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土味巨星 > 第八百九十章:综艺大救星
    接下来,吴青山带来一首《后来的我们》,唱完后,就假装自己情绪不好,让李铁柱继续主持。这首歌是他唱来送给他逝去的父亲的,所以,观众们对他报以理解。

    可李铁柱不理解,上周老子唱首写给妈妈的歌,被你拉来主持了,理由也是你他喵的情绪不好。

    今天还来这招?

    没门儿。

    于是,李铁柱把他抓了回来,这货装哭,李铁柱就把他按在舞台边上挠痒痒,挠得他笑出眼泪花,这才把提词卡塞给他,自己走去了后台。

    吴青山依然那么娘,站上舞台的第一句话是:“讨厌啦!三岁还是那么粗野……”

    弹幕已经跑偏,各种***飘过。

    然后,齐羽带来《是否爱》,刘乐演唱的是《爱一生》。

    七位嘉宾竞演结束,都来到了后台的休息区,很紧张,这一期将由一位歌手淘汰。

    这一期,李铁柱没有再捣乱,洪波得以顺畅的吊胃口宣布结果。

    结局毫无悬念,逃亡计划名列两期第七名。

    淘汰。

    来之前,松竹儿就给李铁柱说了,这一期是要淘汰人的,最好是前半期使劲作,做完了下半期尽量不说话。

    免得得罪人,得罪别人的粉丝。

    人家被淘汰的场合,你在这耍宝卖乖确实不合适。

    以前的李铁柱,肯定是不能理解的,但是,有了两个孩子了,李铁柱多少成熟了那么一丢丢,也只有一丢丢。

    所以,第二期节目的后半程,除了淘汰的悬念以外,没有太多的看点。

    录完节目,大家再次坐车返回酒店。

    理所当然的,各位嘉宾都礼节性的去安慰淘汰的逃亡计划,然后各回各屋休息。

    逃亡计划的节目经纪人刘馨然很失落,拎着名贵红酒拉着梁甜,再次来李铁柱房间找他喝酒。

    李铁柱无语了,有一个上瘾的。

    行吧,反正礼尚往来,你请我喝洋酒,我请你喝酸奶。

    第二天,李铁柱收拾行李,就要回京都挼娃,却接到松竹儿的电话,说有一个临时任务要李铁柱去出勤。

    也就是说,李铁柱必须录完节目才能回去挼娃,道心崩溃。

    小雪啊!爸爸好想你。

    小冰啊!滚!

    因为湘南台的《中餐馆》今年前几期节目垮掉了,毫无收视率不说,还掉粉招黑,该节目组一商量,请李铁柱去帮忙拉一波收视率和好评度。

    原本,这节目是完全没有请李铁柱的打算的,他们甚至不喜欢李铁柱去,因为某颜值艺人不喜欢,被怼过。

    他两口子都被李铁柱怼过,很惨那种。

    但节目已经播出了四起,惨绝人寰,不得不想办法弥补,不然……可能就没有第六季了。

    一群导演一筹莫展的时候,反倒是《中餐馆》店长,最不喜欢李铁柱的黄大明提议,请李铁柱来当嘉宾。

    导演们自然纷纷赞同,事实上,他们都想让李铁柱当店长来着,奈何资本不同意。

    可是,李铁柱是那么好请的吗?

    松竹儿直接敲竹杠……一千二百万,一期!还是税后。

    要知道国内顶级综艺咖,也不过七八百万一期,这还是税前。李铁柱也是五六百万左右,这两年接近七百万。但松竹儿提出的价格,那就是直接翻倍啊。

    其实,松竹儿就是想变相的拒绝,她也知道那个节目跟李铁柱八字不合。

    可没想到,黄老板竟然拍板答应了,想必也是心里有数。

    自从他老婆靠综艺红了后,他自己也想靠综艺稳固咖位,毕竟近两年来他的电视剧和电影那是拍一部糊一部,人气逐年下降,只是他早已从明星变成了资本,人气下降影响不大而已。

    可偏偏,他最开始的综艺尝试是跟老婆在某综艺上秀恩爱,恶心吐了一群该节目的忠实观众。

    后来接棒《中餐馆》,直接把头部综艺做成了三流综艺。

    李铁柱虽然不喜欢《中餐馆》,但看在钱的份上,去就去呗,反正老子去了是他们心虚,不是我尴尬。

    为了给小雪攒嫁妆!

    冲鸭!

    说起来,李铁柱这些年已经录了好多湘南台的节目,好几次都是临时救场和添彩,效果奇佳。包括但不限《蘑菇屋》、《中餐馆》、《我就是歌手》、《真正的男人》和《哈!农夫》。

    湘南台内部已经有人说李铁柱是传说中的李爸爸。

    第二天傍晚,李铁柱就来到了桂岭,《中餐馆》今年出不了国啦,都是在国内录制的,据说一共有三个录制地点,每个地点录制四期。

    李铁柱来参加的是第七期,算是节目的中段了。

    事实上,如果一早料到这群常驻嘉宾撑不起场面,早就该在前期请李铁柱来了,到现在这个节骨眼,李铁柱能做的也有限。

    不过,对李铁柱来说不重要,那可是税后一千二百万呀!

    中华综艺界第一天价,不是喜钱那种哟。

    也正是因为这个奇高的价格,让松竹儿决定劝说李铁柱来参加,反正都是来虐人,柱子又不会受委屈。

    而一旦有了这个价格,李铁柱就是当今综艺界第一人了,其实早该是了。

    当晚,黄大明和宁夏两位大佬,在酒店见到了李铁柱,并共进晚餐,并不愉快,毕竟聊不来,但也算是达成了共识,好好录制下一期节目。

    宁夏很开心,认为李铁柱果然很有综艺天赋。

    但黄大明不开心,他知道李铁柱所谓的好好录制,就是全力以赴的怼,他有点心虚。

    李铁柱也不那么傻了,说道:“其实,你们不觉得这一季节目却点什么吗?就是你们两位太平平无奇了,你们欠怼,只要把你们两位怼到位了,观众自然就喜欢了。”

    情商略微高了,李铁柱还有半句话没有说——你们两个都是又作又欠的类型,不怼死你俩,观众能看爽吗?

    综艺感,还真跟智商情商无关,李铁柱很透彻嘛。

    饭后,黄大明先走了。

    宁夏阿姨还准备邀请李铁柱去喝酒,李铁柱婉拒了,我懂老阿姨们的套路,但在下是真的圣如佛了。

    不是湘南台那俩妞太能榨汁,李铁柱库存还不少,只是对这位欣赏不来。

    进了这个圈,李铁柱不可避免的变坏了,真的太容易了。

    犹记得,来者不拒的老阿姨跪舔神器大舌玩说过,圈内很多女艺人都是不锁门的,随到随进,而更厉害的是有三大自吸门,你不进去都要把你吸进去,分别是宁夏、许阴和乔阿姨,咪姐算半个。

    而这前两位,因为吸力太猛,是脸大舌玩都不敢近身的存在。

    其实吧,咪姐也是很猛的,只是遇到铁柱后开始变得口味刁钻了而已,吃草还不如饿着呢。

    她之前可是狠人一枚,视频流传出去都不怕的,啥?有锁骨的痣做凭证?老子点掉这颗痣!什么?刘天仙压我一档,害导演扇我耳光?我特么把刘天仙拉到铁柱面前肆意报仇……

    上次蜀都大会战的时候,杨咪可没少欺辱刘一飞,这都是当年的深仇大恨。

    所以,李铁柱婉拒了宁夏阿姨的邀请,洁身自好的回了宿舍洗澡睡觉。

    正经人谁跟老阿姨玩耍啊?

    还不如电话召唤湘南台的两个主持人小姐姐。

    李铁柱纯洁无瑕,一晚上连梦都没做过,一觉睡到天亮,然后去跑步,接着吃早餐,等着录节目。

    《中餐馆》已经开始录制了,常驻嘉宾分别为黄大明、宁夏、周又、安娜、丁假和檀次健,看起来都是一些有名的人,但凑在一起却相当拉胯。

    黄大明、宁夏和周又就不说了,这仨属于什么都不会的类型,周又好点喜欢做,但不会做硬做。

    安娜是大品牌华米,也就是李铁柱最喜欢的品牌家的公主,从商圈突降娱乐圈的,据说是为了好玩儿,搞不懂,反正从李铁柱的角度看起来,她的颜值和情商都不适合混娱乐圈,跟李铁柱一个性质,另类。

    檀次健属于典型的偶像爱豆,但人气不那么足,作品也几乎没啥,属于勉强混着的典型。

    丁假比较厉害,这家伙是抖音出道的网红,热度极高,而且是以为藏民,才艺比较偏,不太适合娱乐圈,但偏偏就红了,也是挺好的一件事。

    这是李铁柱的片面看法,其他人不行唯独丁假行,主要是因为这位是老乡,嘿。

    早上做饭的时候,安娜、檀次健和周又都在打电话给妈妈请教。

    节目组回溯了三人之前的对话。

    周又:“今天做个什么呢?做个**!”

    檀次健:“我每天晚上睡觉都能问道我身上的酸笋味儿。”

    安娜不甘示弱道:“那我也是,我每天都能闻到我受伤的葱味,全在切葱了。”

    这次节目变了新花样,六个人,三三组合,轮着当主厨,另外三人是相对清闲的帮厨。

    这样做的原因是……都特么不会做饭。

    老作女宁夏开始了她的表演:“你们看我的花儿,多漂亮多灿烂,你们有花瓶吗?要优雅的插在花瓶里展示它们的美丽,才不枉此生。”

    丁假也是个耿直的川中汉子,虽然族别不同,但和李铁柱一样生猛:“花瓶?没有,从剪下它们的那一刻起,它们就已经死了,就算撞在花瓶里也只是僵尸。”

    宁夏:“你不会有花瓶的,你说你不喜欢花的。”

    丁假:“我喜欢花,但我只喜欢长在河边和草地上,随风飞舞的鲜花,不是被肢解的温室花朵。”

    宁夏:“嘿……”

    丁假毫无得罪人的自知之明,飘然走过来。

    宁夏:“你看我这样摆布之后,你有稍微喜欢点了吗?不要勉强。”

    丁假皮肤略黑,嘴角一抽:“嘿嘿……”

    “不喜欢就说不喜欢。”

    “哦,不喜欢。”

    “可以委婉点说。”

    “非常非常不喜欢,它们没有根。”

    “你好有哲理啊!”

    “你好残忍。”

    “呃……”

    弹幕:

    “李铁柱还没来,但似乎他已经来了。”

    “丁假好样的。”

    “突然觉得丁假就是帅气版的李铁柱,太可爱了。”

    “真实、率性,有点像铁柱。”

    “只是丁假没有铁柱的音乐才华,但依然可爱。”

    “西川男人都这么有魅力吗?”

    “当然!”

    “呸……”

    “哈哈哈,期待铁柱和丁假的相遇。”

    “两个人年纪相当,又是老乡,应该会很有意思。”

    “会不会打起来?”

    宁夏问丁假:“你要不要来浇浇花?培养一下对花的感觉?”

    丁假:“就感觉……像是在给尸体喷福尔马林。”

    宁夏被怼得当场自闭。

    弹幕疯狂打call,西川汉子威武雄壮!

    然后,李铁柱就到了。

    吃着他最爱的螺蛳粉,一路大粪飘香特效走进来。

    宁夏:“哎哟妈呀!我还以为是那谁又煮螺蛳粉了呢,原来是你呀!铁柱你就不能吃完再进来?”

    丁假乐道:“哥!你楞个早就来了嗦。”

    西川雪区的藏民们都会奇妙版西川话,他们的发音带着自己的特色,但自以为跟西川方言一毛一样。

    李铁柱也知道丁假,他们在抖音上经常互动,说道:“吃了吗?我车上还有螺蛳粉。”

    丁假:“吃了吃了,就是有点想喝汤。”

    李铁柱:“锤子!老子吃泡面泡粉就是为了喝汤,想都莫想!”

    丁假砸吧砸吧嘴:“我就弄个一说,嗨呀,说得哪个没喝个泡面汤一样,嘿,苕皮……”

    李铁柱:“吸溜……哈!”

    丁假:“咕嘟~”

    李铁柱:“嘿……好说不馋?”

    丁假:“这段删掉哈!删掉!严重影响我嘞形象咯。”

    宁夏摆弄好了花,对李铁柱说:“你喜欢花儿吧?送你,把它摆在你的房车上,又香又美。”

    李铁柱:“房车?房车?你们还有房车?进化了啊!上一季都住的店里,这一季你们还住上房车了?”

    丁假有点虚,转身溜了。

    宁夏:“住房车怎么了?不是很正常吗?”

    丁假连滚带爬去找店长黄大明,说是宁夏说漏嘴了,把嘉宾们住房车的事儿给漏出来了。

    黄大明强自镇定,道:“放心,铁柱就是个混不吝,我去压住他就好了。”

    丁假信以为真,跟着黄大明一起过来。

    黄大明叉腰喊道:“铁柱,你来了怎么不说一声?身为店长的我都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厨房正忙着做菜呢?你不去帮忙在这做什么?快去,我不想看到你第二次偷懒。”

    丁假脸色一变,不对劲!

    于是,他悄然该换阵营,来到李铁柱身后,道:“店长,你怎么能欺负嘉宾呢?怎么能欺负我偶像呢?”

    黄大明:“……”

    李铁柱抬眼瞧了一眼黄大明:“你们是让我来做菜的?”

    黄大明秒怂,生怕在节目里丢更大的脸,马上变卦,道:“错!我们是请你来监督和指导的,这边请,跟我一起去指导一下那帮新人厨师……简直丢人现眼,我都不想说了,柱哥,这一期的菜就交给你了,你随便训随便骂!”

    黄大明把李铁柱带入厨房,偷偷拍胸口,好在老子激灵,妈的,差点就被丁假给卖了。

    你们是老乡,啊!等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