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万界竞技,开局我选张三丰 > 第五百章婆娑之眼内的坐标
    果如曹柘所料,三种‘低配版’道具的出现,对整个时光塔里活跃的竞赛者,都造成了轰动。

    消耗未来,燃烧想法?

    呵呵!

    这与向熬夜加班吃泡面的人提问,问他们在不在意健康,有什么区别?

    卖军火的小女孩,为什么只向那些各个种族里,最优秀的一小撮人兜售这些独特的道具?

    因为,这些道具,只有对那些站在了顶端的存在而言,才是双刃剑。

    对于普通人,那就是妥妥的神装。

    现实里,谁要是开价十万一个月,整晚通宵熬夜工作,只能吃泡面,那不得高低再多抽两管血?否则这笔钱拿的不安心。

    显然,卖军火的小女孩,也没有想到。

    会有曹柘这样的人,这么快就解析了她兜售的这些道具的‘内涵’,然后发动了刻在dna里的技能···山寨。

    当然,这不代表,其它的正版道具,对曹柘来说,就已经无用。

    山寨归山寨,曹柘的原创能力,还没有被打通。

    想要开发出更多的减配版道具,那就得获得更多的正版样本。

    百分百复刻,做不到,复刻百分之六七十,用来造福大众,岂不妙哉?

    没有这些道具的普通竞赛者,上了战场可能只是炮灰。

    但有了这些道具,机缘巧合之下,阴死某些异族强者,也存在可能性。

    随后,曹柘又先后在已经勾连的几个世界里转了转,做了一些细节调整。

    恶西游世界里的煞气,更加的充盈丰富,第一批血脉武者也已经培养了出来,并且开始展现与众不同的强大风采。

    以射雕背景打底的灵神世界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神灵出现,且开始组成‘神族’,自然的繁衍。

    至于神雕、聊斋两个世界没什么好说的。

    再原有的基础上,继续加强便是了。

    除了研究卖军火的小女孩提供的特殊道具,曹柘也没有放下对诸如时间宝石、暗黑等离子火花塔以及婆娑之眼的研究。

    它们的存在内核,与那些特殊道具不同。

    前者更像是一种‘置换器’,用虚无的未来,交换当下的具体实际。

    类似于,不等价的等价交换。

    对于拥有更多、更好未来的强者而言,这种交换长远来看,是不利的,也是不公平的。

    但对于那些,从实质出发,难以达到通俗意义上强大的生灵而言,这种交换,却又是极为有利的,因为它被动的帮忙摒弃了那些‘孱弱’的未来,尽可能的维持在了一种,比较强的选择里。

    而后者,它们属于更高级的规则、概念性、能量聚合、转换性的产物。

    笼统的介绍起来不难,但具体的去说明,然后复刻起来···难度飞起。

    明白梗概,与通晓具体的步骤,这是两件事。

    此时,曹柘的手中,正握着的就是那据说可以打开大千世界的婆娑之眼。

    去往大千世界,曹柘不需要借助婆娑之眼。

    凭借时光塔上,凝练的那么多气息,追寻索引他也能去往更多的世界。

    但是,曹柘更在意的是婆娑之眼的丰富用途。

    以及,蜗壳寺的老和尚,指引他得到这佛家至宝的缘由。

    “自我从曦光世界归来起,研究这婆娑之眼,便时常感到,它想要将我指引、带入另一个世界。”

    “那是一个我不曾接触过的庞大世界,即便是隔着婆娑之眼,我亦能感受到那个世界的可怕。”

    “强大的神祇,古老的佛陀,时刻陨灭、消亡的气息,即便是间隔遥远,我也能嗅到。”

    “如果真的去往了那个世界,我也将无法再继续保持这种超然的强大。”

    “即便不算是从头开始,却也必须改变行事作风,至少不该一开始,就那么的出类拔萃。”

    曹柘每做一条总结,反而越发的感觉,去那个世界的冲动,更强烈一些。

    “婆娑之眼内隐藏的这个世界坐标,等到我从曦光世界归来后,才开始闪烁。”

    “这似乎是说明,有某些存在,对我的行迹轨迹,早有预测。甚至断定,我只有去了曦光世界,得到了部分的‘答案’后,才有资格,前往这个为我设定好的下一站路。”曹柘不难归纳,总结出这个答案。

    这看起来,他仿佛就是某些存在,棋盘上算计的棋子。

    然而曹柘却没有半点的心理负担。

    算以被算,利用与被利用。

    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

    曹柘需要更多的养份成长。

    而这养份,恶西游世界提供不了、灵神世界提供不了、曦光世界更提供不了。

    对于现在的曹柘来讲,这些世界都太‘小’了。

    不是它们的面积狭小,而是它们所代表的意义与定义太狭小了。

    一开始就明悟自身选择的曹柘,却没有冲动。

    而是先修行。

    虽境界无法提升,当储备在身体里的能量可以先积累。

    除此之外,曹柘还可以培养一群特殊的‘召唤兵’。

    他们将会熟练的使用三种低配版的‘道具’,不弱的武道实力,配合上这三种道具,成群施展聚合起来的威胁力,实则令曹柘都会毛骨悚然。

    这亦是曹柘,提前为自己准备的‘底牌’。

    谁规定摇人,就必须摇比自己强的?

    便是弱一点,只要数量够,有足够的威胁力,照样效果超群。

    这一准备,就是整整一年。

    放在时光塔里,经过时间的拉伸,便至少可算作是十年。

    十年之后,训练好三千‘精兵’的曹柘,终于做足了准备。

    然后拽住那婆娑之眼,锁定了那个一直闪烁的坐标。

    启动!

    穿越!

    天旋地转!

    时空穿梭!

    这一次的穿梭感,尤为强烈。

    曹柘甚至感觉,他自己是不是真的跨越了漫长的真实时间,去往了一段古老的历史。

    还在这种穿梭的半途中,曹柘便听到了充满英武之气的祷告。

    “启吾先贤,帝后好辛,愿以己身,侍奉诸王。”

    顺着这个声音,曹柘开始猛烈的加速、加速、再加速。

    随后,竟若流星一般,狠狠的坠入了这个充满了滂湃、汹涌、激烈气息的庞大世界。

    一路撞击之中,曹柘甚至感觉自己,无意间穿过了诸个神国。

    引起了大量强大神祇的注意。

    一些恶意的气息,凶险的咒术,随之而来,却被被婆娑之眼的力量,巧妙的暂时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