑不得地望着商郁,“他这是跟谁学的?”

    男人目光高深地勾起薄唇,“他平时,最黏你。”

    要说这对龙凤胎的特点,除了长相酷似商郁,性格反而天差地别。

    商曜人小鬼大,最会撒娇。

    而商绮自带光环,天生的小团宠。

    这也导致每次闯了祸,商曜都会想办法甩锅给妹妹。

    毕竟,他闯了祸得罚站,但若是妹妹闯了祸,别说罚站了,粑粑说不定还会夸一句做的不错再接再厉呢。

    以至于商曜很小的时候就懂了一个道理,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带着妹妹,有福同享,有难她当。

    这时,商郁俯身将商绮抱到了怀里,英俊的轮廓溢出薄笑,“下次注意。”

    话虽如此,男人的余光却睨向了儿子商曜,俨然早就看穿了他的小把戏。

    作为商氏最会撒娇卖萌且识时务的孩子,商曜顺势抱住了黎俏的大腿,“麻麻,抱。”

    不多时,夫妻俩抱着孩子回到了客厅,流云也很快来汇报道:“夫人,检测仪机身发现了弹孔,磁盘也遭到了破坏,丢失了部分资料,我已经通知望月,让他尽快进行磁盘修复。”

    黎俏呷了口茶,耐人寻味地问道:“弹孔?”

    茶几边正在玩乐高的商曜,默默地揣起玩具准备开溜。

    而流云适时摊开掌心,将一把仿真枪放到了桌上,“我在仪器的底座里发现了这个。”

    黎俏和商郁闻声便挑起了眉梢,而商曜如一阵风般蹬蹬蹬地抱着玩具跑了。

    商绮踢了下小短腿,一派天真地出卖友军,“哥哥丢的。”

    夫妻俩同时侧目,黎俏还没开口,商郁便将她的小身板捞到了怀里,边问边检查,“和他一起玩枪了?”

    “没有。”商绮低头扯了扯裙子,“哥哥自己玩的。”

    黎俏顿时失笑,而还没跑远的商曜,也被捉回来罚站了十分钟。

    这对龙凤胎从小长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两人的性格一个活泼一个内敛,但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搞破坏的能力堪称一绝。

    尤其是商氏三代内唯一的小千金商绮,从抓周宴开始,蔫坏的本领已经初露端倪。

    就好比她当时抓到的那根毛笔,不到三天,笔尖的紫貂毛就被她弄坏了。

    而这次仪器被损坏,也是两个小家伙偷跑进实验室,拿着仿真枪在里面打打闹闹的结果。

    夫妇俩早就见怪不怪了。

    ……

    龙凤胎六岁生日过后,便入读了南洋圣佑私立学校。

    入学测试,商绮三项满分通过,商曜三项……及格分通过。

    回程途中,商曜哼着歌在后座玩游戏机,商绮坐在旁边横着手机屏幕不知在操作什么。

    两人的座位中间还放着入学试卷,一个满分,一个六十。

    前排的望月捞过试卷翻了翻,表情有点一言难尽。

    恰好路遇红灯,望月展开试卷递给流云,“第七题,你品一品。”

    “怎么了?”流云拿过试卷,定睛一看,哭笑不得。

    望月随即戏谑,“咱家小瑄爷,是个人才。”

    第七题是一道语言填空题:

    我叫(商文瑄),今年(六岁零二十一天),我家有(无数)口人,我爸爸是干(大事)的,妈妈是干(大事)的,我长大了要当(干大事的)。

    还有一道操作题,题目是这样的:两个杯子,一大一小,装满水,放同样多的糖,哪杯甜?

    商曜的回答是:不知道,妈妈不让我喝甜水。

    望月细致地看了看商曜的答卷,总觉得这些答案和他平时所表现出的聪慧伶俐大相径庭。

    至于商绮的卷子,中规中矩,挑不出什么错处,也同样挑不出优点。

    带着这样的疑问,流云和望月把两小只送到了黎家别墅。

    待两人下车,望月点了根烟,眯眸道:“你说……瑄宝到底像谁?”

    “还真看不出来……”流云拉下手刹,也摸出一根烟,“反正,小胤爷最像老大,绮宝最像夫人。”

    “人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瑄宝要是相对平庸一点,其实……也说得过去哈。”

    流云自顾自地点头,“平不平庸都无所谓,反正有老大和夫人,再加上小胤爷,这俩宝一出生就躺赢了。”

    而黎家客厅,此时正进行着长辈送温暖的大型双标现场。

    二哥黎彦抖了抖手里的试卷,义正言辞地说道:“俏俏和少衍就是干大事的人,瑄宝这道题写的没毛病!”

    莫觉也点头附和,“对,没毛病。”

    不一会儿,大哥黎君看了看试卷,然后指着一道操作题,煞有介事地补充,“这个也不应该错,小孩子确实要少喝甜水。”

    说罢,黎君就一脸严肃地掏出手机,“圣佑私立学校好像是近几年才取得的办学许可,师资力量可能达不到国际标准,不如……”

    话未落,段淑媛便放下遥控器,板着脸道:“一个入学考试怎么这么难,圣佑私立学校是不是故意刁难我们家孩子?”

    被‘刁难’的商曜,此时正在利用游戏页面作为掩护,悄悄和商绮破解着大哥商胤发来的摩斯密码。

    ……

    商绮和商曜两兄妹,第一次见到秦慕时,是在十岁这年的暑假。

    公馆客厅,秦家夫妇和商郁黎俏正在喝茶闲聊。

    秦柏聿双腿交叠,姿态稳重而内敛,“前阵子在帕玛遇见了阿胤,没想到他这么小就回了老宅。”

    商郁沉声开腔,嗓音是一贯的磁性浑厚,“他自己的选择。”

    而砚时柒则坐在黎俏的身边,温声说着在帕玛遇见商胤时的趣事。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花园,落雨和顾辰带着秦家兄妹随意闲逛,“小秦少爷这是第一次来南洋?”

    秦慕时牵着六岁的妹妹秦慕柒,礼貌地点点头,“是的,以前只是听我爸提起过。”

    “哥哥,你看那边。”秦慕柒蓦地指着右前方的休闲场地,脆生生地夸赞道:“他滑的好好呀。”

    落雨和顾辰循声看去,就见休闲平台附近,十岁的顾英俊正在滑滑板,花样还不少,又是转身又是跳跃的,动作潇洒还很灵活。

    而旁边的阳伞下,商绮左眼戴着专用的寸镜,额前还绑着led灯,手里拿着特制的工具,正在拆着什么。

    至于商曜就懒懒地靠着太阳椅,闭目养神。

    落雨刚要说话,顾英俊爽朗清脆的笑声从另一边传来,“曜哥,绮宝,看我看我,我要起飞啦!”

    然后,乐极生悲的顾英俊,一个不留神连呼带喊地摔进了旁边的草丛里。

    而滑板在惯性的作用下,直直朝着阳伞下的商绮滑了过去。

    落雨赶忙出声提醒,“绮宝,小心。”

    顾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顾英俊,走路都不利索,你想往哪儿飞?”

    眼看着速度极快的滑板就要撞到商绮的脚踝,商曜也适时睁开了眼睛。

    此时,阳伞下的兄妹俩同时抬脚,商绮利用巧劲踩住滑板上翘的边缘,而商曜则用脚尖顶住了另一侧,两人一同施力,滑板顷刻间就竖了起来,并稳稳地立在了桌角。

    兄妹俩不曾对视也不曾交流,却默契地配合无间。

    秦慕时就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胤哥的弟弟妹妹都足够好看也足够特别。

    他们都好看到令人过目难忘,特别是那个不足十岁的女孩子居然会拆卸精密腕表,还是积家的限定款。

    ……

    午饭期间,餐厅里的气氛和谐且美好。

    黎俏和砚时柒虽性格不同,但由于连桢和唐弋婷的缘故,彼此也多了不少的共同话题,颇为聊得来。

    而秦柏聿和商郁相识多年,熟稔程度自然不用多说。

    几个初相识的小辈稍显生疏,却也在饭桌上维持着各自的风度和教养。

    年纪稍大的秦慕时,偶尔给妹妹秦慕柒夹菜,并且也很周到地用公筷给商绮也夹了菜。

    菜落入碗中,正在吃肉的商绮顿时嫌弃地皱起了小眉头。

    她循着公筷收回的方向看去,一看到秦慕时,也没多说,只是扯唇淡淡地道了声谢。

    一旁的商曜单手捧着饭碗,偏头在她耳边调侃,“不吃给我,他不是英俊,好歹是咱家的客人,别动手。”

    言外之意,换做是顾英俊,打一顿都是轻的。

    商绮抿唇,并示意他赶紧把洋葱夹走,而秦慕时已然敏锐地发现了某些小细节:“绮绮,你不吃洋葱吗?”

    “嗯,不吃。”

    “那……”秦慕时径直端起饭碗送到了商绮的面前,“你把洋葱给我吧。“

    隔壁的秦慕柒咬着筷子望着她哥,然后也有样学样地捧着碗往前送,“绮姐姐,你不爱吃也可以给我喔。”

    商曜连发挥的余地都没有,商郁和黎俏以及秦家夫妇就纷纷投来了视线。

    商绮有些为难地看着秦家兄妹的饭碗,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

    恰在此时,一条卷起袖口的健硕手臂直接端走了商绮的瓷碗,并将洋葱和相邻的米饭全部拨到了自己碗里。

    商绮侧目,顿时笑弯了双眼:“谢谢爸。”

    商郁将饭碗送回到她的面前,转而看向秦家夫妇,“见笑。孩子小,爱挑食。”

    商绮挑食的小毛病和黎俏一模一样,就连不吃的菜品都几乎雷同。

    也是这一天,秦慕时莫名就记住了商绮的习惯,她不吃葱、姜、蒜,也不吃洋葱、海带、紫甘蓝……

    直到很久以后,商绮再次遇见秦慕时,他依旧记得她所有的小习惯和小毛病。

    因为秦慕时一直谨记,胤哥家有个很漂亮很特别的小妹妹,就连名字也特别好听。

    姓商,名绮,字雲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