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遇见你,已经很不可思议 > 第6章 许是台词太猛

第6章 许是台词太猛

给你的,谢谢你给我机会。”

我一愣方笑道:“首先我并未主动让贤;其次我若收了这花,杨大小姐知道了不得把我活剐了。得,正好有个外访,我好人做到底,你快去找某人诉衷肠吧。”

他探着身子看定我:“与人为善?这不是蒋搴华的作风啊!发生什么好事了?”

我摊开双手耸耸肩以示无可奉告。他忽的有所悟:“我懂了。是因为那个章俊雷吧?”

我奇怪石头也有开窍的时候,确是因为他。我识人一向不准,可愿意下血本去赌。更何况现在的男人不是心理有问题就是生理有问题,百年不遇的健康男人谁舍得撒手?

他面色有变,道:“哪的外访,我这就去。”

摆臭脸给我看?这小子八成疯了。可是心情真是奇妙,好的刀枪不入,耳边响起的依然是自己宽容的声音:“这是地址,五千字以下,要照片袄。”

他铁了心不与我的快乐握手言和,拿起地址朝门口阔步而去。我怒视他的背影,叹传递快乐是一件多么难的事儿。

周末去看护父亲。只有在父亲的床前我才敢忆往昔,才敢卸下铠钾武器。

我是单亲小孩,恍惚记得某男士对我说过结婚一定不找单亲小孩子。现在想来这位仁兄当真英明无比,至少我就做不了贤德敦厚的好妻子。我甚至做不来柔顺的乖女儿,我最擅长的把戏就是同爸爸作对,逼他在别个女人与我之间做出了断。因为每次都是我赢所以乐此不疲地玩着同一个游戏。

不,我没有恋父情结,实则是为着恨。父亲一直隐瞒着生母的真实去向,他说她死于疾病,可为什么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为什么不带我祭典亡灵?他的闪烁其词甚至让我怀疑父与女的真实关系。最恨人与人之间的欺骗,我恨父亲低估我的承受能力,没有妈妈我照样可以茁壮成长成为社会的栋梁,血未必浓与水,就算生母是伊利莎白二世与我又何干。

而如今父亲躺在医院,哪怕只是养父,卖身为父我心甘情愿。

推开门周姨还在。她是我请来专门照顾父亲的看护,五年来尽职尽责,思想觉悟早已进化到共产主义。工作一年后我认定她是天使,现在直想叫她妈。

周姨丈夫早逝,只留下她与儿子相依为命。那个据说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很少露面,对生母如此淡漠再一次见证单亲小孩的冷血。

“周姨,回去吧,我在这陪他。”

“好。晚饭已经吃过了,注意给他排尿,每两小时翻身——”

我接着道:“多做按摩,多聊天给他听——周姨,一百遍啦,我都倒背如流。”

周姨笑:“你这孩子,那我走了。”走一半又停下,“有什么好消息告诉他,让他也开开心。”

如果不是父亲昏睡着我真怀疑他们是不是情人。其实不用周姨提醒,一肚子的话说与父亲听最安全。以往与他关系淡如菊,个把月不交流一词亦是平常,而如今就让我把心里话都说与他听罢。

“爸爸,我认识了一个男孩子。”一边按摩他的手臂一边报告我的际遇:“他高大,帅气,有学识,有事业,我很喜欢他。”才刚起个头电话铃声大作。

“铅华么,我,阿花。”

我打哈欠:“阿花呀,你好么?好久没联系了。”

“我,你能借我点钱么?”

原本软塌塌的神精立刻坚挺如铁丝:“你人在哪里?是不是有麻烦了?”

“我在夜总会附近,你能过来么?”

我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道:“我看护爸爸,不能离开,不然你过来?”

“好,十分钟后见。”

十分钟后阿花站在门口,瘦的皮包骨,面色比父亲还差,全然不是叱诧夜总会的俏美人。

我被吓倒,失声道:“怎么了,你?”

阿花蹲下去,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肩,削瘦的肩头随着她的抽噎一起一伏。“刘全又吸上了。”

答案比我预想的要好,遂松了口气道:“他的为人你最清楚,你总不能盼着他考状元光宗耀祖吧?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他若就是往死路上奔,你还是想想自己的出路吧。谁离了谁都能活。”

“我不是没想过,起初的时候还觉得对不起他,可现在想走都不敢走了,他说他会杀了我。他现在疯疯颠颠的,身上总别把刀,睡觉时都不离手,我真害怕。”

我咬牙切齿地在她脑门上搓了一指头:“你现在才害怕?早怎么不动动脑子。毒品麻醉人的神经,多好的人一碰上也就完了。不然你送他去戒毒?”

“怎么敢?他是有底子的人,一露面就得被逮起来。”

我摊开手表示无能为力:“那你来找我干嘛?总不会是要借钱供他吸毒吧?”

“不。我怀孕了,他不让我打胎,不给我钱。我是趁着他睡着跑出来的,打完胎我想先到乡下躲一阵,再这样下去我也快疯了。”

受魔鬼引诱者与魔鬼同罪。遂恨铁不成钢地道:“好,这次我帮你。但你必须自救,躲起来吧,别再回来,他是死是活都不是你的责任。”

身上仅有几百块都给了阿花,她接过钱眼泪又涌了上来:“这钱我一定想办法还你。”

“得啦,你给我跑得远远的。有事尽管找我。”

才跑一半她就别过头来扭捏道:“别对姐妹们说我这些事——”

“不说。说你凤披霞冠快要当娘娘啦!”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打发完阿花电话又响起。这一次是我的新欢章俊雷。

“干嘛呢,你?”

“在同父亲谈你。”我一直是个诚实的乖宝宝。

“伯父醒过来了?”口气惊讶。

“没有,所以才敢谈你呀。”

“呵。你,明天有空么?我们有场球赛,邀你观看。”

我连忙说好,笑容美过天使。现在才明白父亲为何总要找一个伴儿,原来人生中顶可怕的事儿就是寂寞。就象小时候,不管对方是坏小孩还是脏小孩,有小朋友肯陪你玩就会眉飞色舞。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12章一切暧昧的开始(1)

兴高彩烈地去看球赛。天气冷煞,似要飞沙走石,可要看的是心上人的表演胸中顿时别有洞天。我承认一向轻蔑足球事业,可哪个大小伙子去看泳装表演是为了品评泳装?略一破戒,无伤大雅。

章俊雷站在我身旁,英姿飒爽,衬得我如一芥草。他把外套披在我身上登时热血上涌,所以当他体贴的问询冷否时,头摇的跟拔棱鼓似的,认真解释:“我特喜欢足球,有机会看现场哪顾得上冷?”

他笑笑朝场中走去。我则大口吐气,扯这么个大谎天晓得会遭什么报应。然则竟一丝悔意也没有,这人若当了拆白党全天下的女人都得糟殃。

目不转睛地盯着赛场,二十几个人跑得我眼花瞭乱,时不时丢了伊人倩影。情急处恨不能上场去杀剩他一人让我细细把玩。中场哨响,我调整好笑容正准备迎接英雄,手机响起。是石磊。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告诉我一石破天惊的消息:章俊雷是一有妇之夫,且妻子貌美,且生有一女,且其乐融融。

我微笑着挂掉电话,微笑着看着章先生一步步向我走来。阳光依旧灿灿,伊人俊美依然,可心中涌起的居然是古人的警句:血华啼杜宇,阴洞吼飞廉。比人心山未险。转而悲叹自己成了晏氏父子的传人,人百负之而不恨,已信人,终不疑其欺已。可悲啊!最后如霍小玉一般剑拔孥张的发毒誓:我死之后,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

在古诗词与古人间兜了一圈儿后春风面满地向章俊雷献媚:“你们队踢得真好!不过防守太差!”他同胖财主是一类人,虽然一个状如猪,一个形如人,面具下没有不同。同人面兽心迎来送往一直是我的长项。

章俊雷未觉有佯,卖力表演:“现在大不如前了,不过我真是喜欢踢球,趁着没有家室多玩玩,结了婚机会就少了。”

“结了婚照样可以出来玩啊,而且乐趣多过踢球。”

许是台词太猛,章俊雷面色有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的形势不就这样嘛,”我面无异样一派天真地牢骚,“而且在那种地方看多了背着老婆花天酒地的男人,凡事难免要朝坏处想。”

他执着我的手,深情溢满眼眶:“我再不会。”

戏不能演得太真,否则会有伤害。况且突然有种作恶的感觉,抽出手道:“比赛开始啦,加油。”

接下来的时光异常驽钝,忽地忆起稿子尚未完结,表演的新曲尚未熟稔,石磊那里要怎样才能保全面子,对了,阿花是否已虎口脱险。球场上的一切似夜总会里的灯红酒绿一样与我全无干系。

忽然觉得人类的一切都如交易,一见无利可图立码转向。无人例外。

分手时章俊雷二度与我执手相看,一转身我立刻奔向石磊处。一见面一个拳头挥过去一叠声地抢白他:“章俊雷是何种身世我早已一清二楚,我现在正做婚后男人外遇的社会调查,他是活生生的不二人选。偏你多事,险些坏了我的好事。”

石磊睁大眼睛有些发懵:“你真的早已知道?”

“当然。”我撇嘴,“他那点道行岂骗得了我?老娘大小也在夜总会混了五年,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学着点,这才叫报告文学,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看老娘给你——”

石磊接道:“你别老娘老娘的行不?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老?满面风霜的还嫌不够?”

我瘪下嘴。真的么?已满面风霜。

“石磊,请我吃饭吧。”老人开悟,也想寻欢。

“也好,化悲痛为食量。”

“去你的,我只喝酒。”酒后好装疯。

酒一入肠我开始抨击中国的教育制度。现在的教育只逼着孩子们读书识字,不要成为文盲。熟不知文盲不可怕,可怕的是德盲。六祖就是文盲,他因之得五祖衣钵的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还是找人代写出来的,可五祖看到了他的慧性,衣钵照传不误。人与人的高下是以德分的。

你看章俊雷,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外表光鲜,文采迤俪,可在老娘看来他就是个下等人。你说我多背运,怎么总要同这些下等人不清不楚?也许我本也是个坏女人?

“胡扯!”石磊好象这么说,“你的所作所为都是有理由的。”

对,对。给我个理由,我可以做尽天下坏事。

你敢做什么坏事啊?

多着呢。比如说,勾引你。

后来想想,我同石磊间的一切暧昧就是从那句“勾引你”开始的。

办公室里噼哩啪啦地骂一女人。

她来信说:二十三岁结婚,婚后三年老公后悔早婚,想出去再玩几年,然后与她白头偕老。问我是否该等?

我回:等什么?等他玩遍天下女人?你不嫌脏?等你人老珠黄,没法不等?我是编辑不好动粗,不过你可以啊。建议你先唾他一口然后指着鼻子骂:你他妈的给我滚远点,老娘没功夫同你闲扯蛋。好男人不好找,象你这种尾巴长在前面的垃圾男还不一萝筐一萝筐的?

石磊伸过头来道:“过啦,过啦。你心里有气也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这稿子能通过嘛?”

我何尝不知,只是恨。恨女人不争气,恨自己糟蹋自己。活着时如徐渭,蓬头垢面的,百年之后才名声显赫;身后事管它做甚,重点是这一世光鲜照人。

“那个,”石磊道:“你同他怎么了结的?”

我一边重新措辞一边回他:“你说章俊雷?干嘛了结?今晚我们还有约呢。”

“你——”石磊口不能言,青筋暴跳。

我阴阴地笑,慈嬉太后当年发动政变时八成也是这副嘴脸:“我说你啊,只知孔子儒达天下,岂不知还有一老子以无为胜天下。夫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即来之则应之,闲着也是闲着,免费的现场舞台剧不看多可惜。”

“你就这么闲?万一他——”呵,这么粗制的小伙子居然也有口难开。

“万一什么?他不被我算计了就算他上辈子积德。”虽然嘴硬,可心里却似有拂尘划过,酥酥麻麻,“社会记者这一行本身就是危险的,当然你是接应,二十小时待命,情况有变马上支缓。”

晚上,星空灿烂。良辰美景下却要单刀赴会,心里无限悲哀。这次约会章俊雷显然要进一步表示交往诚意,把我介绍给了他的二个发小兄弟。当然若不是发小人家未必肯替他圆谎,为这种损人不利已的勾当遭报应交情浅不了。

“这都是我的铁哥们儿,他们还饿着呢,一起去吃个饭吧。”章俊雷牵起我的手,这一举动明确的告诉旁人我们关系暧昧。

我温柔地笑回:“好啊,不过我吃过晚饭了。坐陪如何?”

握我的手微一用力:“那你也给我少吃点儿,瞧你瘦的。”

瞧瞧,侠骨柔情,跟真的似的。我但笑不语,大敌当前岂能以酒肉废之?

席间谈笑风声。章俊雷似乎很想让发小们知道这次得手的不是一般货色,一个劲替我吹嘘:“哥们儿,搴华可是个作家啊,我看过她的小说,写的很有水平。”

发小甲捧场道:“真的?我还没同作家喝过酒咧,来,我敬你一杯。”

我拒绝:“不好意思,我向来滴酒不沾。”

“胡说。”发小乙,那面相与梁朝伟有些相似的,接道:“文人不都无酒不诗嘛,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李白斗酒诗百篇。”

我心道酒的功能可不止于此,于祝兴外恐怕乱性的功能更强些。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得逞,笑道:“李白算什么,真正的才人诗情不应该局限于外物。我的诗才可胜他两倍。”

一语出,四座皆惊。章俊雷搂住我的肩,讪讪地替我解围:“搴华就爱说笑话。”

“我可是认真的。”推开他的手继续调侃:“李白有一首诗是这样作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现如今我作:白发六千丈,缘愁两身长。你们瞧,整整胜过他两倍吧?”

想当年石动筩就是这么取悦高祖的,用哄皇帝的法子哄平民自然马到功成。三人皆笑倒。章俊雷显然对我的热场本领大为满意,一只手在桌下移到我的大腿上来。这样的场面见多了,不同的是,旁的男人在摸之前还得先问问我卖不卖;章俊雷够聪明,打着爱情的幌子来摸大腿,摸得理直气壮。

我笑着站起身示意要小解。谢天谢地人类有排泄的需求。待我归位时,哥几个都已面满风情。发小乙举着酒杯道:“哥哥我敬你一杯,希望我能早日喝上你和我弟弟的喜酒。”

我接过酒杯并不喝,挑眉道:“那你得先回答我,俊雷是单身么?”话是冲着他说的,不过眼睛却盯着另一位。从面相上看,发小甲老实些。

谁知两人一口同声道:“当然是,俊雷可是好男人。”果然是发小。我一扬脖干了烈酒,强忍着不去击鼓骂曹。这样的人世不如醉倒。

“俊雷,”我扶着头悄声道:“头有些晕,我想回家。”

“不舒服?”他托起我的下巴看见一张死灰的脸忙道:“好,我送你。”起身道别,身后传来发小意味深长的话语:“慢慢送,我们不急。”

夜风习习。我侧着头眯着眼睛看身边的这个男子,俊俏的眉眼,挺拔的身材,禁不住又追问:“俊雷,你真的没结婚么?”

“当然没。你怎么会这么问?”回答的干脆。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13章一切暧昧的开始(2)

我把头埋在臂弯里,心不是不痛的。哪怕一句真话,一切都可不再计较。“没什么,就是不相信自己如此好命。”再抬起头时眼前那个美男子的脸突地獠牙狰狞似野兽,有的时候也挺恨自己的,眼睛太毒了,总能在高大威猛的身躯里榨出一个小来。

“你还信命啊?”

“信。”我瘪着嘴道:“我猜前世没积德,所以老天现在要惩罚我——”

“胡说。遇到我你就不会命坏。虽然我的生活也不尽如意,可是如果你愿意——”

我忍不住插嘴:“你的生活很不错啊,有房有车有公司还不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