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六十章
    沈挽情:“我觉得,我们宫殿缺了些东西。”

    玄鸟很捧场地问:“宫主大人,你觉得缺了什么?”

    宫主这个叫法,来由是这样的。

    那些“自愿”加入沈挽情麾下的魔将,一开始总是魔君大人魔君大人的喊。但是她觉得很不满意,因为这个称号怎么听怎么像男的,自己这么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总喊这个名号会断桃花的。

    于是她说:“如果你们实在要喊的话就喊我宫主吧,谐音是公主,乍一听还挺尊贵的。”

    玄鸟一开始不乐意,它喊惯了“该死的女人”,现在突然要它改口感觉很没尊严。于是当晚沈挽情就拔掉了它尾巴上的几根毛,还把它变回了之前那副鸽子的模样,气得它直跳脚。

    第二天,玄鸟就开始甜甜地喊:“宫主大人早上好,吃了吗吃的什么呀。”

    有了这个非常没骨气的狗腿子做代表,没过多久,大家都开始喊沈挽情宫主。

    沈挽情:“你知道什么地方宝器多质量好,最好能给我们每个人人手一份吗?”

    玄鸟:“哦我知道,往南几千里有个金虎府,他们那个门派专门搞铸造的,而且还有个大宝库,里面装满了他们打造的宝物。”

    沈挽情懂了。

    于是第二天,她就拉扯着一大群不情不愿的魔将去了一趟金虎府,开门见山道:“是这样的,我想借个百千来件宝器之类的东西可以吗?”

    金虎府的人根本不听,拔剑就喊:“你就是和那魔头沆瀣一气的妖女!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

    “那我自己拿了哦,过几天还你。”

    没过几天,修灵书的【江湖轶事】就多了一条帖子——

    “光天化日居然发生这样的事!金虎府的宝库惨被洗劫一空,凶手居然如此嚣张,难道她将会成为代替当年那魔王成为下一个恶徒的存在?”

    下面跟帖:

    “我本人就是金虎府的弟子,当日我不在门内逃过一劫,但据我师兄师姐说,那天血流成河横尸遍野,那魔女心狠手辣毫不顾忌长门的求饶,就把所有东西全都掳走,看来天下要不太平了。”

    看到这个帖子的沈挽情气得揪着玄鸟头顶上两截毛:“小气鬼,我都说了过几天还!我还留了借条!而且怎么就血流成河了?我都没杀人,反而是他们还削掉了我家魔将的小指甲盖!”

    玄鸟沉默。

    又过了一天,沈挽情问:“你知道那块地方的冥魔比较好用来当坐骑吗?我们家魔将都是用脚走路,太丢人了。”

    玄鸟:“…魔域北边有个地方叫蛮荒之地,不过那块的主人是只很难缠的冥虎王,我建议……”

    沈挽情:“我懂了!”

    于是第二天,她又拉扯着一大群生无可恋的魔将去了趟蛮荒之地,非常友好地下来鞠了个躬,然后问:“是这样的,我想邀请百千来头可爱老虎来骑一骑,过几天就还,可以吗?”

    玄鸟用翅膀遮住自己的头,觉得有点窒息。

    冥虎王显然更窒息:“?”

    结果显而易见,冥虎王哪能受这气,直接就率领着自己的崽崽们嗷呜一声扑上前,和她打了起来。

    打斗十分激烈。

    反正最后的结果是沈挽情把冥虎王也顺了回去当坐骑,后来她又觉得光有老虎太单调,坐骑得海陆空结合。

    于是她去了趟死亡之海搞来了烈狱龟,去了趟虚无之境抓了几只赤炎鸟,最后在宫殿里面设了个动物园,把这些小乌龟小老虎和小鸟放进去养。

    没过几天,修灵书的【江湖轶事】又多了一条帖子——

    “前所未闻!魔域竟出此动乱,无数冥魔都遭此劫难。这一切的来源竟然都是那位让魔王都愿意为之牺牲的妖女!她这么做究竟有何目的?”

    跟帖:

    “此女心机深沉,她必定是想联结这些冥魔进攻人界,屠戮无辜的人,果真是心狠手辣!”

    玄鸟看了眼这条帖子,又看了眼不远处站在动物园里和冥虎王玩丢球游戏的沈挽情,陷入沉思。

    然后又过了几天,沈挽情说:“我想买身新衣服。”

    玄鸟:“…我想想嗷,好像北秋山上有个望仙阁,别的不说但是我知道里面的女修特别多,衣服裙子都特别漂亮,而且每件衣服都融入了法咒,算得上一件小法器。”

    于是第二天沈挽情就去了:“我想……”

    望仙阁的女修:“别说了,给您,都给您。”

    其实一开始,有许多修仙人士都是不服的,并且在私底下密谋要想办法将这妖女赶尽杀绝以除后患。

    但沈挽情所拥有的烧血之术十分强大,并且这种秘术的上限很高,谁都不知道它究竟能爆发多大的力量。除此之外,也没有人知道谢无衍到底给她留下了些什么杀招。

    再加上天道宫当时那么多杰出的弟子乃至于长老和师尊,都没有拦住沈挽情,所以一时之间没有人敢贸然出手。

    除此之外,天道宫的人也在暗中对想对沈挽情动手的人加以阻拦。

    原因很简单,无论如何,她也是世间已知的,唯一一个有希望传承烧血之术的体质,如果没有到最后关头,天道宫还是希望能够将她活捉。

    但眼下,谁都没有把握。

    因为沈挽情成长的速度很快。

    玄鸟知道,沈挽情看上去是个挺心大而且还有些跳脱的性子,但其实手段的狠辣并不输于谢无衍。

    她的确做到了。

    魔将一开始挺瞧不起这个小姑娘,认为她不过是借着谢无衍残留的力量耀武扬威,但现在谁在她面前都只敢乖乖低着头听话。

    甚至一开始总是和它掐架的冥虎王,现在都开始躺在她旁边撒娇舔她的手心。

    玄鸟这才发现,难怪自家殿下那么中意这个女人。

    原来两个人根本就是一路货色!!

    而且拔毛的位置还是同一块!

    沈挽情说:“明天去一个地方。”

    玄鸟已经见惯不惊,以为她又要搜刮什么东西:“去哪?”

    “封魔窟。”

    玄鸟愣住,它惊愕地看着沈挽情:“宫主…您怎么知道封魔窟的位置?”

    沈挽情生了个懒腰:“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到时候得由你来和谢无衍解释,为什么他的宫殿面前有一尊你的雕像。”

    这就是她在这段时间,像疯了一样逼自己不断向前的原因吗?

    为了能够救回谢无衍。

    哪怕知道自己会背上怎么样的名号,也完全不在意吗?

    玄鸟突然发现,沈挽情身上的咒印,好像很久没有发作过了。

    [女配系统:

    宿主,我必须要提醒你。

    如果在规定时间内你没有成功做到系统给予你的任务,将会按照我们一开始的交易,达成强制措施。]

    “你觉得我做不到吗?”

    [女配系统:

    抱歉,宿主,并不是系统携带个人感情。

    而是根据数据推测,谢无衍能在封魔窟里活下来的概率,不到百分之五。]

    “他活着。”

    [女配系统:

    为什么?]

    “他答应过我。”

    *

    “难道没有孤光剑就真的没办法重新加固封印咒吗?万一那谢无衍有朝一日再次突破封魔窟该怎么办?依照他的性格,想必定然会大开杀戒。”

    “而且,那个女人近期的动作…难道是想想办法找到封魔窟,救回谢无衍?”

    “不,他不可能再活着出来。”

    “为什么?”

    封魔窟中封印着古往今来无数恶鬼的灵魂,那里只有不断地杀戮,它们会贪婪地吞噬着其它的魂魄,硬生生撕咬着他人的神魂,来充盈自己的力量。

    最可怕的是,只要被封印进封魔窟的人,如果神魂不够强大,那么他的意识就会逐渐消散,记忆会逐渐被抹去。

    失去意识的灵魂与死魂没有区别,他们会没有信念和活下去的意志,只能空洞麻木地任由那些恶鬼宰割。

    “谢无衍当年被封印的时候,神魂充盈,这才有他逃出来的机会。而这次他为了救那个女子,几乎折损光了自己的魂魄,根本用不着我们出手,他就会成为任人宰割的食饵。”

    “他会在封魔窟中,被万鬼吞噬着魂魄和**,彻彻底底地死在那个地方。”

    “正常来说,他最多撑得住七日。”

    “可现在,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就连师祖都感受不到他身上的气息,所以——”

    “应该早就死了吧。”

    正如天道宫所说,封魔窟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每一寸石壁上都布满鲜血,每一个缝隙和洞窟中都盘踞着恶魂,新鲜的**会被撕咬着,魂魄会在屈辱中消散。

    谢无衍就在那里的最深处。

    身上被由符文组成的锁链紧紧束缚着四肢和身躯,双目紧闭,浑身上下沾满血垢。

    源源不断地有黑气朝着他的方向靠近,幻化出一只又一只面目狰狞地恶鬼,啃噬着他的身体。

    他的身躯一点点被无数黑气笼罩,眼看,就要被彻底吞噬。

    “砰——”

    谢无衍睁开了眼。

    他的眸色一片赤红,身上的锁链似乎感应到了他的反抗,在一瞬间收紧。

    万鬼暴动,将整个封魔窟搅动得天翻地覆。

    从谢无衍的眸中看不到任何一丝神光,宛若只剩下一个空壳,毫无意识的疯子,没有知觉地将靠近自己的恶魂给撕裂。

    符咒的力量一次比一次强悍,从他身上溢出来的金光甚至波及到了一旁的鬼魂,锁链收拢,仿佛将他仅存的神魂给勒碎。

    比起疼痛和折磨,最痛苦的,是毫无光亮的意识,没有未来也没有过去,只有一片空洞和虚无。

    只要稍有疲倦,那点仅存的神魂也会不复存在。

    但谢无衍比所有人、所有鬼预料中的,要撑得太久太久。

    他在这种死斗中重复了无数段光阴,鲜血顺着发间淌下,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血肉模糊。

    “他不应该能撑得住这么久。”

    “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为什么还是不愿意放手离开。”

    到底是为什么不愿意死去呢?

    谢无衍双膝跪在地上,腰板却停得笔直,身旁传来梦魇般的低吟,吵得人头疼欲裂,身上的封印时时刻刻地折磨着他的神经。

    他不记得自己是谁。

    也不记得来到这里的原因。

    但他好像依稀能够清楚得记起来,自己答应过一个人,一定会活下去。

    谢无衍抬起头,鲜血顺着脖颈淌下,他缓缓地站起身,束缚在他身上的枷锁噼里啪啦地传来碎裂的声音。

    他忘记了很多东西。

    但他知道。

    他不会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