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漠西北局势
    秦川差点忘了伽利略这号人物。

    这位十七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应该还活着吧。

    想到这,秦川试着对罗自西问道:“自西,你认识伽利略吗?知道他现在在哪吗?能不能写封信让他来娄烦搞研究?我能为他提供一切必要的或不必要的条件。”

    罗自西神情有些黯然:“我见过他,也曾经向他请教过一些天文和物理方面的知识,但就在去年……从罗马到来大明的一名教士告诉我,他正在接受教廷的审判。”

    秦川有些失望,被教廷审判,那基本上是完犊子了。

    “那你有没有写信让一些志同道合的教士或朋友来娄烦?”

    “有,都交给老黄了,就不知老黄能否把人带回来。”

    “嗯,老黄办事我放心,你可以多写点信,不论是汉人还是西方传教士,只要对传教之外的任何领域感兴趣,都可以请来,咱们好吃好喝招待他们。”

    “好。”

    “对了,你有没有见过温度计这个东西?”

    “见过,教廷里部分有地位的教士就拥有这东西。”

    “嗯……那咱们先来说说这个温度计。”

    接着,秦川将自己制温度计的思路写了下来。

    首先是吹玻璃管,这管一定要吹得非常非常精细,然后往里面灌水银,和现代的温度计一样根据水银的热胀冷缩测量温度。

    至于刻度,可以用冰水混合物来定位零度的刻度,冰可以用芒硝制取,再用沸水定位一百度的刻度,其余刻度按平均定位就行了。

    最后就是用人的体温来测试温度计的准确度。

    成年人的体温正常在三十六到三十七度之间,有波动,但偏差不大,只要制作出来的温度计在这个数值范围之内,那就是可以用的。

    误差是肯定有的,但秦川不是要精准的温度值,而是在制定标准,确立参考值。

    哪怕零下三度的水,被他的温度计测成零度,那也是没问题的,只要其他数值全部用这个温度计来测量,并全部参照这个标准值就行了。

    做这个东西的难点有两个,一是如何吹制出内管足够精细的玻璃管。

    以现有工人的技术,估计是吹不出的。

    秦川的思路是:用某种可溶性物质做一个内模,直接浇铸而成。

    这个内模可以分成两部分,一是底部储存水银的部分,空间要比上面的管道大,可以用遇热融化的物质戳成小圆球做这部分的内模,先浇铸这部分,等那小圆球融化之后再插入一根细的铁线并浇铸第二部分的管壁。

    其实这个管壁并不需要跟后世的玻璃管温度计一样细,但越细越好,越细精度越高。

    另一个难度,则是管壁内的空气问题。

    后世的玻璃管温度计内部是半真空状态的,既能避免大气强压的影响导致测量精度下降,又能让水银在冷却后自动回流。

    而伽利略的温度计是开口式的,测量精度必然会受到大气压强的影响,若直接封闭而不抽真空,则里面满是空气的情况下,空气热胀冷缩也同样会影响测量精度。

    所以,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半真空。

    秦川昨晚想了一夜,终于想到了一个法子。

    制造一个注射器,后世打针那种,给温度计灌注水银并封口的时候,趁封口的玻璃仍处于胶状时,用注射器抽取里面的空气。

    注射器不可能将里面的空气全部抽空,这样就能形成半真空状态。

    当然,这是设想。

    实际操作肯定会面临不少困难。

    秦川也不急,凡事讲究过程,慢慢研究,慢慢解决困难,自然能搞得出来。

    离开实验室后,秦川径直往枪厂的方向走去。

    陈詹和李学境他们造了一台未完成的外燃发动机,也就是他之前做的那个斯特林发动机。

    那台发动机有个技术难题陈詹他们始终没有攻破,秦川得过去看看。

    但刚走到半路就被一个传令兵给拦住了。

    “启禀大将军,商业司的罗司长他们正等着您开会。”

    “嗯……”

    秦川猛一拍脑门,忘了有个重要的会议了。

    刚回来,事情实在太多了。

    枪炮厂还没得去,铁厂锅厂没得去,农政基地没得去,军校和学堂也还没得去。

    还有翠香楼……

    无奈之下,秦川只得转身朝城楼走去。

    进了城楼会议室,里面已经坐得满满当当了。

    各部司当中,只有商业司、军务司和情报科的人在,其余的……是苏泰、娜木钟、苔丝娜、俄尔哲图、额哲及察哈尔余部的十几个贵族首领,还有那名叫默尔根的红衣喇嘛。

    鄂尔多斯部的扎萨克额璘臣及一种贵族首领也在场。

    这些各个部族中有着强大影响力的人,都被秦川请回了娄烦。

    美其名曰保护他们的安全,实际上是软禁。

    秦川彻底掌握并巩固河套地区之前,他们要一直呆在娄烦。

    昨天归来时,秦川本想让苔丝娜直接进内院的,毕竟自己睡过且准备要迎娶的女人。

    但文成极力反对,说是得挑个黄道吉日再迎娶进门,哪怕是偏房,手续也得齐整点,规模得隆重点。

    得让整个大明及漠北漠西的蒙古人都知道,他秦川已经继承了林丹汗的女人,那么林丹汗的地盘和人口,也理应由他来继承。

    老丈人说的话有些道理,所以秦川只得再忍上几天。

    刚走进会议室,秦川就发现俄尔哲图和苏泰的视线,一直在罗文天的脸上流连忘返。

    这家伙身居高位,气质上来了,风度也更足了,自然比以前更吸引女人。

    “大将军。”

    见秦川进来,罗文天急忙起身行礼。

    苏泰等人也急忙收回目光,起身抚胸致意,那个红衣喇嘛则叮铃叮铃地摇响手中的转经轮。

    “大家坐。”

    秦川拍了拍罗文天肩膀,然后走到地图前,在河套地区的北部、西北部及西部各画了一个圈。

    “今天让大家伙来开会,主要是想搞清楚这些个地方,都有什么势力,都是什么角色,相互间都是什么关系。”

    说着,秦川面含笑意地望向苏泰和娜木钟,并指了指漠北那个圈。

    苏泰和娜木钟等人面面相觑,她们这才知道秦川叫她们来的目的。

    “没错,我要掌握这几个地区的所有信息。”

    “漠北的喀尔喀三部,漠西的卫拉特四部,青海的喀尔喀却图汗,康区的白利土司,乌斯藏的藏巴汗,格鲁、噶举等派系,还有西边的叶尔羌,甚至再往西的哈萨克、西瓦和布哈拉等汗国。”

    “我要知道这些汗国或部族的大概规模,他们的人口大概有多少,兵力有多少,占据的地盘有多大,向大明进贡还是向后金进贡?”

    “还有,他们的首领是谁,是什么样的人,谁会与我为敌,谁会愿意与我贸易甚至结盟。”

    “所有你们了解的,或不了解的,我都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