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一手爱情一手床 > 第2章 我没有支持吸毒……凌江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张雯打断了

第2章 我没有支持吸毒……凌江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张雯打断了

现出来的博杂的知识和严密的思维逻辑,让张雯更加赞叹不已,心道这个孩子平日都学什么呀,知道的也太多了。于是,两个人都更加活跃起来,张雯明显地觉得自己的话比平日多,她觉得自己今天要喝醉了。两瓶啤酒下肚的凌江十分亢奋,他今天经历了从郁闷到信心重拾的心理的迅速转变,而促使这一转变迅速发生、不致延续几天的功臣就是眼前的这个姐姐,自己有多久没有被外人这么关心过了?在酒精的作用下,凌江有些飘飘然了。

张雯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便提议回家。两人住的地方距离不远,凌江便坚持把张雯送到她家楼下。楼下告别的时候,凌江认真地说:“姐,我这么叫你不介意吧?谢谢你,从开始一直到现在。”

张雯身形一滞,“嗯”了一声便急急地上楼了。凌江一阵纳闷,不就是说了个谢谢嘛,至于这么激动吗?哥们儿我有那么让人招架不住吗?唉,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奇哉怪也。凌江摸了摸脑袋,想不明白,还是回家吧。对于一个只经历过一个女孩、才二十三岁的男孩子来说,要理解到像张雯这种年龄的女人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何况张雯的经历他更是一无所知。

凌江晃晃悠悠地回了宿舍,刷牙,洗脸,一个人躺在床上,就想给闵芳打个电话。电话还是关机!凌江这个郁闷,闵芳这是为什么!铁了心要跟我分手啊。奶奶个腿的,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她?第三者?家庭问题?凌江胡思乱想了半天,直到黎明时分才迷迷糊糊地睡去。而对于张雯来说,今夜也是一个不眠夜。她觉得自己越活越退回去了,她不明白的是,自己冷漠了这么多年的心怎么会突然起了这么大的波动,竟然让一个小孩子给扰乱了心神。于是,这一夜,无数失眠者又多了两个辗转反侧、难以入寐的战友。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3章关于吸毒和自由

学校行政管理工作者是早晨八点上班,下午五点半下班,中间还有两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所以每天只有七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三个月的试用期过后,凌江的工资也涨到了二千多,他也完全地适应了这种作息制度,他也经常地警惕自己,不要在这种温水煮青蛙的环境中丧失斗志和进取的血性。凌江除了工作,还是不断地学习,学习他部门内不属于他工作范畴的业务知识,他知道肯定有一天是用的上的,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遥远。他学习招标知识,设备建档,报废流程,学习作为一个部门领导需要做哪些,正在做什么。凌江被他的野心和知识塞得满满的,再也不想其他的任何东西。

同事们之间除了越来越熟之外,没有什么变化,该好的还继续好,不好的还继续假装好。

老刘作为办公室的主任,正宗原汁原味的正科级干部,是深获最高领导王处长信任的。老刘叫做刘红兵,如果你不喊这个名字的话,你根本无法将老刘和散发着如此浓厚历史意义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平日确实很少有喊这个名字的,最起码,像凌江这样的小字辈,是需要恭恭敬敬地喊一声“刘主任"的,职位跟他一样或者比他高的,都喊他老刘。有些跟他熟的,是喊他"老流氓”的,不过大家说得比较隐晦:老刘忙啊,招呼的热情而洋溢,只是那种促狭的笑,让大家心领神会。每当这个时候,老刘也是不甘示弱的,他热情洋溢地回问道,你也氓啊。

不过,老刘确实是当得起这个称呼的。凌江听说以前他在院系办公室工作的时候,经常约女学生谈话,至于谈话内容就无从所知了。后来有一次他强摸一个女生的乳房,结果被人家告到了院里,于是老刘就被院里除了名,要不是跟资产处的王处长是发小,他能否在h大继续工作都成问题,哪个部门敢把这么一个定时炸弹放在身边啊。更搞笑的是,老刘的媳妇知道这事后,把老刘骑在屁股下,愣把他打成了个猪头。老刘媳妇是运动员出身,一身肌肉,瘦弱的老刘哪是她的对手啊,为此老刘请了一个多月的假,养好伤后才回来上班。凌江听到这段往事的时候,大笑半天,看不出来老刘还有这么光辉的历史啊!不过以老刘现在这体格,估计也就只能停留在抓抓摸摸的阶段,再进一步估计是有心无力了。由于生活经历的关系,凌江性子本就有些高傲,听到老刘的光辉史后,便从心底上瞧不起他了。

这天是周一,晴空万里,冬风送爽,温暖如春。老刘像往常一样,八点半的时候到达办公室,泡上一壶铁观音,点上一根中南海,随手拿起今天的报纸,四平八稳地靠在椅子上。一个小时后,老刘打开电脑,登录大智慧,继续看已经看了八万遍不止的股票,一边看着,一边嘟囔着,在纸上算来画去的,想必是做些记录或研究。伴随着老刘时而叹息,时而兴奋的“涨了张了”声,一个小时又过去了,老刘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紧接着就屈膝半蹲在桌前,双目微闭,摆出一副要大便的样子。这也是老刘每天的必修课。老刘有髌骨软化的毛病,他不知道从哪里得了这个偏方,从此每天都坚持一个小时这个姿势,上午半个小时,下午半个小时,据说已经坚挺了两年多。

十一点的时候,老刘去领导办公室听取指示。十来分钟后,他满脸恭敬地从领导办公室回来,传达最新指示。领导没有新指示的时候,他就在办公室里东晃西晃,时而猛地晃到某个人背后,盯着人家的电脑屏幕,好像检查他是不是在做与工作无关的事情;要么说说这个新闻,谈谈那家长短,说哪个国家又海啸了,又动乱了,学校谁家的孩子不学好了,哪两个老师离婚了,谁跟谁关系不一般了,还不时地夹杂着自己的看法。'唉,真惨啊!唉呀,真是世风日下啊,……'不一而足。其他老师大多时候也是闲得蛋疼,而且老刘是主任,不响应的话多不好,会影响办公室和谐团结的大好局面的,于是,除了一两个忙手头事情的,办公室就开起了谈论会、批判会外加感慨会。

凌江每当这个时候也是随着附和的,他需要这样的沟通机会跟大家熟悉。只是他刚从一个心高气傲的大学生转变而来,接受的都是现代自由平等之类的思想,还没有适应这种办公室交流的忌讳,他想当然地展示自己的知识和思想,指出别人的错误。他也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但是自己是很希望别人指出自己错误的啊,只有不断地改正错误才会进步嘛。凌江这种一如既往地尖锐让有些同事很是尴尬,尤其是老刘。每次凌江提出与他不同的观点的时候,他总是不舒服,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而自己不能辩驳他的观点时,老刘便将凌江恨的咬牙切齿。尤其可气的是,这个小子从来都不拍自己的马屁,眼里好像没有自己这个人!为此他不知道在自己的发小面前给凌江扎了多少次针。

下午两点半,老刘经过一个中午的休养生息后回到了办公室。打开大智慧,继续浏览自己在家里没看完的大盘。直到三点收盘,老刘站起来,伸了伸懒腰,继续他的“大便"式练功事业。完事后去处长办公室听取领导最新指示,半个小时左右后出来传达贯彻指示。接下来的时间就在传达指示和偶尔上上网中度过,至五点左右。老刘又开始启动他的"三会”大业--谈论会、批判会外加感慨会,于是,大家又交流起来。每当老刘回忆起往事的时候,他想起的都是这些必修课。只是,今天有些不同。

老刘网上看了一个新闻,说一个过气的明星在家吸毒被抓了。老刘看到这个新闻,便像个斗士看到了邪恶的敌人一样兴奋起来,他高谈阔论,唾沫横飞:“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干什么不好非要搞些违法乱纪的事?这不是祸国殃民吗!”

凌江听着他这么说就不舒服,心想人家在自己家里吸毒看毛片干着你的事了?什么事都上纲上线的,您不嫌累啊!心里想着,便下意识地说了出来,虽然他自认说的很有礼貌:“我觉得,在家吸毒是人家的自由。"可老刘一听这话可就炸了庙:"什么?!这能叫自由吗?对社会影响多恶劣你知道吗?”

“能有什么影响啊,他自己的钱,他想抽就抽呗!他买的不过是一种特殊的消费品而已,跟大家有什么关系啊,咱们不还是照样上班?”凌江很反感这种大而化之的说话方式,动不动就上升到社会,国家的。

“对你没影响!?他吸毒不得需要钱?没钱了他不得卖房卖地的?没有了房子和地,他去哪里弄钱?还不是去偷去抢,去干违法的事?到时候会给社会造成多大的危害?万一抢到你,你怎么办?你个孩子,你想过这些吗?”老刘有些激动。

“我不这样认为。他吸毒损害自己的身体、卖房子卖地那是他自己的事,至于说违法乱纪,自然有法律收拾他。吸毒并不必然导致违法乱纪。再说违法的多了,不都是因为吸毒吧?照您这么说的话,喝酒能导致交通事故,怎么不把酒禁了?汽车、火车、飞机事故每年都死不少人,怎么大家还去坐?博彩业也是一种赌博,怎么国家还大张旗鼓地鼓励?怎么不把它禁了,不怕对社会造成恶劣影响吗?所以,这归根结底是一种自由,国家只能引导,而无权干涉,把一个在家吸毒的人从家里抓出来,本身就是一种侵权!”凌江一口气说完,心里那个舒坦啊,靠,老子不把你驳倒,这么年hume、hayek、popper等老一辈大师的书算是白读了!这些大师正在天上看着我这个弟子呢,偶没请他们灵魂附体就算对得起你老刘了。嘿嘿,不过今天我这算不算是借题发挥啊,嗯,看来老子还是很善于自省的。

老刘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脖子不断地变粗,血管像一堆蚯蚓一样爬来爬去。

“你看看现在的年轻人!"老刘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支持,"竟然支持吸毒!唉,这是什么世道!”

“我没有支持吸毒……”凌江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张雯打断了。

“不管怎么样,吸毒就是不对!”张雯瞪了他一眼,凌江便知趣地噤声了。看着老刘恼羞成怒的样子,才意识自己已经大大地得罪了他。以前两人虽然有些分歧,但是起码没吵过架,而这次不同了,积累的怨怒恐怕将来会对自己不利。

凌江讪讪地笑笑:“呵呵,我就是瞎说一下,吸毒自然是不好的。”

好在下班了,大家便一哄而散。晚上吃饭的时候,凌江给张雯打了个电话。张雯说:“凌江你以后不要跟同事辩论了,辩来辩去的有什么意义?证明你比别人聪明、比别人思想深刻知识渊博吗?这种辩论是不会有结果的,难道你还指望出来的一个裁判说凌江你对了,老刘错了?退一步说,即使你对了,赢了,你又得到了什么?不要忘记了你是在工作,不是在开辩论会,更不是学术研究,你得弄清楚你说话的环境,明白这场谈论的意义。你看别人有跟他争的吗?大家随便说说,一笑而过就得了,你非要搞得你死我活的,你想想,这不是适得其反吗?”

听完张雯的话,凌江很郁闷。思想和知识还是要活学活用啊。看来老子还是太不成熟了。

www.12xs.com

第4章人总是不断成熟的

果然,这场辩论的唯一结果就是凌江彻底地把老刘得罪了。凌江想正式跟他谈谈,可又觉得这样太着痕迹,搞得好像这真是个什么大事似的。他只好平日里刻意地在老刘面前保持低调,每天笑脸相迎,对他交待的工作以十二万分的效率完成。饶是如此,凌江也多了一项工作:负责整个部门的文字性工作,所有的报告、总结、通知之类的东西全由他起草。凌江对这项工作倒是不反感,一来是他的文字功底很好,二来自己年轻不怕你多分派工作,占了部门内这个角色倒也不是什么坏事。老刘倒像是以德报怨啊,凌江便愈发地对他客气起来。

在磕磕碰碰中,凌江迎来了工作后的第一个新年。一场大雪也悄然而至,洗涤过的空气显得格外新鲜,让人忍不住想多吸几口,整个校园感觉干净了不少,不再是那种灰涂涂得的感觉。瑞雪兆丰年啊。

年底是收获的时候,也是学校最忙的时候。每个人都忙着写工作总结,处理手头剩余的事情,学校里就忙着对教职工进行考核,虽然考核结果是无一例外地合格。考核结束后就是轰轰烈烈的送温暖和团拜活动,学校领导和各个部门的领导开始四处游荡,甚至平日里从来见不着的人也冒了出来,他们察民意,暖人心,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彩旗飘飘,场面那是相当壮观。

凌江只工作了半年时间,但他还是事无巨细地罗列了自己做的所有工作。考核会那天,所有的同事顺着会议桌围成了一圈,好像每个人都很严肃。凌江心里便有些忐忑不安。他连忙帮着老刘布置会场,给每个人倒了一杯茶水。

王处长虎视鹰扬地走进会议室,稳稳地坐在那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座位上,老刘赶忙把茶水给他端过去,小心翼翼地放在边上。

王处长提纲挈领地给会议定了基调。他说,今年在全体同志的共同努力下,我们资产处的工作取得了圆满成功,成绩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这是主流;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少部分的工作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影响了处内的整体和谐,这些大家也要谈谈,以便及时改正,争取在下一年度认真落实,科学发展,促进个人与整体的和谐进步。

接着曲副处长简单说了几句,无非也颂扬处内取得的成绩,称赞大家的努力,当然这一切成绩都是在王处的正确领导下做出来的。大家都知道事业单位的副处是个什么概念,要么被正处阉割,要么就是正副职斗得你死我活鸡犬不宁。

老刘絮絮叨叨地吹了半天自己如何负责,如何取得某某成绩,开口闭口都是夸自己。末了,他话锋一转:

“根据王处长的指示,就缺点方面我谈一点自己的看法。我是负责办公室工作的,所以就从大面上说一下。我们在工作中存在着许许多多问题,譬如,有些同志干活很不积极,你不分派他,他就不知道干什么,眼里没活儿!有时候,你分派点活给他,他还一大堆意见,给脸色看!你给谁脸色看啊,嗯?在其位,谋其政,既然在这里干了,那就踏踏实实地做好领导分派的任务,别老是什么都不屑一顾的样子,谁欠你的吗?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活还没干呢,就提出一大意见。让你干你就好好干,我都干了这么多年资产工作了,难道还不知道怎么干好,怎么干不好?所以,总结来说,有些同志呀,要好好反省一下,能干就好好干,不能干那也没办法了,只好向学校申请轮岗。”

一片寂静。凌江知道这老小子是借题发挥了,心里这个气啊,你大爷的,公报私仇呀!

凌江郁闷了半天,脸上却一点不敢表现出来。最后轮到他做述职报告,他便照着报告有板有眼地念起来了。末了,他想表白一下自己的忠心,改善一下自己的境地。

“我来处里工作已经半年了,这半年里,在处领导的关心支持下,在诸位老师的帮助下,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在此我谢谢大家。”凌江站起身,向大家深深鞠了个躬。

“我对于能够在这里工作感到很荣幸,所以我一直努力工作报答领导的关心和支持。"凌江说得自己都觉得恶心,"但是,我还太年轻,对于资产方面的知识和流程还不太熟,所以会出现一些错误,譬如刚才刘主任说得眼里没活儿,我觉得说的很有道理,因为我有时候就有这种缺点。”凌江看了老刘一眼,心说别的我可不承认。老刘面沉如水,看不出有什么想法。

“所以,我以后会继续努力地工作,苦干,实干加巧干,也请诸位领导和老师多多指导,经常指出我的错误,好让我尽快地赶上,配合大家做好工作。我相信,在诸位领导的指导下,我一定会做好我的工作。”说完了这些,凌江那个累啊,这活是人干的吗?

最高领导做总结发言时,提了提凌江,说他态度是好的,但要记住听领导的话,积极主动,急领导之所急,想领导之所想,对于领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