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鬼司 > 第2章 我想都没想

第2章 我想都没想

璃,一个黑影从倒车镜里一闪而过。

“啊!”董安晨刚反应过来,立刻把怀里的黑猫抱开,果然在裙子上发现了一潭尿液。

“看吧!它们就是这样反复无常的!”我回头递给她一包纸巾,听到她低低的说着,“这里好像还有一股什么味儿?”

“那是你身上的香水吧!”

她一边擦着裙子,一边说,“不,不是的,我感觉像是一种……一种奇怪的臭味!”

“臭味?”我皱着眉头嗅了嗅,却并没有闻到什么臭味,心里正自奇怪,又听一声猫叫声响起。

“你没发现吗?我这味道就在前排,或者是座椅下面的某个角落里。我们来找找看!”

“不用了!”我断然拒绝了她的要求,谁知道这个姑娘会在车里翻出什么呢,我最讨厌别人乱动我的东西,尤其是陌生人。

第三章灵车

“这味道真的存在,我感觉像是一种尸体的臭味?”她的声音中充满着一种不怀好意。

“这种味道,你是怎么确定的,你以前见过死去的尸体?”

董安晨摇摇头,“不,那只是一种感觉。”

“哦……或许是你的错觉而已!”我这样安慰,并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再跟着她的话细想下去。

“可能是吧,但除了那味道,似乎还有……”说着她把声音压低,然后凑到黑猫的耳朵边继续说,“还有一股血腥味,这气味被雨水冲过,变的很淡,却一直在车里挥之不去。”

那只黑猫被她的声音吓的忽然跳起,带着一个黑色的剪影,跃到了副驾驶。

“安妮,你没事吧!”说着,董安晨表现的一脸惊讶,当即就要把手伸到副驾驶位,抓回那只黑猫。

“坐在哪儿,别乱动!”我皱着眉头,冲她说了一句后,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去抓那只猫。

现在,路上很安静,我完全可以分神去做别的事,可是董安晨似乎不放心我这么做,“安妮,它怕生,还是让我来吧!”

“不用了,我已经抓到它了,你快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说着,我已经摸到了这只黑猫,可刚要把它拖起来,就听到它厮叫了一声,一爪子挠在我的手上。

伴随着一阵痛意袭来,我下意识的松了手,并立刻踩了刹车,真恨不得把那只该死的黑猫扔出去。

“你没事吧,还是让我来吧!”董安晨说着就要起身,但我忍住疼痛,一把把那只黑猫丢回到了她的身上。

“你可要看好它,别再乱跑了!”看着手臂上,被挠出的伤口正流着血,我从小抽屉里扯出几张纸巾小心的擦了擦,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感染。

但现在也没时间管那些了,随后又抽出几条创可贴给自己贴上,血这才稍微止住了,但仍有一些落在了车座上,如黑色背景下的几点红花。

董安晨连忙说着不好意思,表示一定会看好黑猫的,我也没再追究什么,重新发动车子。

可是,发动机刚被启动,我就忽然看到不远处飞过来一片白色的东西。

灯光下,那东西高高的飞起,在空中打了几个转儿,很快又被雨水打落,迅速消失在灯光下。

“那是什么?”后面的董安晨探头来看。

我摇摇头没有回答,扭动钥匙发动了车子,车灯被射向远处,风雨之中,却不断有大片的白色物体飞撒而来。

当这些东西被风吹到我的车窗上时,我才看清楚,它们竟是一张张烧给死人的纸钱,

透过圆形的孔洞,一辆同样雪白色的灵车从夜幕中慢慢的开了过来,车里不断的飘来一阵哭声。

“是夜葬?!”董安晨好奇的向前看去,而后又立刻缩回头,向我看了一眼,“我们要不要躲一下?”

“你害怕什么,这里也没有其他人,不过就一辆装死人的车子而已!”

“可是,我感觉和它们这样擦身而过不太好!”

我从后视镜里看着她,还有那只黑猫,最后才点了点头,“但我们该躲向那边呢?”

前面的路并不宽,而且也只有一条路,还有拐弯的地方,所以我们也没办法直接让路。

“我们可以从旁边的草地上饶过去!”

我侧头看了看身边的草地,那里正长着一层半米多高的杂草,车进里面恐怕也不好出来。

灵车越来越近,我没有其他办法,只好把车子开到了草里,并关好窗户,回避着那辆白森森的灵车。

可就在那灵车从我们身边开过的一瞬间,我忽然听到车上的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好像所有的人在这几秒钟都失声了。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好奇,抬头向灵车看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眼,却看到那灵车径直撞上了从我们后面飞驰而来的车子。

被撞后,那车子整个翻了过来,在黑漆漆的雨夜中,这辆白色的车子却完全没有收势,逐渐向我的视野边缘而去。

那被撞的车子里,慢慢的爬出来一个人,它浑身是血,从窗户里爬出来后,就踉跄着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的眼睛好像被定格在这个人身上,她穿着一件黄色的雨衣,脚上的鞋子完全被雨水浸透了,那个人竟然是……

“喂,你想什么呢?”董安晨的声音,忽然把我从刚才的幻觉中拉了回来。

我揉了揉眼睛,又向窗外看去,看到的还是那辆白色的宝马,可是刚才开过去的灵车却不见了踪影。

“你刚才,也看到了吗?”我不确定的询问,目光则透过倒视镜看向了那辆白色的宝马。

“你指的是什么?”

“刚才的一切?”我不想点明,因为心里充斥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当然,那些纸钱,那辆白色的灵车,开的很快,如果我们不躲开的话,很可能会被它撞死!”

我不知道她这句话为什么让我这么抵触,可现在我不想在继续问下去了。

“我没事,我们继续回去吧!”说着,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发动车子,继续向前开去。

这条路直通市区,但在回到市区前,我们需要经过一片私立的学校,那里有零星点点的灯光。

尽管马路与宿舍楼并不近,但是我们都能够透过窗户看到那些光芒。

可就在这里,忽然感觉从背后射过来一阵强光,回头一看,那光芒竟是一束刺眼的车灯。

“你车上还有其他人?”我皱着眉头问身后的董安晨,她却被吓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不!不!不!我车上根本没有人,我确定,一个人都没有……”她说着,也慢慢的回过头去。

不错,那双车灯的光芒,就是从董安晨的车上射过来的。

“如果没人,车子不可能自己打开灯的!”我和她对视了一眼,看着那雪白的灯光,总感觉那像是一双诡异的眼睛。

“我应该下去看看,这是什么问题!”说着,我就要推开车门,可是却被董安晨一把拉住了。

她的语气变的更加恐慌,“不行,那里什么都没有,我害怕……”

看着她恐慌的神色,我继续说,“我感觉后面一定有什么东西,如果有的话……我看不到,你可以让你的猫和我一起!”

“不,安妮不能离开我!”

“那么我们就一起过去,”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如果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我们必须要在这里把它甩掉,因为它可能会伤害到我们的。”

是啊,我相信她一定也这么想,万一那是刚才从灵车上下来的,万一“他们”是一群杀人放火的人,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董安晨咬着嘴唇,好像在下一个很艰难的决定,但我现在推了她一把,让她和我一起去。

“或许它们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如果它们要伤害我们,现在我们更有必要去看看,毕竟现在是黑夜,它们未必能知道我们会做什么!”

说完,我将一把水果刀丢给她,让她下车和我一起去对付打开车灯的那个东西。

下车后,我们小心的绕过车灯的光柱,从一边接近那白色的宝马,就像是去看一次车祸现场,找那些不该活下来的东西。

走到车窗前,我一手握刀,一手打着手电,先向前排晃了一眼,那里空无一人,可是等我再向后看时,忽然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来。

我想都没想,一刀子扎了过去,可中途就被身边的董安晨抓住了。

当我回头看她时,她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嘴唇抖动着吐出几个字来,“是他!是他!”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只手就慢慢的把车门打开,然后从里面爬出来一个脸色惨白的人。

这人身上穿着白色的衣服,在手电光下被映的一片惨白,只看一眼,就让我感觉头皮发麻,被吓的到抽凉气。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来这个地方?”

第四章车祸

看这人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个活人,可听到对方开口说起话来,我才终于可以放心了,心下不禁想到,鬼总归不会有刚才的那个问题吧!

“这话,我们还想问你呢?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我们车里?”

这个人挠了挠头,先看看我,又看看董安晨,“我不认识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刚才我只感觉发生了一场车祸?”

董安晨弄明白这个人不是什么鬼后,也终于冷静了下来,不过她怀里的猫却冲着这个人叫个不停。

“车祸?什么车祸?”我皱着眉头问了起来。

“就发生在刚才,我原本是在假扮尸体,躺在一辆灵车里,可是感觉忽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下来,并且从棺材里掉了出来。”

“假扮尸体?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个人撇了我一眼,“反正和你们又不熟,和你们说了,也没什么!

“我叫吴三,以前总被人叫成耗子哥,自己的职业就是做这种死人买卖的,卖花圈,卖纸钱,还有出租灵车,以这些活计维持生活。

“可是今晚,我接到一笔大买卖,和我联系的那个人告诉我,只要我帮他假扮他父亲的死尸,操办一场假葬礼,他就能拿到他老爹的几十万家当!

“我一开始感觉奇怪,如果他老爹已经死了,还要我假扮什么?可要是没死,我这么假扮,指定被人看穿。

“可那个人则显的很有信心,说这场葬礼只是给叔伯们看的,只要他们相信一切都好说。”

“至于他老爹死没死,和我没关系,他也没说什么,只要按事照办,一周后就会给我一万块。

“一万块呢?那可是我半年的收入,我很快就答应了他,可是那个人却明说了,上灵车时千万不能穿寿衣,只能穿他老爹的这身儿。

“事情大概就是这么个回事儿,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可是你们……是你们给我搅了局啊!”

“你的胆子真不小!”我冷笑了一声,收起了刀子。

“先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车是你们的就好办了,今晚你们让老子赔了一万块,打算怎么给我找补回来?”

“你想怎么办?”我到也不怕,他这种事也怕招摇,万一被泄露出去了,找他办事的人也会在他身上追究责任的。

见我也不客气,耗子嘿嘿的笑了两声,“我不想怎么样,敢把事情告诉你们,就没指望你能给我个什么好建议,现在我们也别拎其他的,就权把这事当成一场车祸,乖乖的给我往这丢十万块,就可以走人了。”

“十万块?”我冷笑了一声,忽然抬手指了指身边的这个女人,“你觉得她值这个数吗?”

听我这么一说,董安晨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而耗子的目光则顺势向那张漂亮的脸蛋看去。

“你想干嘛?”董安晨一边后退,一边拿出我刚才给她的水果刀。

“别这么心急,我只是问问而已,价钱还没谈好呢?”

“小兄弟!你这话是几个意思呢?”收回那副猥琐的模样,耗子回头看向我。

“我们三个人素不相识,我没有理由替她给你十万块,这本应该是你们的账,车是她的,让我躲着灵车的人,也是她!”

“嘿嘿,你们不认识?”耗子又把目光盯向了董安晨,“小姑娘我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会和这样的男人混在一起,真是可惜了!”

董安晨躲避着耗子的目光,手里的水果刀忽然指向了我,“你这个人渣!”

被她说的我有些不知所措,“不好意思,一切都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难道你认为自己一点责任都不必负吗?”

我的语气很果决,但说完这话后,耗子的一只手已经伸了过去。

“小姑娘,放心好了,这大半夜的和这种男人在一起可不好,跟我走吧,我能保证你的安全!”说着,耗子已经夺向了董安晨手里的刀子。

“你休想!”董安晨一刀挥了过去,刀锋很快,我知道她会做什么。

这一刀割在了耗子的手腕上,血当即就流了出来,疼的他咬紧了牙关,嘴里骂了句,“臭娘儿!”就要再向前去抓董安晨。

她又向耗子晃了一刀,目光冷冷的盯了我一眼,忽然用拇指,中指和无名指一起发力,将刀子射了过来。

我微微低头,刀锋一偏从我耳边滑了过去。

等我回过神来时,就见她拼了命的向另一边跑去。

“妈的!你他妈的还说她不认识你,要真不认识,能这么恨你吗?”耗子捂着伤口向我走了过来。

“不管你信不信,事情就是这样,我和这个女人不认识,就像你一样,今晚刚见面的。

“她向我撒了个谎,说她的车坏了,想请我帮忙!”说着,我把绑在车上的拖车绳解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她说谎了呢?”耗子感觉不对劲,又立刻问了句,“你好像很清楚这一切!难道车祸是你故意弄出来的!”

“故意?我不知道算不算,可是今晚实在发生了很多怪异的事,我好像已经看到了一切,那些正在发生的,和已经发生了的,如果我不让她上我的车会怎么样,如果你今晚不假扮尸体会怎么样,如果我……”不听那首歌又会怎么样?

“你可别吓老子!”耗子裹了裹身上的衣服,目光又投向刚才那女人消失的地方,“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当他说出这句话时,我脑海里似乎浮出了熟悉的对话,恍惚间,我记起自己也这样问过那个女人。

“你的问题是?”

耗子回过头来,脸上挂着一副怪异的表情,“你是怎么发现她在说谎的呢?”

“说谎?”我重复着,回答说,“因为你打开了车灯,照到了她的样子,不安,局促,恐慌,矛盾。

“这辆车子不是她的,所以她根本不会驾驶,才导致了车子无法发动,因此才来求助我的帮忙!

“在困境中,人总会有一些选择的,有利的选择,与不利的选择;我之所以一开始让她留下来是因为知道她不会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情,可现在那辆灵车出现了,你出现了,事情也就变了!”

耗子冷笑了几声,又接着说,“可是你放走了她,却留下了自己,我从来不会空手而归的,钱你一定要给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辆车子,以前不是她的,现在也不是,就当赔给你的钱吧!”

“不,我要这辆破车干嘛,在这里也没修理的地方,要它也没什么用!”

“是啊!既然你这么说了,自己也没发现吗?这里很黑,除了我们就没有其他人了,灵车走了,也没回来,即便回来了也不可能再来找你,你不觉得奇怪吗?”

“那跟你没关系!”

“可和你却有很大的关系,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我杀了你,你觉得有人知道吗?”

耗子下意识的退了一小步,“你以为我是那个女人吗?会任你宰割?”

“别担心,我只是说如果而已,毕竟今夜对于我来说,就好像是一片迷雾,我看不透你们为什么会出现,也看不透那个女人,从一开始她就在提防我,这里面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

“哈哈!她也的确该这么做,毕竟在这条没人的路上,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辆车上,会发生什么谁知道呢?”

“魔鬼看到的一切,全是它的同类,哪怕仅仅是一个想法,都让人胆寒!”

耗子听着我说的一切,没什么反应,也许他也在想着我这么做,这么说的原因是什么。

“上车吧!”我冲他招招手,就率先向自己的车走去,身后清晰的能感觉到有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等到我走回到车旁时,果然看到耗子也跟了过来,我回头对他说,“你别上我的车,去后面的那辆车上吧!”

“为什么?”

“不习惯和一个死人在一块!”

他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