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你若安好 > 第1章 你们约定在大理古城的东门碰面

第1章 你们约定在大理古城的东门碰面

《你若安好》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写给不知所踪的你(序)

这是我最想写的一本书。

那么多年过去,我依然将你放在心土里。只是,对你的名字仍旧绝口不提。

因为写作,我习惯了昏暗的孤独与沉默。只有这样的沉默与内敛,才足以让人把所有感情和回忆都慢慢囤积起来,继而将那些带泪的伤口和丰美的往事都酿成甜蜜的果实。

一直想要写写你。对于一个数学只能考分的男孩来说,天马行空的文字和放荡不羁的性格已经成了他的全部依靠。而你,便是这些天马行空文字的主体。

给你写了很多信,却一直没有交托于你。虽然你我碰过几次面,但兴许直到今天,你都没有真正注意过我。而我也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到底有多么喜欢你。

暗恋本身就是一种冥冥互怜的共鸣。两个有过暗恋史的男孩坐在一起,总会聊得特别投缘。那是从生命和青春里散发出的一种类似的颜色,在经过时间的洗礼和成长的磨炼之后,忽然变得通透而又完整。想着倾诉,说给谁听,却又难得找到这样的知己。于是,偶然间碰上了,便如同水彩交融,相得益彰。

正因如此,我听了很多人的故事。从南到北,从西至东。然而,记忆本身又是一种极不可靠的东西。久而久之,我经常把你和听来的故事混为一谈。因此,你在成为我记忆中一枚青涩果实的同时,也填补着我听来的故事,完善着诸多少年的哀婉暗恋史。

于是,随着时间推移,你在我心中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个体。你是一种象征,一个比喻,一串不可丢失的证物,一句想忘都忘不了的情诗。

在经历成年爱情的盟誓和诺言破碎的惊悸之后,忽然开始庆幸,自己当年未将暗恋的罗帐燃破。因为这样的咫尺天涯,我们才能在今日凭借岁月的了然微痕筑起一道无人可过的心墙——心墙内,飘满了惊鸿一瞥的欢喜和满地绽落的往事芳华。

因为没有开始,所以我们不曾有过结束;因为没有结束,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彼此相厌的离别悲戚。命理中,我们完满得像块温润无瑕的美玉,清澈如同一片流光里的柳絮。

有生之年,即便相见,我们也可毫无顾忌地促膝把谈。我可以听你慢慢点燃我的记忆,而我,也可独自欣赏那些在心间悠悠盛放的秘密。

我毫不伤怀,兀自欢喜。因为我早已知道,暗恋本身就是一种不求回报的牺牲,一次悄无声息的孤寞成长。我在心里和那个贸然闯进的人纠葛思量,以为同上一船,可最后,我终要发现,你不过是万千乘客中的一员——稍有不同的是,你无意中默默陪我欣赏了一段关于青春的风景。

谢谢你曾在不经意间赐予我这种不可复得的美丽。因为有你,原本迷茫而又彷徨的青春才豁然有了值得回望的熠熠光芒。

这些话,既写给飘然远去的青春,也写给已在经年内不知所踪的你。是为序。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开往大理古城的8路公车

第一次收到你的来信,是在2008年的12月24日中午14点38分。

阳光大好。我坐在洱海公园的小山上仔细拆阅读者来信。就这样,我看到了那张由你亲手制作的圣诞贺卡。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收到纯手工素描的圣诞贺卡。光影交错,湖山交叠,一派中国古典的韵味。你知道我不喜欢过西洋节,所以就连贺卡都做得那么别出心裁。

我坐在洱海公园的小山凉亭里回读者来信。本来选中了你,可惜,你没留地址。

三天后,我再次收到你的来信。洋洋洒洒数千言,让人感到一份沉甸甸的真诚与厚重。

你知道我的地址,生日,喜好,甚至能背下我很多文章里的句子。你对我是如此了解。以至于连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我许久不曾联系的老朋友。

你仍旧没留地址。你说我忙,不必给你回复。因为这句话,我从心里萌生感激,继而记住了你的名字。

你叫白叶倾,今年21岁。

收到你的第三封来信时,大理已经开春。阳台下的百花开得灼灼其华,妖冶夺目。而你那头的北国,却还仍旧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这次,你终于留下了回信的地址。虽然只是一份电子邮箱,但起码我有了回信的渠道,可以凭此一吐对你的感激。

对于一位不知名的作者来说,最大的荣耀莫过于读者的赞许。那是从文字里暗生出的一种力量,让你觉得世界豁然开朗,百忧无踪。

你最喜欢的一篇小说,是我写的《海和鱼的秘密》。你说从那儿,你看到了自己暗恋时的影子。

我都快忘了当初写这篇小说时的心情。抱歉,为你,我决定去书房把这篇小说重读一遍。

我把我的私人qq用电子邮箱告诉了你。那时,我还没有专栏,没有约稿,没有应酬。无聊的时间让我觉得应该去找一些事情做做。譬如,和你交个朋友,聊聊我从没去过的北国。

一月后,你朝我发出了好友申请,你的问候显得有点姗姗来迟。

你说最近特忙,毕业,天天做简历,听交流会。我说南方好,人少,就业压力相对小。你认同了。你从骨子里就不喜欢做北漂一族。

但话说回来,我真没想到,你会跑来我所在的城市工作。从黑龙江到大理,祖国的最北至最南,一个是拥有半年冬天的雪国之都,一个是百年不下一粒雪的烟波小镇。

抱歉,我是个极为内向的人。因此,即便你来到大理,我也从来没有提出要主动见见你。而你亦没有这样要求过我。

你在市区,我在古城,8路公车的起点和终点。我说我经常乘8路公车去市区的沃尔玛买东西。你说你以后也要有事没事搭下8路公车,这样说不定我们就可以碰见。

可碰见又能怎样呢?我俩又不认识。你从没见过我,而我也从没见过你。我们像长在一个头上的耳朵,虽然天天听着同样的声音,被同一个城市的空气浸润,却从来都没见过彼此,更没有过任何交集。

后来遇见你,的确是意料之中的事。如果不是旅游旺季,乘8路公车的人其实并不多。况且,我有个特殊的癖好,只坐17号座位。

从你捧着我的新书走上公车那一秒开始,我就在默默地注视你。对于一个小作者来说,这是莫大的欢喜。

你在我前面的13号座位坐定了。乌黑的头发像瀑布一样垂到椅背,随风轻摆,卷裹着似曾相识的薄荷香。

你掏出手机给我发了信息,说刚买到我的新书,很是喜欢。我刚巧手机上网,不过一秒,兜里便开始呜呜地震动。

你当然没有发现,你也不知道我正隐身。而我,却将一切看在了眼里。

下车后,我说我今天见着你了,你不信。后来,我把你今天的穿着,打扮如实描述之后,你惊讶得许久不发一言。

后来,你对我开始狂轰滥炸式的追问,你是我前面的那个男生么?你是对面站着的那个?哦,我知道了,你坐在我背后?哪个位置?

我没回答你的问题。不知为何,我心里忍不住一阵慌乱。我怕你因为我的答案而追朔到关于我的信息。

也许,我有点喜欢你。从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开始,却又带着对现实的恐惧。而无意间,现实又偏偏告诉我,你长得很漂亮,于是,我瞬间沦陷,不知如何是好。

对于一个内向的成年人来说,爱情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为成年的理智会告诉我,这种毫无根源的心动,是我无法掌控的未知部分。

再后来,我小有名气,受邀开了专栏,接了约稿,应酬也越来越多。

你从不打扰我,更不会无故问我去了哪里。你只会心疼地跟我说,少喝点。这三个字,常常让我在冰冷的交际圈里想起洱海边上的温暖阳光。

我没告诉你,我有了一个极好的长篇构思。我决定先把大纲写下来,然后再慢慢继续。就这样,我把我的qq交给了苏小东打理。他帮我处理各类报刊发来的留言,帮我处理各个出版社的信息。

只是,我没想到,这些繁琐的留言里,竟会有你,白叶倾。

你拍了新照片,朝我炫耀。苏小东不知情,继而和你聊得热火朝天。

你们最终见面了,在我写长篇大纲的那段时间里。

你们约定在大理古城的东门碰面,以我的新书《总有些青春要辜负》为记号。当然,这些我原本并不知道,是苏小东后来告诉我的。

大纲写完之后,我努力找过你,打开好友列表,一个一个地看过去,但还是没能找到你。

因为在你们碰面之后的当夜,苏小东就让你加了另外一个qq号,说我那个号码因为工作关系即将弃用,无需保存。

就这样,你把我抛进了黑名单的深渊里。

2011年6月18日,我在8路公车上碰见了苏小东和你。

暑假是旅游旺季,车厢里人很多,没有座位,苏小东只好将你抱在怀里。

事情忽然变得明朗而又清晰。

苏小东冲我笑笑。我们挨得很近很近,以至于我又再次闻到你了发丝间的薄荷香。

在这个狭窄的移动空间里,到处都是人,我们毫无退路。苏小东只能故作欢颜地把你介绍给我认识。但苏小东在介绍我时,并没有把我的笔名告诉你。

我们寒暄了几句。真没想到,我们俩的第一次见面,你竟然是在别人的怀里。

我想过狠狠揍他几拳。我鼓足了力道,甚至已经想好了出拳的时间和打击的位置。但最后,还是没能把握紧的拳头挥出去。

成年人的理智,再一次让我清醒。

也许,这样也好。苏小东并没有错。你爱他,他爱你,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没说过要娶你,而你也没允过非我不嫁的盟誓,因此,我有什么资格生气?

在你我之间,原本就只横着一条脆弱的线,是因为我一直懦弱,所以无法跨越。既然苏小东越过了,我又怎么能用自己的懦弱去轻视别人的勇敢?

在我自己的心里,我和苏小东冰释前嫌。

我邀请你和苏小东一起去杭州旅行,你表示同意。因为很久之前你就告诉过我,你一直想去杭州的乌镇看看,而我,则玩笑似地答应过你,要陪你一起。

在去杭州的飞机上,你问苏小东,说最近有没有写东西,叫什么名字,你想看。苏小东支支吾吾地说有写,有写,名字就叫《错爱一生》。

你笑了,说这个名字不行,因为之前有个电视剧也叫这个名字。

你问我是不是,我笑笑说觉得还行。你说我和苏小东是蛇鼠一窝,没人帮你。

抱歉,我以为我可以陪你一直走完乌镇,但还是没能兑现这个埋在心里的诺言。

2011年7月22日清晨,我被浙江的一帮死党文友直接从宾馆拉去了温州。脸都还没来得及擦上一把。

在温州大醉醒来之后,我忽然想起我的文件夹还在宾馆里。我给苏小东打了电话,他正睡懒觉,是你接的。

我说文件夹里有身份证,很重要,帮忙看看在不在。于是,你打开找了找,告诉我还在。只是我一时没有想到,身份证下面,还压着两份其他的文件。

一份,是出版社的签约合同,一份,是杂志的笔会邀请函。

签约合同上有我的真名,笔名,还有身份证号码。

你那头忽然没了声音,我只好缓缓压断电话。该做点什么呢?我没了头绪。

之后,我再没见过你。苏小东说,你跑了,说去温州找我,只是,后来再没音讯。

我问苏小东你坐的大概是什么时候的车,他说是7月23号晚上的动车,我还想再问关于你俩之间的事,无奈,他暴跳如雷地挂断了电话。他觉得,文件夹什么的,都是我的阴谋。

我在车站等了很久,还是没有见到你。第二天,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车祸的消息。

2011年7月23日晚8点34分,一趟从杭州开往温州方向的动车在双屿下岙路段发生脱轨,两列车厢掉落桥下,现场惨不忍睹。

我多想告诉你,白叶倾,新书的名字定了,明年春节上市,书名就叫《错爱一生》。

我在公布出来的死亡名单上没有找到你的名字,真是感天谢地。但从那以后,我也再没见到过你。我不想再问,因为我已经相信,你还活在这个阳光大好的世界里。

也许有一天,我们还会在开往大理古城的8路公车上相遇,那时,你正拿着我的新书,笑靥如花。甚至,你会看到我在17号座位上刻下的六个字。白叶倾,我爱你。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3章你和我和他

200年9月15日清晨,7点20分。那是我第一次见你。

所有人都穿着迷彩服在球场上呼哧呼哧地狂跑,只有你一人悠闲地躺在大树下喝牛奶。你说你病了,肚子疼,信誓旦旦地举着三根手指向新来的教官请假。

结果,你这肚子真够传奇,一疼就疼了足足半个月。直到军训结束,你才活蹦乱跳地出现在学校里。

你是个让人头疼的野丫头。如果我没记错,大一到大二,不过一年的时间,你的头发就换了六种颜色。红的,蓝的,绿的,紫的,理发店里有的颜色,你几乎都尝试过。

最离谱的,还是那次你找我借书。晚上十一点,男生宿舍门都快关了,你才十万火急地给我打来电话。我二话没说,抱起一摞书,噼啪噼啪地踩着拖鞋狂奔下楼。

我站在楼下,嗓子都喊哑了,你才哇地一声从宿舍门前的石柱后面蹦出来。那晚你不但把头发全染成了白色,还打了血红血红的眼影。你不知道,下来之前,宿舍的无聊男生们为了寻求刺激,连续放了几部泰国恐怖片。

结果,因为你的恶作剧,我堂堂七尺男儿在灯光昏暗的宿舍门口彻底瘫痪。

在我看来,追逐小白脸这种工作,只属于中学女生。可没想到,你不但是个野丫头,还是个绝顶花痴。

那时候你喜欢他,可碰巧他又不喜欢你,于是,你成天骚扰我威逼我利诱我跟你一起去他的餐厅吃饭。

他人长的还行,瘦瘦高高,眉清目秀,只是餐厅开的太过无厘头,什么只招待情侣和已婚夫妻,分明就是假装深沉欺骗无知少女。

餐厅虽有专门的厨师,但有一道菜,一定是他自己亲手去做。相思茄子鱼。

得知此秘密后,血脉贲张的你拖着我硬吃了一个星期的相思茄子鱼。每次用餐,饭店里所有的眼光都会聚集到我们这里。他们一定在想,这两个傻子到底是从哪个星球跑来的?敢情是没见过地球上的茄子和鱼吧?点就点吧,还一点就是三大盘。

你说,不能让他看见有剩下的相思茄子鱼,要不,他会伤心的。于是,我从挑食狂彻底变成了饭桶男。那满满三大盘的相思茄子鱼,就像三枚定时炸弹一样搁在桌上,让我看见就想放声痛哭。

因为你,我有了严重的饮食后遗症。只要听到有人跟我说鱼和茄子,我就瞬间觉得腹胀恶心。

他一直没有注意过你。

听说,他以前的女朋友特别喜欢吃鱼和茄子,为了让她开心,他特意研究菜式,试图将鱼和茄子融在同一个盘子里。不过,她最终没能尝到他的手艺。

她患的是白血病。学校先后组织过三次募捐。听到她的名字时,你的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这三次募捐,其中有一次是你组织的。

因为是院团委安排的任务,所以,你一直没有见过当事人。

我记得,你曾为这个素未谋面的姑娘在校门口站了整整一天。多愁善感的你说,生命原来是这般脆弱。

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