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从傀儡皇子到黑夜君王 > 283.戎朝战序幕,四品巫尸,无声塔,地府毁灭之谜(5.9K字)
    安雪穿着红衣,裹着红袍儿,远眺江面,但见烟波滚滚,落木萧萧,孤帆早去,唯余江水...

    良久,她才收回视线。

    父母离去;大兄虽还在皇都的狱中,却也知安然无恙;夫君虽在皇都,却也是太平盛世,自有机缘...

    “再无牵挂了。”

    安雪喃喃着。

    她仰起头,秋风萧索,残阳如血,天大地大,突然没了牵挂,就变得空空荡荡了,连心都一起空了,找不到再前进的理由。

    白渊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徒儿,今天课程可曾做了?”

    这声音宛如雷电触身,让安雪忽地寻到了方向,她仰头道:“师父,今晚徒儿会全部补起来。可是...”

    “可是什么?”白渊看得出她整个人有些空了,便装出师父的模样让声音也严厉了几分。

    安雪道:“可是,师父...你教了我九门功法,九门欸,这九门里没有一门简单的,都是世上最复杂的功法。”

    白渊道:“那是为师对你寄予重望。”

    安雪“欸”了声,叹息道:“什么重望呀?”

    白渊未曾回答,而是反问:“难道你就没有想要做的事,想要保护的人了么?”

    安雪愣了愣,脑海里浮出那假冒六皇子的小仆人的模样,在皇都算得上战战兢兢,如在深渊冰上行,于是她道:“有。”

    白渊道:“有就好好修炼,变得强大了,你想做什么事,想保护什么人都可以。”

    安雪想了想,问:“那师父呢?师父当年练这些功法时,想做什么事,想保护什么人呢?”

    白渊心道:“没有,也就稀里糊涂地穿越了,稀里糊涂地得到了【妙道】,然后就一直想着逃离死亡边界,结果到现在却发现死亡边界其实一把保护伞。之后看到黎民百姓受苦,生灵涂炭,心生不忍,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帮一帮这天下。其他也没什么了...”

    这些心里的念头转了一圈儿,白渊却还是以无名的口吻淡淡道:“有。”

    说罢,他也不多解释,只是负手,看着远处的晚霞,眉宇之间充满了落寞。

    小郡主微微侧头抬眼,看着白衣少年眼底的沧桑,微微低下了眸子,却不再去发问。

    师父...

    师父一定藏了许多心事和往事吧。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往事,才会让师父这般的沧桑呢?

    ...

    ...

    星空荒原。

    枯黄长草之间,气质高冷的年轻道姑正静静站着。

    太元此来,欲见故人,商谈联盟的事宜。

    而故人却也确实来了。

    人族的十二帝君极少显世,就算是王朝更迭也不会如何地出现,可现在却不知为何纷纷出现在了人间。

    漆黑龙袍男子飘然而至,拱手道:“见过姑娘。”

    “夜帝当真好算计。”

    “不是算计,而是形势本就如此,孤不过是为姑娘多提供了一个选择,让姑娘能够更加轻松地面对如今的困局罢了。”

    太元冷眼看着他,道:“夜帝如此说,让我倒觉得人族是想帮着我古妖。可是呢,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金丝尔特还有两名主教,是被人类所拐,所杀。”

    夜帝道:“战场而死,谋划而败,有什么好说的?这怪得了谁?你古妖拦路,我人族莫不是还要引颈就戮?”

    太元道:“李乾呢,让他出来!”

    夜帝笑道:“小太上说了,不想见姑娘,而姑娘来此便是为了他么?”

    太元眼珠子动了动,旋即叹息道:“罢了罢了,我来此,是同意与人族联盟。”

    “同意?”夜帝笑道,“若是我没看错,你古妖一脉下面要有大麻烦了吧?你来时求援的,还是来同盟的?”

    太元道:“哟,哪有什么大麻烦。不过是看其他文明不出力,心灰意冷罢了。”

    夜帝故作疑惑道:“我们人族的无名先生,可是和你们组织的祖巫达成了一样协议,这协议有关香火分配...姑娘莫非不知道?”

    太元听到“祖巫”两字,心底恨得牙痒痒的,但面儿上却笑道:“你们人族居然肯把香火交给那些异族,真是欸...”

    她幽幽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这算是激将。

    夜帝也叹息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异族太强,我们不得不进行一部分妥协。”

    太元没想到对面男人半点表示都没有,楞道:“你们居然肯让香火?”

    夜帝叹息道:“不得不让,否则哪儿能击败你们古妖一脉精心布下的万虫大阵。我人族...终究是太弱了...”

    这话直接提点了太元,让她再重温了一遍“别家都得了好处,自家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太元看着面前这无耻的男人,道:“说正题吧。”

    夜帝见她不饶了,便礼貌地笑道:“请说。”

    太元道:“异族会来我戎朝,要求分去香火。但异族如群狼,若是我让一次,便需让两次三次四次五次...直到我戎朝分崩离析。

    到时候,异族得了香火,群雄崛起,你们人族也绝不会好受。

    所以,我要你们暗中出手,帮我挡下这次攻击。

    这对你我都有好处。”

    夜帝道:“姑娘说的有理,好处呢?”

    太元道:“小金丝尔特都被你们拐走了!你们还要什么?!”

    夜帝恍然道:“也对,那就不要了。”

    太元愣了愣,一会儿要一会儿不要,这么随意的吗?

    夜帝道:“放心吧,我们会关注北地的情况,待到异族蠢蠢欲动,我们必会出手。再或者,你可以通过传音傀儡和我们说明情况,然后我们再安排支援。”

    说罢,他从怀里掏出一颗荧绿色的小眼睛丢了过去,这是鸽子傀儡的眼睛,届时只要将此眼装在鸽子傀儡上,就可以和另一边固定的傀儡进行传音。

    太元会意,也从虚空里抓出一个眼睛,回丢了过去,继而离去。

    夜帝眯眼送她远去,脸上带着不可捉摸的笑。

    ...

    ...

    另一边,深山里。

    白渊安顿好小郡主,就直接来到了之前和梦三和噩梦约定好的“埋放肉金棺材之地”。

    这许多天了,那两具肉金棺材里的巫尸应该也好了。

    想想这很可能是两尊四品的巫尸,他真的颇为兴奋。

    梦三和噩梦虽然听命于他,可比起他自身“创造”出的四品,却还是差了一点点。

    月光挪移,从崔嵬山影,森森古林间投落。

    白衣少年出现在此处时,两尊“肉嘟嘟”的棺材直接从地面浮了出来。

    紧接着,

    棺材盖哧哧滑落。

    两团血肉钻了出来,于坚硬的土地上显出模样。

    其中一个人面兽身,另一个人面蟹身。

    自明的信息于白渊脑海浮现。

    【女丑蟹】:四品巫尸。

    ——倒海:相比五品巫尸能够随意搬起一座小山,女丑蟹拥有着恐怖而庞大的身躯,能够轻易化作身长数十里的巨兽,一钳断山,一钳倒海,其力量之大,即便在同境也算是不俗了。

    ——海陆之神:相比于其他巫尸,女丑蟹不仅能够潜入泥土,还能潜入海洋,且速度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除此之外,当女丑蟹出现在土地或是海洋时,能够直接操纵方圆百里的所有野兽,或者妖兽。

    ——不灭:存放入古棺后将“激活”此力量,如果不存放,该巫尸将会很快消散,化作普通血肉

    【奢比尸】:四品巫尸。

    ——光速:奢比尸是巫尸之中的另类,它的速度极快极快,虽没有真正的达到光速,但却也很靠近了。

    ——肉毒:奢比尸摘下身上的一块肉,可以附加在其他存在身上,之后可以选择引发毒素,或是继续蛰伏。

    ——魂毒:奢比尸是巫尸之中仅有的擅长毒素的存在,当它触碰到目标时,可以施展魂毒,进而造成在这个宇宙里都能排名前列的恐怖剧痛,这剧痛可以让任何存在痛不欲生,即便能够勉强抵挡魂毒,却依然会被这疼痛给撕裂,直至崩溃和死亡。

    ——不灭:存放入古棺后将“激活”此力量,如果不存放,该巫尸将会很快消散,化作普通血肉。

    白渊静静看着这一只螃蟹,还有一只人面兽身的小东西。

    这是...配了一个航空母舰,和一个带着辅助技能的极品刺客啊。

    女丑蟹招来各种妖兽,奢比尸在这些妖兽身上种下“肉毒”,然后当这些妖兽发动冲锋时,就化作了可怕的“毒素炸弹”。

    当敌人斩杀妖兽时,奢比尸可以直接引爆“肉毒”。

    除此之外,奢比尸虽然没有超大范围的力量,没有术域,或是不灭体的那种移动堡垒特征,但它的光速和魂毒却让它变得无比恐怖,甚至可以说它是四品杀手。

    巫尸文明的四品,果然有点东西。

    如果说女丑蟹还是延续了前面巫尸“力量大”、“能潜土”的特点,那么奢比尸就是唯一一个开发出了“毒素”的怪物了,这算是技能树点歪后的产物么?

    白渊看着这两个“小家伙”,发现它们和他竟是完全的心意相通,这与之前的六品巫尸、五品巫尸完全不同。

    之前的巫尸虽然强大,但更类似于“道具”,或者说“大脑简单”的机器人,你给它们发布指令,它们就会去做事,如此而已。

    可这两个“小家伙”,却已经拥有了智力。

    白渊稍稍测试了下,发现这俩在战斗上敏锐的可怕。

    但正常智力,只能说和人类孩童中那些天生患有痴呆的差不多。

    简而言之,就是你让它们去杀人,它们“嗖”一下就飞出去了。

    但你问它们“树上有九只鸟,你射了一箭,箭贯穿了一只鸟,那么树上还有几只鸟”,它们就会陷入痴呆状态,满脸迷惑,然后过很久在白渊的提示下才想到要抓九只鸟试试,可抓完九只鸟,它们还要去找弓箭,再然后还要射箭,在全部做完后,它们才能给出答案“还有八只鸟”。

    为什么“还有八只鸟”?

    很简单,奢比尸负责射箭,可是它全身是毒,在射箭之前,那就只鸟就已经被它毒死了,而它的毒素太过厉害,直接将鸟和树都毒死了,鸟爪和树身因腐蚀而连在了一起,所以当奢比尸用箭射飞了一只鸟后,树上还粘着八只鸟。

    又或者,女丑蟹直接招来了九只鸟,然后在杀死一只后,它没有让其他八只鸟离开,那八只鸟就还挂在树上。

    虽然这俩在非战斗向的智力上比较缺乏,但用来撑场子已经足够了。

    白渊二话不说,主动邀请猫、向日葵派人来细谈。

    见面是必须的,因为“弱国无外交”。

    这不仅仅是对猫和向日葵展露他祖巫的底蕴,也是在让其他虎视眈眈地文明看看,从而稳固他祖巫分配香火的“盟主”地位。

    虽说双方并不是敌人关系,可如果他连四品接待都派不出,那便是示了弱。

    弱者,就会被强者吞噬。

    所以太元才能稳住那么大的戎朝,因为她有十二主教。

    可是太元却终究无法彻底稳住,因为她没有三品之上的存在。

    原本她把这存在定在了母王身上,但随着母王被拐走,她这希望只能落在白王身上了。

    ......

    此时...

    南北之地正处于脆弱的平衡和战后重建之中。

    由香火分配导致的暗潮,却还未彻底酝酿成风暴。

    一时间,也没什么战事。

    白渊带着安雪返回了平安坊,让她在平安坊修行。

    墨娘对安雪很好,安雪则是甜甜地称呼墨娘为师娘。

    墨娘为她安排一间宅院,安雪便这么在皇都用新的身份重新定居了下来。

    墨娘看她孤僻,怕她寂寞,还提议让她去往龙下学宫的长生学堂学习,说是虽然无名先生天下无敌,教的功法也不是学宫能比的,但至少学宫人多,可以交流,不至于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安雪愣了愣,如此一来,那就是又绕回去了。

    一旦她去了龙下学宫,那和六皇子竟又是成了同学。

    这等关系,她只是稍稍想一下,便是心乱如麻。

    若要答应,那她怎可能见了六皇子,而还维持原样?

    若不答应,她一个人活在这空空荡荡的天地里,没有夫君,又有什么意思?

    墨娘知她有心事,也不多问,只道她若想去龙下学宫了便说一声,至于身份和入学之类的事,则完全不用担心。

    两女相处,也算和谐。

    墨娘成了安雪转变身份后唯一的闺蜜兼师娘。

    白渊受限于那未知的危险,而无法道明真相。

    但他也未曾悲观,因为他正在慢慢解开死亡边界的谜,正在靠近真相。

    日常里,白渊则在皇都、青丘圣地两处奔波,潜心修炼。

    数日后...

    猫和向日葵派遣了两位四品存在,前来商量。

    这两位四品相貌很是极品。

    前者是一个被埋在尖爪布娃娃里的血肉,后者是个身上贴满了幽蓝符纸的长鼻子木偶。

    白渊认真想了下,估摸着这奇怪的相貌应该和“文明契合度”有关。

    猫的【穷文明】很可能和“尖爪”有关,但为什么是血肉塞在布娃娃里,则有些莫名其妙。

    而长鼻子木偶也能勉强和“提线木偶”扯上联系,可那幽蓝符纸是什么意思,却又意义不明,而在提线文明期间,人类的道教文明还未诞生,故而不可能是道士们的符箓。

    为了迎接这两位,白渊派出了女丑蟹和奢比尸去迎接,随后由女丑蟹带着,在深海里进行了友好的交谈,交谈之后白渊让女丑蟹抓了几条海渊中的海怪作为食物,继而共进晚餐。

    这吃饭,分歧就来了。

    尖爪娃娃和长鼻子木偶要吃生的。

    白渊则是要吃熟的。

    然后在白渊耐心的解释下,尖爪娃娃和长鼻子木偶也欣然接受了这位冥古时代咒念一念的邀请,尝试了熟食。

    两者离去后的当晚,雅儿传信给白渊,告诉他“冥古文明的力量已经得到了认可”,白渊这才舒了口气。

    眼看着距离奇观的产生还需要几天时间,而他的气运已经储蓄到100了,他便返回了青丘圣地,开始了新一轮的术阵感悟。

    四天后...

    青丘圣地,白王庙中,白渊睁开眼。

    在他的内视里,那联系于太阳塔文明的【三相聚合】的法术已然发生了变化。

    可这变化并未完全落定,而是在闪烁不定。

    自明的信息于白渊脑海生出。

    ——【妙道】为主人服务——

    ——您领悟了【三相聚合】的上位术阵——

    ——请选择——

    ——选择1:【无声塔】:花费30点气运,于虚空生出一座暂时的塔,笼罩方圆百里区域,使得一切灵气物质变得普通——

    ——选择2:【火灾塔】:花费30点气运,于虚空生出一座暂时的塔,笼罩方圆百里区域,聚集并吸收该范围内所有的灵气,包括自然产生的一切灵气、战斗产生的一切灵气,继而释放出聚集的力量,而产生一次【猛火之灾】——

    “这是...”

    白渊只是稍稍看了看,便大概明白了。

    【无声塔】就是之前可怜的太阳塔文明出世后激活的塔。

    也正是这塔,直接让皇都变成了任何存在都能进来逛一逛的城市。

    而【火灾塔】则应该是另一个体系。

    只要在火灾塔的范围内,敌人一切动用灵气的攻击都会无效化。

    而这些无效化的力量则是被【火灾塔】吸收转化,继而产生一次名为【猛火之灾】的法术。

    这法术定然不是那种小打小闹,火也必然不是凡火,而很可能是接近于当初灭绝傀儡文明的那场大火灾的火。

    稍稍思索,就能知道【火灾塔】的可怕。

    虽然名字不怎么样,但若是和敌人决战,先祭出这塔,那么敌人的攻击就直接废了,不仅废了,还会转化成你的攻击,再反馈回去。

    可是...

    这【猛火之灾】和【琉璃界瞳】的力量重复了。

    而再考虑到之前见到的黄昏幽灵的那些“超凡物质”...

    白渊略作思索,反馈道:“选择【无声塔】。”

    意念传递而出,新的力量直接传递而来,涌入他脑海之中。

    未几,一座闪烁着浅红色,给人以凄凉之感的塔出现在了他灵巢之外。

    白渊感悟完这术阵的所有细节,便迅速起身,继而召来老林,迅速返回了平安坊。

    如今皇都之中,有着三百多具巫尸,其中还包含两个五品巫尸,以及四品巫尸奢比尸和女丑蟹,这等阵容来防御黄昏幽灵,应该足够了。

    可不知为何,白渊心底总隐约闪过一丝不安的感觉。

    他盘膝于平安坊,坐镇此间,神识扩散,六品巫尸由女丑蟹领着,在深土之下巡弋,两个五品巫尸则是和奢比尸一起,在黑暗里徘徊着。

    两个时辰后,黄昏幽灵的攻击准时而至。

    可这些黄昏幽灵还未能够看到平安坊,就直接被巫尸们拖入了地下,直接杀死。

    他们的兵器再度落入白渊手中。

    白渊把玩着那些看似普通的弓弩,实在不明白这弓弩上附着了什么样的力量。

    他翻着,看着,忽然之间...他想到之前战斗里曾经见过的“阎王罩”。

    这一想,两边竟是勾连在了一起。

    白渊在击碎那阎王罩时,曾经看过那罩子的真实样子。

    他敏锐地发现,那“阎王罩”在平时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四方罩子,就好像眼前这些普普通通的弓弩。

    白渊心底的不祥之感越发浓郁。

    他只期盼自己的猜测不是真的。

    否则就意味着,黄昏幽灵已经入侵到了诸多文明中了,而且还曾经参与过很久之前的“地府毁灭”事件。

    这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

    想到这里,他迅速去到冥地。

    片刻后,雅儿有感,出现在了他身边。

    白渊直接问:“组织的诸多文明里,有一个五品强者,它穿着古代铠甲,闪烁着红瞳,抓着巨锤,使用阎罗罩,站在傀儡文明的诸多傀儡之间,然后死在无名手下...你知道它是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