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有人说这不是爱情 > 第1章 她抓到何志伟的蛛丝马迹后

第1章 她抓到何志伟的蛛丝马迹后

《有人说这不是爱情》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抢来的东西很好吗

上海的初春特别冷,风穿梭在楼宇间,催得来往的行人拉紧外套,恨不得马上钻进写字楼,至少那里四季如春。

8:11,陈冶的香槟色沃尔沃s40缓缓驶入地下停车场,没到上班高峰,这里空荡荡的。陈冶习惯以时间换空间,早出门早到,好过被堵在高架上。今天是周一,她穿得比较正式,白衬衫,烟灰色短大衣,全身上下的亮色是玫瑰紫长围巾和同色皮包。

停车场寒意浸骨,陈冶拉紧围巾,匆匆走向电梯。有盏过道灯坏了,忽明忽暗的,她抬头看了眼,决定到了办公室就写条给大楼物业,让他们尽快派人维修。

周一上午像十六分音符的乐曲,只差没打着快快快的拍子,陈冶打开电脑,把报表打印出来复查。昨晚她汇总下属发来的数据时已经核算过,但打在纸上看更容易发现错误。

时间过得很快,陈冶刚把报表收好,大群同事就涌出了电梯。沪苏区经理黄微架着副眼镜挤在人堆里,头发毛毛的。黄微嗓音不低,陈冶听到她在说:“睡过头了,差点迟到。怎么样,你没事吧?昨天大家都喝多了。”销售经理沈珏,是黄微的直接下属,说:“没事,酒量不行胆量凑。”

hm上海分公司的销售部,总监下设四位大区域经理,北方区和西南区的经理是位腰圆膀粗的壮汉,沪苏区和浙江区的则是黄微和陈冶,人称“黄姐”和“陈姐”的资深美女。两人前后脚进公司,每次升职也差不多时候,公司上下经常把两人摆一起比较。明显的区别是陈冶手下清一色二十来岁的男销售,而黄微则相反,她的下属纯女性,遇上应酬全体出动,被称为“盘丝组”。

陈冶瞄了眼黄微那班人,果然宿醉未消。她向来反感不行也要行的酒风,皱了皱眉,这个黄微最喜欢洒狗血。某次醉后,黄微拉着陈冶,当众说愿意拿一半智慧换她三分之一的容貌。陈冶哭笑不得,姐姐你也太自信了,怎么见得我缺智慧呢?不过长相普通有普通的好处,陈冶没少被误会为“美女好办事”。

差不多到九点,早起的晴空万里变得阴沉沉的,层层乌云压下来。陈冶的办公室靠近玻璃幕墙,抬头就能看到窗外的风景。虽然中央空调忠实地送着暖气,但她仍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披围巾的时候突然想到“天有不测风云”。这时连着来了几个客户和下属的电话,她也就没时间胡思乱想了。

销售部秘书朱文静过来叫她:“陈姐,老大请你去他办公室。”

陈冶指指手机,示意接完就来。朱文静却没马上走,等她讲完电话又问,“陈姐你这白衬衫真好看,是淘宝上的吗?”陈冶答:“衬衫是百货公司买的,围巾倒是淘宝的。”朱文静探到桌对面,抓起围巾一角摸了摸,然后卷在手指上感受那种细腻的柔和,“羊绒啊。你总能买到好东西。”陈冶笑了笑,“也有失败的。”

和朱文静说话的当口,陈冶看了几眼屏幕,站起来时锁定电脑,“走。老大准在想,叫的人没来,去叫的人也不见了。”朱文静笑道,“有人在他那告状,没准还乐得我们晚点去。”她发现围巾被戒指勾了两个大洞,“哎呀,对不起!”陈冶不在意地说:“没事。”她解下来随手掷在椅背上,“不就条围巾吗。”

总监办公室里已经坐着人。那人见陈冶进来,瞪了她两眼。总监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但仍指了指座椅示意她坐。陈冶才坐下,原先坐着的那个连珠炮似的说了大堆话,陈冶静静听着,等他说完才向着总监说,“这事我知道。钱总,瑞华是集团公司,在青岛和杭州都设有生产厂。前两年青岛那边产量大,给我们的订单以北方区为主。但从去年中开始,情势变化较大。”她报了连串数据,从去年六月到现在,除了数字外还有对比的百分率,她辖下的浙江区订单渐长。再是客户的人事变化,对对方的高层姓名陈冶如数家珍,“瑞华在杭州的分厂如今隐隐已是集团的总部,把全部订单集中到总部采购是他们内部发展的要求。我们的销售经理曾经提议维持原状,但对方反驳跟hm的谁订不都是hm的订单,为什么要分得这么清楚。我们把瑞华的售后服务工作全接了下来,相应的销售费用不小,不过为公司利益出发,也没什么了。”

事情当然不是这样子。陈冶发现自己的一个销售经理业绩大增,原来是抢了北方区的地盘,公司不允许内部恶性竞争。可事已至此,吐出来更糟,她把大订单折扣申请卡了下来,算上运费还数浙江区的单价略高。从昨晚到现在,她一直和销售经理一起说服客户,软话硬话说了一箩筐,好歹抚平了外部。她本以为内部投诉会由同级的区域经理发起,没想到跳出来的是销售经理。陈冶心底冷笑,看来有人当面不想扯破脸,但那又怎么样,她也有一杆秤。

既然不但不损害公司利益,相反还比从前更好,陈冶在总监处轻松过关。只是小话难逃,北方区销售经理出了总监办公室的门就叽叽咕咕,“自己的老公被人抢了,心理变态,见什么抢什么。”

正在茶水间泡咖啡的沈珏不知道这桩事,由不得吃了一惊,真的吗?

从她站的地方,能看见陈冶的背影,白衬衫,灰色麂皮高跟鞋,不徐不缓的步子。

看不出来,沈珏羡慕地想。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你要你拿去

陈冶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一口气回复了七八个邮件,才停下来喝了口水。

新闻都长脚,再不想提的事只要发生了,难免传出来。

电话响起来,陈冶把杯子放在左手边的侧柜上,谁知拿话筒时带翻掉在地上。幸好杯里没剩多少水,只是杯柄断了。陈冶捡起来,摸了摸断裂处,这是星巴克的咖啡杯,丈夫何志伟送的。指尖被不规则的碎片划到,微微有点疼,她拿纸巾按住伤口,随手把杯子和碎片扔进了垃圾桶。

32岁的陈冶,集团公司大区域经理,有房有车。

不就是自家男人劈腿吗,她冷笑,这事现在多得很,就算发生在自己身上,又怎么样。

还有谁比她更了解何志伟?快中年了,天天过同样的日子,厌了。老婆不错,可吃多米饭,也会想尝尝面条。她陈冶,对目前的生活也腻烦,七点起床,七点半出门,一天工作,晚上吃馆子,回家各对着笔记本,十一二点睡觉,心情好时进行点夫妻生活。随着经济危机叫得越来越响,何志伟在股市里套牢几十万,陈冶销售指标越来越重,两人晚上更多的交流是偶尔从屏幕前抬起头,“今天怎么样?”何志伟的答复都是同一句,“老样子。”

累到什么都不想说,疲倦得什么都不想做,以为对方能理解会支持,如同自己对他。

红灯。

陈冶一脚刹车踩下去,恨恨地想,你看厌我腰间松弛,我还受不了你毛孔粗大呢。可何志伟可以心花绽放第二春,陈冶只能做到对帅哥笑一笑。发短信互诉心曲这种事,她做不出也不想做。对她来说,一个男人最大的诚意仅仅是婚姻,而不够诚意的男人,根本不值得花费时间。七年前何志伟献出诚意,七年后他有权收回。当然,要付点违约金。

陈冶停好车上楼打开门,居然何志伟和现女友杨宜春双双坐在沙发里。

来得好,陈冶若无其事放下包,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有事?在等我?”

她抓到何志伟的蛛丝马迹后,没给他喘气的机会,立马摊牌,“你看着办吧。”

朋友劝过她,多年夫妻,给彼此一个机会。

不,陈冶受不了枕边人的背叛。宁缺毋滥,她可以没男人,也不要伤害她的男人。

一夜夫妻百日恩,别人继续劝。

陈冶的火上来,夫妻!何志伟尊重这两个字,就不该在背后向不相干的女人抱怨她。无论她是怎样的人,也轮不到别人评论。杨宜春算老几,用得着她来说:我明白,你很矛盾很痛苦,然而我与你同在。

陈冶怎么知道他俩的密话?在何志伟手机上看到的。他做初一,别怪她十五。陈冶受得了真相的打击,最怕被蒙在鼓里。同在?她打心眼里好笑,前七年的时间你在哪里,何志伟身上账上加起来只有两千元时你在哪里?你算个屁呀,放在过去,就是生活作风败坏,再往前,可以浸猪笼,只有现在,居然装模作样坐在有妇之夫旁边来谈判。

装吧,陈冶走到单人沙发那,从后往前把裙子拢了下,在沙发三分之二的位置坐下,左腿搭在右腿上,两腿交叠得没一丝空隙,移向同边,脚面绷直。她把手肘轻轻搭在扶手上,肩部放松下沉,“我俩之间的事我俩谈,清场吧。”何志伟看了看杨宜春,她示意不走。陈冶看在眼里,“杨小姐,对不起,请你出去。”

陈冶仪态大方,言辞礼貌。杨宜春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看向何志伟。他没让新欢失望,迅速把她往身后一拉,仿佛面对的不是妻子是雌老虎母狮子。

陈冶垂下眼看着膝盖,“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既然你们彼此有意,我也尽量想开,决不会妨碍你们。这点你们放心,我说话算数。”何志伟清了清嗓子,“我有多少钱你清楚,你要的赡养费我给不起,等市面好转再说。”杨宜春用鞋轻触了下他的鞋,他接收到指示,“而且,我们没孩子,我不觉得我有义务要按月支付赡养费。我没责任,你凭啥提这种要求?”陈冶起身从书柜里拿出份复印件丢在何志伟怀里,平静地说,“就凭这个!”

那是人工流产手术单,婚后陈冶怀过孩子,何志伟认为两人没钱没房,最好专心工作,坚决要求打掉。陈冶流泪进的计划生育小门,麻醉醒过来又哭,何志伟把她抱在怀里哄,“没事,将来有的是机会,宝宝以后还会来。”几年来两人工作渐渐上了正轨,却没了生儿育女的心情。不过陈冶午夜梦回,想到失去的孩子,总是说不出的伤感,翻来覆去睡不着。何志伟劝过她,“你想要就生一个吧。”如果不是经济危机,如果不出这档事,怀孕已在陈冶的日程表上。

何志伟不用打开,已经明白是什么东西,小胚胎的b超像。他也低下头。

杨宜春同样聪明,转眼间陈冶和何志伟浮动着以往点点滴滴旧日情愫,像层无形的雾,把她隔在局外。这是两个女人间的较量,当着男人的面,不能咬牙切齿,不能面红耳赤,随便哪个粗暴的动作,也许会将他推向对方。她柔声道,“谢谢陈姐,我羡慕你的坚强、能干。我想和你说对不起,但我和志伟确实情难自禁。你有事业有金钱,又漂亮,以后肯定会更好。不像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他。”说到最后,何志伟的头又抬了起来,两人相视一笑。

陈冶明白杨宜春的心机,只是你要你拿去,日后你俩自然明白,吃多了面条,还是会怀念米饭的。她忍不住耻笑自己,现在的何志伟已不是昨天的他,刚才那点往日温情哪里抵得过新欢的甜蜜。

何志伟牵着杨宜春的手站起来,“打扰了,等我手头有钱,一定按月支付赡养费。”他把钥匙放在桌上,笑了笑,“以后我不会再进这里。”

两人向外走,走过陈冶身边,杨宜春停下脚步,“陈姐,你一点不爱志伟。像我,如果老公要走,我会跪下来求他不要走,而不是光记挂着怎么要钱。”

很会说的小嘴,难怪逗得窝里人造反了,陈冶笑笑,“我想和何先生单独说两句话,你不介意吧?”杨宜春松开何志伟的手,“我在外面等,慢慢谈。”

她出去后,何志伟皱着眉头,抱着手,“什么话,说吧。”

新愁旧恨统统涌上心头,让你带女人来羞辱我!

何志伟看到了不妙的迹象,从摊牌那刻起,一直镇定冷静的陈冶,突然化身为大狸猫,凶猛地张开利爪。他吓得向后退了两步,然而怎么躲得过,脸上脖间辣辣生痛,估计被抓了几道杠,最后是响亮的两巴掌。而行凶者,已经机敏地退回去,“我有多爱你就有多恨你!”

何志伟眼睛里差点喷出火来,浅褐色的瞳孔放大了一圈,鼻孔同样扭曲变大。他吼道,“你打我!我妈都没动过我一指头!”陈冶回瞪,“你要打女人?试试看!”话虽如此说,她悄悄退了步,不吃眼前亏。背后桌上有杂物,假使何志伟竟然动手,她就把那些东西丢过去阻止他。

幸好何志伟胸部起伏了一阵,毕竟没真的动手,只掉头向外走去,一言不发,一分钟后听见杨宜春的尖叫,“你怎么啦?”

陈冶扑过去关上门上好锁,生怕他俩冲进来讨回场子。她靠在门上,外头电梯上来又下去,那两只该是走了。七年夫妻就此收场,泪水不受控制劈里啪啦掉下来,她闭着眼,吭哧吭哧地哭了。

第二天冷空气正式到,空枝被风吹得摇来晃去,陈冶才进办公室就听见朱文静四下通知,“各区域经理、各销售经理,准备进大会议室开会!”陈冶拿好本子和笔,摸出镜子瞄了下妆容与头发。她今天脸色不佳,特意穿了宝蓝色羊毛连衣裙,九公分高及膝靴。这身打扮比较亮眼,走去会议室的一路被不少人赞好。她坐下,打开本子,视线不经意间划过在场所有人。

坐在偏远一角的沈珏,对陈冶的目光回以微笑。天冷,年轻的她穿菱格高领毛衣,看上去很有大学生的味道。爱情,在每个人面前同样不留情面,陈冶收回目光时想,沈珏和男朋友分手的传闻也在满公司地飞,不论是她还是她,甚至王菲、张柏芝,谁也逃不了……

所有人正襟危坐,总监匆匆入场,扫视全场,开了金口:“2月28日,公司准备开答谢客户招待会!”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3章壮士断腕

开了整天会,临下班黄微约陈冶去放松。她揉着左边的肩膀,“先逛街,再沐足、美容选一样。”陈冶欣然,“好啊。”

世上最了解你的一般不是朋友,而是对手,她俩在多年较劲中生出不少共同语言。比如现在,黄微叹气,“搞答谢会有啥意思。世道不好,咱们成天端着不降价,多少人抢着卖。”陈冶笑眯眯不说话。黄微向后调了点座位,舒服地一仰,哼道,“讨厌,你明明也这么想,偏偏不说。摆付莫测高深的样子,吃力伐?”她举起右手,眯起眼看新做的法式指甲,过会换到左手,“沈珏那事你知道了,小姑娘人财两空。”

沈珏是本地人,熟知当地的吃喝玩乐。陈冶招待客户时经常叫上她帮忙,有她在场面热闹多了。大家喜欢她,对她和客户谈恋爱的事都眼开眼闭,最多背后说声不值。沈珏的男友,现在要加个“前”字,叫顾海东,比她足足大一轮还多,离过婚,有个女儿,之前有不少前女友,最大的优点似乎就是有钱。然而沈珏也不像缺钱的人,大家对他俩的恋情十分不看好,终于上个月有同事瞄到顾海东陪别的女人逛梅龙镇广场。

陈冶说,“她和他在一起不是为钱,分了也好,年纪轻有的是机会。”

黄微说,“我明白她,就这样更叫人想不通,要是为钱也罢了。小姑娘不错,虽然发生了这些事,没影响工作,很拎得清。对了,你和老何怎么回事?”

陈冶的心,嗖地拧成麻花样。

车窗外已入夜,迎面而来的对头车打着氙气大灯,照得人眼花。陈冶看到后面没车,踩刹车放缓车速,放那车过去,别人疯她不想跟着。

前两年黄微倚熟卖熟,经常拿她开玩笑,“陈冶你是有男人的人,和我们光棍不一样。成天在外头跑,你家那位不造反?这年头小姑娘厉害着呢,哪管有主没主,只要自己喜欢。老何事业不错,说话风趣,相貌也过得去,你要当心。假如我是你,早点生孩子,一个不够,生两三个,拖着堆油瓶的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