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陛下黑化后超难哄 > 正文 第727章 怎么,卿卿不想生小孩子了?
    第727章怎么,卿卿不想生小孩子了?

    他单手支颐,难得温声道:“院里有外人,我不喜,所以最近,无处可归,不知卿卿可愿收留我几日?”

    顾初月毫不犹豫的拒绝:“不行!”

    “好。”

    言闻一倒也没有揪着不放,转而直接站起身来,整理衣袖,淡淡道:“听闻最近宋老夫人的娘家派人前来拜年,自夔州千里迢迢而来,想必要在都城停留几日,随行一起的,还有娘家侄孙,宋国公府和顾学士府交好,不知可会让家中小辈前来拜访一二,卿卿可期待否?”

    娘家侄孙,那不就是……

    顾初月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就连她昨日考虑不周邀请大魔王过来,也都有保留神秘,从未透露过半个字。

    他倒好,随随便便一开口比她知道的还多!

    言闻一自顾自地往屋外走,“不知顾学士可否知道这个消息,看来,我这做晚辈的,却是要去拜访一下未来岳父了。”

    随着话音落下,眼看着他就要踏过门槛。

    顾初月想也不想,忙将他拉住,“诶诶诶,有话好商量嘛,你这是做什么啊,我爹爹现在不在府中,你去了也是扑空。”

    言闻一淡定自若,“是吗?那我便在书房,等顾大人回来,再一并告知。”

    顾初月看着少年冷峻侧颜,深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压制住想给他一锤子的想法。

    她咬牙道:“你要是去了书房,就别想再踏入我的闺房一步!”

    言闻一只是含笑看她,一双狭眸似开满了彼岸花的深渊,寂静阴寒,迷人眼,也危险。

    她气地跺脚,“好了好了!你赢了!”

    她甩开言闻一的宽袖,气呼呼回到桌旁坐下。

    言闻一唇角噙着抹挥之不去的弧度,笑意更甚。

    他掀袍落座,见小姑娘气鼓鼓地脸蛋,没忍住伸手捏了捏,“顾卿卿,迂回战术,你赢了。”

    顾初月听到这四个字时,心里顿时了然。

    这是又摆了她一道啊!

    她假笑道:“呵呵,论起迂回战术,我跟你比起还是差了些,你不从文真是可惜了呢!”

    言闻一随意哼笑了声,便起身出了小厨房。

    顾初月不知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也不放心,更不放心的是自己这破记性,之前满屋子藏画本子,具体位置偏自己还记不清了,除了陆陆续续被发现的那些,她也记不清还有没有,这若是被言闻一给找到了,那她除了割地以外,估计压岁钱也都要成为赔款了!

    她忙追了出去,却不见少年身影,正好看到端着茶盘的珍珠,“你可瞧见言闻一了?”

    珍珠见四下清净,这才小声道:“奴婢刚从大厨房拿食材回来,没有看到。”

    珍珠见小姐这样子,还以为是和言大少爷又吵架了,担心道:“奴婢没看到言大少爷,小姐莫要心急,说不准,言大少爷是出府了呢?”

    顾初月嘴角抽搐。

    她只盼着大魔王不要赖在这不走便好,出府?

    她就不奢望了。

    想到这,她忽然跑进了正屋,就连追上了的珍珠都被挡在了外面。

    正屋里摆了不少炭盆,三足金鸡镶金丝镂玉桐庐里燃着淡淡的梅香,和窗外的皑皑白雪遥相呼应,冷香更衬晚冬。

    她刚进里屋,便瞧见了半躺在炕榻上的言闻一,氅衣半解,正捧着本游记在看。

    那是她最近翻过的。

    幸好不是画本子……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显得硬气了些。

    她走到炕榻另一侧,悠然落座。

    言闻一眼皮子都不带抬的,一副全然不把自己当外人反而要安家似的模样。

    顾初月撇撇嘴,从盘子里抓了几颗剥好的花生,捻去红衣,吃着嘎吱响,“你要在这里住可以,不过,总要告诉我个日期吧?”

    这样等等去寿辉堂,才好开口请求祖母准她小住几日,不然,祖母那么聪明,这一问那一询的,必定要将她识破。

    言闻一掀着眼帘,“怎么,卿卿这是想要赶我走?”

    顾初月生怕他动不动就往大书房跑,忙笑道:“哪能啊,我这不是想给你添些被褥,所以仔细问一问嘛,哈哈……哈哈哈…”

    言闻一这才收回视线,“待南山苑竣工,我便回去。”

    “……”

    那岂不是要等到开春?

    顾初月嘴角抽搐,要是这么算,大魔王不得在这住上好几个月?

    纸包不住火。

    二妹妹平日里也喜欢来找她玩,万一被发现了,她的形象可就全毁了!

    她心里盘算着,最后清了清嗓子,郑重道:“你若是想要在这住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们要约法三章,你都答应了,我就也答应你,你若是不答应,我就……我就……”

    面对大魔王,她实在是放不出狠话。

    反倒是言闻一,看着满脸坚定的小姑娘,嗤笑了声,“卿卿莫不是忘记了自己是在和谁谈条件,约法三章,嗯?”

    她瞬间没了气势,“好好好,您住您住,您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反正她等等就去求祖母去寿辉堂小住,大魔王休想没日没夜地占她便宜!

    屋子里是死一般的寂静。

    屋外,珍珠端着药汤,小心敲门,“小姐,该喝药了,奴婢可以进来吗?”

    斗嘴没斗过的顾初月哪里还有心情喝药?

    登时道:“不喝!端走!”

    珍珠听到了还想再劝两句,哪知屋中忽然飘来了不容置喙的男音:“端进来。”

    珍珠手一抖,差点把药洒了,战战兢兢走了进去,直到将药汤放到炕几上,都不敢抬头,忙又退了出去。

    顾初月看着炕几上还冒着蒸蒸热气的乌黑药汤,忍不住碎碎念:“这李太医也真是的,都去广陵了,怎么还不忘给我开药啊……”

    她记得清楚,明明昨日草药便只剩最后一包了,今日却听说医馆又送了些过来。

    言闻一捏了捏眉心,“是我让李太医开的。”

    顾初月把药碗往对面推,闷声道:“大过年的,我不想喝药。”

    言闻一知晓小姑娘平日喝药格外困难,没想到今日竟直言不喝,不解道:“为何?”

    说到一半,他又想起了上次小姑娘的娇羞模样,柔声道:“怎么,卿卿不想生小孩子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