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荒岛文本 完结+番外 > 第20章 [通关条件]:

第20章 [通关条件]:

不大高兴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将那条短信删掉,心里更不得劲。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唐豫进不要那么差劲,在游戏里丧命。毕竟在游戏里丧命连尸体都留不下——但似乎不太对,好像在停尸房里,他也没有真正见过能存留的尸体。所有的人一旦被判定死去,很快就会失去踪影。

不然尸体早该溢出停尸房里。

停尸房存在的一切似乎都指向它其实并不存在的现实。时停春的思绪已经从唐豫进身上转移到了停尸房的本质,至少,它的存在方式不是他们在现实生活所认知到的存在,一切超自然的现象似乎只能发生在想象里。而很可能的一件事,如果将停尸房的存在直接和想象等同,其实并不是不可以,甚至它们很可能就是一样的东西。通过过去经验塑造出来的内在知觉活动,以现实为基点,向外扩散,又被世界笼罩其中的空间。在想象里,什么都有可能在限度内发生。在停尸房里,也许,他们也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没有唐豫进,他也没有那么多欲求的产生,一整天的时间时停春就拿来整理到目前为止他知道的关于停尸房的信息。信息以他自己为中心——他是在一年多前来到的停尸房,在睡梦中来到,睁眼就是全新的场景。停尸房的规则似乎是直接输入了他的大脑,让他一来到此地,就知道要干什么事情。

但其实他并不是那么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到此地。是在后来和停尸房其他玩家的交流中才得知这里大部分人都是在濒死或寻死的状态下才来到这里。可他又在想,他其实也不一定是想死,在入睡之前,他想的其实是另一件事。停尸房的游戏似乎也指向了他睡前的渴求,也许是关于内在时间,也许是关于人本身的意义。

还有,在[预言花园]的最后,他们看到的那双眼睛。时停春后来越想越觉得它其实也像自己的眼睛。只不过是被呈现得过于庞大而失去让人辨别的特征——他希望这不是因为他的意愿篡改了他的记忆。

这一切让他多少找到一点离开此地的眉目,但事实上证据还是缺乏,猜想的成分过大。他可能还需要更多进行验证。并且这种验证很可能会改变他一直以来相信的事情。重建他脑海中的世界,时停春也不知道这样的重建会带来怎样的结局。也许那个时候他能离开停尸房,但又会在现实中被剥夺生命。

游戏和停尸房本身的时间流速不同,于是时停春躺在床上思考了一天,唐豫进已经在游戏里过了三天,度过一个靠语言解决一切问题的游戏,大脑已经被各种逻辑和伦理问题塞满,语词的概念也在游戏之后变得有些捉摸不定,但它偏偏又是外在知觉中一个重要的东西,它的意向性具有完全不同于其它知觉行为的多样性。等唐豫进回到酒店,甚至还因为大脑的混沌而走错了房间,是被黑着脸出来找人的时停春拎了回去,才没将错就错,不要脸地在那个男人的房间过上一夜。

“干嘛这么凶嘛。”被拎走唐豫进还不太高兴,嚷嚷着时停春这种独裁专制的行为会遭报应。不过时停春的报应没来,倒是唐豫进先因为太累直接在半路睡着。别说做爱了,现在的唐豫进连衣服都懒得再换,大脑使用过度,也由此任由时停春摆布。

好在时停春暂时不打算再折腾他,给唐豫进草草清洗了一下,时停春就给人套上睡衣。“好贤惠哦,小春。”已经累得睁不开眼睛,被挪上床前,唐豫进还能撑着和时停春说笑一句,“要是能娶我就好了。”

等时停春想好回答的辞措,一看唐豫进,这家伙已经卷进被窝,沉沉睡了过去。

游戏总是会让人感到疲累,不管是精神还是肉体,但也正是这样,他们才感受到自己存在的重量,感觉自己至今仍旧在世界之中生活,而不是在某种机器中永远幸福地死去。

结束这一日的时间,他们相对着在床上蜷缩,一觉睡到天亮,晚一点清醒的唐豫进发现自己脖子上被人带了一个项圈。倒是没有牵引的绳子,只有皮质的项圈。“你干的?”他扯着脖子上的东西,找到在卫生间洗漱的男人。倒不是想把它解下,只是单纯地过去询问而已。

“是。”时停春点点头,“提醒某人不要再随便乱跑。”

“我参加游戏呢,怎么就随便乱跑了。”下巴支上时停春的肩膀,唐豫进把脑袋往人颈间蹭了两下,“赚了好多钱呢,晚上请你吃大餐。”

“这么厉害?”

“那是,不然怎么能让你日思夜想。”唐豫进勾勾嘴角,尾巴看起来已经翘到天上,还得意地晃了两下,“现在可以包养你了哦,停春哥哥考不考虑当人家的小金丝雀啊。”

“你打算出多少钱?”

“唔,一天五十吧。”

“……真够大方。”时停春往他脑袋上一敲,“行了,我洗好了,给你买早餐去了。”

勉强接受和唐豫进现在的相处模式,时停春也不再要求更多。整理了那些信息,他想着自己也许不用太久就能离开停尸房里,等那个时候,如果能带唐豫进一起,那个时候他们可能可以再谈谈感情。至于现在——一切都说不定,那还是先享受肉体和暧昧的关系。

时停春也没想过等离开停尸房后还能不能再找到对方。当然更可能的是那个时候他已经不想再找对方。

唐豫进靠这个游戏赢得了够正常的居留者存活二十几天的时间和五万块钱,而时停春也在之后参与了一个赌局,并成功赢得了最后的奖励。时间和金钱,他们现在看着都很充裕。但停尸房能供给精神娱乐的东西实在还是有点过少,一切只能在酒店能拥有的设施中进行。总不能无休止地做爱,这样身体也承受不住,何况唐豫进时不时就出去乱跑,时停春真正能和人相处的时间,也不像先前和人呆在一起的时候那样地多。好像被嫌弃了,对此时停春也是隐隐约约地察觉。当然,也可能唐豫进对所谓的炮友就是这样一个态度。

于是在酒店呆了一周,这次换时停春说想参加一个游戏,问唐豫进要不要和他一起。果不其然遭到了拒绝。唐豫进说他想在酒店睡觉,时停春到底也没强迫对方的能力。但还是不满地掐了把唐豫进的脸,他才收拾行装,前往游戏。

这次他选择的游戏和以往相比有些特殊。玩家不再在开场之前集结,而是在确认号码牌后,直接进入中转站,获取规则,并前往抽卡房间,再进入游戏场景。由此玩家无法相互得知身份,在场景中遇到的人可能是玩家,也可能是NPC。而这场游戏,杀戮的机制不强,更像是角色的扮演游戏。每个人扮演各自的身份,推动游戏的进行。

当然,一切还是说不定。模糊的规则还是给人多种解题的空间。时停春拿着六号的号码牌,似乎是一个吉利的数字,也可能是恶魔的预示。将号码牌收好,他又重新将规则详细地阅读了一遍。

【无辜的罪犯】

[游戏背景]:

五日前,X市温泉酒店发生了一起谋杀案,居住于酒店顶楼的知名影星Sophia惨死房内,身上有多处伤痕,除此之外,酒店工作人员还发现了房间内另一具无头男尸,经调查,初步将该死者身份确定为Sophia的男友,同为知名艺人的Tom。

该案件发生当天即被居于该酒店的记者报道,瞬间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市民要求警方尽快找到凶手,然而由于诸多原因,案件侦破迟迟没有进展。

五日后,警方似乎终于找到勘案头绪,将嫌疑人范围缩小到了酒店的四个客人——X市首富之女Anna、当红明星Jessica、酒店服务员John和身份不明的青年男性Michael。然而案件到此又陷入僵局,始终没有直接的证据将凶手真正锁定。

为了推动案件的侦破,加之市民持续的关注,在始终找不到突破口的情况之下,警方请来鉴定专家和知名侦探,希望能与之合作,早日将案件解决。

[游戏规则]:

游戏正式开始前,玩家将分别抽取各自身份卡,身份卡可为玩家提供与其有关的初始信息。请玩家根据身份信息进行扮演角色,参与案件调查,推动案件解决。在此过程中,玩家不允许对场景内NPC实施伤害行为。

[通关条件]:

帮助警方解决[温泉酒店谋杀案]。通关玩家将按个人在案件解决中的贡献度获取5-30日及1-10万元的奖励。

注意:若有抽中凶手身份的玩家,则该玩家通关条件将转变为洗清个人嫌疑。通关奖励:按参与度获取1-30日及1-30万元奖励。

提示:【对与错】

--------------------

晚上还有……短小的一更。

第33章对与错-02

这次的规则不再是在大屏上投影,而是在A4大小的纸上打印。由此,时停春可以随身将它带走,只草草记下几个信息点,他就不继续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毕竟这个游戏看起来不是他擅长的类型,唯一的好处就是没有太多的危险。

时停春也不是知难而进的人,察觉自己并不擅长这种案件侦破的游戏,他果断调整了策略,不打算做出什么太大的贡献,只要能在游戏结束之前保下性命就行。

这样的话,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反倒是更重要的事情,那么扮演好的前提又是清楚自己是怎样的一个角色。收好规则单,时停春就径直走向不远处的抽卡间,一分钟后,他领取到了他的身份卡,牌面上只有很简单的两个字,[警察]。

这次他的身份是实习刑警Andrew。照理来说他这样的角色不会在这起舆情已经发酵的案件中起到什么作用,只会是边缘的人物,但如果换一个思路去想,他这样的角色倒是很有必要。因此虽然是边缘的角色,而不在案件的侦查中起到主导,时停春仍能够获取一定的案件资料,并且在不暴露玩家身份的情况下进行现场勘查。

他还拿到了一小本的身份说明,对于它,时停春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将它的内容完全掌握。时间非常充裕,信息也是基本以条目的形式出现,甚至不需要全部用完时间,时停春就将信息把握,放平心态,正式开始属于他的游戏。

他换上新的衣物,归还身份说明,便选择进入先前完全没有接触的场景。再睁眼,他是在酒店的一个房间醒来。这一次的场景虽然以现实作为基础,但在具体制度上还是和现实并不相同。比如,虽然是个实习刑警,但时停春现在却有权限查看关于案件的所有资料,并且能够自由出入案发地点。此外,他并没有被要求做出什么具体工作,除了在人手不足的时候帮忙看管一下嫌疑人,其他时候就只需要自由跟进案件发展,并在每天下午四点到1202房间开会就行。

抽到的还是可以说是一张好牌,自由度很高,权限也足够大,大概游戏也不指望他们一个普通的玩家真的推动案件的勘查——但这似乎又和规则本身违背。想到这,时停春皱了皱眉,想要进一步确认这点,毕竟这一点很可能关系的是结束游戏的关键。

而除了身份卡给予他的条件,进入场景之后,时停春才发现所有玩家在游戏结束前,都很难离开酒店,而玩家之外的NPC在酒店内的出入也是极为受限。酒店基本实施了封闭管理,好处是也让案件解决的关键基本能在酒店之内锁定。至少到目前,时停春还是这么认为。整理了一下思绪,他就从床上坐起,打开电脑,将他能获取到的相关资料获取。

案发现场的照片,嫌疑人的口供,物证和尸体的鉴定报告,以及关于舆情和嫌疑人的相关调查等,所有资料很快清晰地呈现在他面前,他也将案情大概梳理了一遍——虽然不打算过多参与案件的解决,但时停春原本参加游戏就是想找点乐趣,如果就是来酒店里躺上几天,那还不如直接和唐豫进消磨时间。

案件其实已经在规则里得到一个大致的概括,通过尸检报告也能确认两具尸体均是死亡于五日前16:00到24:00之间,初步判断女性尸体为失血性休克致死,而男性尸体的死因仍待进一步调查。酒店监控在当晚19:00至次日9:00尸体被发现期间,显示均无他人进入房间。而在案发当天16:00至19:00,四位嫌疑人则分别进出过房间。

此外,男性死者的头颅不翼而飞,至今尚未找到其下落。

女性死者是在死亡次日9:00为事先约好采访的记者协同酒店人员发现,记者采访无果,转而报道凶杀现场。舆情就此扩散,当红女星及流量艺人的凶杀案迅速得到社会关注,等警方将记者控制,一切已于事无补。社会舆论也是这次案件侦破的一大压力,甚至很可能是案件推进的阻力。

接连几天的调查,警方主要通过监控记录、相关物证及死者的社会关系将嫌疑人锁定于目前出入过现场、并且符合凶杀条件的四人。但案件进一步的侦破却受到了多重的困难。在规则里,这一点并不清晰,但时停春从现在的身份来看,视野倒更明晰,一是死者身上伤痕过多,又检验出多种药物的服用、注射残留,甚至肺部检测出少量硅藻,需要一定时间进一步将死因判定。二是现场遭到过一定破坏,初步判断凶手对其做过清理,可能存在的凶器及尸体重要的头颅均暂未找到或确定。三是嫌疑人中牵涉到了本市权贵和当红影星,调查受到一定外部干扰。四是死者身份的特殊性,舆情的关注使得调查取证工作难以进行,甚至先前的遗体解剖都受到较大阻碍,将遗体鉴定也是延后了一段时间。

除此之外,几位嫌疑人在调查中也是相当不配合。在这个场景的设定里,警方的权力到底还是不足够支撑审讯的顺利开展,甚至四位嫌疑人目前都还只是被看管在各自房间的状态。口供中目前有效的信息不多,很显然也都有隐瞒的成分。对此,时停春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想这个游戏既然引入了现实中已经少见的侦探设置,那么也许通过那几位现在已经被警方安排入住的侦探,反而能更好推动案件的进行。

倒是口供之外,对四位嫌疑人的调查资料还详细一点,和死者之间的关系也大致得到了梳理。首富千金Anna和两位死者是情感纠纷,当红影星Jessica和女性死者Sophia为竞争关系,且三人均牵涉到了一起权色交易的丑闻,小道消息显示酒店服务员John自称是人格受到过死者的侮辱,但调查中发现其曾经是男性死者Tom的同学,还与其一起经历过某起校园枪击案件,至于剩下的一位,职业不明的男性Michael,其身份疑似同为服务行业人员——只不过服务的内容可能比较私密,简单来讲,就是位应召男妓。

从资料上来看,时停春认为倒是两位男性嫌疑人更为可疑,并且在条件上也更容易作案些许。但每个人的作案动机其实也都不完全,甚至为何要以斩首的形式处理男性死者也是一大问题。一切有待进一步调查,看到这时停春这时候又稍微转变了想法,决定还是要在游戏进程里参与一脚——也许推动不了游戏通关,但至少给他找了点乐趣。

现场勘查他并不拿手,离警方开会也还有六七个小时的时间。于是他决定从嫌疑人下手,并且,指不定还能见到什么玩家,让他提早有心理准备。

四位嫌疑人,两男两女,时停春本着方便的原则,选择先去找那位房间就在自己隔壁的Michael。将记录本带上,临走前想了想,又给自己配上武器和手铐,以免发生什么意外的发生让他丧命。

但他没想到最大的意外并不是什么危险情况的发生,而是在他做好一切准备,走进那位Michael的房间之后,一眼就看到被手铐铐在床上,打扮成兔女郎的男人。脚步一顿,往后一退,时停春想确认下自己有没有走错房间,却先一步被床上眼尖的男人看到。

“时停春!”躺在床上的唐豫进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赶紧叫住在他看来是又要离开的男人,“你终于来了!快救救人家,呜呜呜人家一来就发现被铐起来了手好痛都要磨破皮了呀!”

“……”

--------------------

小进华丽出场?

终于可以放这张图了hhhh憋死我了

![http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