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叔,你好 > 第57章
    贺星楼压根没歇息,连夜去了贵州。

    只是第二天醒来,他照旧先开了手机看《荒野求生》直播。

    然后就愣了。

    手机里,弹幕已经刷满了,大家都在不停地尖叫着,“我的天啊!这段聊的我喜欢。”

    贺星楼就觉得不太对劲,连忙把密密麻麻的弹幕给去掉了,终于看到了画面。

    还是一望无际的黄土地,一群人因为没有水也没洗脸,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坐在地上,显然早就上路了,这是中途休息呢。

    他们这会儿正聊天呢。

    徐家恒说,“我喜欢比较安静一点的,最好能热爱园艺,其实我自己有个花园,没事干的时候就喜欢去种花,哎呀,给这个浇浇水,给那个剪剪枝,给所有的倒腾换土,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我希望她对这个也很喜欢,一起做喜欢的事儿才开心。”

    贺星楼就知道,为什么这群粉丝尖叫了,原来聊到了择偶标准啊,那怎么可能不感兴趣呢。

    他顿时就注意力集中起来,还往前拉了拉,看看有没有拉下余莹莹的,发现没有,才又回来看直播。

    这会儿徐家恒已经在问别人了,“北辰你呢?”

    北辰是个很不爱说话的人,但被问到了还是很参与的,“很热闹吧,会聊天的那种。要不两个人在一起太静了,也挺没意思的。”

    都一起玩了那么久了,大家都很熟悉了,他话少,吴佳琪就他解释,“他是那种自己静但喜欢别人热闹的,就是看热闹的类型,他这种适合找个喜欢制造热闹的,到时候一个闹腾一个宠溺的看,多好啊。”

    他这么一总结,大家都觉得挺到位的,一群人对对对起来。

    然后北辰很自然的就问了句,“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啊。”

    吴佳琪是个爱豆,这里面,他的女友粉是最多的,一听问到他了,即便贺星楼的弹幕关的只剩下三行,可也明显的密集起来。

    他倒是不关心,他就是怕错了余莹莹的话,所以只能忍着看。

    吴佳琪听了后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原先喜欢那种白衣飘飘柔弱的女孩子,让我有保护欲的。”

    徐家恒立刻捧场,“看样子是变了,现在呢。”

    吴佳琪一下子就笑了,眼睛左右看了一下,贺星楼明显看到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余莹莹身上没移开,贺星楼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满心只有一个想法:小子你敢,我就……

    他停留的时间挺长的,这会儿其他人也有点觉察出不对劲了,大家都在看吴佳琪和余莹莹,弹幕里也激动起来,大致分了两拨。

    节目粉超级兴奋:不是吧,这是要现场表白吗?说啊说啊!

    余莹莹粉和吴佳琪的粉就不一样,一个说“他俩不合适”,一个说“哥哥不会的,哥哥是我的,余莹莹虽然很好也不行。”

    余莹莹显然也察觉出不对了,张口想说点什么,关键时刻吴佳琪却笑了,“就是看着莹莹这样,发现女孩子并不需要别人保护,尊重是最好的。所以,现在不这么想了。就是,活的自在的女孩子吧。”

    他这显然是大转弯,把所有人都弄了个措不及防。

    不过徐家恒他们也挺有经验的,立刻跟着说,“哈哈哈,这就是成熟了,孩子长大了。”

    余莹莹趁机就说,“挺正常的,人的想法本来就是一直变的。我原先喜欢的,跟现在喜欢的也不一样。而且反差巨大。”

    她这明显是解围呢,自然有人跟着聊的,徐家恒就说,“有什么不一样的?”

    余莹莹就笑了,“我原先见多了圈子里的霸道总裁,觉得挺没意思的。现在觉得,也分人。有人就挺有意思的。”

    她这么一说,大家顿时就明白,这是有指代啊。

    立刻,所有人都开始起哄了,“谁有意思啊?”

    余莹莹难得笑了笑,大家都以为她要说呢,她却站起来了,回他们,“咱们说的是喜欢什么样的,可没聊喜欢的是谁这个话题。走吧,想聊晚上接着聊,谁也不许隐瞒,敢吗?”

    顿时,所有人都怂了。

    这里面都是演员,又都没结婚,谁敢说啊,不要粉丝了。

    立时大家都站了起来,一边拍了拍身上的黄土,一边在漫天尘土中换了话题,“今天不知道还能碰上兔子吗?”“最好肥一点的,昨天那只太柴了。”“有吃的就不错了,还嫌弃呢,以为这里是雨林啊。”

    大家就又上路了。

    贺星楼这会儿心情好的很,霸道总裁和有意思的人,这不就是他自己吗?莹莹说他的时候还笑呢,吴佳琪算什么?

    他想了想,给余莹莹的通讯器发了条信息,“原来我这么有意思啊。”

    当然,这会儿余莹莹显然是没法回复了。

    他就起床了,章程已经在外面工作了,看见他就把何月然家人的资料递给了他,“都整理好了。”

    贺星楼接过来往沙发那边走,顺便吩咐,“谁负责给他们放兔子啊,跟他们说一声,肥一点。”

    章程:……

    他算看出来了,贺星楼碰上余莹莹就真有昏君的感觉了,昨天还说让用野兔呢,省的太明显让别人看出来了,今天又嫌弃口感不好了。

    这不就朝令夕改吗?

    贺星楼显然发现他有心理活动,扭头拿着资料拍他脑袋,“想什么呢?”

    章程立刻说,“我是想,莹莹要是知道了,该多高兴啊。”

    贺星楼想想余莹莹说他是有意思的人,非常认同,“那是自然的。”

    章程:……

    说完了这个,贺星楼就工作起来,开始翻看何月然的资料。

    章程在旁边问他,“您怎么知道是何月然啊,十五个人里有五个女生,除却刘晓雅不是,一位是岁数有点差太大,还有三位呢,怎么肯定是她?也不是长得最漂亮的。”

    贺星楼就问他,“你记得何月然的履历吗?”

    章程自然记得,“少年天才,十六岁上大学,参加社团的时候,她虽然是研究生了,但其实岁数和大二的吴鑫恒他们差不多,都是二十岁。老师评价她精灵古怪,喜欢一切神秘的东西,而且能自成体系。”

    章程说完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啊,“怎么了?这能看出什么?他们都是天之骄子,都很厉害的。只是99和100的区别。”

    贺星楼回答他,“还有一点你忘了,何月然是学校里自杀的两人之一。”

    章程:……

    贺星楼说,“两条,一是只有足够聪明,才能跟吴鑫恒这样的人谈恋爱,也才会发现不对劲,让吴鑫恒想要尽快干掉她。二是只有足够亲密,才能让吴鑫恒可以短时间内找到她的弱点,让她自杀。你看刘晓雅或者是薛岳山,他找到的都是他们内心深处害怕的东西,这种东西,可能很快就引爆了,也可能一辈子都引爆不了。”

    他慢慢翻着资料,“我本来就觉得,突然两个人自杀有点目标太大了,社团的解散,吴鑫恒的退学,显然不是他意料之中的事儿,没人会给自己这么找事,我更觉得,这是种不得已。何月然八成发现了点什么。”

    章程点点头,“这么说也对。”

    贺星楼就站起来,“走吧,看看何月然家人怎么说。”

    何月然在学校里就去世了,那时候她的父母特别的年轻,毕竟她才二十岁,所以她出事后一年,他们就生育了第二胎男孩。

    如今看资料,老二比之姐姐,并没有那么出色,从小就成绩一般,如今上大学,也在本市。

    而且,这对父母显然是被何月然的自杀吓怕了,对老二管的非常严格,他考上了大学,就花钱在大学旁边买了房子,全家搬到了这边住,让儿子走读。

    这会儿正好是暑假,倒是没开学,贺星楼一进单元门就先听见了怒吼,“我这么大了,你们别老管我行不行?姐姐自杀是她的问题,我不会。你们能不能放下心,我受不了!”

    然后门猛然打开了,一个长得挺帅气的男生冲了出来,大概没想到门口还有人,站住了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屋子里传来了女人的哭声,和男人的气急败坏的骂声,“就是不知好歹,我们是为他好,你看看他,现在倒是觉得我们事儿多了。他但凡能理解一下,他就不能说这话。他姐姐……他怎么能提他姐姐!”

    这时候进去不是个好时候,贺星楼干脆退了出来,等他们平静一下。

    在外码等了半个多小时,章程就说话了,“他们出来了。”

    贺星楼看了一眼,何爸爸和何妈妈果然出来了,手里还拿着菜篮子,两个人表情都还好,显然已经情绪梳理完毕了,这是准备去买菜做饭。

    贺星楼就走了过去,问了一声,“阿姨叔叔,能打扰你们一下吗?”

    他们显然是不认识贺星楼的,但贺星楼长得器宇轩昂,穿着得体,他们还是站住了,何爸爸就问,“什么事?”

    贺星楼就说,“我想聊一下何月然。”

    一提大女儿,几乎立刻,这两位老人脸上就变了颜色。

    他们和刘晓雅的父母不太一样,明明何月然去世的更早,但他们仿佛并没有刘晓雅父母那么平静。

    几乎立刻,何爸爸就火了,“你是谁?为什么要来说这个?你知道不知道她已经去世了很久了,你这样来骚扰我们这种失去孩子的父母,你道德吗?”

    贺星楼也没料到他们会这么激动,毕竟他什么都没说。

    但他当了那么多年董事长,这种事还是很会处理的,他直接退了一步说,把那张写着社团死亡率的纸递了过去,给了何妈妈。

    何妈妈下意识的接过来,倒是何爸爸还在发火,“人都去世这么久了,你们问什么问?有什么好问的?管你什么事?你……”

    他的话还没吼完,何妈妈就拽住了他,“别说了,你看。”

    何爸爸下意识的低头,结果就看到了最终的结论,两个老人瞬间不信了,何爸爸直接把那张表格抽了过来,仔细又看了看,“这么多去世的?怎么可能?”

    贺星楼就说,“所以,我来问问。咱们能聊聊吗?”

    这一次,拿着这张纸,何家爸妈没有再拒绝,“进屋吧。”

    他们进门肯定要先问贺星楼是干什么的,要做什么。贺星楼跟刘晓雅他们怎么解释的,就怎么跟何家爸妈说的。

    等着说完了这些,他就开始问了。“你们了解景吗?何月然跟你们说这些事吗?”

    何妈妈和何爸爸相互看了一眼后,就说,“不了解,我们是她去世后才知道的。”

    这让贺星楼很意外,这对夫妇并不像那种不管孩子的人,何爸爸提到这个脸色就不好看,还是何妈妈说的,“她从小就很聪明,并不喜欢我们管她的事情,一管就发火的。高中还好,上了大学,我们离得远,她脾气也大,闹了好几次,我们就不敢太管了,没想到出了这事儿,早知道这样,我们不如多管管,她就算恨我们,也认了。”

    贺星楼了然的点点头,“她的自杀,你们怎么看?”

    “我们不能接受,她是很通透的孩子。”何妈妈说,“她对生对死都好奇,但因为太了解了,反而并不是那种要生要死的性子。她是学医的,人生理想就是勘破生死,治病救人。她不是能自杀的孩子。”

    “可你要说她因为成绩下滑厉害自杀,又不是不可能。她就是这样的孩子,她足够聪明,别人学习忙的要死,她能一心三用还样样拔尖。她太聪明,太聪明的孩子,太顺了就难以接受挫折。”

    这显然也没说出什么来,当时何月然自杀的原因其实就不明不白的,但统一的说法就是她当年突然成绩下滑厉害,被导师当面指责不行就别读了,她情绪受到了波动,就自杀了。

    贺星楼就往下问,“何月然有个男朋友吴鑫恒,你们知道吗?”

    何家父母相互看了一眼,显然对贺星楼提起他很意外,“这个倒是知道,其实也不是男朋友,就是有点意思,让我们按下了。”

    贺星楼就说,“能聊聊吗?她跟你们说的这段关系?”

    “怎么可能?”何妈妈就说,“她上了大学后,就觉得终于逃脱我们的管理了。其实小贺,我们承认,对老二的确是管的过分,可对她,我们是没办法。她从小聪明,跳级上学。同学都比她大好几岁,我们怕她不懂事,被人欺负了,怎么可能不多管?可她觉得太压抑了。到了大学,就干脆不接电话了,只有她想打电话的时候,才打给我们。”

    贺星楼能感觉到这对夫妇的无奈,“那你们怎么知道的?”

    “是她一个月不给家里打电话了,她爸爸去京城开会,就去学校看她,发现她和吴鑫恒在一起,她才跟我们坦白。说是喜欢这个男生。”

    “她爸爸是个很谨慎的人,就说跟那个男生单独聊聊,她原本不愿意呢,但男生同意了,他们就聊了一会儿。”

    “他爸爸问的挺简单的,哪里人,家里什么情况,学什么的,什么时候喜欢上月然的,在一起多久了。”

    贺星楼说,“他回答的让你们不满意?”

    “其实还好。”何爸爸说,“我问的都说了。但拒绝是因为这孩子太聪明,对人情世故上。他一直观察我,然后顺着我的话说,在讨好我。可他不知道,我干了这么多年人事工作,看人是很准的,他可能在年轻人里厉害,但在我眼里就嫩了。”

    “我不喜欢在不合适的年轻世故的孩子,我就跟月然明确让她分手。”

    贺星楼肯定的说,“何月然不会同意的?”

    “对,”何爸爸就说,“我跟她说了我的理由,她给我的解释是,那是因为他生活条件不好,他是被收养的,养父母后来又生了个弟弟,觉得他养不亲,就对他不怎么样。他从小就过得很艰辛,为了生活讨人喜欢养成的习惯。”

    “我倒是挺同情的,可还是不喜欢,月然虽然聪明,可太简单,根本不是那孩子的对手,我就说了不同意,还说她不愿意我就去跟吴鑫恒说,她就只能认了。后面她就说分开了。月然的去世,跟他有关系?但那会儿他们已经分开很久了?”

    贺星楼其实心里有种猜测,何月然那么叛逆,恐怕没真分手吧。

    但他不能凭借猜测乱说话,不过他找到了一个不同的点,吴鑫恒居然是收养的。

    他查过所有的资料了,因为吴鑫恒的父母早就去世了,弟弟也出国多年,没人说过他是收养的,所以,他一直觉得,吴鑫恒的事情很无厘头,他似乎一直在费劲心思针对余家和贺家,但又不知道他到底为了什么。

    如果是收养的,倒是可以从亲生父母那里下手了。

    他就问,“吴鑫恒收养这事儿,你们知道的多吗?”

    何爸爸摇摇头,就提了一嘴,“好像被收养的时候岁数不小了,说是因为这个,他养父母觉得养不熟,才不要他。”

    贺星楼就说,“那好,如果有消息,我会告诉你们的,谢谢。”

    何妈妈忍不住站起来,边送他边嘟囔,“你说这孩子一点也不惦念父母,就这么走了。我们这些年过的太难了,就算有了她弟弟,可那也不是她啊。”

    只这一句,让贺星楼心里又不舒服了,他想了想说,“她肯定是爱你们的,只是遇到过不去的地方了。”

    何妈妈点了点头,贺星楼出来的时候,他看见何妈妈还在擦眼泪。

    好在,他出门正好碰到何月然的弟弟回来,两人交叉错过,他手上提着个油滋滋的烧鸡,贺星楼听着他没进门就喊,“妈,开门,给你买的最喜欢的烧鸡!”

    显然,这孩子发完火又后悔了。

    贺星楼笑笑,冲着等在外面的章程说,“走吧,找找吴鑫恒的根。我感觉问题在他亲生父母那里。”

    张京爱下午才到的办公室,到了后,她的桌子上照旧放着快递。

    她随手翻了翻,助理都给她分拣过了,剩下的这些的确是她自己的,而且一看就知道发过来干什么的,只有一个,是写着她收,而且,上面还有一行手写字:张京爱亲启,非常重要。

    没有寄件人,而寄件的手机号,她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

    她连忙过去,将门关了,然后才把快递打开,当里面的东西抽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惊了,这居然是贺家的遗嘱。

    这种除了立遗嘱的人和律师谁都拿不到的东西,居然出现在了她手中。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张京爱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到底怎么分配的。

    等她看完了,脸色就难看极了,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贺家所持的股份20%归贺爱聪所有,80%归贺星楼所有。剩下的不动产,则是叔侄两个平分。可即便就给贺爱聪这么少,上面还写了,要让贺星楼帮忙管理。

    她还看了一眼立遗嘱的时间,是上个月,也就是贺爱聪找回来之后。

    她直接拍了桌子。

    凭什么?

    贺月升死了,但贺爱聪是他的亲儿子,贺月升不是没有子嗣的,凭什么大部分都归了贺星楼?

    这就是偏心!

    原本蒋明生被关起来后,她没了合作对象,就不准备乱动了。

    她现在钱够用,身份也有,虽然当贺家的当家人很有诱惑,但风险也太大,如果不是和蒋明生牵扯太深,要退出就是撕破脸,她也不会一直跟他合作冒险。

    毕竟,她从来都没想过要杀人放火的,她只想荣光。而贺爱聪是贺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就足够了。

    但现在,让她愤怒了。

    这遗嘱就相当于给了贺星楼尚方宝剑,即便日后贺爱聪长大了,他也能名正言顺的管理贺爱聪的资产,贺爱聪就是个空架子。

    她是当妈的,怎么可能愿意呢。更何况,这种情况下,她的利益也是受损的。

    只是……张京爱是有脑袋的,她又怀疑这份遗嘱的真实性。

    结果,就这个时候,张京爱的手机突然响了,她低头一看,来信的居然就是这封快递发件人的手机号,信息写着,“如果查遗嘱真假,可以找望楼律所的王律师,他会给你看原件的。”

    下面还有王律师的联系电话。

    张京爱只觉得浑身都冷,这人怎么什么都猜到了,而且,那不过是她的心理活动。

    她下意识的来回看看,但知道根本不可能,这间办公室她别提多小心了,不可能有监控器,再说就算有,也不能监控她的脑袋。

    只是,她也不甘心这么被指挥,干脆回了短信,“你到底是谁呀。为什么总在干涉我的生活?你为什么不出来?躲在后面算什么?”

    她发出去,就在屋子里等着,想等着这个人出来跟她说自己的目的。

    可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这人没有回复。

    张京爱就知道,这跟六年前一样,他提供了贺月升发现自己跟着他有目的的线索后,就消失了,然后把一切交给她来办。

    所有的选择都是她来做,他只是告诉自己,如果不行动,你就完了。

    她不知道这人是谁?

    她只知道这个人可怕,但她却偏偏不得不听。

    就譬如现在,她必须去验证这份遗嘱的真假,她必须要为了自己和孩子争取利益,她不可能放任不管。尤其是,她看了今天的热搜了,余莹莹口中的那个有意思的人,不就是贺星楼吗?

    原先,只是贺星楼单方面的追求,可如今余莹莹开始给与回应,那就说明好事将近了。

    如果有余莹莹在贺星楼身边,很多事,就更难办了。

    那个女人武力值实在是太过可怖。

    张京爱踌躇一番后,终究还是给那个王律师打了个电话,对方仿佛早就接到了消息,一接通都没让她说话,直接说,“地址您知道,今晚八点您过来,我带您看。”

    说完,她就挂了。

    这就是那个人的做事方法,张京爱瞪着手机半天,还是信了。

    她拿着遗嘱就回了家,等到了晚上七点五十,就出现在了望楼律所的下面,略微等了等,果不其然,到了八点整,她一打电话,对方就接了,“你上来吧,十四层。”

    她就走了进去。

    这会儿各公司加班的人很多,所以也没人注意到她,她很容易就到了十四层,然后就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站在电梯门口,一见她,张京爱就知道这是谁了,这是贺家的律师楼云的助理。

    “你……”可她的话就说出来半句,王律师压根没理她,扭头就往里走。

    张京爱只能跟上去了。

    这会儿整个律所都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显然是都被调开了。王律师很快就带她到了一间办公室,灯打开她就看见了桌子上的照片——就是楼云。

    王律师似乎对这里特别的熟悉,直接就打开了楼云的电脑,然后输入密码,打开了隐藏文件,找出了一份扫描件。

    然后她就起了身,把电脑让给了她,“这是遗嘱的原件扫描,原件在贺家老爷子手里,你看这个吧。”

    张京爱立刻看了过去,然后立刻就肯定了,就是她手上的这份,一模一样。

    等着她看完了,王律师立刻关了文件,“我送你出去吧。”

    她并没有关电脑,显然是要处理一下痕迹的。

    张京爱也没久留的意思,但她还是问了一句,“是谁让你给我看的?”

    王律师看她一眼就说,“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显然没有半句想透露的意思。

    张京爱没办法,只能先出去了,只是到了车里,她看着手中的复印件,心思却越发的沉重,她现在第一次怀念蒋明生那个疯子,如果有他在,自己就不用愁了。

    但显然,他出不来。

    那就只能靠自己了,虽然她真不想动这个手。

    内蒙。

    余莹莹看着那两只肥美又笨拙的兔子,扭头就进了帐篷,给贺星楼发信息,让他注意点。

    结果先看到了他说以后就叫有意思的人的信息。

    余莹莹忍不住呵了一声,回他,“你不如叫有兔子的人呢?”

    这会儿贺星楼刚刚看完张京爱进入望楼律所查看贺家遗嘱的视频,知道幕后的人又开始动了,鱼上钩了,就收到了这条回复。

    他一开始挺疑惑的,不过扭头看了一眼直播,瞧见了那两只在炭火下滋滋冒油的肥兔子,就有点心虚,这也太肥了!“我让他们明天注意一点,是有点胖了。”

    余莹莹:……

    她说他:“你还有明天?你是作弊?我们是荒野求生,是要野外生存的,你天天投喂兔子什么意思?”

    贺星楼这个却很坚持的,“你们荒野求生,我荒野放生,不相干的。你们剧组也没说不能在内蒙放生兔子啊。再说地方那么大,那点兔子撒上去就跟芝麻似的,碰上也是你们运气好。”

    “更何况,导演能不知道,这兔子有问题吗?他没吭就是因为决策失误,他都没想到这块一点活物都没有,他是荒野求生,可也是拍节目吧,不能真把你们饿出病来吧,所以才没吭声,这是默许的。”

    余莹莹就觉得贺星楼简直了,她怎么平时没发现这人这么能说会道啊。

    她本来想反驳呢,结果贺星楼又来了一句,“我这怎么也比吴佳琪那个就会吃的强多了吧。”

    余莹莹不知道怎么的,脑海里就浮现出贺星楼明明打扮的一副霸总样,却扭捏吃醋的表情。

    她本来还想争论争论呢,瞬间破功了。

    这还争什么呀,她的口气就软了,解释道,“我不知道他这个想法,不过他盯着我看我感觉到了,所以如果他不改口我就会打断他了。而且,今天白天我也没和他主动互动的,你放心来了,我不可能接受他的,他不是我喜欢的样子。”

    贺星楼就是醋到了,然后没忍住,发出去了。

    他发完就挺后悔的,虽然霸总形象在余莹莹面前早没了,可这也太弱**了吧。但怎么也没想到,余莹莹居然哄他了,跟他解释了。

    贺星楼没忍住,这会儿都不是嘴角勾起来了,直接就笑出来了,惹得章程扭头看他一眼,他还装呢,“这公司今天业绩不错。”

    章程只当他工作呢,虽然觉得什么公司也不值当贺星楼这么笑法,牙齿都露出来了,但也没多想。

    贺星楼瞧见章程回过头去了,就接着给余莹莹发信息,这通讯器原本是为了有危险用的,他俩直接完成了微信了。

    “是吗?”他说,“我哪里你最喜欢啊,除了有意思。”

    余莹莹倒不是那种含蓄的人,贺星楼问,她就老实的回答了,“身体。非常喜欢。是我见过最好看的。”

    贺星楼躺在沙发里,还等着甜言蜜语呢,然后就发现他真高估余莹莹了。

    这丫头哪里是说甜言蜜语的人啊。

    他看到答案第一反应就是:余莹莹还见过别的男人的身体,而且看口气不是一个?

    愤怒!

    第二反应是:他长得这么帅,脑子这么好用,性格又这样体贴温柔贤内助,居然没看上?

    愤怒!

    第□□应是:她馋我身体哎,只馋我的哎!

    前两个就彻底忘了。

    章程就瞧见他家老板突然站起来了,到镜子面前照了半天问他一句,“你觉得我最近休养胖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推荐下基友白日上楼的文《被甩后才知道男神在攻略我》,已经入v了,很肥了,大家有空去看看,很好看的~

    ——文案——

    “我以为我是灰姑娘,遇到了拿着水晶鞋的王子,谁知……王子这狗比,竟然是拿了攻略系统来攻略我的!!”———来自《沈又又日记》

    …………

    “我喜欢你,又又。”

    江城一中出了名的学渣沈又又,有一天接到了校草季远的告白。

    季远其人,在某乎有个专门为他开的答题楼,名为“投胎要投季远”——有个首富爸,还有个曾经红透半边天的影后妈,本人更是又帅又飒,追他的女人男人能从城东排到城西。

    这样的季远,沈又又自然受宠若惊地答应了,可一个月后,她被甩了。

    “为什么分手?”她问。

    彼时天边残阳如血,季远看着她,笑得凉薄又温柔:“又又,照照镜子。”

    “我只是玩玩而已。”

    …………

    七年后,季远学成归国,成为名利场里最受瞩目的新人物,只手就能搅弄风云,女人们趋之若鹜,却近身不得。

    而这样一朵高岭之花,却在一次晚宴上醉酒失态,仰头拉住一个女人,喊“又又”。

    灯影明灭里,那叫又又的女人笑了,那笑淌着蜜:

    “季先生,大家都是出来玩的。”

    “别这么玩不起。”

    不久,圈内人都知道,季远被国内第一女团“class”队长,沈双玩了。

    沈双其人,又乖又软又甜,某扑宅男票选“第一女神”。

    ——————————

    前期男套路女,后期女套路男,男主追妻火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