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遇见你,已经很不可思议 > 第10章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捂住了嘴

第10章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捂住了嘴

脱口,石磊一头砸在桌子上吼道:“妈的,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这是他的即兴表演,足见多么入戏。

赵毅走后我推了石磊一把道:“干嘛?真以为自己是黑社会呀。”

“刚才我是真想揍他,他也算个男人!”

吕编一把拉下墨镜也不甘示弱道:“刚才打他一顿就好了,现在我这气也没消。”

我捂着嘴笑道:“你带着墨镜倒也罢了,摘下去再没人怕你啦。以后倒是躲着他才好。”

石磊还是气不过:“可也太便宜这小子了!不然我追上去揍他。”我忙拉住石磊道:“自有打他的人,不消你动手。”

“你怎么知道?”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夜路走多了总是要遇到鬼的。

与赵毅的谈判过程一五一十地演给流芳看,流芳的目光由惊恐到悲痛再到呆滞,这小妮子的心终于死了。我并不可怜她,只觉得可恨。没有人敢欺侮你,除非你先欺侮你自己。然而当看到她立于窗前一动不动时,也禁不住学古人悲叹: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

程露终于打电话给我询问事情始末。我平心静气地讲完我与章俊雷的相识过程,问:“我很好奇他真的有重新追求你么?”

程露道:“有。可我拒绝了。以往的事我记得清清楚楚,我们是再也不可能的了。多谢你的好意。”

我的好意?原来她还认为我是章俊雷的说客。我锲而不舍:“为什么呢?”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这个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在大学的时候他追求过我,我也确实喜欢过他。我家人是反对的,认为他心术不正,可在那个年龄我怎么可能听父母的话,还是打定了主意要同他在一起。谁知有一天他找我喝茶,然后告诉我在高中时曾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失散了三年如今终于找到了,他会和她在一起。你看,他根本不曾喜欢我,可笑我还为他同家里人作对呢。如今我凭什么要相信他?”

我狂笑,章俊雷这人编故事太没创意,十年后一点进展也没有。赞道:“早知道你如此聪慧我就不为你瞎操心了,你可知道你没回我这几日我生怕你上了他的当呢。你恐怕还不知道吧,他早已娶妻生子,孩子都一岁了,老爸还在那招摇撞骗呢,哈。”

“天啊,这我倒不知。”程露笑道:“这人已经堕落到如此地步了,老人的眼光真是准,多亏当时清清白白,不然现下跳河都来不及。我们女人走路真得带眼识人,坏人太多了。”

“有个问题问你,你说已有良伴是随口敷衍他还是确有其事?”

“确是真事。刚认识的,一见面就很投缘,是亲戚介绍的,人品一流,即将博士结业。这男孩子真的很不错。不过即便没有他我也不会选他。”

我已彻底放心,这才是真正聪明的女人,吃了亏不呼天抢地亦不因噎废食。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抬眼看到流芳孤俏的背影,一声长叹,这也是女人。由着她伤春,我还是挣钱糊口是正经。

只隔一天章俊雷约我在茶园会面,八成在程露那又吃了闭门羹,骗人的路上节节败退心里应十分窝火。

茶园里,我坐在摇椅上荡秋千,一派天真浪漫。“我最喜欢秋千了,向下一冲心里直痒,呵。”

章俊雷陪笑。只恨这次遇到了不识抬举的女人,没把自己的男性魅力放在眼里。道:“喝点什么?”

“白开水,如果有的话。”

“恐怕没有,呵。”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19章挣钱糊口是正经(2)

“那就随便喽。这里风景真好。”仿佛演情景喜剧,虽然对白老套,可我演得很卖力。

章俊雷从包里拿出一本杂志,递到我面前:“这是我公司的宣传杂志,特地带来给你看。”

我接过来,饶有兴趣地翻看,首页是章俊雷的特写,黑衬衫,黑裤,黑皮鞋,拍的象电影名星。我拍手道:“呀,好英俊的成功人士啊。送给我,回家裱起来如何?”

他笑:“你取笑我。”

“没有啊,我是认真的。”我斜着眼睛瞄他,“如此的大好青年怎么就不爱我呢?”

章俊雷虚荣心得到满足,转入正题:“最近与程露有联系么?你们熟不熟?”

“呵,”我笑出声来。这家伙在探我的口风呢,看我与程露是否互通消息。“肯定没你与她熟,我们好久没联系了。”

“是么?可她对我说有给你留言。”开始胡勾八扯。他想问的是你有无把我的底细告诉她。

我叹气。败就败了,再回头扒小肠越发让人瞧不起。实在没耐心与人渣周旋,直截了当道:“章先生结过婚了吧?”

“这话怎么说?当然没。”表情没有错愕,只要功夫深。

我微笑,脾气好的叫自己都喜欢:“那一定是谣言啊,没结婚,那贵千金就是私生子喽。不容易呀。”

“谁说我有孩子?搴华,你不要听人胡说。”终于色变。

“好啊,我会再去打探。希望你没,如果结了也没关系,只要在明天之前离掉,程露那边我定守口如瓶。我做人很大方吧?”

章俊雷忽然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

“在你说要我做女朋友的时候。”

章君不解:“可你还是答应了我。”

“哈。”我大笑,“你不会以为我喜欢你才答应的吧?我这人从小贪玩,不然也不会玩到夜总会去。那一段日子正闲着无聊,可巧碰到了你,我一时兴起就同你玩啦。合作还算愉快吧?现下你想换人玩我也没意见,不过别过火啊,不定哪天我一高兴就把真相告诉了她。”

章俊雷棕色的皮肤并未变红,可知这人已没救了。我站起身来还是慈悲地说了一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还有事,再见。”

当然以后再也没有再见。

流芳在我那养伤的当儿,吕宗仁时不时相约。老房子着火,谁也救不得。设想英雄垂暮日,温柔不住住何乡?然而这只是他单方面的设想,英雄一厢情愿,温柔乡还兴许不愿意呢!我冷眼相观,吕编放的火虽猛却未曾波及到美人的心房。那么精彩的一个人怎么会看得上他?

所以我放心地让流芳赴约,总比一个人在家闷着强。当然我也奇怪为何不与情深义重的安哥约会,她答:毕竟吕宗仁有文化,说话中听些。我大乐,原来书中自有颜如玉是真的。

这一日下班后我赶着去夜总会赚钱,门口处一男子拦住了我的去路。白衬衫,蓝牛仔,浓眉大眼,仪表堂堂。再一定睛原来是刘警察。

我把包往身后一甩,扮女痞子道:“是相请还是偶遇?放掉我后悔啦?”

他笑道:“后悔到没,只是有事相求。”又颇不安地道:“我已知道你会在这里,恩,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我又不是妓女。警察也奈何不了我。”口气明显地不友善了。

“别这样带刺好不好?我是来同你做朋友的。”

我更正:“是来利用民女的。”故意看了看表道:“二十分钟,不然我男友会吃醋。”

就近找了一家店休息,刘警察开门见山道:“刘全的案子我们有了新近展,你知道我们当时发现毒品藏在刘全的衣兜里,虽说对在场的人都逐一搜查了一番但并未发现任何人有携带之可能,最近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警局地缝里发现了一点白色粉末,化验后正是刘全服食的毒品。那一夜刘全的尸体是直接运往尸检部的,这就说明——”

“这就说明,”我突然来了兴致,抢着接道:“当晚出现在警察局里的人其中一个藏着毒品,这就说明刘全是死于他杀!”

刘警察点头:“正是。”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捂住了嘴。四姐妹之一必是杀人犯!惊讶完毕方道:“既然如此,我也应是怀疑的对象,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呵,因为我们已经化验过了你的可能携带物,排除了你作案的可能。希望你把其她人的偷出来化验,尽快找出凶手。”

“你指的是——”灵光一现,“高跟鞋?”他笑赞:“蒋小姐真聪明。亏得你是良民。”

我是良民?出入夜总会,结交三教九流,觑觎她人男伴——我是良民?苦笑道:“封我个良民就想使唤我为你办事,是不是太小觑我了?”

“不敢。蒋小姐自己不也在查么?不如我们合二为一。”我惊怒:“你暗地里跟踪我?”

“别说的这么难听行么?”警察苦笑:“我调查案子是合法的,你当我是黑社会呀。”

理儿到是这么个理儿,可一想到自己的行踪被外人所知心里还是有气:“你这么能耐偷得了我的,也去偷她们的呀,干嘛叫我偷?”

“是这样的,你的也是求人帮助才——”

“你指的是——”我拍案而起,“石磊!”

刘警察忙安抚我:“他也是迫不得已,况且他打保票与你无关。你千万别多想。”

我不语,起身要走。心里盘算着怎么找那犹大行径的人算帐。

“蒋小姐,”刘警察伸双臂拦住我,语无伦次:“我代表人民请求你。”

我扑哧笑出来,跟我演小品呐。见有转机他忙接道:“况且当晚她们穿的鞋子我们也只能记个大概,如果现在打草惊蛇,凶手偷梁换柱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所以请求你协助警方尽快侦破此案。蒋小姐,人民会感谢你。”刘警察说的自己也笑了。

“叫我搴华。”思忖片刻方道:“好,我答应你。不过我可不希罕叫人民感谢,我只是在帮你,你感谢我就行了。”千金万银,不如一铜在手。这点道理我还懂。

“好。”刘警察伸出手:“合作愉快。蒋搴华。”我把手背到身后调侃道:“想占我便宜呀,切,我男友凶着呢。”

他笑笑,不以为忤。道:“我初步考虑的行动方案是这样的,我会在门口守候,你一拿到就交给我,一个小时后我们就完璧归赵,争取做到人不知鬼不觉。万一被发觉,你立刻打电话通知我,我会带只警犬让它送回去,狗偷鞋不稀奇吧?你看如何?”

我听得双目放光,这刘警察还真不是混的,连退路都为我想好了。接道:“那我们给这次行动起个名字吧,偷鞋,stealshoes,就叫ss计划怎么样!ss1方案为你我合作;ss2方案为人狗合作。我是神偷,代号叫作stealer;你为接应,就叫receiver。那只狗呢——”

刘警察万没想到对方如此兴味盎然,及谈到狗才回过神儿来道:“狗已经有名字了,叫淘气。”

“淘气?”我不由得笑出来,“好温馨的名字。叫它淘气的人真淘气。得,就这么办,今晚方便就动手,你等我电话。”我冲他眨眨眼:“电话中我们都说暗语哦,你若说错了休怪我不合作。”

“一言为定。”他灿烂地笑,笑容正直正派正统。让人很安心。

我站起身来愉快地告别:“那我们就此别过,receiver。等我的好消息。”

他摇头,凑到近前方道:“stealer,你还没有receiver的电话吧?”说完递过来一张名片,“手不能握,那联系方式总得收下吧?”

我羞愧难当地接过名片,见上写道刘正刚,好正经的名字。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刘正刚回头笑道:“其实你并没有男友。”

脸上的红润继续加深。同警察交朋友就是这点不好,一点隐私也没有。可不知怎么的嘴角的笑意百折不挠地荡开去。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0章窗外的黑影(1)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提前半小时来到夜总会。歌女每人有一衣柜存放衣物鞋帽,检查一遍只有流芳的没锁,不费吹灰之力已把她的芳鞋拿到手。刘正刚取去验查,第一次行动宣告成功。

剩下虎牙妹和小月的怎么办?撬?立刻找来铁片锤头,抡起手臂砸了下去,到底是受人民所托心里一点愧疚也无。正砸得起劲,身后突地有人道:“你在干嘛?”

“当”地一声锤头落地,我抱着脚跳起来,原来是小月。“你想吓死我啊!进来怎么没个动静!”

小月十分委屈:“我开门的声音难道你没听见?你砸柜子干嘛?”

“这个嘛,”一转念已计上心来:“忘带钥匙了,你瞧我这身衣裳能上台嘛,急死人啦。”

“可是,”小月奇道:“你砸的是我的柜呀!”

我苦笑:“你瞧我这眼力,呵,老眼昏花。那个,你快把柜子打开,借我挑件衣服。”

小月打开了柜门,我特意挑了件专门配她那双银灰色高跟鞋的长裙,可那双似乎并未存放在箱内。我道:“这套衣服得配那双银灰色鞋才好看,鞋呢?你放在哪了?”

“呀,不好意思,那双鞋坏了放在鞋店修呢。你换件别的吧。”说完忙着给自己上妆。

有地方就好。我继续发问:“那双鞋多好看,哪坏了呀?”

小月描眉,头也不回道:“鞋跟松了,上次差点歪到脚。我要不是也喜欢它,早扔了。”

“你怎么不跟我说?我知道个地儿补鞋跟最拿手,就在我家附近。你在哪修的?”

“是么?我对这也不熟,就放在拐角处那家店里了。下次再出问题你帮我啊。”

“没问题!”我心花怒放地答应。转身把情报告知receiver,再战告捷。

可是当虎牙妹昂首走进化妆间的时候我险些哭将出来。那双鞋正穿在她脚上,金色亮皮,闪闪发光。

我一筹莫展。女人的长项是叫男人忙不迭地脱下裤子,叫同性脱鞋难度未免也太高了。正想着一眼瞅见一瓶葡萄酒,计上心来。

“哟,虎牙妹,”端着酒杯凑到近前调侃:“你用的是什么粉底呀,颜色真靓。”

她得意地笑:“是法国货,专门为东方人设计的。我也觉得不错,不然你试试?”

“好啊。”我作势要放下酒杯,可中途改变了方向,伴随着“啊”的大叫,这杯酒大大方方地泼了她一脚,一点都没糟蹋。

我忙蹲下身道歉:“哎呀,都怪我。好妹子,快脱下来,我找个店给你清洗。这酒最易着色,时间长了涮都涮不掉。”

见我如此热心虎牙妹也不好翻脸,只咕哝着道:“你总这么慌手慌脚的,这算什么事儿呢。快点啊,再过半小时我就上台了。”

半小时怎么够?我道:“当然尽快啦,不然今天你压轴吧,都是姐的错。”

把鞋交到刘正刚手里的时候,情不自禁摆出胜利的姿势。真正得意,抗战时期间谍的水准也不过如此吧?

检查结果出来了,一切正常。按照推理,唯一的嫌疑就是阿花。刘正刚邀我援手,我竟同意了。不是不同情阿花的,可我也想知道有多大的仇恨会使人向同类痛下杀手?远走高飞不成么?

阿花确是远走高飞了,这一次是我与刘警察一起去探望她的老家人。石磊得知我要二探深山嚷着也要去,还自作多情地要当保镖。我得意地回:“不劳小的操心,这次保驾的是专业型人才——刘警察。”

石磊明显把警察同流氓等而视之,切切地道:“你们孤男寡女的同住,他要起歹念怎么办?”

“打住!”这石头脑袋以为我人尽可夫,恨恨地道:“你是猪啊?奶奶已经以为我们是夫妻,现下换另一个人还能撒同样的谎么?朽木之材不能成大器!”

男人被骂有没有快感不得而知,反正石磊的脸上明显浮出一个笑容,看得我毛骨耸然:“你是不是想到什么恶心的事儿了?赶快把那一夜统统忘记,下次再让我发现你还记着会死得很惨!”然后举拳以示我的凶残。

我和石磊是赤裸裸的奴隶与奴隶主的关系,它应该同党的政策一样光明磊落地一百年不动摇。

大清早同刘正刚翻山越岭颇有些“晨恋”的感觉。记得大学时也同男友有过上山揽月下河捉鳖的浪漫——如果浪漫就是这么定义的话。那时候以为自己是男人眼中永远的小公主,轻声慢语地演译着无知而可爱的人生。如今?我扮演悍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