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遇见你,已经很不可思议 > 第14章 可心胸狭隘的我并不这么想

第14章 可心胸狭隘的我并不这么想

重塑你我。然而新婚燕尔的旖旎终究变成了刀光剑影的撕杀。

父亲接着道:“大约她出走的二年后回来找我,说她与那男人分手了,想回来。开什么玩笑!我是那种任你去任你回的男人么?我狠狠地赶走了她甚至没让她见你一面。”

“之后她又回来几次找我,我也有些后悔想过原谅她。可是她反过来却说她只想见见女儿,别无它想。我更是恼怒,发誓就算她死也不许相见。之后她再也没有回来找过我。现在想想我真不应该,不管怎么样你是需要母爱的。”

好个刚烈的女子,我果然承彼衣钵。爱之深恨之切。我猜父亲还是爱着母亲的,在当时。

父亲再道:“后来我终于想通了,待我四处找她时她却消失了,在你十三岁时我终于打听出了她的下落,那时她已被确疹为肝癌,快死了。这时我要把你带到她床前她却死都不让。因为她不想打扰你平静的生活,当我提议让她以一个亲戚的身份见见面时她都拒绝了,她骄傲的说,我的女儿那么聪明,怎么会不起疑心。她嘴上说不要见可病房里摆满了你的照片。唉,想想如果当初不那么刚烈一切都会不同。”

“之后我试着与别的女人交往,可你不接受任何一个,你一直多疑敏感,一副要与世人作战的表情。不哭也不闹,只是冷冷的看着她们,却有本事让她们胆战心惊。如果我不与她们划清界线你连我都不理,小小年纪就懂得冷战。最长的时候二个月不曾对我说一个字。我怎么忍心看你变成这样,统统与她们分了手。”父亲依旧心有余悸,“真是报应,我不让生母见你,你也拒绝接受任何想替代你母亲的女人。你们真是出奇的相象。不过追根究底是我对不起你,让你缺失母爱。”

“快别这么说,”真没想到以前的我是如此的一个小怪物,“我也对不起您和周姨,让你们生分离。你看,我们互不相欠。”然后父女俩大笑,能笑就是好人生。

笑罢我无限真诚地道:“现下不会了,周姨,”我分握住爸和她的手,然后合二为一,“我希望您和爸能白头偕老,共享天年。”

一句话又引得爸和周姨泪双流,我知道伤痛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正如幸福。很多年以后我还记得这一幕,记得吹尽狂沙始到金的幸福。

刘正刚得知我从良恨不能直接拉了我去行大礼,昨非而今是,我亦觉得自己就是个冰清玉洁的好姑娘。然而有人并不这么想。

再次踏进刘家大门凝重的气氛象蒸气房闷的人心慌。

“蒋搴华,”刘母突然换上青面獠牙:“搴华,铅华,在夜总会上班居然都没有换个名字,真是毫不避讳。”

正刚惊呼:“妈,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刘母脸泛浓霜,“你还想骗我一辈子么?我养了你这么个好儿子!”

我不卑不亢的作答,当然按照小时候的说法就是在顶嘴:“没有什么好避讳的,不过生活所迫。”

“生活所迫也好,还是你就喜欢烟花场合也好,都是你自己的事儿。但我们家不说四代书香,也是知礼知耻之家,决不会让这样的人进我家的门的。”刘母似乎是打足了腹稿,这洋洋一大段话居然说的底气十足。

我僵着脸再答:“伯母多虑了,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我现在很知足。”同父亲的生命相比,统统都是一地鸡毛。

“妈,你根本没弄清楚状况。搴华早就不做了!”

刘正刚是人民警察所以宽容地给罪犯重新做人的机会。但刘母显然持不同观点:“儿子你疯啦?做过一天也是做过,你愿意我们刘家后半生让人指指点点吗?”

够了,我起身告辞,时间久了怕地板不好刷。身后刘正刚的声音传来:“妈,不管你怎么想,我娶定她了!”然后追着我跑出来。

“搴华,你别生气——”

我立定笑道:“我真的没生气,倒是伯母这么生气让我很内疚。我站在伯母的一方,这事是你不对。”

“你的意思是要我们为了长辈的封建思想放弃爱情?我做不到。没有人可以操纵我的人生。”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7章昨非而今是(2)

刘正刚定是做人生的斗士做惯了,所以以为一切事情只要勇往直前就会胜利。而我是失败惯了的,戏剧性的冲突过后将会是更惨淡的人生。遂心平气和地劝慰:“正刚,我很珍惜和你在一起的这些日子,但我不觉得它珍贵到可以离间你们的母子之爱。我和父亲从小冷战近二十年,可他出事的那一天我恨不能替他去承受一切苦难,为了他能活过来我卖什么都甘心。正刚,感情是很奇怪的东西,只有当你失去的时候你才会知道它对你来说有多珍贵。父母是人一生当中不论出于什么原因都没有理由去伤害的人。回去吧,跟母亲道个歉,说你会另选良配。”

“不!我们没做错任何事,也没想伤害任何人。你可以放弃我,但我永不放弃。”象一切受伤的男子汉一样,刘正刚朝家相反的方向跑去。

望着刘的背影不是不感动的,可也没后悔。我们之间互有好感是真的,但谈不上刻骨铭心,更没有上升到为了爱情与家人反目的高度。人生不就是这样么,一转身总会找到别个异性重新开始亲亲我我。我对男女之爱看的算是蛮开的。

事实也是如此。

再后来听说刘正刚从家里搬了出去,我以为这已与我无关。直到有一天周姨急匆匆地打电话叫我回家,说刘正刚的母亲来我家坐访我才知道万事皆有关联。这一天飞沙走石,生灵皆惊。

我心一紧道:“爸爸他——”

周姨道:“他身体还好,就是心情激动,等你回来说。”

我飞奔入家。还未进门就听见一女人含泪的控诉:“我看您也是知书达理的人,不是我不理解搴华的处境,可将心比心换了是您儿子您能答应么?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约定好的,正刚已经一个月没回家了,也不跟我说话。我求求你劝劝搴华,让他放了我儿子吧。我给您跪下都行——”

我忍无可忍,推门道:“你不要同我爸爸胡说八道,我跟刘正刚早就没有关系了。你有话对你自己儿子讲去!”

“我儿子从前不这样,不知受了谁的教唆,鬼迷了心窃——”

正针锋相对间,忽听周姨一声尖叫:“老蒋,你怎么了?”果见父亲躺在床上气喘,面色惨白。我急得快哭出来:“怎么会突然这样?我们去医院——”

父亲的手死死抓住床沿,待喘声稍均方道:“你去夜总会的事可是真的?”

脑子哄的一响,又羞又恨。羞的是正统如父亲断不会允许自家儿女落入风尘:恨的是自己耐不住寂寞,又与男人有了瓜葛。方寸已乱,口不择言:“爸,你别听旁人胡说!她们是别有用心!”

“我倒是希望她是别有用心。”父亲瞪着我的双眼,悲痛历历在目:“你回答我,你是不是在夜总会鬼混?”

“我没有!”本能地反驳。可我也没撒谎,不是鬼混,不过是讨口饭吃。

父亲寸步不让,恶狠狠地逼过来:“好,那你说这么多年给我治病的钱从哪里来的?你当我真的就这么好骗么?”

我已泣不成声。“爸爸,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唱唱歌而已,我有正当的工作,你可以去问杨社,我有多么的能干,你打电话去问呀——”

这样一讲就等于默认。父亲冰雪聪明的人怎么会不明白,他老泪纵横,泪如雨下,每一滴的落下都如同刺刀般扎入我的心里。我知道此时的他宁愿死了才好——因为我也是;我知道生命是痛苦的,可怎么能痛苦如斯!

“都是我的错啊!是我害了你啊!”父亲喊完这句话就晕了过去。救护车拉着长鸣驶来,再一次送往他已沉醒了五年的病房。我记不得当时自己的一举一动了,似乎什么都没做,又似乎什么都做了,眼前的来来往往,人声鼎沸都记不得了。

这一夜父亲睡去后就再也没有醒来,脸上安祥宁静。象一个完成人世任务的天使悄然而逝。医生说沉睡五年能醒来已是奇迹,医生说醒来后能如此健硕实属不易,医生说植物人醒来后突然死亡十分平常——医生说了这么多无非想告诉我他的死与人无关。

可心胸狭隘的我并不这么想。如今我的心里满满的全是毒汁,而这毒汁在我心里翻江倒海,生不如死。医生说我是故意在绝食,我发誓我不是,我只是没空间再存放其它东西了。

石磊有空就守在我身边,大概怕我自杀或是自残。我没有这么傻,如果我有能力我不如去杀了那女人解恨,然而最后一丝理智告诉我,你可以用心去恨,但不能用刀。

每到三餐时石磊就来我家逼我吃饭,非看着我挣杂着把最后一口吃完不罢休,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可吃完后还是忍不住发火。胸膛内仿佛藏着一顶机关枪,一个不小心子弹连发而出。石磊扮白衣天使,对我百般忍耐。

这一日又在逼食,越吃越不耐烦的我开始找茬:“为什么你吃大米我却只能啃馒头?”

“因为医生说面食易于消化,现在你得先养胃。”石磊也拿起馒头道:“我是舍不得留给你的,馒头多好吃啊!”

我皱眉又道:“医生还说什么了?是不是说我要死了?我要死了的话是不是皆大欢喜?”

“又胡说八道!人都是九头鸟,哪有那么容易就死的。”他话音刚落我的眼泪就噼噼啪啪掉下来,石磊慌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咱们休息一会儿再吃。”

忽然门铃响,石磊站起来去开门,我心道虎牙妹,阿花,流芳甚至吕宗仁都来献过爱心了,这一次还会是谁?门开了,立在眼前的居然是刘正刚和他的家人。

石磊忙道:“搴华现在身子弱,不方便见客。你们先回吧。”

我冷笑着站起来道:“身子再弱也不能怠慢贵客啊,等我死了还要请刘家人为我送钟呢!”

此话一出听者脸色俱变。刘正刚勉强开口:“搴华,我们非常理解你的痛苦,我们一家人是诚心诚意来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们。”他放下手里的一堆补品又道:“这是我妈妈走了整整一天为你买的,希望你能早日康复。”

我把礼品拿起来看了看又丢下去,盯着刘母的眼睛道:“用这些东西来道歉是不是诚意不够啊?现在我只想要你的心来祭典我父亲的亡灵,你肯给吗?”说完尖叫着朝那女人扑过去。

“你疯啦!”石磊一把拉住我的同时指挥刘家人撤退,我哪里肯就范,一边挣脱一边喊:“我恨你们,我恨你们,你们休想叫我原谅,这个十字架你们要背上一辈子!”

刘家人落荒而逃。刘正刚回头望了一眼,我状如女鬼的狰狞定已深深刻在他的脑海里,也好,就让下半生的我们以仇恨相对吧。

关上门,石磊“啪”地把我丢在地上骂道:“你知不知道现在你的有多丑?醒醒啊!我记得你告诉我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都是我的错啊!他受了那么多苦可死的时候心里没有恨,有的只是自责。与他的苦难相比,你有什么资格去恨?有什么资格去报复?你去照照镜子,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你父亲死了,而你选择让那个美丽坚强乐观的自己一同陪葬!”

石磊走了。我伏在地上嚎淘大哭,我也不想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要这样到几时?石磊说的没错,以前的我美丽坚强乐观,那是因为我知道父亲在依靠着我,我若倒下他便永远的输了。而如今没有人需要我了,成功失败变得毫无意义,我为什么要去坚强?为什么还要去做人生的斗士?

我爬起来,一步步走向镜子,然后吓得连连退后。镜中的人青面红眼,颧骨高耸,骨瘦如柴,一头凌乱的长发盖住半边脸,贞子的造型也不会比这可怕。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就是我么?我终于明白了,没有勇气死的人没有作贱自己的理由。停止了哭泣,拿起馒头一口一口吞下去,我要光鲜的活着,至少不能让亲厚者所痛,让见仇者所快。

是的,虽说如今的我是孤魂野鬼,可石磊的关爱已让我视他为唯一的亲人。我决定离开这个让我触目惊心的城市,离开这个摧毁我美丽容颜的故土,在一个风清云淡的他乡快速找回那个人生中的勇士,那个让石磊欣赏的女人。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8章天蝎座爱恨刻骨

星象学并非全无道理,天蝎座的人爱恨刻骨,正如我。

在杂志社递辞呈的时候偶遇杨娇,她不知在石磊那又受了什么气冲我撒野道:“听说蒋小姐的婚事吹了,现下是不是又想勾引磊磊了?不过我告诉,我和石磊早有婚约,你不会得逞。”

我关上门阴阴地笑着告诉她我与石磊曾经的一夜风流,末了还补充道:“石磊功夫不错,是您栽培出来的吧?”

分明看见杨大小姐的脸色由红转白再转青,好不神奇。暴跳如雷地吼:“你不要脸!我要杀了你呀!”这张狰狞的脸又提醒了我,原来恨真的可以让人面目扭曲。

我笑说求之不得,拿出剪刀双手奉上:“你先刺我,我再刺你,一起死了吧。”反正唯有死才能与亲人相聚。

杨娇反倒僵在那,突然剪刀落地发出刺耳的尖鸣,接着她嚎淘大哭着摔门而去。我满意地拾回凶器,这样的大小姐见了血非得晕过去不可,她只配骂街。

估计石磊又要糟秧,可我管不了那许多。买好了离城的车票怎能不放开手大闹场天宫?从此后浪迹天涯,无处是家处处家。

佛家说:自性起一念恶,灭万劫善因;自性起一念善,得恒沙恶尽。这是不是在告诉世人做一辈子好人,稍有差错就万劫不复?不如做尽坏事,好事偶一为之亦可善终?

很快石磊前来兴师问罪:“你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告诉杨娇?”

我厚颜无耻地道:“因为我倒霉,所以见不得旁人得意。反正坏人的名头早扛下来了,也不差这一件。”

“你再想想,就没有别的原因?”石磊盯着我眼睛看,执意要从死胡同去寻桃花源。

“那句老话没听说么?”我开始瞎扯,“女怕入错行,男怕娶错娘。我不想你一失足成千古恨。”

“胡说八道。”又道:“不过一定要走么?一个人在外我怎么能放心。”

我拿出笔唰唰唰写出一行字,举在他眼前道:“每当你这么想的时候就照着纸默念:我师父才色双全,本领大过天。记下没?”

石磊憋不住笑出声来:“真拿你没办法。答应我,好好吃饭,不去瞎想,还有就是——别让我找不到你。”

“怎么会,我家钥匙还在你身上呢。我走后你负责定期打扫房子,有空帮我照看周姨,这是她家地址。”

“走了还要使唤我?那有什么好处?”瞧瞧,唯利是图。

我厚着脸皮装老大:“少啰嗦,一日为师终生为母。”

“那就拥抱下吧。”石磊轻轻把我拥入怀中,听着他强壮的心跳声我默默地叨念:徒儿,我会想你的。忽地又想起了那句诗:今夜明珠色,当随满月开。而满月并不常有。

在离城前夜有一华彩乐章不得不诉,月儿弯弯,我独自走进一家夜店想举杯邀月忆往思。刚落坐就听到一男性沉痛的声音道:“你是一个好女孩,我真的想同你白头偕老,可是我没有办法忘记她,昨晚我还梦见了她——”

话音未落,一女声酸酸地接道:“那你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那男子沉默良久方道:“因为她是个歌女,我们没有未来。我家人不可能接受一个歌女的,我真的好痛苦——”

我偷眼望去险些笑出声来,分明是章俊雷在那招摇撞骗,只不过这次的缅怀对象居然是我。行走情场以一招应万敌,真是个人物。

思忖良久终是悄悄转身离去,经历欺骗对女人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百炼成钢,切看这个女人的造化吧。

走出店外,举头望明月,似乎人间再也找不出似明月般清爽的净土了,然而于尘土中我还是要一步步前行,试着放下仇恨,试着寻找深藏心底的那朵圣洁的白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