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影帝的蜜糖恋人 > 第7章 沈清逸走出去的姿态还算潇洒

第7章 沈清逸走出去的姿态还算潇洒

“今天早上醒了,很不满意被拔了犄角,拒绝进食,好像……还有点忧郁。”阿伟的眼神有几分担心,又悄悄打量了一眼白珥。

白珥发现他左腕依然缠了圈细细的锦线,不过上面血迹没有了,干净又雪白,在阳光下泛起点浅浅的光泽。

“先不管他,我会尽快弄到沉睡药,让他进入休眠状态,有突发情况给我打电话,如果他继续抗拒食物,就联系医院,多收购一些过期的血浆。”

简星泽摁了摁眉心,“实在不行,没有过期的也行。”

*

山路结了冰,小刀车开得极慢。

车窗外雪景太美,白珥无暇欣赏,满脑被各种问号挤满。

终是忍不住,问旁边闭目养神的简星泽:“昨晚抓我的怪物,叫霖霄?”

简星泽撩起点眼皮,淡淡睨了他一眼,又重重阖上,“嗯,他给你说过什么没?”

“他问我是不是白无尘,你把他头上的角拔了?”

男人骤然睁开双眸,瞳孔猛地一缩,“你怎么回答的?”

“我当时为了保命,就骗他说是。”

“你……”

男人突然撕掉温情面纱,脸色变得阴郁可怖,眸底燃起愤怒又像是极度焦灼的情愫。

安静开车的小刀也通过后视镜,瞥向白珥,神色亦带着震惊。

白珥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陡然生出一种无力抗拒的压迫感,朝后蜷了蜷身子,怯怯的解释:“……我,我当时,只想着怎么逃跑……”

简星泽没说话,只是满眸寒冽的审视他。

白珥没有勇气继续说下去,牙尖刺在唇瓣,刺得泛白。

小刀像是看不下去,插了句嘴:“老板,他出不来。”

车厢里又迅速恢复死寂。

终了,

“算了……”

简星泽缴械般投降,眼底寒意褪去,拉住人抹开栗色碎发挡住的额头,落下一个极浅的吻,又死死把人捆进怀中,“记住,他很危险。还有,以后无论对谁,都不能说你是白无尘,知道吗?”

搞得我好像就是祖师爷似的。

白珥在心中腹诽,却不敢抗议,憋着嘴应:“知道了……”

*

泞洲影视城。

粉丝狗仔依旧在蹲点,无论简星泽上下班的时间早与晚,他们一天不拍到他,就好像会饿死似的。

白珥有些意外,今天没看见那个捧花女,估计是被那张照片气到了。

一进到片场,忍不住调侃:“大影帝,你掉粉了。”

简星泽又恢复高高在上傲然于世的姿态,并不理白珥的调侃,而是问:“昨天让你看剧本,都记住了?”

这话题也转得太快了吧?

“呃,只记住个大概……”白珥琉璃色眼瞳咕噜噜一转,讨好似的主动帮他摘围巾帽子口罩。

简星泽手闲闲的插在裤袋,一副享受的样子,“那你说说,紫棠是个什么样的人?”

紫棠是谁?

剧本里那位戏子?

我昨天只想着逃跑,那有心思看剧本?

“……呃,他,他戏唱得很好。”

“还有呢?”

“他很帅!”

简星泽:“……”

简星泽:“今天好好看剧本,我拍完戏会考你台词,要是答不上来……”

极黑的眸子微微一沉,视线垂在小青年裤子分岔处,又抬眼警告似的瞥那张尴尬中依然不失精致的脸蛋,“小心你的鸟!”

又拿鸟威胁我!

“……我,我现在就去看!”

白珥突然不想逃了。

可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他也说不上来,可能是简星泽的手感委实太好了吧……

第18章巧克力

经纪人过来时,简星泽刚上完妆。

他拿出手机给简星泽看,语气稍显急躁:“简爷,这是怎么回事?”

简星泽挑起上妆后有几分妖魅的眼尾,瞥见屏幕上捧花女闹场的图片,还有他发的糖罐牵手图。

懒得看标题,微微蹙眉,“怎么,又招黑了?”

经纪人脸色不大好看:“目前我已经帮你压下去了。不过我希望你能认清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正处于舆论的高峰,许多人都想搞垮你,很可能一张图片就会让你身败名裂。”

似乎感觉到说的太重,又顿了顿:“我是你的经纪人,你私底下乱搞我不管,但是,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希望你能明白我的难处。”

简星泽根本不以为意,摆摆手打断他:“行了,我自有分寸。”

说完也不管他,出了化妆室劲直朝导演走去。

经纪人暗暗捏起拳头,镜片下的视线转向角落看剧本的白珥,露出无比厌恶的神情,又迅速挪走。

白珥察觉到异样时,他已经离开了。

“莫名其妙!”

小声嘀咕一句,继续看剧本,

“嗨!白珥!”

沈清逸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手上捧了盒包装漂亮的巧克力,丹凤眼弯弯的盯着他看。

白珥悚然一惊,差点没把胆吓成渣。不过看见他递来的巧克力,杏眸旋即一亮:“给我的?”

“对呀,我去你以前的剧组打听了下,了解到你喜欢吃糖,刚好来的路上遇见一家巧克力糖果店,顺便就买了。”沈清逸不装/逼时,看起很阳光,人畜无害的样子。

“谢谢!”

白珥想也没想就接了,他这两天没吃到甜糖,馋的不行。

“剥开尝尝?”沈清逸怂恿。

“好!”

白珥经不住诱惑,拆开盒子取出一颗,刚要撕开漂亮金色的糖纸,杏眸微漾,意外瞅见眼睛比糖纸还亮的沈清逸,索性递给了他:“你也吃?”

“嗯嗯。”

沈清逸坦然接过,单手一撑,跳坐在桌子上,撕开糖纸将圆形巧克力扔进嘴里,阖上眼帘惬意地嚼起,长腿不自觉晃来晃去,又匝然睁眼,“嗯!味道不错!你快吃!”

白珥动动纤瘦滢白的指尖,轻轻剥掉糖纸,露出巧克力色加奶的糖仁,馋馋地咽了小下口水。

像只品尝小鱼干的猫儿,先是探出小巧舌尖舔了舔,而后咬下半颗圆,眯起眼睛任由滑酥甜腻的触感刺激味蕾,发出轻盈盈舒服的喟叹,“嗯,真的好吃!你在哪里买的?”

看向沈清逸的瞬间,发现他呼吸有些急促,丹凤眼中一片光明,像是天蓝海阔鱼鸥戏水般欢悦。

“……你,你干啥那样看我?”白珥傻乎乎的问。

沈清逸嗤嗤笑起,灿烂中又带着点邪魅,“你好看,吃东西的样子也好看。”

白珥别开眉眼,脸颊泛起青涩的羞红,“方导说我只是个花瓶,好看不中用……”

“方导是那个小场务?他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去帮你教训他!”沈清逸只阳光了半刻钟,少爷本性暴露。

白珥微愕,一把抓住他:“别,他是为了我好,我演戏方面的确有点……”

“公子,干嘛呢?”

小刀像只幽灵惊现。

尽管白珥快要习惯了,还是控制不住颤了睫毛,慌忙丢开沈清逸,“没,没干嘛……”

沈清逸猛地将他扯回来,嚣张挑衅小刀:“你是那个大叔的小保镖?”

小刀掏出插在裤袋苍白露骨的手,捏起修长指节,“对。”

“怎么想打架?”沈清逸造次了。

“给你个机会,我数到三,放开我家公子。”小刀正眼都没看沈清逸,垂眸瞥着自个拳头玩。

“嘿,我他妈还不信了,这我家的地盘,你还想……”

“三。”

沈清逸话还没说完,小刀出手了。

白珥脱口呼出:“冷静……”

显然已来不及。

只见小刀脚尖一点,划出半个漂亮的圆,以正常人看不清的速度,一把揪起沈清逸后领子,闪电一般晃到窗边,单手轻轻松松将这位沈家最宝贵的小少爷高高拧起,“你是想从这里下去?还是走电梯?”

沈清逸胡乱挣扎一下不敢动了。

略显稚嫩的脸颊泛起病态白,缓缓转动偏褐色的眸子,窥视十三楼下欣欣向荣的影视城,像条风干的秋刀鱼在随风晃荡,“……走电梯。”

小刀看上去修瘦的臂膀微微发力,像扯钓鱼竿似的,一把将沈清逸扯了上来。

沈清逸何曾见过如此可怕的力量,不停抽搐着面部肌肉,敢怒不敢言。

小刀顺手将桌子上的巧克力糖果塞给他,彬彬有礼地朝门口作出请的手势。

沈清逸走出去的姿态还算潇洒,到了电梯间就不行了,哆嗦着手指摸出烟,想点却因抖得太厉害,怎么都点不着。

*

“公子,随便接陌生人的东西,可是不好的哦。”

小刀凑近同样吓坏的白珥,声音阴森森的:“尤其是巧克力鲜花之类,老板知道,是会生气的。”

近距离观小刀的俊脸,能清晰看见近乎透明白皮肤下繁复的毛细血管,不过他的血管不是正常人的红色,而是乌黑色,就像死人凝固后的血洇。

再细看他那双狭长淡漠的眼睛,瞳仁也不是充满光泽的黑色,而是极度深的灰色。稍微离远点看像是黑色,其实跟死人扩大的瞳孔没有区别。

“哇……”

白珥直接被他吓哭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只是想有一个正常一点的朋友……呜呜呜……”

小刀瞬间意识到自己早已不是人这件事情。

淡淡的失落从眼底淌过,动了动唇想说点什么,终是没能说得出来。

*

今天简星泽的戏份很少,多是女一和女二的戏,下午四点,他就收工了。

“简爷,我们能一起吃顿饭吗?”经纪人在他卸妆时,提出邀请。

简星泽一愣,瞥了眼去拿帽子口罩的白珥,“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今天,是我的生日。”经纪人推了推眼镜,掩去眸中复杂情愫。

简星泽沾卸妆液的手一顿,“行,我叫上剧组的人,给你庆生?”

“简爷!”

经纪人有点急,很快又平复情绪:“我,我想跟你,单独聚聚。”

语气又带着哀求:“……就当是,我的生日愿望,好吗?”

第19章吃醋!

化妆室不大,他们的对话白珥听得清清楚楚。

刚拿到口罩帽子的他,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掐着呼吸假装心无旁骛的看向他俩。

简星泽卸完了一只眼妆,锋利的眼睑轮廓顿时显露出来,另只眼尾还描有微微上翘的睫线,莫名给人半面妖王的错觉。

注意到白珥在看他,索性偏过头来问:“你没意见吧?”

“……没,”

白珥没理由的心烦意乱,那感觉有点像自家媳妇公然和隔壁老王偷情,而他却无力阻止一般。

指尖的帽子都被揪皱了,脸上却挤着笑容:“你们玩开心点。”

简星泽没再理他,坐直身子继续卸妆,唇角不自察勾出丝极浅的弧度。

*

出门时几个人走在一起,简星泽最前面,被口罩帽子捂得严严实实,看不见表情。

经纪人没什么遮挡,春风得意的在他左边。

白珥低垂脑袋,走在俩人后面,小刀如影随形。

蹲点的粉丝狗仔变成了两波。

捧花女领了群杀马特小青年独站一角,她旁边有位个子高挑紫色头发浓妆艳抹的御姐,他们人手一束白玫瑰,见到简星泽就砸,还冲他骂渣男伪帝搞垮你之类的黑话。

简星泽一如既往无视,拉走白珥。

经纪人却扭头警告似的瞪了眼捧花女。

紫发御姐立即冲他吼:“四眼仔你瞪什么瞪?信不信老娘打爆你的眼镜!”

经纪人可不会傻到与她怼,跟着简星泽迅速上车。

好在有保安把关,否则那些人肯定会冲上来砸车。

简星泽露出明显的燥意,质问经纪人,“不是压下去了吗?”

经纪人亦是烦躁的推推眼镜,“这种钻牛角尖的女人,有点难搞。”

“实在不行给点钱打发走,我不想事情闹大。”

简星泽摘下帽子,长发飘飘洒洒的泻落,他随手撩了撩,仰头靠在靠枕,看上去有些乏惫。

经纪人瞥了车窗外远去人群,“我去查过她的资料,是个富家女,好像叫展露西,因为家境优越,也不缺钱,只是单纯的很喜欢你。”

“喜欢到想弄死你。”小刀语调揶揄的插了句。

“噗!”

白珥没心没肺的笑出声,一个普通人类要想弄死一个怪物,简直是痴人说梦话。

经纪人不知道简星泽不是人,没好气的瞪他,“很好笑吗?还是说,你希望简爷出事?”

白珥本来看他不爽,不过想到今天是他生日,懒得跟他争论,努着嘴扭头去看车外雪景。

简星泽只当他是默认了,脸色瞬间阴郁下去。

经纪人适时接话:“简爷,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搞定的。”

*

车开出影视城,简星泽上了经纪人的车。

车窗玻璃摁下,男人露出双犀利且深邃的眼眸,看白珥的眼神有些淡漠,“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有,我想……”

“让小刀陪你去,我晚点回来。”

话还没说完,他就打断他。

白珥瞅见他瞳底掩不住的冰寒,把想问你多晚回来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只哼唧出个:“哦。”

简星泽肩背无声绷紧,他这是有多希望我不要回去?

眉宇间的霜雪气息又凝了一层,冷冷吩咐经纪人:“开车。”

旋即摁上车窗玻璃,仿佛多看一眼白珥,都是嫌弃。

白珥莫名就很气,扔掉帽子和口罩,等那辆骚包黄的玛莎拉蒂消失在视野,从另一边车门出去,气鼓鼓的踹了脚路边不知谁堆的雪娃娃,“眼镜开黄车,不是闷骚就是gay!死变态!”

“啧!”

小刀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你这是在吃醋?”

“我吃醋?”

白珥转过身来,杏眸睁得大大的,琉璃瞳清明如镜,倒映出一双小小的小刀,“我会吃他的醋?论颜值论智商论身高,我除了没他有钱,哪里比不上他?我会吃他的醋?”

小刀撇嘴:“你除了比他好看,智商和身高,好像也没他高吧?”

白珥瞬间败下阵来,垂下肩膀意焉焉的拨开小刀,死狗似的往前走。

他从小成绩差,被老师同学嫌弃,练傀术也被人笑话。同学撞见他和爷爷去哭殇,又被全班同学唾弃孤立,说他搞/封/建/迷信……

他不过是想给爷爷减轻点负担,毕竟连爹妈长什么样都没见过,经常被别人骂有娘生没娘养的狗崽子……

而简星泽的那一眼嫌弃,像极了众多人看他的眼神,那么不耐烦,不耐烦得厌恶。

小刀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赶紧追上:“你想去哪里?我送你?”

白珥不想说话,背对他摆了下手,示意只想随便走走。

太阳嗮了一整天,落雪将散未散,时间尚早,明明没有风,阳光也正好,这天怎的,就冻进了骨头呢?

*

不夜天盛世酒吧。

经纪人包了场。

偌大的酒吧光影旖旎,音乐并不燥,冰块跌落菱形酒杯,浅褐色威士忌漾起漂亮水花。

“干杯!”

简星泽和经纪人举杯共饮。

棉柔长润且浓郁的酒香停留在舌尖肆意跳跃,能让人短暂忘掉烦恼。

“阿泽,还记得这里吗?”

几杯薄酒下肚,经纪人打出情感牌。

“当然,”

简星泽视线停留在手中酒杯里,缓缓晃动折射出诱人光泽的液体,像是陷入回忆,

“五年前你在这里扮成女人陪客人喝酒,我当时只是一个不入流的驻唱,你却被我的歌声打动,说我很有潜力,立誓要带我闯出一片天下……”涵^歌_DR/鄭$蜊

“是呀,那时候我们都在为钱绞尽脑汁,最难的时候,我们还去天桥底下卖过唱,记得最惨的一天,只有十元收入,你不舍的吃,却给我买了两桶泡面一瓶矿泉水……”

经纪人哽了哽,摘掉眼镜抹了下眼睛,“现在五年过去了,我们也算熬出头了……”

简星泽想说我除了对人类的烟酒,其他食物根本不感兴趣。

不过见他眼中噙泪,终是没破坏这难得的美好,静静看了他一会,小口呷起酒。

摘掉眼镜的经纪模样还算俊俏,眼睛不大,一单一双也是颇有韵味,加上酒精的原因,脸颊泛起红扑扑的桃花。

估计是醉了,他有些自嘲:“这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你喜欢男人,早知道是这样,我肯定会追你!”

第20章我根本不喜欢人!

简星泽一愣,旋即又笑,轻轻拍了下他肩膀,语气格外温柔:“子建,你醉了。”

“没有,我没醉!”

经纪人突然反抓住简星泽的手,泪光滢滢的注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