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一手爱情一手床 > 第1章 下午的时候

第1章 下午的时候

《一手爱情一手床》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钱到用时方恨少

凌江郁闷地喝完最后一口啤酒,顺手将酒罐仍了出去。酒罐在地上噼里啪啦地向前滚着,发出刺耳的声音,不过很快就没了声响,掩埋在夜色里。他摸索着找出一支白沙,点上,火头便忽明忽暗地闪耀着。

望着桥下车来车往,凌江重重地舒了一口气。这是北四环上的一座桥,凌江记不清上学的时候多少次从这座桥上经过。那时候从学校穿过这座桥,到对面林立的店铺中挑一家,喝喝酒,侃侃天,留下了多少惬意的日子。而今终于毕业了,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来重温一下当年。

凌江曾无数遍在脑中模拟过毕业后的日子。而等到拿到毕业证,学校宣布从此再无瓜葛后,突如其来的就业压力和失落还是让他惊慌失措。住房,吃饭,工作,仅仅这三个最现实的问题就让人头疼不已。就像刚刚断奶的孩子,一面挣扎着过渡,一面寻求着让自己心里觉得安全的生存方式。凌江跟两个同学搬进了学校的一个地下室,这样吃住还继续在学校里,既省钱,又可靠。白天便带上俩馒头或者是面包出去找工作,面试,一家又一家,屡败屡战。即便这样,每月200块钱的房租加上其他花费还是让凌江捉襟见肘,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凌江记不清楚为了挣钱做了多少次临时工,搬家,送水,建筑工地的小工,脏活累活都干过。繁重的体力劳动让凌江意识有些模糊,他搞不清楚父母辛辛苦苦把自己供完大学有什么意义,难道就是为了做这些与自己所学所知不相干的事?而自己像丧家之犬似的,流浪踯躅在北京,又是为了什么?一想到这些,凌江便有些抑郁。

北京的7月热得肆无忌惮,好像不烤熟千八百人就誓不罢休的样子。果然,噩耗传来,又热死两个。是人都不想死。所以人们都待在空调屋里,吹着冷风。凌江也待在屋里,他没有冷风吹,不过好在地下二层冬暖夏凉,有天然的空调,所以并不热。他已经好几天没出去了。他不再需要为工作的事情那么着急了。在老师和一个朋友的帮助下,他费了好大的劲儿,与母校达成初步意向,进入学校资产管理处工作。熟人关系在这个时候展示了巨大的能量。因为他清楚,就凭自己在北京无根无望无权无势没钱没亲戚光棍一条,没有熟人的帮忙,是进不了大家挤破脑袋都想进的高校。所以听到这个消息时,凌江便感觉自己像打了鸡血。毕竟,北京户口,稳定的事业编制,从此老子也是有单位的人了。只是听到要先缴三千大洋的协议押金时,凌江便又像中了生死符,蔫了下去。

三千?这不要了老子命吗!去哪里找三千块给你?总不能问父母要吧?大姐商量一下能不能等我赚了钱再缴?学校人事的大姐透过眼镜拿眼球盯了他半天,凌江便有些发毛,只好悻悻然撤退。钱啊,去哪里弄三千块?坑蒙拐骗、打家劫舍要不去做“少爷”?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心里就容易滋生邪恶的念头。凌江被突如其来的想法下了一跳,多年养成的道德观还是让他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番。

晚上萧洋约凌江出来吃饭。萧洋是凌江大学同学,班级不同,但一个专业。由于家庭背景相似,又能聊得来,所以两人一直走得很近。不同的是萧黎更聪明灵活些,很注意经营人际关系,认识的人也比较多。在凌江进学校工作上,他费了很大心思。他自己留在了母校的一个学院工作。所以两人又要面临同一个问题:三千大洋的问题。

萧洋问:“你搞定了没有?"凌江说:"正愁着呢!"萧洋说:"你别烦了,知道你什么状况!反正只是周转下,我已经从一个朋友那借了六千,我帮你搞定了!哎,打住,就这么定了!别说了,我明白。”凌江心里感动,心想有朋友真是好,雪中送炭,患难见真情啊!

凌江不知道晚上喝了多少酒,一瓶接着一瓶,直到意识模糊,才跟萧洋告别,跌跌撞撞地晃回地下室。那天晚上凌江睡得很踏实,几个月来最踏实的一觉。

凌江再次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9月了。他在老家待了一个多月,除了需要给那些帮助自己的人准备一点老家特产以外,他还想和闵芳甜蜜一阵子。两人高中时就恋上了,也算是青梅竹马,只是那时学习时间紧,学校又不提倡,一直处于半公开状态,直到上了大学,虽是异地,却也迸发出火一样的热情。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两人你来我往,不是我看你就是你看我,路费电话费虽花了不少,可该办的事一样没落下。凌江想毕业后两人就可以天天腻在一起过小日子了。哎呀,这个美呀!

当闵芳告诉他自己研究生调剂到武汉后,凌江的美便戛然而止了。凌江怒了,说闵芳:“不带这样的,当初不是说好了毕业后一起在北京吗!你自己跑武汉去是什么意思?"闵芳说:"把我调剂到那里去我有什么办法,难道我想这样啊!”

凌江便有些语重心长,说:“芳芳要不你别去上了,咱俩本科在北京也一样会混得很好,读那个研究生完了还得找工作,到时候形势还不知道什么样;再说,你还想咱俩像候鸟一样来来回回地飞呀,咱给中国铁路的贡献已经够多了!你就当为了我,咱们一起奋斗好不好?”

闵芳一阵沉默。凌江不敢过分逼她,说你想好了给我电话,我们的家庭一定会很美满的。接下来的日子凌江便无所事事地待在家里,闵芳也一直没有消息。就快到9月的时候,凌江嗅到一丝不安,便给闵芳打电话,可怎么也打不通。凌江心中的不安急剧放大起来,最后一天他必须得启程报到了,就给闵芳发了个短信说你想好了的话就到火车站去送我,即便去武汉读书也行,反正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凌江是一个人爬上火车的。闵芳没有来。只发了个短信:一路顺风。凌江一阵绝望,站在拥挤的车站上,沐浴着炽热的阳光,他感觉自己虚脱了。难道闵芳跟自己完了?凌江不知道自己怎么上的车,火车到站也不知道,只是浑浑噩噩地,包裹在人流中。

第二天凌江打起精神到单位报到,开始他正式的工作生涯。虽然凌江早就了解到事业单位欺生十分严重,并为此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在后来近一年的日子里真正感受到这种欺压和盘剥时,还是感觉像吞了一把苍蝇,而且是刚从大便里飞出来那种。

凌江不断运动着脸上的笑肌,随着副处的介绍,微笑着跟每个人打招呼,并给每人送上自己带来的礼物。他不是第一次送礼,开始运行这个工作的时候,他已经送过不少人不少礼了,这个人很重要,得送,那位同志更重要,更得送。当然,这得益于副处长曲老师的帮助,凌江对他给自己的帮助很感激,虽然他需要感谢的人很多。办公室里共有六个人,正副处长各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凌江成为了这个集体的第九位成员。好在大家看起来都很友善,凌江便感觉不错,也暂时忘记了闵芳带给他的郁闷。

凌江十分明白事业单位的规矩,脏活累活新人得抢着干,让同事的优越感得到发挥,让领导觉得是可塑之才。凌江自小养成的勤快的习惯帮助了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凌江便打扫起办公室的卫生来。给这个倒烟灰,给那个擦桌子,好在大家都也没什么事做,所以并不影响工作。凌江的勤快果然得到了回应,大家的笑容便更真诚起来,至少他是这么觉得。

下午的时候,资产管理处的最高领导王明明亲切地接见了凌江,会面是在亲切和热烈的气氛下进行的。凌江第一次见到自己上级的上级。王处长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了,长得人高马大,面堂黑漆漆的一片,两条镰刀眉横亘在额头两侧,如果染白了再把镰刀头加长些就有点太白金星的感觉了,眼中不时闪烁的精光显示出充沛的精力,凌江看到这种眼光没来由地一阵紧张。靠!邪门了!不会是引发了自己体内的兽性了吧。王处长口才不是一般地好,他先是引经据典地阐述了资产管理处的辉煌历史,尤其是自己上任后取得的成绩,做的几件大事;看到凌江单纯的脸上堆满了敬重和仰慕的表情,王处长的动力更大了,话锋一转说:“小凌子啊,要记住工作第一,听领导的话,坚定地跟党走。你还不是党员吧?预备?嗯,那更要好好改造自己的思想,争取早日加入党的大家庭;要团结同事……多向老同志学习……"最后他语重心长地总结道:"小凌子啊,你一定要珍惜这份工作,现在大学生找工作多难啊,你说你没根子没门子的,一个农村孩子能找到这样的工作,是你家祖坟冒青烟了,一定要好好珍惜这难得的机会啊!”

两个小时的谈话让凌江不但知道了资产处的光辉史,明白了自己的行为规则和所处的价值观,更重要是让他知道了以后的日子将会如何度过。不知道以后回忆起往事的时候,自己会不会悔恨和羞耻。当凌江汗淋淋地从王处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刚才像进了宫。看着同事们微笑的眼神,他只好做出高兴地样子冲大家笑笑。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第一个月的工资

老子终于工作了。凌江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摸着古色古香的桌面,心里抑制不住阵阵的激动,未来的一段时间,甚至很长的日子,自己就要在这张桌子前挥毫泼墨,创作一幅人生起点的画卷。一张桌子给了凌江无穷的斗志,于是,凌江又如打了鸡血般兴奋,心想有了一桌在手,江山有我的豪气。他一时没想到的是,在他潜意识里,桌子,其实是权力的象征,一张桌子,泾渭分明地把桌前和桌后的人分成了不同的利益主体。

凌江开始高速运转起来。八点上班,他每天七点半准时到办公室,扫地,擦桌子,倒垃圾,把办公室收拾得井井有条,等半小时后同事们陆陆续续来上班的时候,看到是明窗净几,干净利落。对于工作,凌江更不敢马虎。他的主要职责是学校资产的运营管理,归曲副处长负责。凌江看到这个安排就本能地意识到了站队的问题,不过他现在可不想管这些,站队也是利益使然,既然是因为利益,那以后也可因利益而变--再说,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呢?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弄清所有的业务流程和内容,尽快地进入工作角色。凌江仿佛又回到了备战高考的岁月,天天晚上埋头苦学,学习所有的资产政策、学校规定、业务知识,凡是一切涉及资产运营的,他搜罗来就看,看懂了就背,真正地如饥似渴。

勤能补拙是良训,更何况凌江不但不拙,还很聪明。苦学实干终于有了成果,一个月过后,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跟同事的关系也愈加融洽,偶尔可以开些无关痛痒的玩笑了。凌江越发对未来充满了自信。就这么简单的工作,哥们我想不突出都不行。唉,像我这么优秀的人,如锥处囊中,不知不觉地就会出人头地啊!

每月二号是发薪的日子。凌江无比自豪、无比激动、感觉良好地从办公室主任老刘那里接过自己的工资条。1394.00!?我靠!不会吧?凌江当时就觉得脑子有点发懵,他不甘心地将工资条展平,用力地搓着那个数字,怕自己看错或漏看了什么。太近了,看不清楚,我再认,再认,还是1394!一个月的辛苦就值这么点钱!凌江的心里一阵悲凉--这就是读了16年学后自己第一份正式工作拿的第一次工资,甚至都不如自己上学时候一个月的家教赚得多!起点这么低的工资,将来如何报答父母结婚生子买房子啊。凌江很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他呆坐在那里,一直到下班,心里五味杂陈。

张雯的办公桌在凌江对面。她跟凌江一样,也是h大毕业的,不过她是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已经到资产处工作五年多了。张雯长的个子很高,白白净净的,相貌虽然普通,话也少,笑起来却很有魅力,人又会打扮,所以总给人一种时尚、平静的感觉。只是她今年都三十岁了,还是单身。由于整个部门他们两个人年龄最相近,凌江开她的玩笑最多。凌江曾取笑她说,眼眶子这么高,估计到五十岁都找不到婆家,惹得张雯对他一顿猛打。这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不但没有稀疏两人的关系,反而使他们更加稔熟了。

张雯磨磨蹭蹭地挨到最后,办公室里便只剩下她和凌江两个人,她劈哩叭啦地敲打着键盘,故意把声响弄得很大。凌江茫然地抬起头,木木地看了看她,才发觉其他同事都已经走了。

“张姐,你说人奋斗是为了什么?”盯了她一会儿,凌江落寞地问道,声音有一丝沙哑。

张雯看着他毫无斗志的样子,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抽动,却是洒然一笑:“你还年轻,现在主要是为以后积累,我来的时候工资可比你低多啦,你看现在不也挺高的嘛。”说着扔过一张她的工资条。

凌江一阵苦笑,被人看透的滋味可不好受。他嘟嚷了一句:“可我是男人啊!”

张雯乐了,说:“你个小屁孩,你的日子还长着呢,想当男人就更不能为这么点小事趴下!”

凌江心想,我靠,也对!事实如此,不接受也得接受,那谁谁不是说过吗,生活就像强奸,大不了老子下次奸回去。老子总不能因为工资少就改换门面重新开始吧,更何况这里还有大好前途等着我呢,老天这是天将降大任于本人,事情总是会慢慢好起来的。一旦想通了,凌江便一扫颓废,开始乐观起来。在这种心理补偿的冲击下,他真是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却突然冒出了一句话:“姐,我请你喝酒吧。”说完了才觉得刚才的称呼、还有请女同事喝酒好像都不太合适。

张雯也楞了一下,旋即笑道:“好啊,不过你要先请我吃饭。”

五道口的韩国料理店在附近很是有名。凌江上学的时候就有同学去吃了后回来对其赞不绝口,一边夸还一边吧嗒着嘴,好像是吃了这里的韩国料理这辈子就够本了,没吃过的话这辈子算是白活了。两人进去的时候,正是饭点,店内已是熙熙攘攘,皆为吃来。两人等了半个小时才有位子.

凌江礼貌地给张雯挪开椅子,请她坐下,一把抓过菜单放在她的面前,豪气地说道:“随便点,今天都算我的!”张雯微笑地看着他,像看一个孩子,这使她脸上的笑容十分柔和,有母性的光辉的意思。饶是凌江有充分的准备,当他看到菜单上的菜价时,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额地神呀,一小块培根肉竟然要价60!这不是杀人吗?凌江的吃惊主要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吃过单价这么贵的东西,只是他一直觉得请一个真心帮助自己的人吃顿饭,哪怕再贵,只要自己掏得出就是值得的,因此他反而一高兴挑了这个地方。

张雯知道凌江雄性激素又开始发挥了,明明没多少钱吧还硬撑,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她便简单地点了两份时蔬就再也不点了。凌江只好拿过菜单,一口气点了四五个肉菜,张雯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他要点烤肉的时候,张雯说了一句够吃就行了,凌江才罢了手,要了几瓶啤酒。

这是两人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凌江对这位一直对自己帮助有加的姐姐怀着十分的敬意和亲切感,他认为这是两个人关系的新阶段,从单纯的工作关系开始扩展到私人领域。而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张雯对这个帅气阳光的男孩有一种莫名的情愫,觉得他既像需要保护的小弟弟,又像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这种混合的气质让她一想起来心里就充满喜悦。她知道以自己的性格这样下去会很危险,所以她强迫自己以欣赏的态度来对待凌江,毕竟有魅力的男人大家都喜欢欣赏。

一顿饭吃了三个多小时。凌江还是那种谦虚好学的态度,对于单位内的事情问的事无巨细,张雯平静而耐心地给他解答,甚至有些隐秘的、见不得光的东西知道的都告诉他。而凌江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