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魔声催笛 > 第1章 不认也罢!在下乃山野村夫

第1章 不认也罢!在下乃山野村夫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魔声催笛》

作者:南北隐士

内容简介:

京城最神秘,名声最为差的公子哥,魏三公子三年前与皇帝女儿定情,可是在一天夜里,魏三公子晚归,见到一件江湖大事。从此便不再安宁,不为人知的魏三公子真面目也被渐渐揭开。原来魏三公子是一个武林高手。而此时魔音传开,有一个神秘组织要进行一场巨大无比阴谋,魏三公子混迹江湖,想要挫败魔人阴谋。而此时,公主失踪,魏三公子,两件事,齐头并进,才发现……

第一章京城最纨绔的人

喧闹的京城大街上,有一“论古居”的地方,此地是一些文人墨客,闲暇之人,谈古论今地方。有些文人闲来无事便在此吟诗作画,谈论古今大事。

最近三年,每当有人坐在“论古居”便有一个炙手可热之题。那便是臭名昭着,玩世不恭的魏三公子之事。有人说起这位魏三公子,总有不少人前来聆听,因为魏三公子不是一个纨绔子弟,是一个有很多精彩的魏三公子。

这日,论古居之中又是高朋满座,宾客如云。一个白衣书生缓缓走进去。一个瘦瘦之人上前,笑脸相迎,客客气气说道:“公子,你又来听魏三公子的大事了。”

来人年纪轻轻,长的极为清秀,如白玉一般,虽然看起来是男人,却是非常俊丽。这人手中拿着一长笛,笛子一侧拴着一块古玉。文质彬彬的走着,并朝着来迎之人笑了笑。

里面是人山人海,却井然有序坐着,每人面前有一张桌子,一些干果,一壶酒,一两只酒杯。有三五人而坐,有八九人而坐,有人独桌独坐。,有人斜倚着身子瞪着空无一人的主讲台。有人独自喝着小酒,有人嗑着瓜子。就座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高有矮,有黑有白。还有一些是外邦之人,来自另外一个国度。有人嘀咕着:“今乃太平盛世,万邦来朝,为何还有这等人物?”

“哎!此人一定大有来头,不然为何如此大煞风景,也无人管束。”

最后登场的年少公子坐到最后靠门的角落之中。

等不到主讲先生到来,门外走进一位瘦瘦之人,此人看起来身材纤细,皮肤白皙,走路姿势及其别扭,一来便飘来一股诱人香气。来人无人相迎,兴许是不常来的吧!只有自己冷漠的站在白衣公子后面。

就在有人等不及要离场之时,一位白头老翁从后台走出来,笑呵呵拱手行礼。出来与大家见面之人是看起来是一位博学多才的老翁,面带笑容,头发胡须都斑白如霜。手里拿着扇子,走路是一瘸一拐。

老翁上台,坐到高高主讲之位,直接进入正题说道:“诸位是来听魏三公子之事,那老夫便再度讲来。”

众人鸦雀无声,细心聆听。

老翁讲道:“魏三公子,真名无人知晓,此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见过的人极为少数,恐怕只有亲生爹娘可见过此人。此人武功极高,世所罕见,可是不务正业,整日吃喝玩乐,无所事事,善于豪赌,又喜欢混在天香楼,与那里姑娘,夜夜笙歌。”

众人瞪着眼,表示这段太旧,陈词与之前一模一样。

老翁拿起扇子,起身一笑说道:“诸位以为魏三公子就这样一些事情,那便大错特错。”

老翁走着,晃动扇子,继续讲述道:“昨日,外邦使节来此为吾皇进贡,诸位所知,我大唐如日中天,太平盛世,万邦来朝,就在外国使节在馆驿休息之时,那带来之物,在眨眼之间不见踪影,诸位以为是何人所为?”

众人无人应答,只是摇了摇头。

主讲老夫子转身走到桌前,喝了一口茶说道:“正是这位魏三公子。”

众人“噎”一声,又沉默无语,好像这位魏三公子的事情,很好听似的。

主讲老夫子说道:“那魏三公子施展轻功进入馆驿,盗走无数宝物,并留书一封,书函内容,老夫便不得而知。可是吾皇陛下,看到魏三公子书函,气的面色发青,诸位想想,吾皇万岁是有史以来难得一见明君,爱民如子,吾皇又作何发落。”

有人站起来说道:“那自然下令抓住此人,下了天牢。”

老夫人微微晃了晃脑袋说道:“并非如此,看到书函之后,吾皇万岁,长叹三口气,说了声作罢之言。”

回答之人坐下,站在最后面那位瘦高个子之人呼道:“那是因为,这魏三公子是皇帝家的未来女婿。”

此话一出,众人都目瞪口呆。

老夫人一听,吓得哆嗦起来,心想:“这可如何是好?若是驸马,那我这张嘴岂不是永远不能说话。”

瘦高之人凌空纵起,轻轻过众人头顶,不留半点声音。到主讲台上,凝望众人说道:“这位魏三公子,不洁身自好,交不善之人,挥金如土,无才无德,整日与损朋之辈醉生梦死,吾皇万岁只是碍于面子不想管。”

“那公子是认识魏三公子?”有一位憨厚青年站起来问。

“在下并不认识魏三公子,不过像这样恶劣之人,实在是苦了公主殿下。”

青年怒吼道:“你不认识,干吗讲话,俺千里迢迢来就是想要结识魏三公子。俺娘说了,跟着魏三公子能娶到漂亮媳妇。人家都要娶公主了,我跟着,最起码能娶一个刺史女儿。”

此言一出,台上的瘦高之人,面红耳赤,在听之人,也发出极为整齐的哗笑。

瘦高之人好像格外生气。跑出论古居,气冲冲的跑到街上,不顾国过往之人大呼:“我恨你魏珣。”

白玉般书生走到瘦高之人旁侧说道:“你不该恨那魏珣。”

瘦高之人转身,露着皓齿,唇边红嫩,笑着说道:“那种混账之人,可憎可恨。”

“那姑娘定然未曾见过真正魏三公子魏珣!”书生冷冷说。

瘦高之人,变得温柔起来,声音也甜馨细腻起来,问道:“公子何以知晓魏珣?莫非你与魏珣交好,还有你如何得知我是女子?”

“哈哈!”书生一笑,阔步离开。

一位靓丽女子走到瘦高之人面前说道:“殿下!我们回宫!”

瘦高之人瞪着靓丽女子说道:“回回,这就回!”

瘦高之人,生着闷气,向前走去。

白玉般书生走过几道街口,进入一座“集墨轩”地方。屋子里面很文雅,除了有一些文房四宝之类,还有一些名人字画,悬挂在屋子周边。

里面之人一望,见白玉书生立即笑面相迎,说道:“魏三公子,我家姑娘已经恭候多时!”

白玉书生“哦”一声,走到侧门,掀开帘子向后院走去。

到了后院,看到后院亭台楼阁,莲花池水,假山栈桥,倒显得前面有些简陋。魏三公子走过浮桥,到一个人空旷院子之中,有一个身穿粉裙子女孩子正在随影舞剑。魏三公子拍手叫好,上前一步说道:“陈姑娘的剑法是越来越厉害。”

女孩子立即止住身形,笑若牡丹望着魏三公子。

再看,这位女孩子长的及其水灵,有倾国倾城之貌,有西施之优雅,貂蝉之可人,昭君之体态。婀娜多姿美丽怡人。女孩子被夸得羞红脸,上前说道:“哪里的话,我陈婉嫚在公子面前是自叹不如。不知公子可听到什么惊世骇俗之事。”

魏珣淡然一笑说道:“倒是一些无中生有之事,不足为奇,不过,公主殿下今日也在。”

“哦!那与公子相认否?”陈婉嫚低声问道。

“不认也罢!在下乃山野村夫,虽说有家人在朝为官,不过我孑然一身,倒是也轻松自在,省得被公主呼来喝去,倒是拘束。”魏三公子满不在乎的说。

陈婉嫚心中一喜说道:“那找一时日,你便进宫见见公主,说说清楚,让公主劝说皇帝收回成命,那样令尊也不必整日牵怀在心,公子也可另择佳偶,可潇洒自在。”

魏珣点点头说道:“那以你之言,我改日觐见陛下公主,将事情说说清楚。”

陈婉嫚一笑说道:“寒舍已经为魏三公子准备好了上等的佳酿,请公子前去品尝。”

魏三公子(魏珣)“哈哈”一笑说道:“那多谢婉嫚姑娘了。”

两人到一雅静之所,陈婉嫚柔情似水的望着魏三公子说道:“小女子与公子相识三年,当年若不是公子施以援手,恐怕在这偌大京城无一丝容身之地!一直以来,想致谢公子,今日有机会,请公子饮上一杯?”

陈婉嫚说着,斟满酒杯,双手捧上。

魏三公子魏珣微微一笑说道:“陈姑娘,三年来,在下被人说三道四,若不是姑娘相信在下,那在下也不知从何容身?”

说完,魏三公子满杯饮下,滴酒不漏。

陈婉嫚艳艳一笑说道:“公子三年来,除了回府,便是到我这里赏析名家大作,怎会有那种世俗之事,以公子高雅之气,那些市井之言,恐怕是有人恶意中伤公子,凡是智着,必然不与采信。”

“哈哈!若不是家父与你有一般想法,那在下便无家可归,你可知是何人所为?”魏三公子问道。

“小女子不是神探,不可知也!”陈婉嫚说道。

魏三公子起身,冷笑说道:“婉嫚姑娘,又何必惺惺作态,三年来,我早就看出破绽。”

陈婉嫚一听,红着脸,端着酒杯说道:“公子在怀疑贱妾!”

“婉嫚姑娘!在下不想再饮这三杯酒,请姑娘自重,在下今日便先离开。”魏三公子说着,迈步离开。

陈婉嫚自饮一杯,瞪着魏三公子魏珣,久久不移。

夜色倾城,喧哗的大街上依旧输灯火阑珊,忙忙碌碌。魏三公子慢悠悠走着,颇显着一些迷茫与失落。直到半夜,街上行人缓慢下来。有一队人马,走的很缓慢,步伐奇怪,常人看不出什么不妥,可是魏三公子得到一位高手点化教导,很快就认出是一群武林高手。

当大队人马到来,有一辆马车,驶来,马车上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之人,低着头,却依旧能驾驭马车,无一丝偏差,也能轻易避过人群。看不清这位是什么模样。马车招摇过市,到一家客栈门前停了下来。客栈是京城最有名,与魏三公子一样名气惊人。便是人所知晓的“盛源客栈。”

大队人马停下,客栈里面的伙计匆匆出门,无问无言,只是伸手请人马进入。另外两三人,到大队人马前,接过骏马马车向后院马厩方向拉去。魏三公子觉得眼前之人甚是奇怪,便等众人纷纷进入以后,便随之到了客栈门口,却被店小二挡在门外说道:“客官!本店已经打烊,再不招待客人。”

魏三公子更加疑惑,绕到一侧,轻轻纵起身子,轻无声如光影,生轻如燕,落地无声,跳上房顶之后,听闻后院里传出嘟嘟囔囔声音。便轻轻转身,步子未到瓦片,只是身子隔空转动。魏珣一望,院子之中,正是那群人。魏三公子更加奇怪,思量:“这些人不住客房,为何会在后院落脚。”

“喂!怎么是你!”忽然身边有一个低沉声音传来,轻声细语,及其动人。

魏三公子转眼一望,是白天那位瘦高之人。

魏三公子魏珣摇摇头,指了指街道方向。

瘦高女孩子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这群人我师父让我盯上了,肯定是那魏三公子为了臭美,搞的什么坏事情!”

院子之中,一群人安排完毕,却有人没有休息,在院中溜达似乎在戒备一样。

魏珣一望院子,思量道:“不行!我必须带这位烦人公主离开,知道了他们住在这里,稍后再来看看。”

魏珣一望公主压低声音说道:“你是不是很想见到魏三公子。”

“哼!做梦都想!”公主悄声说道。

“那好!你不用在此等着,随我前来!”魏珣低声说道。

说完,魏珣身子轻轻飘起,梭过屋顶,如飞燕一般,滑翔飞行,这种身法及其精湛,没有高深武功造诣是做不到。尤其是在飞过瓦片之时,身子看似在瓦片上,却瓦片平整有序,毫无混乱。

公主立即跟上,两人一前一后到街市一幽暗处。

公主一瞧周围,“嘿嘿”一声,拔剑指着魏珣问道:“魏珣呢?为何引我至此?”

魏珣没有自报家门,只是微微一笑说道:“红拂女的剑,原来你是红拂的弟子,怪不得会跟上这些人,那你到底是什么人?”

公主“哼”一声说道:“本姑娘是谁,你不配知晓,说,那贼在哪儿?”

“哈哈!菲安公主,你又何必对自己驸马如此的憎恨。”魏珣说道。

公主一听,剑再向前一寸说道:“你这贼人,为何认识本公主。”

魏珣说道:“在下倒是见过公主鸾车,瞧见过公主殿下,可是殿下未必见过在下,请公主谨思其事,殿下对魏三公子一无所知,为何笃定,那些市井嬉戏之言,可信乎?”

“那魏三公子现今何处?”

“魏府之中。”

公主说道:“你若诓骗于我,本公主定不轻饶。”

说完,菲安公主飞身离开。

魏珣摇头叹息,向盛源客栈飞身赶去。

魔声催笛

第2章盛源客栈来的神秘人

夜凄凄,晚风凄凉,街道之中变得冷冷清清,只有打更的更夫,挑着灯笼无精打采的向前走着。

魏三公子打发走公主,便独自回到盛源客栈之中。

客栈非常安静,无一丝声响,脱若是平素里,这里是最热闹的地方,曾几何时,有这样的安静。虽说魏三公子是这里的常客,只是与朋友在大厅之中喝喝酒,聊聊诗词歌赋,后院之中,不曾进入。当魏珣飞身上屋,见庭院之中有人在来回走动,一边走,一边抬头注视周围,非常谨慎的样子。

魏珣飞身上屋顶,施展轻功,如踏行云,身法如流星,转瞬之间,换了很多方位。一般客栈后院,无疑是有一些柴房,马厩之类。可盛源客栈很阔,如富庶之家庭院,幽深叠叠。在后院之中,显然有一房子,非常独特,屹立在马厩与后院正门。魏珣飞到屋顶,俯身取瓦向下俯视。屋子里面有八个人,身材,年纪,装束各有不同,其中有一僧一道,两位虽说是中年,却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最为显眼。八个人坐成两排,左右各有四人。一人一张桌,桌上是一些美味佳肴,醇美佳酿。之后是一位虬髯老者走到众人面前,打量众人,很不满意坐到八人中间。在屋子里面还有两张桌子只有酒菜,却无人落座。

其中一位道人站起来说道:“不知尊驾请我们来有何事商榷?”

“呵呵!诸位可想到飞鹏之暄?”虬髯老翁问道。

道人一听,眼神之中透着一丝丝不悦,安静落坐。

僧人“阿弥陀佛”发出一声佛号说道:“恕贫僧直言,如今天下升平,万民安居乐业,飞鹏之暄誓言,当为往昔之谈,不可拿来危害其黎民。”

“行空和尚,你当初也信誓旦旦说过,若主上一声号令,定然会鞍前马后,如今却要背弃誓言不成?”虬髯老翁问道。

行空和尚低着头,沉思片刻说道:“天下安,万民安,明君臣贤,大好和尚一片锦绣,贫僧即使遁入地狱,也不能违背天下。”

虬髯老翁“哼”一声说道:“无人敢顶撞主上之言,既然行空和尚不想为我主效命,那便——”

“阿弥陀佛!当年十二棍僧护送我主,正气浩浩,今日贫僧岂能为少林蒙羞,当年,贫僧尚未出家,一时失察,与尔等盟誓,要效忠于主上,如今安民之盛世,千古难遇,尔等想要启动飞鹏之暄,那便是是危害天下,贫僧是万万不从。”

虬髯老翁起身,盯着振振有词,理直气壮的行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