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朝纪元 > 第四十三章 和太真掌教的谈话
    苏国宫苑之外,随着太真掌教话音落下,天刑教主面色寒意笼罩,冷哼一声,一股无形的杀伐气势悄然散开,向着太真掌教席卷而去。

    太真掌教邱羡,淡淡一笑,周身同样有着一股无形气势散开,将天刑教主散发的气势,隔绝于外。

    就在苏照以为二人要动起手来之时。

    忽地,一道中气十足的苍老声音响起,落在苏照耳中,隐隐还有些熟悉。

    抬眸看去,只见一个道袍邋遢的老道,似缓实疾地行来,身后不远处,则是清微宗宗主以及通明剑宗宗主,秋水剑圣——许霁。

    曹胤笑了笑,劝道:“两位道友,有话好好说,如何就动起手来?”

    说着,近得二人之前,同样散开一道浩渺玄正的气息,微笑道:“两位道友,莫要伤了和气才是,对了,孙道友来温邑是做什么?”

    天刑教主看着曹胤,面上的冷色和缓了几分,说道:“曹道友来的正好,本座想问苏侯寻人,邱道友却从旁阻挠,曹道友急公好义,还请做个见证。”

    哪怕是魔门六道之一的天刑教主也是敬佩曹胤的为人的。

    曹胤故作不知,显然不承认自家刚才看了好一阵的戏,诧异问道:“寻人?寻什么人?”

    赢子弋接话道:“前辈,是心魔宗岳昕,在晋军入卫之时,与苏国和卫国联军交手,后来晋将韩仁彦为苏侯所斩,岳昕也就落在苏侯手中。”

    曹胤皱了皱眉,说道:“两军交战,心魔宗随军出征,既是技不如人,门人落在敌手,苏侯似也无不妥之处吧。”

    苏照赞道:“前辈公允。”

    曹胤道:“就事论事罢了,只是,就算是赎人,似乎也该是心魔宗来人才是,这位赢小友,为之奔走……”

    赢子弋道:“曹前辈,岳昕是在下的未婚妻,家师已经和心魔宗订下了婚约。”

    曹胤看向一旁的苏照,笑了笑道:“苏侯,你我也算老朋友了,可否实言相告,心魔宗门人岳昕姑娘,是否就在苏宫。”

    苏照见众人都将目光投向自己,神情默然。

    “苏侯,人可在苏宫?”天刑教主冷声问道。

    苏照乜了一眼天刑教主,说道:“在于不在,又当如何?阁下气势汹汹,持械行凶,是欺我苏国无人吗?”

    天刑教主冷哼一声,看向曹胤,说道:“曹道友。”

    曹胤淡淡一笑,神念传音,说道:“苏侯,这天刑教主暴虐残酷,与之置气,并无意义,玄宗也好,魔门也罢,还是要讲道理的。”

    苏照目光闪了闪,心头了然。

    天刑教主如果不能正面得到答复,一定会搞一些小动作,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赢子弋整了整神色,道:“苏侯,岳昕为在下的未婚妻,不久之后,即要完婚,若是为苏侯所俘,还请苏侯放人,苏侯可以开条件,在下愿意以灵宝、灵药来赎。”

    苏照淡淡一笑,道:“将要完婚?什么时候?”

    赢子弋下意识说道:“婚期正在和心魔宗商定,如无意外,将会在今年。”

    苏照面色顿了下,语气意味莫名,说道:“这样呀。”

    曹胤道:“苏侯,不知岳姑娘可在宫中?”

    迎着一众飞仙大能的注视,苏照面色如常,笑了笑,说道:“不瞒曹前辈,岳昕的确在宫中做客,孤并未囚禁于她,这一点儿心魔宗宗主也是知情的,上次心魔宗宗主就来过了。”

    “哦?”曹胤说着,看向天刑教主,说道:“孙道友,没有询问冯道友?”

    天刑教主摇了摇头,道:“本座没有见过他。”

    这时,苏照也道:“赢兄方才所言,可是和岳姑娘所言截然不同。赢兄,不如这样,随孤一同进宫,去见见岳姑娘。”

    他当然不可能将岳昕唤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由人指指点点。

    没办法,只能让赢子弋进宫一叙了。

    天刑教主皱了皱眉,道:“苏侯,本座也一同进宫。”

    苏照哂笑道:“阁下一脸凶相,如何入得苏宫?”

    “老师,我进宫就是,苏宫也不是龙潭虎穴。”赢子弋道。

    他并不觉得,当着一众大能的面,苏国之君会作小人行径。

    天刑教主沉吟了下,说道:“务必小心行事。”

    想了想,又有些不放心,对着曹胤,说道:“曹道友,还请一同入宫,护住小徒周全。”

    曹胤笑道:“孙道友这时倒是想起老道了。”

    天刑教主郑重道:“曹道友还请行个方便,事后,定有重谢。”

    曹胤淡淡一笑,问道:“苏侯,可否介意老道一同进宫。”

    苏照道:“曹前辈的为人,苏某还是信得过的,请。”

    曹胤笑了笑,说道:“”苏侯这话说得让人慰贴。”

    就这般,苏照在前,带着赢子弋、曹胤向着宫苑而去。

    “苏侯,这天刑教人多势众,手段酷烈,你这苏国刚刚起势,还是不要直接与其发生冲突为好。”刚步入宫苑,曹胤就是神念传音说道。

    苏照神念传音,说道:“曹前辈,这都让人打上门了,还让我如何相让?”

    曹胤闻言,苦笑一声,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劝。

    二人向着宫殿而去,此刻,苏照已先一步将讯息传给了岳昕。

    不多时,在曲折回环的廊桥尽头,一座飞檐斗拱的阁楼上,依稀有琴音响起。

    “岳昕……”

    赢子弋看着那依阑抚琴的女子,心绪激动,清声唤着,见其安然无恙,心下不由稍松一口气。

    岳昕抬眸看向赢子弋,目光平静无波。

    只是待落在一旁的苏照身上,多少有些无奈,默然片刻,说道:“苏侯,我能否和赢子弋单独说几句。”

    “当然可以。”苏照轻轻一笑,不以为意。

    苏照对着一旁的曹胤,指着远处一座虹桥,笑道:“曹前辈,我们到那里叙话。”

    曹胤看了一眼岳昕,笑道:“苏侯之言倒是不虚,却未曾限制自由。”

    苏照笑道:“若是囚禁了心魔宗之徒,心魔宗宗主早就上门要人了,哪里还容得天刑教来一出寻妻的戏码?”

    “苏侯,可否要老道透露一句,这岳昕为何盘桓在苏宫之中不走?”曹胤好奇问道。

    此刻的岳昕还未显怀,曹胤脑洞再大,也联想不到代孕妈妈。

    苏照笑道:“曹前辈,好奇心不要这般重。”

    曹胤嘿然一笑,说道:“老道游走天下,就是喜热闹,好奇闻。”

    苏照笑了笑,却没有接话。

    彼时,阁楼之中,岳昕和赢子弋相对而坐,沉默不言。

    “你这般大张旗鼓,寻我做什么?”岳昕拧了拧眉,打破了沉默。

    赢子弋道:“我听说你久不归宗,就在山门中打听,雨堂副堂主说,你在卫国被苏侯所擒,我就寻了老师,过来营救你。”

    岳昕淡淡道:“我并未被囚禁,也不需谁来营救,师父已来过温邑。”

    赢子弋皱眉,问道:“莫非令师打算改弦易辙?”

    岳昕淡淡道:“师父他老人家,心思莫测,我不知。”

    显然不想自己有孕的事,告知赢子弋。

    “那我们的婚事怎么办?”赢子弋急声说道。

    岳昕冷声道:“婚事本就是无稽之谈,师父已经和我言明,不需我再和秦国联姻,此事以后,休要再提。”

    赢子弋面色微变,道:“为什么?”

    岳昕道:“哪有为什么?我何曾应允要嫁至秦国?”

    赢子弋目光阴沉不定,忽而冷声道:“我看你是属意苏侯了吧?”

    岳昕闻言,玉容笼霜,清叱道:“赢子弋,我岳昕属意于何人,和你有何关系?”

    赢子弋见此,不由大怒,道:“我算是明白,你就是看上这苏侯……”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冷哂,“赢兄,昕昕看上谁,和你有什关系?”

    苏照看着岳昕,心头有些不爽,岳昕不将实情告知赢子弋。

    “昕昕?”赢子弋敏锐捕捉到称呼的亲昵,顿时如遭雷亟,目光滞滞地看着岳昕,颤声道:“他为何唤你……昕昕?”

    这是他都不曾喊过的称呼啊……

    赢子弋心中都是怒吼。

    岳昕秀眉微蹙,美眸含怒地瞪了苏照一眼,没有回答赢子弋。

    但这种态度,作为知晓岳昕性格的赢子弋,俨然得到确凿无疑的答案。

    苏照行到岳昕近前,坐在身畔,拉过岳昕的手,笑道:“昕昕,和他把话说清楚,也省得他四下张扬是你的未婚夫,坏你风评。”

    岳昕冷冷看了一眼苏照,倒也没有挣脱其手,算是默认了和苏照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赢子弋已然目光喷火,愤怒道:“你们……这不是真的?岳昕,你是被强迫的,是不是?”

    赢子弋浑身颤抖,双目充血地看着岳昕。

    岳昕皱眉道:“赢公子,还请自重。”

    不等赢子弋开口,苏照神念传音说道:“赢兄,不妨告诉你,昕昕已怀了我的孩子……还请赢兄以后不要再说什么未婚妻不未婚妻了,徒惹人笑!”

    “不!!!”赢子弋怒吼一声,只觉胸口一口闷血,再也抑制不住,噗地吐出。

    顿时,身形踉跄,目露杀机看着苏照。

    苏照一时无语,道:“赢兄,不至于吧?少年吐血……”

    赢子弋却没有搭理苏照,只是死死盯着岳昕,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怀了他的……”

    岳昕秀眉微挑,冷声道:“赢子弋,你放肆!”

    这时,远处曹胤也察觉到不对劲,上前,叹了一口气,道:“赢公子,随贫道出去吧。”

    说着,将一脸痛苦之色的赢子弋拉起,向着宫外行去。

    待人离去,一旁的岳昕将苏照的手猛地甩开,“你是不是很得意?”

    苏照道:“我能得意什么?倒是你,在生气什么?难道你心里有……”

    “你住口!”岳昕玉容幽冷,清叱道。

    苏照淡淡一笑,拿起一旁的茶杯,笑而不语。

    岳昕怒道:“我心里从来没有过他,但你却将我们二人之间的事情,作为你打击旁人心志的手段,你置我于何地?”

    苏照闻言,面色顿了下,道:“原来你是为这个恼怒,其实,大可不必……他还不值得我这么做,只是提前和他说清楚,断了念想,否则,他一直纠缠不清,坏你名声。”

    “还有,我什么时候也不会那你作筹码,永远不会。”

    岳昕一时默然。

    苏照叹了一口气,幽幽道:“昕昕就不这么想我。”

    岳昕恼怒道:“去找你的昕昕去!”

    ……

    ……

    赢子弋吐了一口心头血,只觉昏昏沉沉,精神恍惚,被曹胤带着出了苏国宫苑,迎着其师天刑教主的关切目光,惨然一笑,唤道:“老师。”

    天刑教主周身顿时涌起一股冰冷煞气,道:“曹道友,这是怎么回事儿?”

    曹胤道:“这个,苏侯并未出手。”

    “老师,我没事。”赢子弋摆了摆手,痛苦地闭上双眼,“是弟子作茧自缚,与他人无关。”

    正如苏照所想的那般,赢子弋根本不会将这等事情道出。

    天刑教主心头虽然惊疑,但也不好多说,上前搭在赢子弋肩头,输入一道法力。

    “多谢老师。”赢子弋弱声说着。

    天刑教主深深看了一眼苏国宫苑,道:“子弋,我们走!”

    二人说着,就施展了遁法,身形杳渺,徒留下一众摸不着头脑的大能。

    “曹道友,这是……”太真掌教浮丘子邱羡拧了拧眉,疑惑问道。

    曹胤摇了摇头,道:“老道也不知。”

    这时,李璐鱼玉容幽幽,美眸闪烁,目光若有所思。

    就在这时,苏国宫苑方向,一道流光落于众人之前,现出苏照的身影,清声道:“诸位前辈可否到宫中一叙。”

    这邀请不仅是向着曹胤,还有太真教以及清微宗宗主,秋水剑圣许霁。

    曹胤笑了笑,道:“老道还有事在身,就不一同前去了。”

    显然并不想参合太真教和苏国之间的勾兑。

    许霁瞥了一眼苏照,也道:“多谢苏侯好意,我打算在温城邑走走。”

    清微宗主笑了笑,道:“听说,秋明在苏侯手下作事,贫道还要去寻找他。”

    “前辈,徐道友就在靖祟司。”苏照笑了笑道。

    清微宗在吴国,注定为姬令月所谋,故而,清微宗未来不是没有可能成为他苏国臂膀。

    见无热闹可看,一些暗中窥伺的魔门大能,也渐渐离去。

    苏国宫苑

    中元殿一座偏殿之内,茶香伴随着热气腾腾而升。

    “记得上次来苏国,还是三十五年前。”邱羡放下茶杯,感慨说道。

    “哦?”苏照面色微顿,说道:“三十五年前,那时的温邑,比之今日如何?”

    邱羡道:“自无如今之气象,昔年至温邑所见,历历在目,恍若昨日,三十余年,青年乌丝变白发,蹒跚幼儿成人,然对仙人也不过一瞬。”

    苏照拿捏不住邱羡的意图,附和了一句,道:“邱掌教历经岁月,心态如云似天,却非我等凡夫俗子可以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