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往事并非如烟 > 第1章 就算是做梦也没错啊

第1章 就算是做梦也没错啊

《往事并非如烟》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引子

她是美丽的,她的美丽常常会弥漫在她的周围,在她看来,美丽分明是淡然是优雅,是生命华美的绽放。她是善良的,她的善良甚至会让她把爱情当做死亡的解药。她是挑剔的,挑来挑去,曾经在如云的追求者中,险些将自己蜕变成一个剩女——她就是上官冬梅。

人们习惯地叫她上官。

她走出了住宅小区的停车场,优雅地朝小区外走去。

私家轿车活生生地被哪个做事不讲究的陌生邻居挡在了旮旯里。她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将车挪动出来,不得已只好徒步走出了住宅小区。

她三十多岁的年龄,一米七左右的个头,细细长长的身材,走起路来身轻如燕。那张脸秀气而又大方,决不像影视圈里那些整天与化妆品拼命的时髦女孩那般看上去如同产品的代言人。她靠的是丽质天然,靠的是后天的雕琢。心理的雕琢,让她进化成了一个现代职场上的熟女。那张轮廓清晰的嘴唇,像是随时都在为某品牌的唇膏展示产品的魅力,那一双大眼睛,让见到她的人顿时便会觉得无处躲藏,那种闪烁与灵动,总会让人马上把她和艺术圈联系起来。她着实有着某种艺术家的气质,却与任何一个艺术门类都不搭界。她平常,平常得纯净而又自然。

她迈动着轻盈的脚步,款款地向前走去,在人行步道上缓慢地行走着,像是若有所思。

一条宽阔的马路正从她的眼前向后漂移,不时地有车辆在马路上行驶。道路两侧的行道树高大而又碧绿,一座座大楼矗立在马路两侧。一座高大的办公建筑格外耀眼,建筑门前一条长长的绿化带花园,衬托着大楼向高空延伸。

花园里乔木参差、灌木齐整,一架架藤科植物格外显眼,偌大的面积遮挡着毫无顾忌地宣泄下的阳光。花坛之中蔓延的绿色植物,衬托着向上伸展的藤蔓自由地蔓延与舒展,一条条长椅散落在藤架之下,三三两两的老人坐在长椅上闲聊家常,阔论人生。

这是一座曾经与上官的工作和生活联系紧密的大楼,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工作平台,她对它有过太多的记忆。大门前那块醒目的牌匾,更让她每每走到这里都会触景生情,驻足观望,甚至是沉思良久。

秦州晚报社就坐落在这里。

此刻,上官正从不远处优雅地向报社大楼门前走来。她不时地边走边向大门前望去。

一个男人从报社大楼里走了出来,看上去,只有三十一二岁的年龄,高高的个子,足有一米八零,身体健硕而敏捷。他曾经是上官的部下,一个精明强干的记者,还曾经是她生命中难以割舍的寂寞。

朱大可看到上官正朝自己的方向走来,便快步走下台阶,朝上官迎了上去,一边热情地握手一边寒暄,“上官,是你呀?你怎么来了?”

上官淡然一笑,“正好路过这里,就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

“我可不止一次在这门前看到过你了。”朱大可面带笑容。

“家离这近,自然会经常打这路过。”

“不完全如此吧。”

“也许吧,也许是有一点感情因素作怪。”

“要想忘掉秦州晚报这段情节,可不是像删除一个电子邮件那么容易啊。我到现在还一直认为你离开秦州晚报,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上官表情严肃,“说不明白,每当我路过这里,常常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朱大可看了看表,“上官,真想请你上去坐一坐,没办法我现在还真就做不到。我需要去市委宣传部开个会,如果不走,还真的来不及了。”

“去吧去吧,别耽误了正经事。以后有机会再上去坐,以后……”

朱大可与上官挥手告别。

没过多久,上官走进了市中心医院的大门,坐到了市红十字会设在这里的一间办公室里。

她的手机响起了微信提示声,她打开手机一看,微信是朱大可发来的,上面写道:上官,对不起。有机会请你吃饭。

此刻,上官的心里突然有了几分异样的感觉,她的心跳速度仿佛加快了,她的脑海里再一次出现了报社门前见到朱大可时的那一幕。

她打开了摆在办公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在电脑上胡乱地打起字来。键盘的按键不停地响动,一行行文字,清晰地出现在电脑屏幕前。

走过昨天。

今天我已经又一次出发。可是我依然忘不了昨天那隆重的经历,忘不了昨天所经历过的风风雨雨、平平仄仄。昨天曾经发生过的故事,今天想来,依然还是那样地惊心动魄、生动而又鲜活。它一直陶冶着我的情感、撼动着我的心灵、沁入了我的肝胆。那一幕幕,一景景,依然是那样地让我铭心刻骨、难以忘怀。

那段经历,对于我来说,仿佛钟鸣鼎食,仿佛名士茶座。现如今,每当我从报社大楼前走过,这座大楼,这座大楼里的人们,依然会激起我无限的遐想和思念。那曾经发生过的故事,那曾经留在我生命里的美丽音符,都会如同美食芬芳、茶香四溢,顷刻间便会涌入我的脑海、芬芳肺腑、弥撒心田。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

这是一家坐落在靠近海边旅游度假区的游泳馆。

游泳馆内视野开阔,池水湛蓝。五十米的泳道内,不时地有泳客在里边或游泳或戏水。游泳池边蓝白相间的马赛克的地面上摆放着一张张白色塑料圆桌,旁边围绕着一把把塑料躺椅。不时地有服务人员在泳池岸边走来走去。

朱大可身着泳裤一个人坐在圆桌旁边的躺椅上,悠闲地注视着游泳池的方向。

朱大可是秦州晚报记者,和他一起前来这里训练的都是他的记者同事。此刻,他们为了准备参加市记者协会举办的一项业余比赛,而特意前来这里做些赛前训练。朱大可已经在水中游了好一阵子,便早早地爬上岸来,成了这里的看客。

他们训练的科目之一便是游泳。

杨光是朱大可的同事,是同一个部门工作的记者,他要比朱大可小几岁。此刻,他正站在泳池里,双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直接沿走梯爬上泳池岸边,朝朱大可走来。朱大可的目光移向了杨光,杨光坐到了朱大可的身边,“大可,还下不下水了?”

“不下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今天的任务繁重,还需要早点回去呢。”

“什么事啊?回去陪女朋友?”

“她可能最近就要动身去澳洲了,这一走,还不知会是什么结果呢。”朱大可神情严肃。

杨光建议,“要不就把大家都喊上来,早点走吧?”

两个人的目光重新移向泳池内。泳池内依然有几个人泡在水里,他们或潜泳或自由泳或仰泳,好不自在。还不时地有人在互相嬉戏打闹。

欧阳玉珊身着红色三点式泳衣,从水中直起身来准备上岸。她站在水中,如出水芙蓉般夺人眼球。她和柳男同样都是朱大可的同事,都是在同一个部门打拼了几年的记者,当然还算不上资深。

柳男的目光深深地被欧阳所吸引,他靠近了欧阳,主动搭讪道:“干吗这么早就上去啊?多玩一会儿嘛,也好让我饱饱眼福。”

“美的你啊!你看哪凉快,就去哪风凉去。”欧阳半开玩笑。

“还美的我?美什么呀?你早晚不还是我的嘛!你早就是庙里的猪头——有主了。”

欧阳大声吼道:“做梦呢?”

“就算是做梦也没错啊,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利嘛。”

欧阳嘻嘻哈哈地笑着,“问题是怕你做的是白日梦啊。”

柳男用两只手掌用力地向欧阳击水,一串串水花不断地溅在欧阳的脸上,欧阳不断地向后躲闪着。柳男继续展开攻势,“我让你白日梦,我让你白日梦!”

池水在她的脸上身上不断地溅起阵阵水花。她不停地还击,同样将水击打在柳男身上。她招架一阵之后,见无能为力,便一头扎进水里朝远处游去。她身后的水中泛起了一阵阵白,游出去没有多远,又站起身来回头看到柳男依然站在原处傻傻地注视着自己。她得意地笑了,又一头重新扎进了水里,继续向远处游去。像一头正在潜水的鸭子,正伏下头去寻找水中的猎物。

柳男也扎进了水里,朝欧阳追去。两个人的身后,分别划出了两条白白的粗犷的水线,水花在泳池中泛滥。

此刻,朱大可依然悠闲地坐在岸边的一把躺椅上,漫无目的向水中看去。杨光问道:“大可,想喝点什么吗?”

朱大可看了杨光一眼,“来听可乐吧。”

杨光向站在附近的一名女服务挥了挥手,“服务员,有可乐吗?”

女服务员走了过来,“有啊。想喝可乐?”杨光摆出了一副天真状,“我想喝可乐。”女服务员笑着转身欲离开。杨光不解,“唉,我说你笑什么呀?”“我觉得你有点可乐,像汶川地震时的那个可乐男孩儿。”女服务员回头答道。

“你看我像?我有那么年轻吗?”

“你今年多大呀?”

杨光做了个鬼脸,又一本正经地答道:“十七八呗。”

女服务员站在原处露出了笑容,“那你长得可够着急的!你是不是吃激素不花钱啊?”

“你是说我长得老?”

“不是老,是成熟。”

杨光干脆调侃起来,“你的眼力还真不错,我出生那会儿,我妈就说我长得成熟。一头的黑发,特黑。脸上的皱纹也多。那时候不怎么兴整容,要是放在现在,我妈还不得先去给我做个拉皮?”

女服务生笑着,“你还真够逗的。”“我不行。如果说逗,我根本排不上辈。”杨光指了指泳池中的柳男,“那不,如果说逗的话,还属水里的那位,那人才叫人才呢。”女服务员转身离去。

杨光的目光继续朝泳池望去。女服务员回到圆桌旁,将几听可乐放到了圆桌上,“账一会儿去前台结。”

杨光将一听可乐递给朱大可,自己也打开一听喝着。他继续注视着泳池里的动静。他远远地看到欧阳从水里钻出水面,胸前那红红的两点正在水中移动。他站了起来,大声地喊道:“欧阳,渴不渴啊?渴了,可别在泳池里喝啊,还是早一点上来,这里有可乐!”

欧阳站在游泳池里大声回答:“你才会在泳池里喝呢。那是你的专利。”

朱大可的目光移向了杨光:“我说杨光,你打扰他们干什么?嫉妒了?你就让他们两个人在水里多玩一会儿嘛,机会多难得呀。”

“这是对柳男而言,”杨光笑着,“可是我可有点心疼欧阳啊。你还不知道人家欧阳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你这纯粹是看三国流泪,替古人担忧。累不累啊?”

“真的,最近我看欧阳好像确实是有点动心了。”

“那不是好事吗?”

“你真的认为他们两个人合适?”

“问谁呀?哪双鞋适合自己,只有脚知道。”

其实,杨光和朱大可早就了解柳男,更了解柳男的心思。柳男早就打上了欧阳的主意,可柳男虽说是早些时候已经离了婚,眼下又是一个人独身,可人家根本就没有动过嫁给柳男的念头。这段时间以来,人们发现柳男开始对欧阳发起了旱季攻势,不断地主动接近欧阳,而且仿佛也真的让欧阳的信念产生了一丝动摇。

此刻,游泳池内,柳男突然从水中窜出,站在欧阳跟前,来了个突然袭击,将一串串的水花再一次不停地击打到欧阳的脸上。欧阳同样努力地击水招架着,好不容易坚持了一会儿,终于败下阵来,不得不转过身去,把整个后背留给了柳男。任凭柳男不停地将池水击打在她那晶莹的肌肤上。

朱大可与杨光正坐在桌前一边喝可乐,一边看着柳男与欧阳终于慢慢地走出了泳池,又走到自己的身边。柳男将一听可乐打开递给欧阳,欧阳接了过去。

欧阳边喝可乐边大发感慨,“大可,我怎么也不理解咱们秦总编是怎么想的?你像他们别的部门的人手多,来几个人练练还行。眼下采编人手这么紧张,尤其是我们这帮人,就更打不开点了。他还非要求我们参加什么四项全能比赛不可。一个什么了不得的比赛呀,不就是市记协搞的一项业余活动吗?干吗要这么认真啊?还提前训练什么呀?值得吗?”

朱大可两眼盯着欧阳,“就你的事多,让你出来练,你就出来练嘛,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调整一下自己。其实,柳男就不会像你这样想,人家就很放得开。”

“大可,”柳男眼睛一瞪,“我怎么就放得开了?什么意思啊?”

朱大可笑了,“那谁知道啊?这得问你自己。”

杨光接上了话题,“你不是放得开,而是求之不得呢。多好的机会呀。你都把这当成情人俱乐部了。”

“我说你们这都是什么意思呀?”柳男急了,“发稿量一点都不少,少了也拿不到几个奖金。拿不到奖金,怎么交房贷啊。所以,我才不愿意来这里耗费时间呢。”

“别得便宜卖乖好不好?如果不来参加训练,你哪有一饱眼福的机会呀?”杨光瞥了柳男一眼。

几个人会意地笑了起来。只有欧阳一个人没有笑,她两眼瞪着杨光,“杨光,我可从来就没有把你当成敌对势力呀。你最好还是别主动树敌。”

杨光更是毫不相让,“我更没有那个意思,我一直就把你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怎么可能和你敌对呀?不信你就问问柳男。”

柳男向前凑了凑,“你只是说对了一半。我如果想要饱眼福的话,还用得着这样的机会?什么时候不可以呀?”他将头侧向了欧阳,“欧阳,我说得对吧?”

欧阳站起身来用手中的可乐朝柳男的脸上泼去,可乐喷溅到柳男的身上。欧阳边向远处走去边愤愤然,“我发现你这个人确实是愿意做梦,还往往做得是白日梦。你等着去吧。”

柳男急了,“唉唉唉,你别走啊,你听我说,这人本来就是应该有梦的嘛!再说我可是属于有车有房一族啊。找我,这会解除你爸爸妈妈多少后顾之忧啊!这对社会和谐也大有好处。”

朱大可和杨光哈哈哈地笑着。欧阳回过头来同样笑了,“这个世界上正是因为有你的存在,所以我决定待字闺中。”

“待字闺中也行。那我就永远养着你,括号,不算包养啊,你就做一个全职太太。”他提高了嗓音,“你可想好了,干咱们记者这一行的,竞争太激烈也太残酷了。干脆找我这样一个老公嫁了算了,也少一份心思。”

欧阳继续向前走去,她又主动地停了下来,站在不远处回过头来,漫不经心地说道:“你,就你这样的,当今社会一抓一把一把的。你还是留着孤芳自赏吧。”欧阳又一次向远处走去。

杨光凑到了柳男跟前,“看来你可能还真不太行。”

柳男一脸的不服气,“怎么知道我不行啊?你们谁也没有像我这样了解欧阳,她一向是口非心是,心里想的和嘴上说总是两回事。”

欧阳又回头瞥了柳男一眼,重新将头转了过去。

杨光也凑起了热闹,“欧阳,我是说即使是柳男真不合格,你也得想办法把自己嫁出去。这年头,行行业业竞争得确实都很激烈,你这么漂亮,找个好老公嫁了,也确实是不失为上策啊。”

欧阳终于再一次转过头来,向杨光等人走去,边走边十分诡秘地说道:“你还不知道啊,寻找老公的行业竞争更激烈!你没听人家说嘛,那也需要竞聘上岗。”欧阳再一次朝泳池外走去。

“别贫了,”朱大可站了起来,拿起身边的毛巾,“还是去冲冲澡吧。我还有事呢。”

杨光拍了拍柳男,“我说柳男啊,看来你是任重而道远啊!”

柳男凑到杨光耳边神秘兮兮地说道:“不过对欧阳来说,我还是很有信心的。还待字闺中呢?这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