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影帝的蜜糖恋人 > 第16章 爷爷!爷爷!爷爷……

第16章 爷爷!爷爷!爷爷……

电话刚一接通,爷爷就炸了:“你个臭小子,又是一整晚不回来,你爷爷我电话都打爆了,是不是又跑去和他鬼混了?是不是纯心想要气死我?”

“爷爷……我……”

白珥扶了扶腰,不敢说实话,“我拍戏呢。”

又继续瞎编:“昨晚拍得很晚,在工棚睡的,没有和谁鬼混。”

没有和谁鬼混,只是和鬼一起混。

爷爷半信半疑,以前白珥群演时,偶尔接的戏也会等到凌晨两三点,太晚了他也不会回去睡觉,就在大棚凑合眯一会儿,又继续接戏。

不过爷爷还是有点儿怀疑,“那我来大棚找你,晚上有个客人要送一些东西到郊区,我老了,搬不动了,你得帮我。”

“爷爷……”

白珥莫名有些心酸,赶紧答应,又不敢让爷爷来找,只能继续撒谎:“你别来找我,我马上……又要开拍了,先不说了,方导在催我了,我拍完就回来帮你!”

说完慌忙挂掉电话。

管家在一旁小心问:“公子,你这样能回去吗?”

白珥有些气,气简星泽不知道节制。

又很害羞,脸瞬间红透:“我,我可以……”

管家摇一摇头,心说如果小微在,肯定又要有一番趣谈,叹气一声,“我去帮你弄点药吧。”

药很快拿了上来,管家识趣退出去,关门前不忘交待:“擦深一点才有效果。”

白珥脸更红了。

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趴好,自己给自己擦药,这个药涂下去,白珥痛得又哭了。

抽抽噎噎的简星泽打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简星泽听到一些呜咽,忙问:“怎么了?小宝贝儿,见不到我都想哭了?”

“呜~我今晚,必须回去。”

抹过药的手指头无意识放进了嘴里,吃到一些凉凉的药味,感觉不对,慌忙又拔出来。

简星泽愣了一下,“回去干啥?”

“爷爷要我回去帮忙。”白珥还哭着,却软软的解释。

简星泽又是一愣,旋即问:“你能下床吗?”

白珥哭得更厉害,“都怪你,欺负我!”

“嗤……”

简星泽轻声笑道:“你迟早都得学会适应,不过一晚上而已,就受不了了?”

“呜……以后不准这样欺负我了。”白珥撒着娇求饶。

简星泽又笑:“好,那今晚怎么办?你真的能回去吗?要不,我派人去帮爷爷?”

“别别别。”

白珥拒绝道:“我没告诉爷爷……我跟你在一起。”

简星泽心底掠过一丝不悦,想问你总不可能瞒着你爷爷一辈子吧,还没开口,就听白珥在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可能还要晚点。”

“那我先回去了。”

简星泽不爽的瘪起嘴:“我给你安排司机?”

“嗯好。”

白珥先挂的电话,挂完用力撑起身子,去卫生间洗漱完,才回来穿衣服。

简星泽安排的司机已经到了,管家很贴心的安排了一只轮椅,想把白珥推到路上。

白珥却红着脸拒绝了,管家没辙,只好把他扶上车。

回到家时,爷爷正在理货,七七八八的一大卡车,白珥走路有点抖,昨天那个油头粉面男也在,笑意不明的冲他打招呼:“小帅哥,你好呀!”

白珥强作若无其事,挤出来个笑帮爷爷搬东西,“你好。”

油头粉面男见他回答自己,像是打了鸡血,小跑过去帮他一起搬,“我叫佟月华,是华艺公司的经纪人,你叫什么名字?”

白珥愣了一下,华艺公司是仅此于沈家演绎公司的影视集体,主要靠经营综艺节目爆红娱乐圈。

不过能进华艺综艺节目的,多数都是大腕当红明星,像他这样的小角色,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进去。

极淡的勾了下唇角,声音浅浅:“我叫白珥。”

“白珥?王旁珥?”

“嗯。”

“你长得真帅,有兴趣去华艺吗?”油头粉面男发出邀请,眼神是诚恳的。

白珥微惊:“我?”

“对呀,我们现在正在打造一款草根明星选秀节目,不知道你有兴趣没?”

“呃,我没什么才艺,唱歌也不好听,还是算了吧。”白珥拒绝得很果断,选秀节目他真的没兴趣,他只想演好戏。

油头粉面男露出很明显的失望,“那好吧,”又从包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白珥:“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想来,打电话给我。哦,你也可以加我微信,就是我的电话号码。”

白珥将一箱货物搬上卡车,才擦擦手接过,随手扔在了裤袋里,“好。”

所有他需要的物品搬完以后,爷爷和白珥上了卡车,油头粉面男去开了自己的车,在前面带路。

白珥开车,爷爷抱着黑猫儿在副驾。

一大一小两辆车缓缓朝城西方向行驶而去,夜幕微降,霓虹映雪,整座城市沦陷在一片流光溢彩中,冰冷又温情。

中途简星泽给白珥打来个电话,不过爷爷在旁边,他没敢接,挂掉电话直接关机,认真开车。

他虽然睡了一整天,不过腰酸腿软,开起重型卡车还是有些吃力。

好在目的地并不远,就在城西郊区的一片拆迁地段,因为拆迁的原因,这条街已经人去楼空,房子也被人为破坏成残垣断壁、危房险楼。

油头粉面男的车在一栋黑压压的小楼面前停下,打起了应急灯。

白珥也停在他后面,车门一拉开,迎面扑来一股阴气,爷爷微微蹙眉,连黑猫儿都警惕起来。

“在这里?”

爷爷问前面也刚下车的油头粉面男。

油头粉面男神秘兮兮的一笑:“对呀,这里环境比较有气氛,拍摄起来也比较有代入感。”

白珥不明白,“拍摄什么?”

第39章鬼打墙

佟月华笑笑解释道:“我们正在拍一个有关灵异探索的综艺直播节目,参与的,都是当红很知名的偶像明星,为达到逼真的效果,所以才购买了一些丧葬用品,也临时租用这里的拆迁房屋。”

白珥瞥了眼二楼黑洞洞的窗户,已经没有玻璃了,还挂着几根钢筋,忍不住问:“这种地方用来拍摄节目,是不是太危险了?”

“这个你放心,明天会有专业的施工队来排查安全隐患,你们先把货给我下到屋里。”佟月华拿出一串钥匙,打开了尘封已久的木板门。

伴随“嘎吱”一声轻响,木板门上的灰尘簌簌跌落,一股阴嗖嗖的冷风从黑洞洞的内堂穿出,冻得几个人一阵哆嗦。

白珥和爷爷也没多说,拉开卡车门一起卸货,佟月华侧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板,用来放东西。

东西下到一半,楼梯口突然响起一声窃窃又低低的冷笑,又有点像是女人抽泣。

佟月华吓了一跳,慌忙看向爷爷和白珥:“你们听到了吗?”

黑猫儿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的,粘了一身灰,冲着楼梯口喵喵叫两声,躲到了爷爷身后。

爷爷和白珥相视一眼,白珥随手抄起一只纸扎人,爷爷则是龙形拐杖一挑一点,一道白光从杖间溢出,嗖一声指向楼梯口。

“啊~”

像是躲在黑暗深处的女人被利箭扎中,一声惊声尖叫传出,一道白惨惨的鬼影闪了一闪,又朝楼梯上方跑去。

“别跑!”爷爷一个箭步,率先追了上去。

“爷爷!”白珥跟着追去。

留下佟月华吓得头皮发麻,赶紧去追转眼已不见人影的白珥。

“爷爷!”

白珥刚跑出几步,瞬间感觉不对劲,这种楼梯是回折式的,一层最多四个转折处,可是白珥一口气跑了八九个,也没见到门,而且上面还有楼梯!

就好像进入到一条永无止境的秘密通道,整个空间静谧幽深,能清楚的听见呼吸声和脚步声回荡在空中,那么清脆空灵,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白珥一人。

明明是三层的小楼,怎么会有如此长的楼梯?

白珥停下蹦跑动作,唤了声:“爷爷!”

“爷爷!爷爷!爷爷……”

楼梯间瞬间回荡起一连串回音,一圈一圈的,空灵灵的透着引人心惊肉跳的触动。

白珥皱起眉,这分明是遇见鬼打墙了。

记得爷爷说过,遇见鬼打墙必须点亮犀牛角做的灯,方能照清眼前的障碍物,寻出真路。

可是这种鬼地方,他要到哪里去照犀牛角做的灯?

犀牛角没有,简星泽的肋骨有一块,不知可行不可行。

想着便摸出附身符,似笑非笑的旱魃像闪出一丝红光,以前还不觉得,现在仔细看来,这东西眼神和简星泽倒是一模一样。

白珥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死马当活马医,使出一道白家奇门燃烧术,对着旱魃像一指一点。

指尖的旱魃像上,瞬间燃起朵幽幽的火苗!

另一边的简星泽只觉胸口一阵烧痛,颀长二指按住胸口捂了捂,隐隐感觉不对,匆匆丢下剧本,侧头朝窗外瞥了眼。

清冽视线正撞见一轮皎洁明月,简星泽低沉沉的唤了声,“小耳朵……”

那块肋骨虽然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却与他有心灵之通,会指引他到达他所在的位置。

这便是白家史记所写祖师爷的庇佑,实则不过是有人触摸或破坏那块附身符时,会与简星泽产生心灵感应,如果他感受到对方有危险,会及时赶过去救他。

不过这块护身符只限制于白无尘和简星泽俩人之间,对其他人根本无效。

这也是白珥这年从爷爷手上接过护身符时,简星泽找到他的真实原因。

这次不一样,这次他感觉到自己的肋骨正在火上烧灼,眉心也跳得厉害,刚刚回北麟园的他,又顶着风雪出门了。

当他找到白珥,小家伙已经崩溃了。

他陷在那无尽的楼梯间,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蜷缩在角落,把自己缩成一小个掰不开的团,脸埋膝盖,正在低低的哭泣。

“小……”

想脱口而出的小耳朵,又在记起他说过我根本没有小耳朵这个绰号时,硬生生改成:“小傻瓜,怎么哭了?”

“……简星泽……”

白珥抬起通红的眼帘,视线撞见男人的一刹那间,哭得更加厉害:“我是不是要死了?你是我出现的幻觉吗?”

“不是的。”

简星泽一把将他从地上抱起,长发垂到了肩膀,刀锋一般的浓眉微蹙,深邃如海的眸子静静注视眼前小青年,在模糊灯光下美得如天神一般。

“白珥,这不是幻觉,你看清楚,我就在你面前,相信我!”

那么低沉的嗓音,磁性极强,散发着男人独特的气息。

白珥鼻子一酸,小鹿一般圆圆的杏眼瞪得更圆了,薄唇轻轻颤了颤,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已经七天了,我在这里被困了七天了,电话也打不出去,叫谁都没有人应,爷爷也不见了,我还以为,我会饿死在这里……”

七天?

简星泽一愣,他们不是下午才通过电话吗?

四周瞥了眼,顿时感觉到一股鬼气森森的阴气,顿时明白过来,这小东西是遇见了鬼打墙。

所谓的鬼打墙,不过是一些怨灵布下的空间结界,人在里面出不去,别人也进不来。

困在里面的人,更是一日三秋,完全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直到最后,精神崩溃而亡。

不过简星泽不是人,所以这区区的障眼法,根本困不了他。

将人圈进怀中,有些无奈的揉揉头发凌乱的小脑袋,又气又好笑:“亏你还学过傀术,这么点小的鬼打墙都破不了?”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弯弯的弧度,低沉的声线里带着几分沙哑,白珥感觉思路清晰了不少,顾不上与他争辩,忙问:“那,那爷爷呢?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他……”

说到这里,漂亮的杏眼红上添胭脂,又要哭了。

“乖,别担心,老攻带你去找,嗯?”简星泽惊人的臂力一把横抱起白珥,舍不得放下这个受伤的小东西,紧紧抱着,往门的方向走去。

白珥是真的感觉自己在这里度过了七天七夜。

滴粮滴水未进,也没睡,也不敢睡,精神一直处在一种高度集中和紧张的状态,好容易得救,心底那根紧绷的玄便松了下来。

精致脸蛋埋进人宽广胸怀,眼皮熬不住,开始打架。

不过心里记挂爷爷,也不敢阖上,直到简星泽推开三楼的门,看见爷爷熟悉的身影正和一白衣女鬼斗得起劲,太沉的眼皮,终于重重阖上。

等他醒过来时,人已经在自家床上了。

爷爷和简星泽都守在床头,两个人还在吵,爷爷义正言辞:“现在你可以走了!我不希望,我孙子醒过来时,能看见你!”

“爷爷……”椒淌湍兑堵嘉证丽

简星泽刚想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却被爷爷狠狠打断。

“爷爷个鬼,我才不要做你的爷爷!”

老小孩,老小孩,越老越小孩,大概说的,就是爷爷这类的老人。

简星泽却执拗道:“不管你肯不肯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我都会叫你爷爷,因为我爱你孙子,我也会和他一样,孝敬你,尊敬你。不管你接不接受,反正我是认定他了。”

“少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同意你们在一起!”

爷爷几乎是扯着嗓门吼,又反反复复重复着一句话:“我孙子是正常的,他是正常的,他肯定是正常的……”

“爷爷……”

白珥听哭了,他从小就很笨,空有一身漂亮的皮囊,学东西却要学很久很久,经常被人嘲讽,冷言相对。

只有爷爷,不厌其烦的教他自己穿衣,自己吃饭,自己上厕所了,一个字一个字的认,光是爷爷爱你,你也要记得爱爷爷哦!只这句话,都重复了不止一千遍。

爷爷最怕的,就是别人说他孙子不正常,好容易拉扯长大成了人。

现在又和一个男人搅和在一起,简直太不正常!

“爷爷,我是正常的,我没有病。”

白珥从床上坐起,扑进爷爷怀抱,痛哭出声。

爷爷也是老泪纵横,轻轻拍打他的背,“乖,爷爷知道,我的小宝贝最棒了!”

一旁的简星泽看得有些呆,或许正是这个老人的用心栽培,才成就如今多情又滥情的白珥,纯真又不着人世烟火的迷人气息。

或许让他们多待一阵也可以,索性起身告辞:“爷爷,既然你不喜欢我,我今晚就回去睡,白珥交给你了,你们好好的休息。”

又款款深情的盯了眼白珥:“我们电话联系。”

爷爷像是想通了什么,长长叹气,最后把脸一横:“哎,算了,我老了,也管不了你了,你认为怎么样做才能让你开心,就怎么样做吧,不用顾及爷爷的感受!”

“爷爷,你别这样,呜……”

白珥哭了出来:“我爱简星泽,也更爱您,您别丢下我……一个人……”

第40章宝贝儿,你真好

爷爷轻轻叹息一声,“我不丢下你,你跟他在一起也好,余生有个照应,今天时候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我去睡了。”

说着,爷爷也没再理会他俩,捶着腰离开。

白珥看着那抹微微佝偻的背影,鼻子一酸,眼泪簌簌跌落,却又不敢哭出声。

简星泽将他搂进怀中,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任由湿热泪水浸透衣襟。

也不劝,让他自己痛痛快快的哭,哭出来发泄了,也是挺好的。

哭完,他呜咽一声,“我是个不孝子孙……”

缩着身子重新钻回了被窝里,把自己整个人严严实实裹住,顺便把头也钻了进去,只给简星泽留一小半床位。

简星泽有想打电话叫人来换掉床的冲动。

不过夜太深了,他只能脱掉外套和鞋子,依在白珥旁边侧身躺下。

白珥发现他也没盖被子,捂住头含含糊糊问了句:“旱魃不会冷吧?”

简星泽一愣,记起多年前,白无尘和他追一只山精,不慎跌入谷底,谷底夜间温度很冷,两个男人衣物被溪水打湿,又冷又饿。

白无尘当时很气,气他强要了他,才导致法力丢了大半,以至于才会落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夜委实太冷,整个谷底除了冰冷的溪水,就只剩光秃秃的石头,也找不到可以生火的地方。

好容易寻到块凸起的石头,又只够一个人坐上去。

简星泽把白无尘抱了上去,自己依然泡在水中。

白无尘哆嗦着身子,也是这般问他:“旱魃不会冷吧。”

会冷肯定是会冷,不过抵抗力比人类强大而已。

当时简星泽想抱着他,于是撒了谎:“冷,不过你要是不想我挨着你,我可以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