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予你热恋 > 第1章 他们觉得市一中的学生书卷气重

第1章 他们觉得市一中的学生书卷气重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予你热恋》作者:咬一口粢饭

文案

1.夏知予喜欢许京珩喜欢了整整三年

一个高一,一个高三,永远隔着两层楼

许京珩毕业那天,夏知予托朋友打探口风

少年倚着墙等人,闻言,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不合适,让她别喜欢了。”

2.高考结束,夏知予考上京江最好的大学

她预设了许多重逢的场面

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跟许京珩的第一次重逢,就是因为军训迟到而被他罚站军姿

学校军训由本校学长学姐带训,很少为难新生,却也不会轻易放水

大家都等着看夏知予的好戏

却见那人抬腿走过去,阔挺的身形帮她挡住大半阳光

他看了夏知予一眼,把点名册往台阶上一扔

“去那儿坐着。队列解散后找我一趟。”

3.某天,校园表白墙上投稿引发全校热议

听说是那个拒人无数的计算机系系草忘记匿名,一天发了十条帖子

“表白被拒还有可能吗?”

“怎么追喜欢的女生?”

“暗恋成功的可能性是多少?要带数据推断的那种。”

帖子发出后的一段时间,有人在花店碰到他

有人在医院男科碰到他

甚至九价疫苗接种室都有他的身影

...

直到有人撞破他和小学妹在楼道接吻

“不是我不行。是现在不行。”

夏知予疑惑地看向他,只是眨了眨眼

少年撑在墙面的小臂青筋乍显

他喉结滑动,声音又热又哑:“看也没用!老子他妈刚打九价。”

4.夏知予记得很清楚,高考的前一个晚上

许京珩作为优秀校友,跟随大流发了一条说说

只有简单的四个字“高考加油”

多年之后,她才发现,许京珩发的那句“高考加油”

仅她一人可见

而在此之前,夏知予一直以为自己的暗恋陷于隆冬。

“予你热恋,去抵抗隆冬的狂吹”

◎VR游戏开发师x调查记者

◎细腻混球x冷幽默

◎高中—大学—职业选择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天之骄子甜文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知予、许京珩┃配角:《予你荣光》《我们永远炙热》求收藏┃其它:

一句话简介:细腻混球x冷幽默

立意:蓬勃向上

第1章进所

二零一三年的九月,盛夏才过,残留暑热。清晨六点的南樟一中外,热闹匆忙。

大片香樟树植于街道两侧,密密簇簇地压下来。致行路的街道本来也不宽阔,再被横穿乱岔的车辆一闹,几乎走不动道。

夏知予被拍烂的车喇叭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站住步子。她的视线从英语必修一的单词表上挪开,四处张望了一下,意识到自己走在铺了路缘石的人行道的里侧,不会有车辆往来,很安全,这才松了口气,继续低头往前走。

“夏知予!”

没走几步,就有人隔着马路喊她的名字,然后不停地朝她招手。

夏知予转头一看,是她的同班同学,程岐。

程岐留着齐耳短发,单肩背著书包,嗓门跟她性子一样,可以盖过叫嚣的车鸣声。

听见程岐喊她,她也回应挥手,肩上的风扫过耳廓上的碎发,马尾轻轻晃动,整个人平淡放光。

程岐从家长的电动车后座上跳下来,帆布书包往后一甩,小跑穿过马路,自然而然地挽上她的手臂。

“终于熬到周五了。再学下去,我都要退圈了。”

夏知予不太懂她的表述。

“你加入了什么圈子吗?”

“生物圈!退出生物圈啊。就是快死了。”

她整个人抱着夏知予的手臂,消沉地弓着背,视线顺着身形向下,一眼看到了夏知予手里的英语必修一。

“这才过了一周,你让不让人活了?”

夏知予卷了卷手里的英语书,也挺绝望:“我感觉我摸底考考得不是很好。尤其是数学,对下来错挺多的。数学不行,我就在想,能不能在别的科目上拉点分。”

市一中一直有这样的传统,不论是新进来的高一新生还是高二高三的老生,开学第一周,全校统一进行一次摸底考。高一看的是底子潜力,高二高三就是查暑假有没有松懈。

“可你英语在我们也数一数二了,不是...”程岐突然打趣她:“你这是要对标那位吗?”

夏知予听到‘那位’的时候,茫然地‘啊’了一声,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但她很快明白程岐嘴里的‘那位’到底是谁,不是没听过的名字,大概是觉得差距太大,从未想过拿自己跟他作比较。

后者是市一中的学神,学校考试断层第一,就算是在全市联考上,也很长脸地替学校拿下榜一的名次。

而前者在中考前发奋努力,最后也才勉强够到市一中的录取线,虽然苟上了南樟重高的名额,但在一中是属于吊车尾的人。

她手指攥着双肩包上的调节带,卷了卷,没有顺着程岐的话题往下聊。

“实在不行的话,你去竞选数学课代表!葛大爷最喜欢学生围着他问题目了,咱们缠着他,总有一天会把数学成绩拉上来的!”

葛大爷就是市一中的学科主任葛进平,虽然有些年纪了,但好在人幽默风趣,教学水平也高。他本来是高三(1)班的班主任,只教高三,今年临时帮另外一个老师代课,多带了一个高一的班级,也就是夏知予他们班。

夏知予还真的仔细思考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万一我考得很烂...”

那能选上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今天公布各科成绩,成绩出来也该选课代表了吧。你去竞选,我第一个投你!”她凝神想了想:“我记得...葛大爷还带高三,好像就是‘那位’的班主任,你去沾沾学神的仙气也好啊!”

夏知予攥著书包带,不小心使劲下扯,双肩包顺着她的后背往上爬,白T下摆皱了起来。她低着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去校门口的路上,要经过一个红绿灯,现在刚好是绿灯黄灯交替的间隙,就是跑过去大概也来不及了。

二人不约而同地放缓步子,也正是因为步子够慢,路过一个小巷口的时候,隐约听到一些带有胁迫的交谈声。

“妹妹,这是好东西啊,不试试怎么知道?听姐姐的,这是外烟,拿出去多有面子。”

“味道也很好,不呛人的。喏,我拆根你试试呗。”

“也就四十来块,一天的饭钱。这都拿不出来?是不是骗姐姐啊?”

“快点,你要上课,我们也要上课啊。”

低低的啜泣声从巷子口传出。夏知予和程岐突然意识到什么,偷偷往巷子里瞥了一眼。

里面,三四个职校的女生围堵着一个高一新生。她们手里拿着烟,边说,边磕出一根,作势就要往高一新生的嘴边递。

女孩别过脑袋,双肩隐隐发抖。

这样的事,并不少见。

每年开学,市一中附近就会徘徊着很多小混混,男女都有,靠兜卖文具挣钱,当然也夹带一些学校三令五申禁止的私货。

他们觉得市一中的学生书卷气重,只会读书,好欺负,就专门堵那些自上学,瞧着乖巧的学生下手。

做得是强制买卖。

才上高中的学生,平时没多少零花钱,有时会在这群人的威逼利诱下,用高于市面的价格买下他们手里的存货。

夏知予意识到,巷子里的这一群人,似乎正在做着这样的事。

程岐别过脑袋,拉着她的手,埋头往前走了几步。

走到离巷子两米开外的距离,夏知予突然伸手扯住了程岐的衣摆,声音轻轻的,试探性地开口。

“四十来块,是不是可以在煎饼摊买十个煎饼果子了?”

说到煎饼果子,程岐认真想了想:“是啊。陈大爷家的煎饼果子,摊得可大了。”

“我听说大爷家的狗窝被风吹跑了,他想为他家金毛狗买个价值500的不动产。”

“你的意思是...”

“四十来块,可以完成大爷8%的梦想。”

她的脸上并没有路见不平见拔刀相助的高涨情绪,相反地,她说这句话时,似乎还极力控制了自己因害怕而颤抖的声线。

二人互看了一眼。程岐很快明白她的意思,她这是想帮巷子里的那个女孩。

程岐其实有些诧异,因为夏知予平时太乖了,她是属于干净纯稚的好看,生得又白,这样的容貌放在哪个学校都是出挑的,但她的性情却跟外貌完全相反,一下课就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别人跟她说话,她会很有礼貌地回答。除此之外,什么事都不冒头。

所以现在,程岐很难将她坚定的眼神和夏知予的性子联系在一块儿。

二人沉默了几秒,看了一眼周围开放式的街道。情况不妙,还能跑。好像确实可以试试。

程岐压低声音,附耳说:“助力每一个大爷的梦想。”

夏知予眸子清亮,立马点点头。但她挺有自知之明,知道里边的人,跟她们好好说话肯定是行不通的,打似乎又打不过,更何况,她也不会打架。

“那我们...骗骗看?”

“骗?”程岐盯着夏知予,愣是没法相信她那一张脸能说出‘骗’这个字。还没等她接受这个设定,夏知予就拉着她贴上了围墙。

她们一步步挪过去,差不多走到巷口的时候,二人一拍即合,开始挤眉弄眼,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程岐浮夸地打了个哈欠:“累死我了。大清早的,谁会私下买卖东西啊?”

“也不算空穴来风,最近学校管得是挺严的,好像是因为有人举报学校附近经常有人强制学生买东西。不然教导主任也不会亲自出马,在学校附近巡逻。”

“怎么我们也得跟着他一起巡逻啊?好像免费劳动力。”

夏知予很配合地回她:“谁让我们是值周生。抓到一个算一个,还能登上荣誉榜,其实也不亏。”

巷子里突然没声音了。

程岐捂着嘴偷笑,还不忘给夏知予比个拇指。

二人贴着墙,等了许久,没见动静,程岐又开始加大火力:“看到教导主任了,是不是就这条路没查了,我去把他喊过来啊。”

夏知予刚要点头,垂眼时突然看见巷子口延伸出一道细长的身影。她瞠了瞠眼,紧紧攥着程岐的手。二人盯着不断往外延伸的身影,同时屏住呼吸。

尽管是在白天,她也感受到步步紧逼的压迫感,胸口开始剧烈起伏。

慢慢地,视线之内出现了女生灰色珠光色纹理的延长甲。

那一瞬间,脑海中涌出无数恐惧的猜测。夏知予和程岐齐齐反省自己,平时就不该看太多的动作片,短短几秒钟,她们竟然连倒地的姿势都想好了。

她们原本打算见势不妙就装作路人避开,但此时脚下的步子却有千斤重。人在面对威胁时,人体的自然防御系统会给出反击、逃离、僵立三种反应。她们觉得自己的防御系统有点低配,竟然直接越过了前两个,毫无反应地处在一种僵立的状态。

就在巷子口将要出现女生身影的时候,头顶突然掉落一件校服,校服上带着简单的洗衣液的香气,准当地罩在了她们的头上。

随后响起衣服兜风和从高处跳落的声音。

似乎有人翻墙进去。

“卖什么好东西还藏着掖着?说你呢,巷子口的那位,打火机卖不卖啊?”

声音散漫,听着不大正经,却又带着一股磁沉的威慑力。

夏知予几乎瞬间认出这个熟悉的声音。

女生调转步子,大概是看到新的买主,说话时有点兴奋:“买烟。买烟送打火机。”

少年欠嗖嗖的声音在巷子里散开:“不好意思啊,不抽烟。只买打火机。”

“那不卖。哪有人不抽烟,只买打火机的?”

这个时候,似乎有人接了少年的话。声音是从围墙上飘下来的,夏知予和程岐一人捧着一只校服袖子,当做望远镜似的,往上看了一眼。

还有人蹲在墙上,冲巷子里的人说话:“妹妹,做买卖不就讲究你情我愿么,这哥要买打火机,你卖他就是了。”

“你情我愿,我还躲巷子干嘛啊?一个打火机成本才几块,你只买打火机,我大清早地在这儿做慈善吗?”

蹲在围墙上的人没说话,倒是巷子里的少年笑了一声:“我刚从所里出来,你就当是做个慈善。”

这话一说。里面突然没了声。

什么叫刚从所里出来。

哪个所啊?

派出所?

出来是出来了。问题是这哥是怎么进去的啊?

打架?犯事?犯哪门子事?

她们沉默了。大概过去一分钟,巷子里才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算了。我们赶着回学校上课,就当做个朋友,这个打火机送你了。”

夏知予本来贴墙听得起劲儿,一听到有人出来的动静,顾不上太多,校服就像个烫手山芋一样,被她扯下。一张蒸着热气的脸暴露在阳光下,她突然从僵立的状态下反应过来,胡乱拉住程岐的手,一言不发地往前走。

有种落荒而逃的窘态。

程岐紧紧跟在她后面:“鱼鱼,你就不好奇是谁出头解决了这个事吗?虽然说墙上蹲着的那个长得差强人意,但是巷子里那个,一听声音就是个大帅比啊。”

“不好奇。”因为光听声音,她就已经猜到巷子里的那人是谁:“如果你不想我们被真正的值周生抓得话,现在跑,应该还来得及。”

装值周生被抓,其实挺丢脸的。她一点儿都不想在那人面前丢脸。

“值周生?”

她们刚才是为了帮那个女孩脱身,才会谎称自己是值周班的人。但是按照上学期的轮次,本周的值周班应该是高三(1)班才对。

“高三(1)班值周的话...我靠,不会吧,你说刚才在巷子里的人是许京珩啊?”

-

巷子外,许京珩单肩背著书包,蹲下身,捡起被扔在地上的校服,随意地掸了掸。

蹲在墙上的人,突然跳下来,一把勾住他的脖子。

“你真能瞎说啊,什么叫你刚才所里出来,你他妈什么时候进所了,我怎么不知道?”

不等那人使劲儿,许京珩就已经率先扣住他的手腕,后扳,小臂青筋明显。

“你现在不就知道了?”

那人疼得呲牙咧嘴,直接喊出一声HighC:“错了哥。真错了。”

许京珩这才松开他的手,把校服懒懒地搭到肩上,抬眼往红绿灯那儿看了前一眼,然后收回视线,往校门那儿走。

那人紧跟在他身后,一边揉着泛红的手腕,一边碎碎念:“那就算你进所了,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下。你早告诉我,我好带人去所里探视啊。进所也给你把场面撑满。毕竟这么好的一个嘲笑你的机会...我的意思是,这么好的一个展现兄弟人文关怀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他只是淡然了看了那人一眼,还是没说话。

那人却急了,绕到他前面,倒着走路。

“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真...真...真进所了啊?”

“嗯。进所办点事。”

“你难道不是在吓唬那群外校学生吗?怎么就真进所了。不是...你平时不打架的啊?怎么会进所?那留案底了没?能通融吗?哥...哥你这都高三了啊,你别吓我成吗?进得哪条街道的所啊?”

许京珩终于被他吵烦了,一脸看傻逼的样子看向他:“厕所啊你烦不烦?”

作者有话说:

陈大爷:首先我没惹你们任何人

人在面对威胁时,人体的自然防御系统会自动启动,反击、逃离、僵立——哈妮达·阿苏达妮

开文啦,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第2章机会

夏知予也没想到二人演值周生,会演到真正的值周生面前,但她还是有点庆幸,幸好她逃得够快,并没有以这种尴尬的方式跟许京珩认识。

但是程岐却莫名觉得兴奋。整整一上午,她的心思都游离在学习之外。

吃完午饭,离午休打铃还有段时间,程岐拉着夏知予绕着操场聊天:“早知道当面道个谢了。这样一来,我们和大帅比之间就能建立起来一座沟通的桥梁。拜托,那可是许京珩啊。学校贴吧,盖楼盖得最高的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