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殿下别这样 > 第539章 完整的涅槃
    几秒钟之前。

    “但那根本不是我的世界啊!!!”

    路易没有回答,拉着女子朝着阴影外面的方向走去。

    前方的朋友们警告着路易不要在向前走了,后方遮天蔽日的世界吞噬者,也已经在愤怒之中伸展起了羽翼,朝着这边伸手抓了过来。

    在下一秒,路易用行动给予了她回答——就像他曾经说过的那句话。

    大手将女子拉到了身后,面前的男子面向了古神,朝着古神额头镇魂石的方向,狠狠地弓起了他强壮的手臂。

    在这一刻,全世界的力量都被男子调动了起来,力量的凝聚,使得他如同一个光之巨人那样,浑身上下闪耀起了光芒。

    “路易!!”弗兰契斯科的眼睛猛然的瞪了起来,她知道路易要做什么了,她急忙大喊了起来:“求你了,别玩了!别这样!若是阿尔梅里柯被你送出幽冥...”

    弗兰契斯科的话最终还是被一阵刺眼的白光打断了。

    刹那之间,天崩地裂的声音响彻了整个世界,遥远的‘阿尔梅里柯女士’发出了一阵不甘的怒吼与哀嚎。

    被重击的古神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因为此刻的祂是不朽的。只能被放逐出幽冥。

    但路易的这一击,却是剥夺了古神与镇魂石的连接。将古神额头上的镇魂石打了下来。

    而古神小姐也在愤怒与不甘的呐喊之中,被路易的这一击送出了幽冥。

    弗兰契斯科等人彻底绝望了。

    因为古神失去了对镇魂石的控制。

    而这也意味着,世界重新回到了女子的手中。

    【嗡的一声响,突然天空中雷电闪烁,大雨瓢泼。】

    【那是‘光之巨人’在击破天空后所引发的大雨。】

    【大雨哗啦啦的浇在了海上,浇灌浇灌在了女子的身上,脸上,淋透了。】

    【女子不再挣扎了。】

    【因为那个人化作了一道光——这光让这个昏暗而又孤寂的世界有了色彩。】

    【而而这个世界,不正代表着她吗?】

    【或许,这一抹色彩,也来自于她的世界——它曾经是昏暗的,曾经是没有色彩的...】

    此时,那远方被驱逐出幽冥的古神,已经只剩下了一道残影。

    而无法理解此事的弗兰契斯科等人也在惊怒之中,脸色一片漆黑。

    看着那个重新恢复力量,抬头仰望天空的月神,弗兰契斯科等人知道,一切都白费了。

    她们为月神做了嫁衣!

    而此时的幽冥已经如此之小了,再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

    正当弗兰契斯科等人惊怒之时,她们突然发现,这个本该没有色彩的幽冥,似乎有了色彩。

    可这又能如何呢?

    幽冥的坍塌是不可逆的,依然在变小着。

    弗兰契斯科知道,路易会为自己今日的愚蠢尝到恶果的。因为月神不会让他‘失望’的。

    的确,月神的身躯无论如何都已经无法降临到主世界了。但祂会随着幽冥的崩塌而沉睡在镇魂石中,但只要有一个人将镇魂石带入深渊,那么月神便可以在那深渊重新苏醒。然后与旧神共同执掌未来。

    凡人们会因为今天的失败,难以再对抗诸神与旧神们了。

    怅然的叹息了一声,弗兰契斯科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路易,随后带人走了。在她身影消失前的那一刻,她最后望向了冥海中的那些即将埋葬于此地的联盟英雄们。

    就如弗兰契斯科所猜想的一样,她看到死亡天使们在冥神的率领下,带着冥海中无数的幽灵,朝着魔法联盟的部队冲过去了。

    随后,庞大的幽灵们竟然略过了整个舰队,朝着忘川的方向逃去了。

    这让弗兰契斯科微微有些诧异,但恍然之间却又有些明白了——活了数万年的米修斯知道祂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在这末日来临之际,怕是也没有什么心思再打架了。

    但米修斯无疑是十分愚蠢的,因为祂们的速度虽然比舰队快许多,却依然无法赶在世界崩塌之前逃出幽冥。

    可一股力量却是送了它们一程。紧接着,魔法联盟的舰队也好像突然被幽冥世界的力量所排斥,消失在了冥海中。

    转眼之间,所有的人都开始在冥海中消失,已经步入虚空的弗兰契斯科,也感觉到了那股排斥的力量——它很不耐烦的将弗兰契斯科送出了幽冥。

    弗兰契斯科所见到的最后的场景,是那在不解的呐喊中被强行送走的路易。

    而那个时候,越发狭小的世界只剩下了月神一个人了。

    当天晚上,大魔王陛下与她的魔王军队、将领路易以及路易的诸多朋友们,一起和米修斯先生、满脸不爽的阿珂小姐一起站在了忘川上,望向了幽冥。

    在这一天,大家都忘了敌我,这或许是因为阿珂现在很虚弱,见到路易总是躲。或许是因为没了冥国的米修斯很虚弱,打算投敌了。又或许是因为那最终一个人留在幽冥的孤独身影。

    无论如何,他们在今晚,都见到了有生以来最为奇妙的场景。

    那些绕开忘川的海流,先是暴怒狂涌,随后又开始了倒流。

    随后,海流渐渐化为了河流,又渐渐变成了溪流,小溪渐渐干涸。最终,忘川所在的区域,化为了一片荒芜的沙漠。

    至于那冥河与冥河另一端的幽冥,已经不复存在。

    这幅场景让米修斯先生十分的感叹,祂将讲起了一个故事——在祂初生的时代,幽冥便是一片荒芜的沙漠。后来某一天,沙漠中出现了一个泉眼,后来,那泉眼流出来的水变成了小溪,小溪越来越大,在一日之间,变成了一条汹涌的大河...

    竖日,忘川附近出现了一条小溪,小溪越来越大,在一日之间,渐渐变成了汹涌的大河。

    是了,幽冥会崩塌,但它却也能重生。因为镇魂石没有被人带走。

    镇魂石的力量,让幽冥完成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涅槃,最终浴水重生。

    而控制这一切的,只能是月神了。

    那天,弗兰契斯科与她的老朋友米修斯先生(弗兰契斯科也会跑尸)在忘川上聊了许久。米修斯说,当初往外逃的确是祂最真实的想法,但在逃的时候,却也听到了主人的声音——她让米修斯走。

    这个声音蛮奇怪的,听起来似乎很挣扎,很痛苦(纠结)的样子。而米修斯相信,自己的主人是从来不会有这种情绪的,因为祂的那位令人恐惧的主人,就如那冰冷残酷的幽冥一样,心中是灰暗的。毫无良心可言。

    对于此事,弗兰契斯科有一个推测,她坚定的认为,是‘阿莉娅’在最后的时刻醒来了,不然月神不可能这样痛苦、挣扎,也不可能干出这么有良心的事儿的——毕竟祂废了这么大的功夫。不就是为了清理叛徒们吗?

    而路易在最后的时候恐怕是是发现了这件事,因此才去拉人家的。

    米修斯也相信十分弗兰契斯科的猜测——毕竟祂现在谁也打不过。而且这事儿当事人路易也默认了不是?

    不知道路易算不算是默认,但他的确什么也没有表示过。

    他好几天没有说话,一直坐在忘川的礁石上喝着酒。也不知道这是因为yyds小姐没了,还是因为某些人喜欢喝酒,所以原本也不喜欢喝酒的他,喜欢喝上酒了。

    毕竟若是能忘掉一些事情,那么每一天都会很快乐。

    至于想要忘掉的东西是什么,想来绝不是什么人——想来是因为他食言的事儿吧。

    人家履行了诺言,但他却食言了。

    没过几日,路易不在海边喝酒了。只是话变少了。

    又是几日之后,大河重新灌满了忘川附近的浅海,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也出现在了忘川附近的海滩上——大多是阿珂之前留在幽冥中的贝壳什么的。

    但最奇怪的还要数今天冲上来的这一个。

    毕竟这东西把那位在海边闲逛的米修斯先生给吓坏了——幸好她自称失忆了。

    .....

    求点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