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影帝的蜜糖恋人 > 第17章 徐小圃魂不守舍

第17章 徐小圃魂不守舍

“那你就忍着吧。”

这是白无尘当时的回答。

如今历史重影,简星泽依然撒了相同的慌:“冷,你要是不想我碰你,我可以不睡。”

白珥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将暖暖的被子打开个口,被子上面只露出两撮翘起的呆毛,一双纤细柔白的玉手伸了出来,胡乱去抓男人:“冷就进来。”

简星泽呼吸一滞,捞开被子钻了进去,紧紧裹住人,张口吻上了甜蜜柔软的唇。

小小的被窝被灼热滚烫的吻翻搅出一片暧昧气息,男人重重的喘息着:“宝贝儿,你真好……”

“呜~”

白珥浑身都红透了,小手却勾紧了男人的腰,腹部触碰到某个滚烫僵硬的物体,身子抖了又抖:“这里是我家,你不可以乱来。”

简星泽好笑,“好,我不乱来,不过感觉,你很想要的样子哦?”

白珥脸颊更烫了,小拳头小拳头捶打他胸口:“我哪有很想要啊?”

“那意思,还是想要了?”

简星泽任由他捶打,床委实太仄,一九零净身高曲在上面有些憋,索性将白珥捞起来,放到了自己身上。

这样两个人都舒坦了不少,白珥也不反对,趴在胸口安心阖上眼睛:“乖乖的,别闹,快睡觉。”

简星泽又愣又好笑,星眸在夜色中弯了弯:“好,乖乖的睡觉。”

这一夜白珥睡得很好,倒是苦了简星泽,一整夜都被软趴趴的人撩得蠢蠢欲动,却又答应了他,不乱来。

*

早餐爷爷做了猪血粥,玉米猪肝粒小炒,鸡蛋松甜饼,鸭血粉丝汤。

爷爷淡淡的看了眼简星泽,给他舀了碗猪血粥:“这个你也可以吃。”

简星泽微微错愕,嗅到一丝奇异的香气,这种东西,分明不是人吃的。

“谢谢。”

睫毛浓密的眼睑微垂,星眸中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情绪,简星泽不惊不喜的接过粥,坐在白珥旁边,小口喝起。

心底却搅翻了一片狂澜,原来小耳朵,是这样被他养大的。

*

早餐过后,简星泽打电话给小刀,小刀开来车,打算送他们一起去影视城。

小刀脸色很差,几乎是白的透明,内里清晰的血管一片乌青色,像是死而不腐的僵尸。

爷爷正准备收拾碗筷,看见小刀忍不住问:“你是怎么回事?”

“有点饿。”小刀冲他笑了笑,手插在西装裤袋,笑得云淡风轻,好像饿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一样。

爷爷看了看锅里的粥,还剩小半碗,抬眼问:“要吃一点吗?你们老板可以吃,我想你也可以吃。”

简星泽用纸巾擦着嘴角,看见小刀投来询问的目光,微微点了下头。

小刀抽出手,接过爷爷手上的碗勺,“那我就不客气了。”

简星泽不管他,擦完自己的嘴又给白珥擦,眼底温柔尽显。

小刀先是尝了一小口,向来寡淡的眼底,居然亮起一丝光,“嗯,好吃!”

稀里呼啦一喝,粥碗很快见底了,又递给爷爷:“再帮我煮点?”

爷爷:“……”

爷爷:“先垫着,晚上再过来,这玩意又不是随时都有。”

小刀难过的瘪瘪嘴:“好吧,以后我就有口福了。”

“免费的没有,得给钱。”爷爷夺走他手上的碗,脸上写着很不高兴。

小刀喊住牵着白珥手出门的简星泽,“老板,可以预支一点工资吗?”

简星泽头也没回:“先送我去拍戏,迟到了那有钱给你开工资?”

“得嘞。”

小刀嬉皮笑脸起身,朝爷爷拜了拜:“晚上我过来给伙食费。”

爷爷拿着个勺子在风里凌乱,这下倒好,我到成了这帮怪物的伙夫了。

*

今天白珥的戏最多,服装换了好几套,演戏子登台唱戏时,简星泽亲自给他上妆。

笔锋顺着秀眉走过,清俊秀气的少年顿时落成个鹅眉朱唇粉墨黛熏的漂亮戏子,简星泽看得有些痴迷,经纪人在一旁看红了眼。

白珥唱功全无,只做口型和动作,由资历颇深的戏曲演员配音,也就是原本导演找好饰演紫裳的演员。

小演员名字徐小圃,已经快30了,长得还算俊俏,因为保养得当,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左右。

这个角色原本是他演的,没想到现在却成了个配音,心底有气,也向导演提过,不过导演只说你愿意配就配,不配大把的人等着配。

徐小圃没办法,只能答应。

眼看着台上的人水灵灵舞动,他却只能在这里生硬配音,气不打一处来,又像是故意刁难似的,拉长或改变音调,搞得白珥跟不上节奏。

导演也不高兴,连喊几次咔,却不迁怒于白珥,只冲徐小圃吼道:“你配合点他动作!”

这一来,徐小圃更气,感觉这里所有人都向着这个无名小卒,连鼎鼎大名的影帝都向着他!

配音一完成,他就冲进厕所,一拳头砸在镜子上,发泄似的低吼:“凭什么?明明是该我出头的机会,凭什么被演技那么拙劣的小辈给抢去了?”

“因为他比你年轻,比你帅。”经纪人不动声色出现在他身后,金丝边眼镜下,是一片阴毒的光。

徐小圃这才注意到,镜子中的自己有多么失态。

赶紧低头洗了把脸,看向经纪人:“你,你是简爷的经纪人?”

“没错。”

经纪人在他旁边姿态优雅的洗手,洗完又取下眼镜擦了擦,侧头对徐小圃笑了一下,“不过,我们有共同的目标。”

徐小圃一愣,问他:“什么意思?”

经纪人不看他,人模狗样整理领带,“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喝一杯?”

徐小圃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不过简星泽的经纪人邀请,他肯定得去,于是答应:“好。”

晚上两个人便约到一家五星酒店,经纪人直接开了总统套房,徐小圃很奇怪,他不会是想潜规则我吧?

经纪人连看他都不带正眼,直接倒了两杯价格不菲的红酒,切了西班牙进口牛排,津津有味的品尝:“吃吧,没有药,味道不错。”

徐小圃瞥了眼桌子中间暧昧的玫瑰,还是动了刀叉,像他这种小演员,根本不可能进这种高端酒店,也没吃过如此美味的牛排,更何况是品尝一口价格6位数的红酒。

几口酒下肚,心都乐开了花,“谢先生,你让我来的目的……”

经纪人挑眉看他,“你想演紫裳?”

徐小圃一惊,又假笑:“想到是想,紫裳这个角色,我分析过,我个人很喜欢他的人物性格,哎,让那位白先生给演残了。”

因为不知道经纪人究竟什么目的,他也不敢太过于诋毁白珥。

经纪人抿了口酒,“我个人也不喜欢白先生的戏风,如果徐先生想演这个角色,我倒是有个办法,只是不知,徐先生愿不愿意与我合作。”

徐小圃以为的合作,是经纪人想找他签约。

当即欣喜万分,“当然愿意。”

“行,那我们干一个?”

“干杯!”

俩人举杯一口饮尽,好不痛快。

徐小圃虽然谈不上海量,可喝点红酒还是没问题的,这一杯酒下肚,莫名感觉头脑有些发晕,恍恍惚惚的。

他摇了摇头,想甩掉酒意,却越甩头越晕,连脸颊都开始发烧了。

经纪人取下眼镜,对他暧昧一笑:“徐先生,你喝醉了,我送你去房间休息吧。”

边说边站起身,还拉松了领带!

第41章不要

徐小圃耳朵都在发烧,经纪人一靠过来,他只觉他身上的茶香气息丝丝缕缕的萦绕在鼻翼,好闻极了。

“谢先生……我没醉,我只是有点晕……啊……”

经纪人伸手划开了他裤子拉链,还故意问:“怎么回事?怎么都有反应了?”

“我……我……”徐小圃这才发觉,自己上当了,这酒里面,肯定有药!

“你可真是个小坏蛋呢,这样子勾引我?”经纪人重重抚摸着,唇角勾起戏谑笑意。

徐小圃只觉口干舌燥,便端起桌子上的酒瓶,猛灌了几口酒,抬眼望去,套房里迷离的灯光晃得他意乱情迷。

经纪人的笑亦在一片明晃晃光线中,格外炫目。

他抬起头,想吻上经纪人的唇。

却被经纪人一把丢开了!

经纪人举姿优雅的起身,朝卧室走去。

徐小圃魂不守舍,亦举步追过去,只是卧室里面,不止经纪人一个人!

一群壮汉光着上半身,头戴黑色半脸面罩,手上还牵着一条成年藏獒,笑盈盈的冲他勾手指头!

徐小圃像是失控一般扑腾过去,跪在一名壮汉腿边,抱住他大腿……

*

爷爷刚刚煮好猪血粥,佟月华就钻进了纸扎铺。

佟月华看见过简星泽救白珥,还救了爷爷,也看见过鬼,更加想拍好这个综艺节目。

“白老先生,在煮东西啊?好香啊!”一进门他就开始玩套路,脸上笑容倒是看起来很真诚。

爷爷不怎么喜欢他,不过抱着顾客是上帝的心态,假笑道:“是呀,佟先生今天,还需要点什么吗?”

佟月华揉起肚子,厚着脸皮道:“我刚好饿了,不知能不能在白老先生这里趁顿饭呢?”

爷爷心说我跟你很熟?

不过也不好拒绝:“能是能,不过我孙儿和他朋友晚上要过来吃饭,你……”

意思你好意思吗?

“没事,我吃得少。”佟月华依然厚着脸皮装傻。

爷爷无奈,只好让他留下。

白珥和简星泽刚回来,佟月华就笑盈盈的上前套近乎,假装和白珥很熟,过去就要抱他:“白珥,你回来了!我们在等你吃饭呢!”

简星泽瞥了眼白珥,抱起膀子站一旁,没吭声。

白珥没想到只和他见了一面,他就这么热情,也没想到爷爷会留他在这里吃饭,有点不知所措地抠头皮:“哦,那啥,爷爷,饭做好了没?要我帮忙吗?”

佟月华赶紧接话:“不用,我们都把饭菜摆好了,只等你们回来吃了。”

小刀刚好停好车进来,撞见陌生的佟月华,“啧!”一声:“有外人?”

佟月华对他从容一笑:“不是外人,我和白老先生是好朋友,和白珥也是,对吗?白珥?”

白珥心底意外,嘴上不好说破,只是尴尬笑笑:“……呃。”

爷爷不想听他们瞎逼逼,在里面喊了声:“你们吃不吃?”

“吃,当然吃。”小刀拨开挡路的佟月华,尽直往饭桌走。

简星泽亦拉着白珥走了过去。

整顿饭因为多出佟月华,气氛变得怪异起来。

简星泽明显不高兴,挑眉瞪不停给白珥和爷爷夹菜的佟月华。

白珥尴尬至极,几次婉言拒绝,佟月华都还在继续夹,还各种彩虹屁吹捧几人。

只有小刀没事人一样,自顾自吃得欢。

爷爷随便吃了点就没心情了,筷子一搁,“白珥,待会把碗洗了,我还有点事,先出去了。”

白珥还以为佟月华会跟他走,忙应:“哦,知道了。”

直到爷爷拿起帽子离开,佟月华也没动一下。

白珥只觉奇怪,桌上饭菜很快扫空,简星泽不悦的问佟月华:“你是还想留在这里过夜吗?”

佟月华这才笑道:“不是的,我知道,你是大影帝简爷,我是华艺公司的经纪人,我来这里的目的,是想邀请你们参加我们有关灵异节目的拍摄项目,不知简爷有没有兴趣呢?”

“没兴趣。”简星泽拒绝得绝决。

救下白珥后,他也在爷爷哪里打听过前因后果,先不说那个地方怨气有多重,光是佟月华看白珥的眼神,他就不喜欢。

“我可以开出多沈氏三倍的价钱。”佟月华摆明自己的态度,是非要邀请到简星泽不可。

又指了指白珥:“他的片酬,也和你一样。而且,如果节目火,我还会给你们分红。”

小刀喷了口饭,看向自家老板,那眼神似乎在说:老板,这笔片酬下来,肯定不少呢。

简星泽有些轻微的心动了。

霖霄吸血袋吸上了瘾,每天都要不少的费用,连小刀的口粮都分给了他还不够,现在泞洲这边医院,血库基本被他们购空,必须从外地空运过来。

如果不满足霖霄,他要是逃出来,恐怕得到处咬人。

更何况,小刀也不能饿着。

想到这些,简星泽有些动摇,“分红怎么算?”

“七三开,其他参演者没有,只有你有!当然,如果白珥深受粉丝喜爱,也会有分红。”佟月华说得很诚恳,“片酬当天结,分红节目录制完成后结,白纸黑字,咱们通通写好,而且拍摄时间由你安排,不影响你在沈氏的拍摄。”

简星泽和小刀都心动了!

沈氏的片酬几乎是年结,他们现在手头的经济已经危在旦夕,不过简星泽并没表现出太大的动容。

淡声道:“这个我得回去和我的经纪人商量一下。”

佟月华笑嘻嘻摸出名片:“好,当然好,这是我的名片,不知简爷愿不愿意留个联系方式。”

简星泽看了眼小刀,“留我保镖的。”

小刀也没多说,摸了张名片丢给他。

佟月华回去后,白珥系上围裙洗碗,小刀窝到沙发上打游戏。

简星泽很无聊,便来厨房转悠。

小青年脱了外套,内里只有一件贴身的羊毛衫,臀挺翘圆润,交叉的围裙系成只漂亮蝴蝶结,清瘦腰线便显了出来。

简星泽艰涩的滚了一下喉咙,眉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漾起一片灼热的光芒。

几步过去,一把环住人,声音低沉沉的:“宝贝儿,今晚我们回北麟园,嗯?”

白珥只觉背上贴来一道灼烫,杏眸一呆,差点打碎碗,“啊,这这……”

“好吗?”

简星泽重重喘气,体内仿佛有一把火在燃烧。

滚烫的气息浓浓萦绕在耳畔,搞得白珥心痒痒,干净清丽的脸颊,像是施染上浅浅粉黛。那一双水润的杏眸亦挑起层层波光潋滟,特别动人。

简星泽轻轻咬了口他耳垂,低声蛊惑:“你也很想要不是吗?”

白珥意识都有些恍惚了,想离他远一点,前面又是洗碗水槽,手上又裹满泡沫,只能用后背去推他,“你别闹,我先洗碗。”

“没闹,你先答应我,不然我就趁现在,你爷爷不在家,要你!”

简星泽掐住他的腰,猛的往身前一按,白珥瞬间抵到个巨物。

脸颊倏地翻上一层热浪,“别别别,小刀还在外面,我跟你回去好不好?”

简星泽满意的笑了起来,在他浑圆的臀瓣上拍了把,“好,洗快点。”

“你去外面等着。”白珥脸红红的,有些气。

简星泽怕真把他弄气了,手闲闲插进裤袋,出了厨房。

白珥洗完碗,爷爷还没回来,只好给他打电话,毕竟隔着电话要好说一点。

“爷爷,我有点事,先出去了?”

爷爷电话那头很吵,他声音很大:“你说什么?”

“我今晚不回来了,铺子关了,你带钥匙了吗?”白珥声音扩大一倍。

爷爷不满的骂:“那么大声干嘛?以为你家老头子聋了?”

白珥无奈的抓抓头发:“你带钥匙没?”

“带了,是不是又要和他去鬼混?”

“……呃,我,我去拍戏……”

白珥心慌慌的撒谎。

爷爷又骂:“把你爷爷当孙子骗呢?去鬼混就鬼混吧,骗人就不对了,好了好了,不说这个,那什么花走了吧?”

“走了,爷爷,他叫佟月华。”

“喲,记得这么清楚?”

“……呃。”

“行吧,我还有事,先挂了。”

白珥刚想问他都晚上了,还能有什么事,爷爷却挂了电话。

他想给黑猫儿道个别,寻了圈,也没找到猫影,只好清洗了猫盘,添了猫粮和水,才关好纸扎铺,和简星泽去北麟园。

简星泽一路都将他搂在怀里,手不安分去摸他的腰:“这么喜欢猫?要不我们养两只?”

白珥打掉他的手,“不要。”

简星泽不明白他说的是不要养猫,还是不要弄他,手探进那天他俩买的情侣装里层,触到滑腻肌肤,挑逗起来,“不要什么?”

“你……”

白珥咬咬唇,当着小刀面也不好说,人已经快挤到窗缝里了,“不要养猫。”

“为啥不要?”简星泽勾手将他捞了回来,挑起他下巴问。

白珥憋屈得慌,下意识看了眼前排小刀。

小刀在心里碎碎念:我是空气,我是空气……

“爷爷说养猫要很多耐心,我没有耐心,养不好,国国几乎都是爷爷在照顾,我只喜欢逗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