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你若安好 > 第2章 黄白蓝说要请你吃饭

第2章 黄白蓝说要请你吃饭

后,他心无可恋,固执地退了学,在校门口开了这家情侣餐馆。

你被如此忠贞的爱情感动得泪雨滂沱。你说,要是有谁肯这么为你的话,那么,你死也无憾了。

为了帮他找到她大学时期的所有照片,你在团委办公室里翻箱倒柜,踩坏了三个宣传栏。目的,只为找到当年的那个募捐箱。

募捐箱上贴有她生前的照片。

你顶着寒风雨雪,双手捧着募捐箱,不顾一切地朝他的餐馆狂奔。回来后,你又哭了,你使劲掐着我的手臂跟我说,你知道不?你知道不?他抱着募捐箱哭的时候有多么令人心疼。

因为你的莽撞和冲动,院团委决定对你公开处分。你终于后怕了,成天嚷嚷着问我怎么办。

三天后,处分仍然没有半点声息。你暗自窃喜,哈哈,看来他们事情太多给忙忘了,以后,你可千万千万不能在学生会办公室里提我名字,知道么?免得他们又忽然想起来,找我麻烦。

学校开始传闻他的餐厅不吉利。很多人说,去他餐厅吃过饭的情侣,最后都分手了。

餐厅的生意一落千丈。你还是每天坚持带我去吃,还是坚持点三大盘相思茄子鱼。

你知道,就凭我们两人是不可能扭转局面的。于是,你劝他更改策略,向所有人开放,以便维持餐厅营运。

他婉拒了你的好意。因为他的一句话,你又哭了。他说,这是她生前的心愿,开一家小餐馆,只招待相爱的情侣和夫妻,静看他们在烛光间眉目含情,山盟海誓。

没办法,那时你对她的喜欢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不能走。他一走,就该把你的心也带走了。

你到底还是想到了我。你给他写了第一封信,却没勇气亲自送去。你在电话里央求我,说再也不逼我吃相思茄子鱼。

我答应了你的请求。

他终于约你了。

你站在女生宿舍的阳台上高声尖叫,手舞足蹈,活脱脱就是一个疯子。

为了这次约会,你把头发全部染回了黑色,并买了粉红的百褶裙和淡黄的蜻蜓发卡。据说,她生前独爱这样的装扮。

因为他,一向个性强烈的你决定放弃自己。你甘愿做她的影子,哪怕他是出于怀念才和你在一起。

为了更像她,你决定苦练外语。你说,你会和当年的她一样,看外国名著,用外语演讲。

可惜,他没给你这样的机会。餐馆搬走那天,他一声招呼都没和你打。

五天后,你收到了他的邮件,他说,他的心里装不下别人,而真正爱你的,其实另有其人。

你觉得他所说的一切不过是在敷衍。他知道,你也说过很多次,虽然我俩天天跑去吃相思茄子鱼,但我根本不是你男朋友。

你坐在我的电脑面前,一边哭,一边说着让我帮你回信。那天,你说了很多很多,从你的身世到你的恋情。你是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诉他,托付给他。

我把你的话一字不漏地打进了文档里。结果,他却再没回过你的信。

你不死心,每天都会问我,他回信了没有?说了点什么?

2008年月10日,你终止了对他的提问,从他走的那一天算起,刚好730天。不多不少,整整两年。

无可厚非,你的外语成绩从倒数变成了当届毕业生里最优秀的。

大街小巷,到处贴满了北京奥运会的横幅和广告。你说,你要去北京参加志愿者。我笑了,都快毕业的人,还装什么大学生?

后来有人说,你之所以去北京,是因为他在北京重开了一家餐馆。

关于你后来的故事,我终于无从得知。

时间不会因为忧伤和眼泪而过得快些。它晃晃悠悠地掠过我的身肩,不紧不慢。永远是那个滴答滴答的节奏,永远是寻也寻不到的影子。

2011年3月2日,凌晨4点13分,我接到了你从北京打来的电话。你在那头嬉皮笑脸地寒暄,写写吧,写写,那时的生活多么有趣。再说了,你文笔那么好,你不写,我如何载入史册?

我婉拒了你的要求,可到底还是写下了一段关于你的故事。

你说,不管是谁,在那个年纪里,心底肯定会有一个不可触碰的名字。这句恍若惊鸿的话,你也曾经坐在他的餐厅里说过。

我之所以写这个故事,不过是为了纪念心里的一个名字。

我试图想要杜撰一些部分进去,好让故事更曲折动人些。可想想,还是决定如实写下去。青春里的很多故事,本来就是这般没头没尾,无疾而终。

似乎从来都没有人告诉过你,当年有这么一个男孩,因为怕你喜欢的人伤心,总是大块朵颐地吃完三盘相思茄子鱼,直至弄出胃病;也没有人告诉你,因为怕你受学校处罚,他连夜悄悄修好了宣传栏不说,还答应团委免费写了一年的文案;更没有人告诉你,因为想要成全你的爱情,他放下自尊苦苦在餐馆门前等了一夜,只求你喜欢的男生主动约你一次……

2011年3月26日。因为你,我写下了这段了无生趣的故事。我多想时光的触角能长一些,再长一些,好把这篇索然的回忆送至你的窗前。也许这样,你才会明白,我的记忆究竟有多么狭窄——万千人海与茫茫星辰,烟火流年与荒野无涯,都没能占据我的过去。我的记忆,其实只记住了这么一个简单的你。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4章关于黄白蓝的一切

都是凉鞋惹的祸

你又问我,关于黄白蓝的消息。那么多年过去,你还是执意将她放在心底。

她很好,独自趴在阳台上看小说。比起当年,她真的安静了很多很多。

你又在电话里朝我描述你们第一次认识的场景。虽然你之前说过很多遍,但你从不觉得厌烦。你仍然讲得绘声绘色,细腻传神。

那是2003年的夏天。你刚从广州过来,异常时髦,成天穿着新买的皮凉鞋在学校里乱晃,动不动还冲路过的漂亮女生吼几句标准的粤语歌曲。

那时学校刚在扩建,又偏偏逢上这个多雨的季节,通往宿舍楼的小路上到处都堆着水泥和施工要用的黄沙。

你估计是在思念哪家的黄花闺女,竟然失神走进路旁的施工地,把整只脚都踩进了和好的砂浆里。

你急坏了,那双帅气的皮凉鞋可花了你整整半个月的生活费。你扶着施工地里的电杆拼命抖脚,像是跳劲爆火热的霹雳舞。

黄白蓝打着小伞刚巧路过。不知是你抖得太忘情,还是雨声太大,黄白蓝连朝你喊了两声喂,你都没有丝毫反应。

黄白蓝骨子里天生就有见义勇为拔刀相助的侠女情结。二话没说,操起屋檐下的木棍便朝你的后脑勺挥舞而去。

就这样,你莫名其妙地倒在了施工地的电杆下。

在医务室醒来之后,你第一个见到的就是黄白蓝。她守在你的床边,委屈得像只受伤的惊兔。

黄白蓝说,同学,对不起,我以为你触电了。

你的流氓脾性在什么时候都可以肆无忌惮地跳出来,没关系,没关系,我是触电了,幸好你救了我。你看,我是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呢?

没完没了的故障

你把黄白蓝的照片给我看,你说这是我的未来嫂子。我大骂你是个臭屁精。你说你要证明给我看,在一年之内拿下黄白蓝。

天公作美。你才说完这番话没多久,黄白蓝就给你打了电话。她的朋友圈里,就你一个是学计算机的。

程序崩溃,无法运行,这正是你最擅长处理的故障。不到一个钟头,你就把她的电脑弄得比以前还流畅。

黄白蓝说要请你吃饭,你去了。可你天生就是个见色忘义的多情种,竟然把工具包扔给一旁的我,并悄悄塞给我五块钱让我去食堂吃炒饭。

好,看在钱的份上,我原谅你。

晚上回来,你大肆跟我炫耀黄白蓝在饭桌上的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你说她一看就是大家闺秀,出自名门,不像我这类只懂得狼吞虎咽的乡巴佬,没有一点美感可言。

我说,你快别臭屁了,人家电脑修好了,以后也不会找你了,你还是省省吧。

结果,你的回答让我当场对你刮目相看。你说,小子,你懂什么?我在修电脑的时候悄悄把她的音箱线路给搞坏了,回头她肯定还得找我,知道么?

如你所料,黄白蓝不得不找你。就这样,你用你的小聪明和小伎俩骗的了黄白蓝的信任,在女生宿舍楼里出出进进,忙忙碌碌,比真正的电工还要勤快。

熟悉得差不多了,你决定彻底把黄白蓝的电脑修好。可为了避免她跟其他男生有过多的联系,你偷偷在她的电脑里安装了一个定时关机的程序。

于是后来很长时间里,黄白蓝怎么都弄不明白,为什么一到晚上十点的聊天高峰期电脑就自动关机。

埋单王的秘密

黄白蓝的手机欠费,你是最着急的那个人。

为了能打通黄白蓝的电话,你竟然昧着良心在乞丐碗里抢饭吃,从我裤兜里硬抢走了仅剩的五十块钱。

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真是一点没错。就因你看错了一个数字,结果,那绿花花的五十块钱就这么无缘无故地充进了别人的手机里。

想来想去,你觉得不甘心,于是拨通了那个相差一个数字的号码。对方是个中年男人。

叔叔,真抱歉,我刚才不小心看错了数字,把五十块钱充进了你的号码里,反正你这手机也迟早要缴费,你看你能不能帮这钱充还给我?

去死!谁让你充的?年关将近,债主们都在到处找我,我昨晚故意打了两个收费电台让手机停机,你今早又给我充钱进去,你有病是吧?滚!

这件事,你一直告诉没有黄白蓝。估计除我之外,没有一个人知道。后来,我把这件事情更名换姓说给了黄白蓝听。黄白蓝一度笑得不行,说如此戏剧性的经历,绝对可以拍成电影。

我想,如果黄白蓝知道这个事情的主人翁是你,她一定笑不出来。因为任何人都可以看到,你对她的真心。

大二那年,黄白蓝家里遭逢变故,生活一度陷入窘迫。你清楚黄白蓝的个性,你知道如果直接给她钱,她肯定不会要。于是,你就在学校招募了两个小乐队,自己当经纪人,天天帮他们拉活干。

你对价钱没什么高要求,你只是有一个不能动摇的原则——要你的乐队上台演出,必须要用你指定的主持人。

这个主持人不是谁,正是当时一筹莫展的黄白蓝。

黄白蓝知道你的用意。可她却不知道,整整一年多,你都把你那份中介应得的酬劳算成主持费用一并给了她。

不仅如此,每次演出完毕出去大排档,你都抢着给钱,我知道,你心疼黄白蓝,你知道那份钱对她有多么重要。因此,你不惜在暗地勒紧裤腰带,在众人面前装埋单王。

多余的对不起

大四那年,黄白蓝成天拉着你去看一个软件公司的小职员。海归回来的奶油小生,英文说的比中文还流畅。只是动不动就摆个兰花指,让人欲吐不能。

你赌气在半路截到要走了这个小职员的电话号码,你一面把纸条塞给黄白蓝,一面恶狠狠地说,追啊,有种就追到手啊!

令你意想不到的是,黄白蓝真和这个小职员好上了。

感情有时就是这样。在某一瞬间,也许爱会倏然与恨的位置调换。

为了报复黄白蓝的无知行为,你答应了那个骚扰你很久的女生。说实在的,她比黄白蓝漂亮,比黄白蓝温柔,家庭背景也比黄白蓝好。

但是,你并不觉得开心。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虽然这女的能说会道,拉商业演出比你还要厉害,为你赚了很多钱,可你仍旧不快乐。

其实,黄白蓝和那个奶油小生也好不到哪里去。第一次约会吃饭,那小生就在餐后提出了美国式的aa制。结果,让当天穿裙子赴宴而没带钱包的黄白蓝尴尬了好半天。

你和黄白蓝像是久婚不果的恋人,因为无法得到一个爱情的结晶而想尽办法地四处求医,甚至不惜让对方难受。

也许你们都在那一刻忘却了,爱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你们明明知道回去的路该怎么走,却双方都不愿放下年轻时要强的面子。

毕业后,你和那女的结婚了。没办法,她怀了你的孩子。很多时候,生活就是这样,你以为走出一步之后你还有退回的选择,可大多时候,你连偏离一寸的余地都没有。

我从来没有告诉你,在你结婚那天,黄白蓝去了哪里。

她坐几十个小时的火车回了学校,站在与你相识的医务室门口哭得昏天暗地。

黄白蓝说,她一直在等你正经地追她一次。因为你嬉皮笑脸的样子总让她觉得不够安全。

可惜,你再也没了那样的机会,以至后来就连说句对不起,都显得有些多余。

第二颗智齿

你结婚前几天长了第二颗智齿。你打电话跟我说,你都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好命。如果不够好命,那为什么那么多人长智齿会痛得撕心裂肺,而你却毫无感觉?如果真的好命,那为什么偏偏又要让你错过最不该错过的黄白蓝?

结婚那天,身穿白色西服的你左脸肿得像个包子。谁能想到,第二颗智齿,竟会忽然让你疼到话语咕哝。

你不顾妻子劝慰,喝了很多酒。我开车把你送回去的时候,你在车里跟我说,黄白蓝是你的第二颗智齿。那毫无防备的疼,像忽然钻进心脏的子弹,差点要了你的命。

你说,如果我可以,就帮你好好照顾黄白蓝,时间,最好是一生一世。

2011年10月17日,你从广州飞到昆明参加我和黄白蓝的婚礼。宴席上,你抱着我的肩膀说,只有把她交给我,你才能彻底安心。

原来,即便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你也知道,这么多年过去,我和你爱的是同一个人。

买给黄白蓝的婚戒是我请你帮忙挑的,因为我知道,这是你的心愿,也是黄白蓝的心愿。我记得你说过,真正的爱,不是得到,而是守护。

当我把黄白蓝抱在怀里享受众人祝福与掌声的一刹那,我忽然找不到人群中的你。也许,你和当年的黄白蓝一样,正躲在一个幽静的角落里享受成年人的哭泣。

临别时,黄白蓝主动拥抱了你。她说,谢谢你这些年给我的爱。

我没有半点醋意。陪着你们一路走上,我知道这一个拥抱里的感激和情怀。

我仍然给你打电话,仍然会把黄白蓝的一切告诉你。我们理所应当享受这样甜蜜而又毫无隔阂的真情。

因为是你让我明白,每个人都有权利守护心里那个永远不破的秘密。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5章那片从来不会流泪的记忆

白小刀躺在租来的小房子里,暗自神伤,来北京求职,实在是个失败的决定。这一个月,白小刀几乎没有闲过一日。天天出去投简历,做面试,打电话,陪笑脸。可一个月过去了,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找到。更为艰难的是,从家里带来的五千块钱,即将弹尽粮绝。

想想,光房租实在是个大问题。没办法,白小刀只能到处张贴手写版的合租广告。

第二天下午,白小刀刚打算重贴一遍小广告,王晶晶就把白小刀的大门给敲开了。

“叔叔,请问是你找人合租吧?”王晶晶这句礼貌问候,差点没让25岁的白小刀吐血。

“姐,你从火星来的吧?我这个样子像叔叔辈的么?再说了,我广告上写的很清楚了,只招男的,并且是纯爷们,懂不?”白小刀说完这段话,便准备关门去赶一场新的面试。

“大哥,行行好吧,房子难租,我人生地不熟的,刚来北漂,你让我找谁?再说了,我又不是不给你房钱。还有,我会洗碗做饭打扫卫生……”

白小刀之所以不接受女租客,是因为有她跨省女友的密令。虽然远在济南,但白小刀还是不敢造次。

不过,提着大包小包且气喘吁吁的王晶晶的确让他心软了。最重要的,他屋子里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