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盛世小郎君 > 第0163章 莫打搅老子,对事不对人
    第0163章 莫打搅老子,对事不对人

    “赵明超,不就是第二名那位?”

    “是啊,就是那个瑶沁书院的学生,听说私下里很是不忿。”

    赵明超的突然发言,引得厅内众人议论纷纷,并有人开始将目光瞧瞧投向江千越。

    “不忿?

    是觉得自身屈居第二么?”

    “那是当然了,这赵明超在秋闱之前就扬言榜首非他莫属,如今这榜首花落别家,他自然是心有不忿。”

    “难怪会如此殷勤出头,这是要给自己找补啊!”

    这时,一名中年举子摇晃着酒杯,颇为不屑:“想在这个上面压一压榜首,这还真是……啧啧啧,真是年轻气盛,又能改变什么?”

    众人议论之际,这边江千越也是没闲着,他打量着站起的赵明超,随后就趴在桌子上休息。

    黄志远歪着身子,碰了一下:“江兄,这姓赵的小子在抢你风头,你就不表示一下?”

    “无聊至极,莫打搅老子补觉。”

    江千越懒得搭理黄志远,一来是他真是起的太早困意未退,二来真是觉得这个鹿鸣宴无聊。

    按照他的本心意愿,其实不办鹿鸣宴才好。

    此时主考孟澶点了点头:“你此前秋闱答题所述,也是以此为主旨,文章锦绣优美,篇幅立意也甚是深远。”

    “主考大人盛赞了。”

    “诶,年轻人自谦是一种美德,但过度自谦反而消磨了进取锐气。”

    一直没有说话的乌早光突然开了口:“你等将来都是入仕为官的后进良才,更是为朝廷造福一方的父母官,自当谨守本心,不可对不起朝廷的信任,对不起黎民苍生。”

    “学生谨记!”

    乌早光这一番话高屋建瓴,不仅赵明超神态肃然,就是其他众人也纷纷称是。

    就在乌早光谈兴正浓时,孟澶突然一摆手:“赵明超,你之立意虽有道理,但却并不能真正破题。”

    破题,并非是一句牢骚,而是攻破、堪破与解读一道题的含义。

    “这……”

    孟澶此言一出,赵明超顿时愕然,一时间不知所措。

    “宋石坚,今日可来否?”

    孟澶扫视厅内众人,随后问了这么一句。

    众人也纷纷寻找,因为宋石坚正是此次秋闱第三名。

    “学生宋石坚,见过二位主考。”

    话音刚落,一名年轻秀士在角落里站了起来。

    众人循声望去,竟是一个相貌消瘦的年轻男子,周身青衫朴素泛白,神情颇有几分拘谨。

    “嗯,来了就好。”

    孟澶打量这一番,神情十分满意,“今日鹿鸣宴上,你不妨说一说此题。”

    面对孟澶与众人期盼目光,宋石坚犹豫少许,最后躬身道:“学生并不知试题何意,因此一字未答留了空白,这些时日也一直冥思苦想,然而依旧是未能破题。”

    什么?

    交了空白试卷?

    宋石坚的这番话,无疑是平地惊起一声炸雷。

    话音刚落,就引来厅中的一片哗然。

    众人彼此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中之中,流露出对此次科考公正性的怀疑。

    交了白卷,竟然还能名列第三,这又怎能不让人心生质疑。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这无题试卷真正意义,但是他们好歹也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总比宋石坚这种交白卷的强多了。

    “如此喧哗,成何体统?”

    孟澶冷冷一哼,目光扫视整个厅堂。

    众人纷纷地头禁声,然而各自脸上依旧写着不平。

    “本官知道你等心中不服,认为宋石坚既然交了白卷,却能够录名第三,猜测是本官与诸位同僚有失公正。”

    “学生不敢!”

    众人纷纷表态,神情也肃然起来。

    “哼!不敢?

    按照常理来说,放榜之后三日,就会公布试题范案,但今日鹿鸣宴上,本官不妨告诉尔等,在这进士科三场中,最后一场诗赋策论,本州所有考生之里,仅有一人答对此题!”

    范案,就是范文,或者说是参考答案。

    考试总要有一个相对共识答案,否则就没有所谓的公平可言。

    这也是科考能成体系的原因所在,当然这种体系肯定利弊皆存,因为任何一种制度与体系都不完美。

    孟澶这话一出,又是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而你们之所以能够高中举人,并非是多么优异,只是相对而言,在前两场帖经、墨义上还算不错,这也是为何今年录取名额太少的缘故。”

    孟澶说到此处,又冷嗤一声:“尔等第三场洋洋洒洒数千言,却是不明其意,可谓是文不对题,又与宋石坚的空白答卷何异?”

    嘶!

    众人万没想到,他们写了那么多,竟然都是无用功。

    噗嗤!

    趴在桌上的江千越,实在是没有忍住,埋头暗暗发笑起来,心说这不就零分处理么?

    不过发笑之余,江千越也是心中震惊,他没想到这么多人参加秋闱,竟然只有一人答中了考题,这概率也未免太低了。

    一想到这里,耳畔传来黄志远的嘀咕声:“喂,江兄,这唯一之人莫非就是你?”

    “是么?”

    经黄志远一询问,江千越也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因为这个人如果不是他的话,那么这第一名应该大概率也不会是他。

    与此同时,厅内众人也将目光落在江千越的身上。

    这一下,江千越顿时困意全无,用询问的目光望向孟澶。

    当他余光一瞥孟澶身旁的乌早光时,这种猜测就更是在心里坐实了。

    因为他看到乌早光心情不佳,虽然对方刻意掩饰的很好。

    与此同时,孟澶也将目光投向江千越:“江千越作为今科秋闱解元,便是本官口中那唯一答对无题试卷者!”

    哗!

    心中猜测是一种心情,而这个猜测得以确认,众人又是另外一种心情。

    这些人中不乏有羡慕与敬佩者,更有一些人暗自腹诽与不屑者。

    自古文人相轻,更是少不了暗放冷箭,虽然明知自己不如对方,却仍旧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嫉妒者,更加嫉妒。

    羡慕者,更加崇敬。

    这其中就要数赵明超为具有代表,在得知这个结果后,赵明超却是冷哼一声,一抖袍袖坐了回去。

    这个时候,江千越再也不能沉默,否则就会落下目无尊长的骂名。

    于是,江千越急忙起身,恭敬施了一礼:“学生惶恐,能窥得题中三味,也是偶然侥幸。”

    “哦?

    江千越你一向自负,如今却改了性子?”

    不等孟澶开口,一旁乌早光却不冷不淡的揶揄一句。

    江千越也是笑了:“乌大人,您身为本次副主考,当知晓人事不可混谈的道理。”

    人事不可混谈,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对事不对人。

    江千越这一句回应,把乌早光噎得无语,毕竟这种场合不适合发飙。

    孟澶一摆手,化解尴尬道:“题中三味,这四字很有深意,看来你并非是偶然侥幸,既然如此,你不妨借此机会,向在场众人释疑解惑。”

    众人虽然对江千越情绪复杂,但是求知解惑的**,促使着他们目光汇集一处,并且透着种种期待。

    江千越默默点头,整理了一下语言,继而沉声道:“孟大人,若学生没有猜错,此次出题之人中,有精研佛法大成者。”

    听到大成二字,孟澶哈哈大笑,轻捻胡须笑道:“大成倒不至于,但此题乃是本官亲拟,本官也确实对佛法颇有研究。”

    二人这一对话,听得众人是云里雾里,心说这无题试卷,与佛法有什么关系?

    这时候,宋石坚恍然大悟,失口道:“菩提无发而发,佛道无求故求。

    妙用无行而行,真智无作而作。”

    “宋兄说的没错。”

    江千越冲着宋石坚拱手示意,宋石坚也略显尴尬的回礼。

    随后江千越继续解释道:“所谓无题,实则有题,正如佛家所述,凡事拘泥于一物,只会局限于眼前,那就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更会忽略真正地题在何处。

    此题并非是在纸上,而是在音上!”

    “音上?”

    众人皱眉深思,又纷纷摇头,觉得这话说的是越来越玄乎了。

    江千越没有说下去,而是又将目光落在宋石坚上。

    宋石坚也是皱眉深思,不过随后恍然道:“莫非……莫非是那三通鼓声?

    三通鼓声……羯鼓三通?”

    “宋兄果然聪颖,正是这羯鼓三通!”

    宋石坚摇了摇头,颇有几分惋惜:“江兄过誉了,宋某不过是后知后觉,若非江兄今日点拨,宋某仍是蒙在鼓里。”

    蒙在鼓里这四字,在当下可谓是一语双关。

    二人话音刚落,众人也开始恍然大悟,纷纷懊恼自己为什么粗心大意,只把注意力集中思考空白试卷上,却没有察觉鼓声的不寻常。

    赵明超突然站了起来,向两位主考陈述道:“既然科考取士,就理应以纸上试题论优劣,现如今却不遵守科考规制,岂不是给人有了投机取巧之嫌,请恕学生愚昧,不敢苟同这种做法,也认为此法不妥,更不能开此先例!”

    “哦?

    如此说来,你是在质疑本官?”

    孟澶微微蹙眉,声音清冷了许多。

    赵明超毫不退却:“学生不敢,学生只是就事论事,若主考大人只是以空白试卷考校众人,让考生任由发挥,这也算是科考之中一段留白,未必不会成就一段佳话,可若是以什么三通鼓声为题,难免……”

    留白,是中国艺术作品创作中常用的一种手法,指书画创作中为使整个作品画面更为协调而有意留下相应空白,留有想象的空间。

    赵明超将空白试题类比书画留白,倒也是相当的有见地。

    “难免什么?”

    孟澶目光微眯,“为何不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