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遇见你,已经很不可思议 > 第5章 就在霉运当头时章俊雷相约见面

第5章 就在霉运当头时章俊雷相约见面

,忽听胖财主道:“铅华,你喜欢什么车?”

“车?什么喜不喜欢的,我既不会开也买不起。”一种不祥的感觉压倒了霸气,好在家已咫尺,“您往左拐,对,前面一条街就是。”

胖财主寻路成功又把旧话拾起:“美女怎么会没车开?等明儿我给你弄一辆,自动档,女士开特容易。”

我冷笑:“徐老板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惜我没那么大的福份。”

“胡说!你要没有福份我看谁敢有?你是文化人,怕是瞧不起我们这些粗人呢。”

我心里道正是,嘴上却说:“谁敢瞧不起您呐!王老板见了您都得让三分,更何况我们这些打工的。”算算恭维的也差不多了,直奔主题,“谢谢送我回来,快回去吧,别让虎牙妹等。”

胖财主目光淫荡,肥肥的一堆肉身向我倾斜:“不急,你也别走,再陪陪我。”

自从入行以来最恨的一个字就是“陪”,登时冷下面孔:“我还有事,恕不奉陪。”就在我寻把手的档儿,一只手突地被胖财主握住,我登时毛骨悚然:“放手!你想干嘛!”

“铅华,我的心你还不明白么?我喜欢你——”说着顶着油光光的大脸向我靠近。

一点过程都没有,这也算表白?我险些被气晕,边躲边嚷道:“你可刚跟虎牙妹订婚,你就不怕我告诉她!”

“随便你,她管不了我。”他原形毕露已不耐烦做戏,拽着我的手往怀里拉。酒气熏得我直想吐,完全是本能,我低下头朝他手上的肉狠狠咬下去。

“哎哟!”手松开了。打开车门,跌跌撞撞地逃下车去。背后刺耳的叫骂跟来:“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不识抬举!臭婊子!”

根本顾不上回嘴,此时保命最重要。这条路走的比法显的求法之路还要凄惨,他的路上不过是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就算有人骨当道也无有失身的危险;可我在黑暗中狂奔的同时除了忍受禽兽的折辱还得提防禽兽的追赶,身心俱裂。到了家门,拿钥匙的手尚不住的颤抖,等到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终于“哇”地一声哭将出来。

许久许久,哭得天昏地暗。经此一役,伤心伤身,恐百年之后心上还会刻着两个血淋淋的大字:耻辱!行凶不成也就罢了,怎能反朝被害者吐口水?此一行为连禽兽看了都会齿冷。可怜的是,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都在与这般腌臜的人周旋,痛定思痛,更加撕心裂肺。

哭够了,咬牙切齿地赌咒:下世轮回定与所有欺侮我的坏人阴阳倒置,换我为铁塔般的粗鲁男人,糟蹋他们的肉身,践踏他们的灵魂,出尽这一世的恶气。忽又悲哀地想,如果他们转世成猪而非女人我的希望就落空了。老天在这一世就黑白不分,下一世未必公平到哪去。

忽地记起了虎牙妹,立时拨通了她的电话。这等生疮不晓得化脓,放屁不晓得脸红的货色不值得任何女人委身。我若知情不报岂不成了他的同党?电话依依呀呀地响了半天,无人接听。再拨,依旧,最后没电停机。没耐何只好去睡。

这一夜睡得极沉,睁眼时隔夜的宿怨竟消了大半,我慌忙保存好剩下一小半赶着与虎牙妹汇合。原来恨一个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昨天打你手机怎么不接?”一见虎牙妹便急着要告诉她详情。

“玩得太疯了,没听见。”虎牙妹淡淡地道,“我老公给了我二万块买那镯子,还真得谢谢你啊。”

我忽地非常泄气,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场。半晌方道:“你真的爱他么?”

虎牙妹玩弄着手指上闪闪发光的钻戒道:“呵,别逗了。这年头谁还谈这个呀。”

原来这想法已过时。“可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

“除死无大事,我只看眼前。他答应订婚后每月给我一万块零用,衣服娱乐另算,我可以继续在这唱歌。有什么不好?”

我舌苔发涩竟觉得是自己在无理取闹:“可他的人品似乎不大好,婚后搞不好会跟别人乱七八糟——”

“不用婚后,现在他就这样。我全知道。”

我瞠目结舌,张开的嘴巴可放鸡蛋:“那你还想同他结婚?”

“结啊,为什么不?”竟是这答案!这恐怕就是伊斯兰教徒“虽神杀我,我仍信神”的境界,只不过要略改信条“虽魔淫我,我仍从魔”。

“天啊,你在想什么?明知道他,他,他——”现在是我贼心不死。

虎牙妹平静地道:“你想说下流?无耻?这些我比你还清楚,可在这世上你还能找出一个不是这样的男人么?就算有也轮不到你我。我家穷,父母一早就放手不管,我一没文化二不能吃苦,在这东陪一个西陪一个还真能发了不成?他不是好东西,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挺配的。”

我忽然醒悟其实昨晚的事她早已猜了个八九不离十,那电话是故意不接的。既然图的是一个钱字何苦旁生枝节。只是惊讶小小年纪何至于参悟若此,比起那些嫁入豪门却自怜自怨的人,虎牙妹要可爱的多。求仁得仁,也许她才是最幸福的一个。

“有的时候我觉得你挺怪的,”她反客为主,要点拔我,“你没有钱才到这来的,可来了还不打算多捞,每月只赚够医药费就走人。这就好比一小偷偷到个钱包,拿了一半就给人放回去,以为这样就会被人高看?其实偷一块偷一百块都是一样的,在别人眼里就是个小偷。”说完还嫌不过瘾,又补了一句,“一辈子都变不了。”

我嘿嘿笑二声,被她这样一讲自杀谢世都来不及,讪讪地接道:“才知道你有哲学家的细胞,是弗洛依德的关门弟子吧?”

她冷笑:“我不知道弗洛依德是什么鸟人,不过肯定不是有钱人。真奇怪人一读了书就把快乐交给了别人,为了旁人赞一声好不管自己的死活。”

我忙与读书人划清界线:“我算哪门子的读书人呐,只是不知怎么的,在这里赚的钱付父亲的费用尚可,花在自己身上就全身抽筋。天生受苦的命。”潜意识里在想也许真是书害了我,我若不知礼仪廉耻便没有这多烦恼。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10章与魔鬼同罪(1)

与虎牙妹的一番长谈到底产生了影响,但不在钱上。那威力似核辐射,不经意间已然浸入五脏。

我一早说过吕编看我最不顺眼。他的家族史是新入社人的必修课,爷爷辈儿与小日本打仗,父亲辈儿与四人帮斗法,所以他根红苗正,所以他处处与我为敌。我猜等他儿子入世的时候他会如此吹嘘:你老爸当年是扫黄标兵咧!

可惜他没有儿子。结发之妻长得虽不甚貌美,可十分贴心,在婚后十年有疾而终。中年丧妻好比农奴解放,可普天同庆。他虽写了几篇情深意浓的祭妻文,日渐容光焕发却是铁铮铮的事实。

这一日听石磊说吕编有请,诧异得不得了。方寸空间,咫尺相见,他配备防毒面俱了么?

敲开吕编的门,笑如春花,我亦以面俱相对:“您找我?”

“是啊,”吕编拉过一张椅子,“来,坐下谈。”

主宾落座,听他道:“是这么个事儿,这不杂志作品推荐会就要到了么,这是我们杂志界的盛事,出席的代表当然马虎不得。你是社里的老功臣,这几年的成绩有目共睹,照理你是最佳人选。石磊呢,同你比是新人,可这孩子真是可造之材,短短几个月就独挡一面——如果我没记错,你是一年之后才崭露头角的吧?这样一比真是后生可畏,而他偏偏是你教出来的。所以社里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让石磊代表我社出席活动。他是你的徒弟,你面上自然也有光,你觉得怎么样?”

我调出个笑刚想道谢,忽听他叫我让贤,两腮的肌肉象挂在树梢的风筝,上不得天入不得地,只被风吹得呼啦啦乱颤。上一次是韩姐,因为得尊老;这一次是石磊,因为得爱幼。我简直是道德标兵。

我点头说好,不过我真想说的是好你个吕宗仁!

回到办公室居然杨娇也在,勿用置疑石磊已得知最新消息。不过脸色铁青,我猜干这等欺师灭祖的事心里一定承受不来。

杨娇道:“可惜爸爸不在本市,不然我们去吃日本料理庆祝一下。听说新开了一家正宗日本店,味道纯正——”忽地瞥见我,觉得有责任进行攻击,“我早知你能干,有本事的人总会出人头地,就算是小人当道,也抢不过你的风头。”

石磊嘘她噤声。我倒特感激她的多嘴,前半段让我知道社长并未同流,还可以高大的存放在心中;后半段一字不改即可成为我的座佑铭。

然而君子不处危地,收拾妥当,就在拉门的当儿忽地恶念起,改做小人。我笑道:“石磊我很高兴你有机会出去见识,《城市》里的小凤也去,听说出落的玫瑰花似的,你们年轻人正好搭伴好好玩上几天!”在我关门离去的当儿,石磊的错愕,杨娇的惊心尽收眼底。

卖身葬父与卖身求荣到底是不同的。同是卖,一个心安理得,一个心力憔悴。

就在霉运当头时章俊雷相约见面。想都没想就应约,我总得给自己找点快乐。他开着车来接我,一身运动装,朝气蓬勃。

“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去酒吧小坐,二是参观我的公司。选哪个?”

我笑道:“去公司吧,一听酒字头都痛。”活在地狱中的人总不能在消遣时选另一个地狱。

只一会儿车在一幢金色大楼前停住,楼前立一座石山。章俊雷指着石山道:“这石头可大有来头啊,传说是清明年间从天而降,取名金山。”

“胡扯。”我反驳,“如果这事是真的早就成为本城的地标性建筑啦,恐怕市名也得改为金山城。哪里会到如今还默默无闻?”

他笑笑不再说话。我突地心冷,嘴尖舌利惹人厌,不如装小鸟依人。所以当他一间间介绍办公室时我侧着头忽闪着媚眼甜蜜地聆听。

“这是广告部,这是创意部,最里面那间是我的办公室,来。”

“所以你们就是负责给客户做动画广告。”

“是参加广告竞争。”

“做一个动画得多久。”

“不一定,少则一周多则一月。”

“选不上怎么办?”

“适者生存。”

呵,原来行行不易。

“来,给你看最近的创意。”他打开页面,冰天雪地,天地间只有一对璧人的背影,忽然那男子用脚在雪地上跳起舞来,曲终雪上赫然三个大字“我爱你”。那女子惊且喜,双双伸出手来,就在指尖与指尖将相碰之际画面停止。

我深吸一口气道:“然后呢?”

“没有啦。”

“美则美矣,可有人肯用么?”

他转身去为我倒水,“这一个不是为了赚钱,总得做一些与钱无关的事。”水杯放在我的面前,“来,看这一个。”这一个画面中的女子如此熟识,起先她站在台上轻唱“浓情千万缕”,一束灯光照得她通身发亮;然后舞台渐渐隐去,她一脸素面捧出一本书,书面一笔笔刻出四个字“洗尽铅华”。

我惊愕地回头去寻他的双眼,这莫非也是与钱无关的事?然而他的眼里一片纯真,道:“谨以此献给美女作家,你可是我的偶像呀。看,这还有机关。”他点击“洗尽铅华”四字,一新页面现出,居然是我的blog。

这一刻我几乎相信自己爱上他了。千万不要怪我轻浮,怪只怪太少人怜惜,偶尔一丝温存便想以身相许。

我猜自己的眼神写满了渴望,此时此景他该过来拥吻我才符合剧情需要。然而男主角的手机大作,他抱歉地退出房间,空留一腔余恨在女主角心中。你瞧,小说与现实就是这么的不同,如果不人为的升华生活谁还希罕艺术?

无聊之际我胡乱地翻看文档。一则小照引起了我的关注,照片上一女孩子含笑站在大桥上,风吹发飘,风姿娇俏。再仔细一看正是程露。一颗心无止境地沉下去,一个满面风霜,一个清绝无尘,一比之下恨不能摇身变成硕鼠,一拱入地。心里指天长呼:可不可以回炉?可不可以重造?

程姑娘是单身我已知道,章先生余情未了我亦清楚。我应该撮和金童玉女才是,君子不夺人所好,君子要成人之美。可是当君子可有什么好?许不许我也有几分欢乐?虎牙妹的真知灼见此刻方发挥出威力,我默默关了页面装做什么都不曾窥视过。

在夜总会混久了总会明白一个道理:妓女不可笑,贫穷的妓女才笑死人。我不是妓女,然而略改改还是很好用:坏人不可耻,可耻的是做坏人还讲良心。

章俊雷真的开始约会我。当月色下听他讲童年趣事给我听,当他认真地剖析我笔下人物的得失,当他在电话里放给我最好听的音乐,我想我是快乐的,至少当时。

程露的回信已阅,她大大方方的把电话号码给了我,足见大学时我人品一流。好人有好报是个美好的祝愿,为什么要祝愿?因为大多无法实现。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比起好人我宁愿做个快乐的人,于是我这样为自己开脱:蒋搴华,你不是月姥,不是冰人,不是红娘,完全没有义务替他人做嫁衣裳。隐而不报不能算罪恶,没有人因为不想学雷锋被下了油锅。

我想我是更坏了,象大多数人一样我把这个错推给社会。

然而每当他安静不响时,每当他凝视着夜空中的星星时,我的心便隐隐作痛。总觉得自己是王母娘娘,活生生拆散了织女与牛郎。偷者不会有彻底的快乐吧?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你说你痛恨露水情缘?”章俊雷侧过头问我,这个角度的他真是美。

我点点头,表情酥软。

他大智若愚,居然接着问:“什么叫露水情缘?”

“短暂啊,露水嘛,太阳一出来就不见了。”这样的烂问题也乐于回答,足见美色害死人。

宁在山中变鸟,不在房中做小。怀着这样的信条与男人交往一次都没有成功过。太认真了,所以让男人望而怯步。死神的威力也不过如此。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11章与魔鬼同罪(2)

他的胳膊伸过来握我的手,我一动也不动,甚至不敢去看他的眼。这是我们之间第一次肉身接触,两月之后方来拉手足见彼此吸引的是精神。

“我喜欢你。”他揉搓着我的手,似乎略显紧张,“做我的女朋友好么?”

不是不欢喜的,设若在五年前早欢天喜地的应下了。然而在目睹了那么多走马灯似的表演后再爽直的应下对自己都没法交待。更何况我总感觉我们之间的交往浪漫有余而诚信不足。

我抬起眼睛看牢他的双眼:“你,为什么喜欢我?”

“我喜欢有才气的女孩子,喜欢你的字,喜欢你的歌,喜欢同你说话的感觉。”他答的很顺,甚至over。我期待的只是“没有想过啊!”“就是喜欢你。”

“而且,”他欲罢不能,“我们在一起你不必为我改变,可以继续唱你的歌——”

笑容在我的脸上僵掉:“你什么意思?”这男人的大方更佐证了我的猜测,不限制对方的自由说白了就是诚意不足。

“我的意思是,”他急着剖白,“你是个才华宕溢的女孩儿,前不可限量,你需要足够的发展空间——”

从头到尾提及的只是喜欢,爱变成了奢侈。必竟不再年少,难道还期待着“非卿不娶,非君不嫁”不成?我的心忽然软下来,低头道:“好,我们试试看。”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手臂环住了我肩头却不曾吻我。不管是真是假,他是唯一一个不以肉体接触为恋爱前提的男人,也许我时来运转了。

石磊是第一个察觉有异的人。他刚从推荐会回来,手捧着一束鲜花迎面走来。我故意抢过来道:“哟,这些天玩的不错吧?这花是要答谢媒人不成?”

他红番了脸道:“你少胡说,我跟小凤一点私情都没有。这些天忙死了,哪儿有时间去玩。”

“那是你的隐私,不必向我汇报。”把花推到他的胸前,继续容光焕发地写稿子。

石磊把花推到我面前,道:“这个确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