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九天雏龙 > 第1章 班长好

第1章 班长好

《九天雏龙》全集

作者:麒麟独卧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第一卷第一章高考状元

668分,姜文龙以总分668的高分登上了四川省双流市本届高考的魁首,成为了双流市的理科高考状元。

不过,姜文龙并没有能高兴上两天,因为又发生了一件让他意料外的事情,让他非常恼火的事情,让他非常无奈的事情。

“文龙,你就别再想着念燕京大学了。我不管你过去是怎么想的,现在只是有一条,你必须给我去读华夏第一军校—国防大学。”姜文龙的父亲姜云飞用不容置疑的、严厉的口气对姜文龙说道。

“可是,您总得说出原因啊。”委屈的姜文龙小声地说道。

“没有什么原因,让你去,你就去。不要以为你已经十六岁了就可以自己做主了,我告诉你,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姜文龙的父亲姜云飞说完,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姜文龙的感受,就转身离去了。

“您这是独裁,您这是军阀作风,您、您这是严重的侵犯人权。”当父亲姜云飞离开后,姜文龙才大着胆子发泄着,只不过还是不敢放开声音,怕被父亲姜云飞真的听见了。

可能和几十年的军队生涯有关,父亲姜云飞对姜文龙的态度是非常严厉、严格和直接的。在家里做什么事都直来直去,不会与姜文龙好好商量,就像在部队管理士兵们一样,什么事都是以命令的形式下达,而且疾恶如仇,原则性很强,眼睛里根本掺不得半粒沙子。在姜文龙十三岁以前,只要是姜文龙做错了事,甚至是洗碗时打碎了一只碗,都起码要被训斥一顿,挨打挨骂也是经常发生。让姜文龙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在姜文龙九岁时,妈妈王丽君给姜文龙买了一顶流行的太阳帽,姜文龙在走路上学途中,被一个骑自行车的流氓给一把就抢走了。姜文龙追了好一阵也没有追上,当然就是追上了也是枉然。可是回到家后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父母亲后,姜文龙的父亲姜云飞根本就不分青红皂白,二话没说,“叭、叭”,就给了姜文龙两记耳光,还说姜文龙混帐,连自己的帽子也保不住。

从姜文龙的父亲姜云飞的角度来讲,那就是我不管你的过程怎样,我只需要看结果。在这样的父亲面前,让姜文龙经常感觉自己在父亲姜云飞面前完全没有自主权,就连自由活动时间也被限制得不偿失死死的,这让姜文龙对父亲姜云飞的行为大为不满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在私下里把他称作军阀和法西斯。就拿早晨的锻炼来说,姜文龙和哥哥姜文蛟一样,每天都被督促着必须坚持跑步和练习太极八卦掌,一年365天,天天都可以说是风雨无阻。除了两次发高烧外,只要时间允许,从六岁读小学开始到高考结束前都从来没允许间断过。尤其是在太极八卦掌的对练时,想获得那种四两拨千斤、以柔克刚的精髓,就得通过反复不断地练习,才能慢慢感受和领悟得到。

姜文龙还很清楚地记得,自己在与父亲姜云飞和哥哥姜文蛟的练习过程中所吃过的苦头。八卦掌注重在与对方交手时,讲究跟随对方之劲路,随屈就伸,人刚我柔,我顺人背。关键是不抵抗对方,而是让对方的力量在自己的圈里走化掉。再利用借力打力的方式将对方所发出来的力量转回到对方身上。最开始练练习,姜文龙因为还没有掌握住要领,是使用自己的蛮力,结果就是所用的劲越大,自己跌的也就越惨,反作用力和惯性力量全部都回击到自己的身上。那怕遍体鳞伤,全身酸痛,第二天还得继续训练。好在经过了十年的锻炼,也确实让姜文龙拥有了一个比普通人强壮得多的魁梧、结实的身体,快速的反应,良好的灵敏度和坚毅的性格。

作为生活在一个普通干部家庭的孩子,十六年来姜文龙受到家庭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这当中,在姜文龙的性格成长上,他的父亲,一位曾经拥有二十多年军龄、曾经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光荣负过伤的老军人,从中校副团长转业到双流任法院副院长姜云飞的影响还是不小的。

母亲王丽君在父亲姜云飞从军队转业后便一同回到地方,现在是双流市第三小学分管教育的副校长。

对姜文龙来说,在家里,母亲王丽君代表的就是天,家里的一切都要她来操心和操劳。在对待孩子教育和生活的问题上,母亲王丽君不光让姜文龙和哥哥姜文蛟兄弟俩感到在生活上的关怀和照顾,更多的是能直接和母亲王丽君进行对话和互相交流思想。在家里,只有在母亲王丽君面前,姜文龙才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得到了尊重,自己对人生不怎么理解的地方才能够的到指点,这当中当然也包括爱情和婚姻,母亲王丽君对姜文蛟和姜文龙兄弟俩的影响可以说是潜移默化的。父亲姜云飞的性格坚定而内向,不管是在单位里还是在家里,语言都不多,经常还板着个面孔,所以姜文龙和哥哥姜文蛟与父亲姜云飞的交流都很少,可以说还有些生份。有什么问题都是和母亲王丽君进行沟通的,在姜文龙的心里,母亲王丽君才是自己可以依靠的一切。

只是这一次,姜文龙最后还是失望了,就是连母亲王丽君也和父亲姜云飞站在了一边,几乎天天晚上到自己房间里来说的话都是千篇一律的话--去读军校吧,爸爸妈妈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

郁闷!

姜文龙感觉到自己仿佛已经是走投无路了一般。

“哎”,“为什么自己的父母亲都不能尊重我自己的想法呢?”

第一卷第二章走进军校

知道进军校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后,姜文龙虽然闷在心里,但为了怕母亲王丽君不高兴,不让母亲王丽君因自己的事而难过,两天后姜文龙虽然还没有从思想上完全接受读军校的观念,可是脸上则开始表现出逐渐接受事实的表情,让母亲王丽君心里很是感到阵阵宽慰,感觉到自己的孩子懂事多了。

国防大学是华夏国家重点投资建设的军事院校,是华夏军队里最顶级的院校,肩负着培养军队高级科学与工程技术人才和指挥人才,培训军队高级干部和从事国防关键技术研究的重要任务。长期以来,国防大学一直有着“军中第一院校”的美称。

在所有立志在军队中建功立业的年轻人来说,都梦寐以求地想进入华夏国防大学。在这里,有着不少神秘的色彩,特别是号称华夏第一军校,可以媲美美国的西点军校和前苏联的伏龙芝军事学院,成为量产将军的圣地,虽然有初级尉官、中级校官和高级将官学习之分,但任何人一旦进入这所大学,即获是初级毕业,也算拥有了一面金字招牌,比同等军事院校强得多了。如果有机会再回炉的话,绝对会为今后的仕途带来助力,可以说走上了向更高职位进军的快车道。

在华夏国防大学报名的这天,校门前已经是熙熙攘攘、热闹异常。陆、海、空军的各式军队车辆牌照、武警和警察的车辆牌照、地方附近几个省的车辆牌照的各式小型汽车、轿车等,在华夏国防大学执勤人员的指挥下密密麻麻、整齐有序地停放在校门口的两边。

孤身一人带着一只庞大的旅行袋,从火车换乘公共汽车来到校门口的姜文龙先仔细打量了一下学校的大门和周围的环境。只见大门宽敞威严,庄重肃穆,大门旁还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在持枪守卫着。大门外,是巨大的操场,还有篮球场和足球场,四周的道路两旁则都是高高的柏扬树。

收回眼光,映在眼睛里的,则是一群群拖家带口、拎着大包小包的学员家长和学员们在依依惜别,来报道的学员们和家人们正在抓紧最后的时间在互诉衷肠,不少的学员和学员家人们脸上还带着泪水。看到这里,姜文龙没来由地眼睛一热。

在姜文龙16年多的生涯里,还从来没有和父母亲像现在这样相隔遥远,想起临走前虽然拒绝了父母亲送自己到校的想法,但在母亲王丽君的眼里自己毕竟还是个孩子,在父亲姜云飞同意、母亲王丽君勉强答应不送自己的同时,母亲王丽君终究还是割舍不下,拼命往自己的旅行袋里塞满了各种食品和衣物。

而在送自己上车离开的时候,母亲王丽君为了不让小儿子姜文龙看见自己难过,一直坚持到汽车开动后才快速转过身子,姜文龙心里清楚那是母亲不想让自己看到她忍不住流出的眼泪。

“再见吧妈妈,再见吧妈妈,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行装已背好,部队要出发。你不要悄悄地流泪,你不要把儿牵挂”一曲《再见吧妈妈》的歌声在姜文龙的心里唱响,姜文龙也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反应过来现在是站在了学校的大门口,姜文龙就默默地想着,这里就将是我今后学习和生活5年的地方了。此时想到又要好久才能和父母亲见面,姜文龙一阵痛心,只好将一切杂念全都暂时抛到脑后,单手提着超大的旅行袋,昂首挺胸,阔步走进了学校的大门。

姜文龙到校后被分配在了一大队一中队二区队一班,住在学员宿舍c栋的306室。当姜文龙左手提着硕大的旅行袋刚一走进306室,迎面就走上来了一个大约1米76的个子,长得浓眉大眼,黝黑的皮肤,有着强壮身体的大汉。

“呵呵,欢迎新学员的到来。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家辉,19岁,浙江金华人,喜欢打篮球,是入伍一年后从部队考上的这所学校,现在是一班的班长。”说着李家辉就热情主动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和姜文龙握了握,就帮着接过了姜文龙坐手中提着的行李,不过没有想到到旅行袋会有那么重,差点打了个踉跄,连忙稳住身子用劲将旅行袋提住,不由诧异地看了一眼姜文龙,没好意思问出口。

“班长好。还是我自己来拿行李袋吧,呵呵。班长,我叫姜文龙,来自四川双流的地方生。16岁,篮球和乒乓球都还可以,呵呵。不过呢,都是业余水准。”姜文龙看见班长李家辉身子晃了晃,急忙将旅行袋给接了回来,走了两步放在了房间的空桌子上。

“彼彼此此,我也一样,打篮球也是属于业余爱好。呵呵,文龙,你16岁就考上了国防大学,那你不是很小就开始读书了?”李家辉对姜文龙才16岁就中学毕业了,有些不理解。就算是从6岁起开始读书,小学6年加中学6年,那也得18岁才对啊。

“呵呵,不好意思,我在小学和中学的时候都跳了一级。”姜文龙对李家辉提出的这个问题觉得没有回避的必要,就如实说道。

“我说嘛,原来你是跳了两级,那你的学习成绩一直就是很好的了。呵呵,看你一脸风尘的样子,这次来学校恐怕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吧?”李家辉打量着姜文龙,用判断的语气说道。

“父母亲原来也是想送我来的,但是被我拒绝了。所以,就自己一个人赶长途车来了。”姜文龙觉得赵家辉还是有些眼力的。

“才16岁就自己出门了,而且你的父母亲能放心地让你一个人出门,这么说来你的独立能力还是很强的,嗯,不错。文龙啊,我们这个集体宿舍你也看见了,住四个人。另外两个是来自河北石家庄的何志东和来自陕西西安的高连杰,他们都出去送自己的家人去了。你先把自己的行李收拾收拾,我现在要到一班别的学员房间去看一下,你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事情需要问的话,就等我回来再说好了。”李家辉笑着对姜文龙介绍着306室另外两名室友的情况,然后和姜文龙打个招呼就出去了。

姜文龙正在收拾自己的行李的时候,“咚、咚、咚”,走进来了一位约18岁,1米80的身高,身体结实的年轻人。

“你好,你是刚来的吧?呵呵,互相认识一下,我叫何志东,河北石家庄考入军校的地方生。”何志东刚将自己的母亲送走,进到房间看见了一个陌生年轻人正在收拾自己的行李,估计应该就是自己的室友了,就友好地上前打着招呼,先作了自我介绍,并主动伸出手和姜文龙握了一下。

“姜文龙,四川双流考入的地方生,呵呵,今后我们就是室友了,请多多关照。”姜文龙也伸出手与何志东轻轻地握了一下,感觉何志东的手上有不少老茧,只是初次想见,也纳闷着没问出来。

“彼此,彼此,呵呵。今后五年里我们就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了,我们还是相互关照吧。看你的行李还没有收拾好,那你就等你收拾好后我们再聊吧。”看着姜文龙从庞大的旅行袋里拿出的七零八落的东西,何志东觉得现在还不是和姜文龙闲聊的时候。

“那好吧。”姜文龙说着就自顾自的收拾起自己的行李来了,等一样一样东西都拿出来,才知道母亲王丽君还给自己装了这么多的食品。

姜文龙另外一名室友的基本情况是:高连杰,从陕西西安考入军校的地方生,18岁,1米72的个头,白面书生。爱好音乐、文学,诗歌颇有些功底。

对于军校的初级学员尤其是从地方上考进来的学员们来说,对半军事化的军校的了解是不多的。刚开始时,对发生在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和新鲜。当然,对于从部队长大的姜文龙来说,一切又似乎是那么熟悉,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在军营中的情形一样,只是从观众变成了演员。

前三个月,是军队意义上的新兵入门训练,目的是让学员们从老百姓向军人过度和转变。这些基础训练的内容,对新学员来说,既是艰苦的,也是枯燥的,每天都机械地重复着大体上相同的动作。

起床,跑步,早操,早饭。

上午,训练,午饭,短暂休息。

下午,训练,晚饭。

晚上,自由活动(打篮球、乒乓球、看书、散步、闲聊),点名,学习,定时息灯睡觉,时不时甚至一晚几次的紧急集合。

训练科目:立正,稍息,敬礼;齐步,正步,跑步。

早操进行时。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班长李家辉喊着清晰的口令。

“一”、“二”、“三”、“四”全班学员着统一制服,个个昂首挺胸、精神焕发,快速摇晃了一下脑袋并按照在队列中的顺序报出自己的所在位置编号。

在队列训练中。

“齐步走”,“一,一,一二一;,立定。向后转,齐步走;”

大队领导视察早操这天。

“立正。”

班长李家辉一个转身,小跑到中校大队长张长安的面前立正敬礼,“大队长同志,一中队二区队一班正在出早操,请指示,班长李家辉。”

“继续训练。”大队长张长安在回礼后说,随后带着几个少校和上尉军官向另外的区队走去。

姜文龙本来就没打算读军校,在老爸的压力下才勉强来到了军校,但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相对于别的地方学员,他可算是转变得最快的学员之一,只是内心深处仍有一丝不甘和挣扎,而在平时的训练和学习时是决不会掉链子的。

由于班长都由从部队来的学员担任,副班长才由地方来的学员竞争上任,而为了答应老爸的缘故,姜文龙不得不硬着头皮参加副班长的竞选。在姜文龙所在的一中队二区队一班,同时报名参选的还有另两位学员,和姜文龙同住c栋306室的何志东和高连杰。

而姜文龙对同室的三个同学的感觉就是:班长李家辉虽是浙江人,但却具有北方人那种粗犷和直爽,喜欢争强好胜,干任何事情都有一股不服输的劲。而何志东,显得沉稳老练,谈吐文雅、而且头脑灵活,但是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是一付清高的样子,若有若无地与其他学员间有着距离感。至于高连杰给人的印象就是就股子书生气,斯斯文文的,踏实、肯干,合群,与班里其他学员间的关系也很融洽。

在一中队二分队一班,高连杰由于占有人缘好的原因,在班里民主选举副班长的过程中,顺利当选成为了一中队二分队一班的副班长,这让落选的何志东和姜文龙都感到有些憋气。因为在军事训练中,不管是哪一项,这两位的军事素质都明显要比高连杰高出不止一筹。而过硬的军事素养使得何志东和姜文龙两人是既猩猩相惜又互不服气,心里面都想压对方一头,以至于在各项军事训练中两人就一直在暗地里互相较劲。

随着队列训练的结束,军校又开展了射击和擒拿格斗的训练。不久,发生了一件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