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和你,年少夫妻如儿戏 > 第1章 你早去也没用

第1章 你早去也没用

《我和你,年少夫妻如儿戏》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楔子

第1章楔子

程子言一度爱对祝锦官说的一句话便是:“祝锦官,你放心,我已经忘记你冒犯过我的事了,现在我心里很平静,平静到就是半路上被哪个女人给强了,心里也不会有半点波澜。”

他说得极度自然,似乎没带一丝感情,像是机械的复述一般。

那边一句话便噎住他:“好吧,恭喜你,依我看,强了你的人也就是芙蓉姐或者凤姐吧?”

“切,如果是她们,我一定会拼死保住清白。”

“哼,”那头冷笑一句,“你不是清华又非北大毕业的,怕是人家凤姐看不上你吧。”一句话把程子言剩下的话全部堵死,他愣了片刻,对方已经爽快挂断电话。

好吧,祝锦官,你现在真是越发嚣张了。程子言握着手机,手心暗中使力,好似要把这金属制品当做祝锦官一般,狠狠地捏了又捏。

一边的章羲和拍了拍他的肩:“程子言,你怎么了?”

程子言正色,“没事,家务事而已。”

“恩,老板今天去本科部作报告,吩咐坐下弟子有时间过去吹捧,你要不要过去?”

“什么时候?”

“晚上七点开始,你有时间吗?”章羲和想了一下说:“我记得你最近有重要的程序在写。”

“那个晚上开夜车可以搞定。”

“呵,你拼命赚那么多钱干吗……听说你最近自己买了公寓。”

“赚钱……”程子言想了想,唇角微微上翘露出淡淡笑意,漫不经心说道:“赚钱娶老婆。”

章羲和一愣,已经渐渐习惯了不去追究对方摆着一本正经的神色却讲着似乎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于是就打了个哈哈离开。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赤脚大仙祝锦官

第2章赤脚大仙祝锦官

祝锦官年度最囧的top事件似乎统统发生在宿舍去浴室的那条小路上。c大本科部的校园规划最烂最被诟病的大概就是学校那仅此一家的浴室了。本科部的宿舍没有热水器,卫生间也是原始的公用的那种,因此一年四季,洗澡便成为需要提上日程详细安排的大事件。因为不管怎么样,每天只在下午营业四个小时的学校浴室绝对满足不了庞大的洗澡要求,于是排队总是成为必然。

祝锦官的宿舍离浴室不远,只要走过一条石板路,再走一道鹅卵石小道,再过一条不长的柏油路就到了,一路上都傍河,江南多水,夏天路过这段路的时候还常常要与各种蚊虫飞禽做伴。

继走路发呆撞到人,观看河边男生捞篮球而错过浴室营业时间,拎着换洗衣服洗化用品追一只蝴蝶而惊扰了河边深处一对正在ooxx的热恋情侣后,祝锦官今天又被糗到了,这件糗事让她抱憾了整整一个晚上。

事情缘起于一只拖鞋。

“锦官,快啦,你再拖拉的话一会要排漫漫长队了。”华田拎起两个人的洗澡东西,催促着祝锦官,而对方埋头电脑,正襟危坐,一丝反应也没有。

“刚刚好像听说程子言学长要到本科部来,也不知道要不要到19幢来看看……舍管阿姨大爱美男,估计也不会门禁吧。”华田仰头望…天花板,故作不经意的样子。却见祝锦官一个激灵,原本纹丝不动的脊背立即抖上一抖,“华田,我说怎么好像有事情没有完成似的,原来是天将降洗澡于斯人也啊,我们赶紧出发吧。”祝锦官赶紧接过华田手中的东西,拉着对方大踏步往外走。

由华田领着,祝锦官这次没有在洗澡路上发呆、捞篮球、追蝴蝶,已经走到柏油路了,不远处就是浴室外蜿蜒的队伍,看得锦官一阵心悸,突然脚下一扭,一只夹脚拖鞋的橡胶带子被连根拔起。

“啊!我就知道今天不会有好事情,华田,你看看。”锦官捞起坏掉的拖鞋,叹气着折腾了两下,把断开的带子再塞回原来的洞里,下一秒轻轻一拨带子便立刻跳了出来,鞋子宣告报废。

华田看着不远处的长队伍,以及周围往来不绝往浴室奔涌的洗澡大军,哀号一句:“锦官,早就提醒过你换拖鞋,你看你的这个破拖鞋,底那么滑偏偏又还磨脚,你一定不要换一双合脚的,现在呢?”

“因为我喜欢它上面的小丸子嘛,”锦官显得十分委屈,斜一眼华田,“都怪你说程子言要来,我一害怕一紧张下脚就重了,拖鞋才会坏。”

“算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回去帮你再拿一双过来。”

“不要!”锦官急了,一把拉过华田,干脆把另一只鞋子也脱下来勾在手里,“我赤脚就好了。”

“可是地上很热哎……”华田看看已经下午五点仍旧灼热的地面,“说不定还会有玻璃碎片什么的,你就在这里等我下啦。”

“真的不用,我可以的啦,实在不行,你一会洗完帮我拿来就好了。”锦官打着赤脚,拉着华田飞奔,“人那么多,我才不要一会排更长的队。”

还是要排队的,缓慢的过程中,锦官难得地耷拉着肩,表情恹恹。

华田推推她:“锦官,你还好吧?是不是听说程子言要来你很兴奋?”

“哪有,那个登徒子,看到他一次,我剁了他一次。”想了一下,觉得似乎不太现实,于是又弱弱地添了一句,“剁不了他,我躲还不行吗?哼!”最后那个“哼”简直就是从鼻孔中冲出来一般,满满地不屑。

华田倒是不以为然,一副帮理不帮亲的姿态:“锦官,其实我觉得你应该淡定一点,何况那件事情到底是谁吃了亏还不一定呢?说不定程子言还觉得他自己亏了呢?”

“华田,你怎么可以帮外人呀,这样子我会很生气很生气的,明明就是他冒犯了我,趁我不清醒的时候搞偷袭,小人小人小人!”

“可是据官方声明,当初可是你夺走了程大帅哥的初吻耶。”

“这是哪里的官方声明……”祝锦官脸部扭曲,咬牙切齿,“明明是他当时喝醉了酒强吻了我!”

“锦官,低调一点”华田推了推祝锦官,“你没听见前面有人在谈论你家程子言的英雄事迹呀。粉丝的力量可是没有止境的,散粉一样不能小瞧。”

锦官向前倾了倾,果然,队伍前面排着的几个女人,唧唧喳喳滔滔不绝的对象除了程子言还有谁?

“今晚中报告厅的讲座听说程子言学长也会过来哎!”

“真的吗?那一会儿得洗战斗澡了,早点过去排队哇。”

“你早去也没用,听说学长已经在外面成立了自己的网络公司了,it新贵哪里有时间能准时参加这个报告会,来就不错了!”

“听说程子言还没有女朋友嘿……”

“那是,事业型男人嘛!何况人家只有二十二岁而已,怎么可能那么早恋爱,这样的男人,四十岁成家都不过分!”

祝锦官赤着脚,站在那里听得怔住了。这时华田在她耳边小声说:“喂,锦官,程子言什么时候那么邪乎了?还it新贵了……”

“我哪里知道,”锦官没好气说:“哼,现在对我而言,那个烂人就算个炮灰。炮灰,我一粘再吹口气,他就得打包滚!”

“他不就是偶尔脑子糊了亲了你一下嘛,以前又不是没亲过,你干嘛还反应那么大?不能反抗干脆闭着眼睛享受算了!”华田顺着蜿蜒的队伍慢慢挪动,“对了,陆正轶情伤好了没?”

华田不提也罢,一提起陆正轶那个家伙,祝锦官就立刻恨从心头起,眼一斜,脸涨得通红:“陆正轶哪里情伤了?!明明就是他甩了那个女人,还装b醉酒要我去捞他,不捞他我也不会遇见程子言那码事情。”说着,锦官握紧手中举着的澡篮,放出狠话:“再见到陆正轶,一定要让她见识一下正宗的祝家旋风踢!”

刚说完,锦官听见头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泡芙,你要让我见识什么?”

抬起头便看见陆正轶一张桃花脸上都是媚笑,哪里有半点受了轻伤心神俱疲的样子?此时对方正盯着自己的一双赤脚笑得快岔气过去,锦官被他盯得不好意思,微微低了低头,又听到那厮笑得欢畅:“泡芙,你今天要走赤脚大仙路线?或者这样是本着对我负责的态度,使祝家旋风踢保持着它的原汁原味?”

祝锦官一时语塞:“陆正轶,你怎么也来浴室洗澡?”

“怎么了?你鄙视我哦?我怎么不能来浴室洗澡了?这地方被你垄断了?”

锦官气极,索性转过身不再理他,陆正轶也难得安稳不再烦她,伸手揉一揉祝锦官的短发,满意地看见对方原本就不整齐的头发顺利被糟蹋成鸡窝状,才安然地一转身,进到不用排队的男浴室去。

华田同情地看一眼锦官:“必须要承认,你今天大概不宜出行。”

“我也那么觉得。”好不容易结束排队,锦官小心翼翼地踮进浴室,浴室地滑,她必须万分小心才能保证自己不至于摔跤出洋相。

“锦官,你洗慢一点,一会我回去帮你拿一双拖鞋过来吧,外面地上那么热,又脏。”华田对锦官说。

“哦。”

按照华田的吩咐,祝锦官洗完澡后站在浴室门口等华田送拖鞋过来,浴室离宿舍有一段距离,虽然不算远,可是来回两趟,也是要花些时间的。百无聊赖,祝锦官就打量着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女孩子们。

看了两分钟,祝锦官便悲从中来,怀着壮士断腕的决心,毅然收回目光。

然后在心里一万零一次默哀自己悲惨的命运。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3章一切始于孔雀男

第3章一切始于孔雀男

她原本也是该生活在女性世界里的,真的,以前祝锦官一直那么笃定,笃定自己在摆脱万恶的应试教育牢笼后,会进一个心仪的大学读心仪的专业,可以是编导可以是中文可以是外国语,总之都是扎根在女人堆里的专业,可是为毛最终的结果是她到了家门口的c大,更为毛的是她一个高中学了三年文科的书生为毛读的专业是自动化啊!

为毛为毛为毛捏!祝锦官真的想赤着双脚跑到炽热的大太阳下狠狠地咆哮两嗓子啊。

因为读的是自动化专业,全班四十个人的班级中只有三个女生,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再加上锦官生性开朗容易和人打成一片,所以自然而然地被大环境同化,也不注重打扮不学习化妆,女生们最爱做的运动——逛街更是免谈,虽然宿舍里唯一的外系女生华田是外语学院的系花,可是无奈华田是天生丽质难自弃,生的太漂亮即使是穿一条夜市里淘来的三十块钱的花裙子也能演绎出香奈儿晚装的风情来,而祝锦官不行,她只不过脱离女性世界不到两年光景,已然惊悚地发现人世早已经别有洞天。

祝锦官好不容易才把目光从浴室走出来的姑娘们花枝招展的锦衣美服上收回来,再哀婉地瞄一眼自己身上穿的嫩黄色的t恤,粉色的短裤,活脱脱一个高中生的打扮,不,祝锦官突然想到自己的高中岁月,高中的时候她可不是这么土的,那时候为了考北电,曾经翘了老班的课与苏苏逃出去买衣服,为北上的考试置装。

是的,祝锦官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多少次记起那桩不幸的事情。

一切都始于陆正轶那个孔雀男。

祝锦官高考前已经拿到北电和传媒大学编导专业的通行证,只要文化考试达线,一切就不会有什么岔子。偏偏祝锦官最擅长的就是文化课的考试,从小到大,她在程子言万恶的阴影下,早已习惯把成绩考得漂亮到让老师和家长都放十万个心的程度。

为此,祝妈妈甚至早就在s市数一数二的酒店订好了餐位,就等着锦官考完最后一门,领着七大姑八大姨们一起去酒店开香槟庆祝了。千算万算,祝妈妈漏算了一卦,就是祝锦官在高考前出了车祸,被一个富二代开着跑车撞破了脑门。

那是高考前最后的关键日子,三天以后考生们不管是否愿意是否准备充分都要一窝蜂千军万马冲向独木桥,因为太过关键,所以很多学校都会在考前放假让学生自我调整减轻压力,于是那个黄昏,祝锦官背着又大又重的书包和苏苏告别,准备回家。

站到校门口站台等公车的时候,锦官看到对面的甜品店里有鲜甜的奶油香味袅袅传来,一时心动,立马奔过去买了一盒泡芙。因为锦官是常客,又嘴甜,还经常拉一帮学艺术的朋友一起过来吃甜品,所以那个美丽的老板娘每次总是会额外送一些小点心给她,那天在帮锦官装好泡芙后,老板娘还另外送了她一块精致小巧的水果蛋糕,上面的黄桃块又大又多汁的样子让锦官不禁喜上眉梢,老板娘知道锦官快高考了,笑着对她说:“小美女,高考加油啊!”

“恩!谢谢大美女!”锦官乐呵呵地应着,转身出了门。

过了很久以后,祝锦官每每想到那个甜品店,总是忍不住感慨一番,懊悔一直贪吃的自己那天怎么就没有馋虫进脑,从而坐在店里吃完那块水果蛋糕再走呢?

不偏不倚,非要与陆正轶该死地撞上。

是实实在在地撞上。撞上他的车。

学校附近并没有设置红绿灯,锦官的学校虽然名气很响可是并没有身处闹市,反而偏安一隅,大隐隐于市,平日里那段路上的车并不多,开得飚起来的跑车更是少见,因此锦官在过马路的时候被急刹住的车撞上脑袋的那一刹那,简直懵了。

虽然陆正轶及时刹住车,可是强大的惯性还是让锦官被撞得弹了出去,脑子在一瞬间空白下来,可是意识还是有些清醒的,她手里还使尽抓着那盒泡芙,而另一只手中的蛋糕早不知被甩向了何处,神智清醒的最后一瞬间,她在心里已经开始和北电和传媒大学挥手告别了。

整个高考便这样被陆正轶毁了局。

后来陆正轶老实和祝锦官交待撞车事件的始末时,曾经无意透露了这样一个细节,那就是孔雀男陆正轶之所以在十九岁那天违规开车还开的是快车的原因,是因为他要赶着去分手。

一听到此祝锦官立即火冒三丈,踮脚揪起陆正轶胳膊上的皮肉就一阵暴风骤雨式的狂拧。对方在一片“哧”“呼”的呼气声中还不忘起饶:“泡芙,你下手轻点……呼,真的很痛呀……泡芙,请你吃饭,随便点。”

当初陆正轶在撞上祝锦官后立即冲下车查看她的伤势,当时锦官还有一丝神智清醒,虽然并没有流血,可是到底脑子糊掉了,看见不认识的男人过来,第一反应竟是立即把手中的泡芙往怀中紧了紧。当时陆正轶就乐了,一把抱住她说:“泡芙妹妹不要害怕,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以后陆正轶便一直叫她“泡芙”,圆圆的,甜甜的泡芙,倒也真有三分像祝锦官。

也是在锦官住院清醒后,才通过妈妈知道送她来医院的始作俑者陆正轶,是c大法学院的大一学生。同时也是一枚不折不扣的“富二代”——锦官随便想想便了然于心,只有富二代才会如此张扬到夸张地程度,在明明还没有资格考取驾照的时候已经可以开着一辆奔驰的敞篷跑车,拉风招摇地去分手。

还好死不死地撞到她。

虽然后来锦官如期参加了高考,但是到底在考前那么折腾了一回,发挥很不稳定,那年数学试卷极难,她拿到数学卷子的时候脑子就空掉了,很空茫和灼痛,像是被灌进一注热滚滚的浆糊,开考半个小时的时间,一个数字都看不进去,后来索性又放下卷子调整了半个小时才动笔,出了考场的时候腿都软了,一个劲地冲爸爸掉眼泪。

一直哭到家,锦官对爸爸说:“老爸,我上不了北电也上不了传媒了。”

祝爸爸就说了一句话:“闺女,我和你妈妈也不想你离我们那么远,考不上正好。”

说完便拉着锦官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