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装在手机里的爱情 > 第1章 眼睛和眼睛碰撞在一起了

第1章 眼睛和眼睛碰撞在一起了

《装在手机里的爱情》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

1

一个烟灰缸,一支又一支烟,不需要灯光,黑暗中一星红色的火光,百里奚坐在躺椅上,裸脚翘到另一只椅子上。四周静得吓人。

他猛吸了一口烟。他看见一只明亮哀怨的眼睛,正凄迷地注视着他。他朝眼睛的方向笑了笑,可是那只眼睛还是无动于衷,依然那么凄迷。

他不记得是某年某月爱上了这样一双凄迷的眼睛,也忘记了他和眼睛的主人是在哪里邂逅的。

他多次被这样的眼睛感动过,这样的眼睛也许在很多女孩的脸上出现过,可是最终却在他的眼睛里定格在她的脸上。

她叫野露,那天她很不屑地跟他介绍自己,当他对她那个“野”姓产生怀疑的时候,准备再问真有“野”这个姓的时候,被她凄迷的眼神震住了,他不敢往下问。他感觉到她用眼神制止他继续就这个问题往下问。她的眼睛里有一种可怕的东西,具体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当时会觉得她的眼神中有这种可怕的东西。

他爱听凯伦·卡朋特的音乐,喜欢那种稍带轻松的乡村乐曲。他总感觉在卡朋特略带沙哑的乐音背后暗藏着多大的伤悲。就像野露闪闪明亮的大眼睛背后,他总感觉那看似纯净的眼神总是隐含着一种莫名的忧郁。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他也说不清楚。

命运就像一根铁丝,缠绕着心脏,直感觉着一种强烈的窒息。他掐了烟头狠狠扔到烟灰缸里,从烟灰缸旁边拿起手机。他想起沧海一粟,自从互联网出现了手机交友社区开始,他俩就聊上了。什么都聊,郁闷的时候聊,开心的时候聊,随时随地他们都可以见缝插针地用短信聊上几句。

百里奚:睡了么?

沧海一粟:刚洗完澡。

百里奚:要睡觉了?

沧海一粟:可以陪你聊聊。

百里奚:眼睛的眼睛背后是什么?

沧海一粟:灵魂。

百里奚:哦!

沧海一粟:呵呵,要睡了。

百里奚:晚安!

他爱跟沧海一粟聊天,但是他不爱她,从来就没有对她动过感情。当然他也不能确信,沧海一粟就是“她”,他们都是利用短信聊天,至今未通过话,他们似乎都心照不宣,谁都不敢涉及语音聊天这样敏感的话题,惟恐破坏了心中那份想像的美好。

沧海一粟说自己是女的,他就在脑子当中画出一个模糊的女性形象,很模糊,他说不上是漂亮还是不漂亮,可是管她漂亮不,反正他没有打算过爱她,也没有打算过和她见面。当然他们彼此都需要这样的倾诉,仅此而已。

他歪了脑袋睡着了。梦中他看见那只明亮、哀伤的眼睛在注视他。

2

路面基本上没法移动了,前方是密密麻麻的各种牌子车,它们颜色不一地铺陈在长安街上,然后一点一点艰难往前移动。每天开车上班就如参加长征那般艰难。

百里奚不想让自己得心脏病,这样的等待肯定要得心脏病,为了能够及早预防疾病,他都会在这种情况下跟沧海一粟聊上几句。

百里奚:堵了。

沧海一粟:也堵了。

百里奚:当心心脏病!

沧海一粟:临到疾病边缘了。

百里奚:赶快预防!

沧海一粟:你给我打预防针。

百里奚:好吧,撩起你的裙子吧。

沧海一粟:呵呵!

他正准备回复“呵呵”给她,前面的车移动了。他就把手机搁在腿上。

从电梯门的镜子里,百里奚不经意地看到原来后面正站着她。他从镜子里对她打了个招呼,她也看着镜子中他的眼睛然后咧了咧嘴。

他先下电梯,但是她走得比他快,抢在他的前面。他的视线停留在她的下半身,她穿着紧身牛仔裙,裙子中丰满的臀部有节奏地左右摇动。他想像她褪掉裙子后的情形。

百里奚爱她,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有了那种爱的念头。

但似乎她并没有爱他的意思,有时候连说话都不好好跟他说。在他眼里她高傲得跟一只鹅一样,如他之辈的鸡鸭们甭想靠近她。

中午用餐时间,百里奚还想碰运气,拨通她桌上的分机号。

“你好!”温柔的声音在百里奚听来像泉水叮咚。

“你好,中午我在渝信定了座位,一起用餐怎么样?”

“不用,我吃盒饭。”

百里奚想再说服她中午跟他用餐,但是电话那头换成“嘟嘟”声了。

洗完澡,百里奚燃起一支烟,靠在床头,又想起了她。

眼前晃动她左右摆动的圆圆的臀部。他有想要她的欲望,不单单要她的肉体,还要她的心。

在想要一个人又没有办法及时够着时,他内心里格外空虚难受。

他总是会在这种情况下给沧海一粟发信息。

百里奚:强烈地想一个人怎么办?

沧海一粟:男?女?

百里奚:笑话,当然是女的。

沧海一粟:容易得到不?

百里奚:容易得到还用跟你叫苦什么。

沧海一粟:那自慰呗!

百里奚:自慰和想她怎么搭钩?

沧海一粟:岂有此理,愚蠢到这个地步,你不会想着她的样子自慰?

他的脑中晃动着她牛仔裙包裹中滚圆的臀部一摇一摆的样子。他真的高潮了。

3

野露家的卫生间四周都是镜子,她喜欢这样!每次洗澡之前她都要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的胴体。

高耸的乳峰,粉红的乳晕,凹进去的细腰肢,凸出来的圆屁股。她的曲线一直都是自个儿满意的。

只是她有点沮丧的是,二十五年了,不曾有人欣赏过她这样美妙的身材。在她看来,美的东西就是要让人欣赏,就像她买了一个漂亮的发卡,如果她不带在头上,永远不会有人惊叹卡子的别致。她的胴体白天都包裹在衣物中,只是在洗澡的时候自个欣赏,这种感觉肯定很落寞。当然她也知道,欣赏是需要眼光的,一个平庸的观赏者,从她的身体里看到的只是欲望,而看不到曲线背后的美学意义。

母亲在敲卫生间的门,意思是让她快点洗澡。她不喜欢母亲总是在这样的时候打断自己。

她把自己交给了一条白色的浴巾,浴巾裹住她的害羞点,然后步出卫生间躺倒在卧室的床上。母亲还在客厅里看电视,电视的声音很大,她跳起来把卧室的门关了起来。

再躺到床上的时候,她的思绪开始乱了。

她一次次想像他的样子,她已经在自己脑子中画了各种版本关于他的形象。她也听过他的声音,很有磁性的那种。

她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准备给他发条短信,发现早已经有一条短信在等她了。

“宝贝儿,睡觉了吗?”

她回了一条:“刚洗完澡,还没有呢。

“嘻嘻,想像你洗澡的样子。”

她回:“美吧你,想像有错位的。”

“呵呵,早点睡吧,宝贝儿!”1missyou!”

和他聊天她会感到温馨,他总是在聊天中给她关怀,给她温暖,她需要的正是这些。

他首先是她的网友,后来慢慢地转化成手机聊友。

他的网名叫狂魔,她一直都称呼他的网名不曾问过他的真实姓名。她也有网名,不过他从来不叫她的网名,总是直呼她宝贝儿,他也不曾问过她的真实姓名。

4

“昨晚,我感觉我的手在触摸你,我的梦中晃着你!

醒来后,想拥着你……百里奚”

野露早晨一开手机就收到这条短消息。看看发送时间是凌晨4:0发的。

野露知道百里奚,那个中午经常邀请她吃饭的高个男孩。

她不知道怎么给他回短信,干脆不搭理了。

他有点忐忑不安,早晨给野露发的短信现在还没有回。.

他的眼睛有点浮肿,昨晚一晚上都在梦里和野露呆在一起。一个个梦的碎片拼凑成了他一晚上的睡眠。

沧海一粟说,想一个人的时候,就要让被想的这个人知道。于是他就给野露发了那条短信,告诉她自己昨晚想她了,只是没有告诉她,他还想着她自慰。

一只明亮的眼睛,带着淡淡的忧伤。百里奚在众多人群中抓住了这只眼睛的主人——野露。

眼睛和眼睛碰撞在一起了,他的心剧烈起来了,喘着粗气!

明亮的,带着淡淡忧伤的眼睛下面那个小巧的嘴唇朝两边咧了咧,眼睛稍微眯了一下。百里奚慌不择路地堆起笑容回应。他想伸手抓住她,可是她风一样地迅速混合到潮涌人群中了。

依然是那条紧身牛仔裙,依然是左右摆动的滚圆的臀部。百里奚目随那个牛仔裙包裹中的那个滚圆的臀部消失在人群中…

百里奚:“风中的,女孩,屁股滚圆滚圆。”

沧海一粟:“不妨上去捏一把。”

百里奚:“睢恐东风一去不复返。”

沧海一粟:“抓住风的脚!”

百里奚:“傻姑娘,风哪有脚?”

沧海一粟:“风的脚在女孩的心里,也在你的心里!”

2004年3月20日我一直在追寻一种爱,一种深沉厚重的爱,我不敢说那就是父爱,但我确实不曾拥有过父爱!二十五年来,我的父亲是谁?

野露的手机丢了。她疯了一样,她怕手机丢了之后,就永远和狂魔失去联系。她需要狂魔,认识狂魔后,他填补了她内心里那块空缺的爱,尽管他们从未谋面,也仅仅只通过两次话!

好几天,他们都没能联系上对方。她晚上开始睡不着觉,她习惯在狂魔的短信关怀中进入梦乡。

野露还没来得及立即买一部新手机,也许狂魔每天都给他发信息,那个万恶的小偷大概每天都在偷偷看她的短信吧!

“哼!他奶奶的!”野露第一次骂粗话,为的是没能及时接收到狂魔的短信息。

会议室里,她坐在他的对面。百里奚的心跳加快。他想把她的眼睛抓住,紧紧地抓住,握在掌心里。他想起了一首歌——《眼睛与眼睛的重逢》,此刻他多么希望野露抬眼看过来,多么期冀他们的眼神能在一瞬间内迸发出火花。

然而她的眼睛一直低垂着,看着自己的记录本。

总监走进来,大家都抬眼欢迎领导的到来。野露也抬起了眼睛。百里奚撇下领导的目光,用眼神紧紧抓住野露的眼睛。那眼睛不再明亮,甚至有点浑浊,眼神更加忧郁。百里奚在心里打了n个问号!

总监宣布下周在杭州要搞一个新的项目。由两个人出差杭州驻扎一个月。领导宣布两个人选名字:野露、百里奚。

“啪啦!”百里奚正在喝的水杯狠狠地、不识时务地从手上掉到会议桌上,尽管距离不远,但是声音响彻整个会议室。

一片鸦雀无声!

会议宣布结束!

6

百里奚:女孩为何眼神浑浊?

沧海一粟:失眠!

百里奚:为何要失眠?

沧海一粟:废话,失眠各有理由。

百里奚:最基本的理由?

沧海一粟:为情所困!

大大的眼睛,空洞而浑浊、失神、忧郁,百里奚的脑子里都是这只眼睛。

为情所困,是情让明亮的眼睛变浑浊。真的会是这样吗?百里奚的心抽搐了一下。

他收拾衣物,明天下午四点的飞机到杭州。

百里奚拨通她的电话,准备通知她明天的飞机时刻。

手机接通了被挂掉。

“明天下午四点的飞机到杭州,请准时!”百里奚给她发了条短信。

许久没有回音。

正要入睡,忽然手机响了。是野露的号码:“本手机包括号码已归我所有,至于她的新手机新号码……未知。”

百里奚看了这条短信摸不着头脑。

母亲忙前忙后为野露收拾行囊,来回唠叨一些注意事项。

野露没把话装到心里。母亲问:“知道吗?”她机械地回答:“知道。”

然后母亲继续收拾,继续唠叨。野露早把思路接通到狂魔那里。

奇怪她此时强烈地想见见狂魔,她无数次在脑中画他的形象,又无数次被自己推翻掉。

2004年3月26日爱断电了!接通电源要有数日!

7

“昨晚我给你发短信。”百里奚见到野露说。

“我的手机丢了。”

“可是有人给我回信息。”百里奚说着把昨晚那条信息给野露看。

野露看后不禁冷笑了一声:“小偷也这般幽默!”

这是他们上午在办公室碰面时的一段对话。下午2点50分他们准备一起出发到机场。百里奚想到接下来一个月他将和野露共同呆在人间天堂——杭州,不禁兴奋不已。

百里奚拦了一辆“夏利”的taxi。上车后,百里奚从包里取出一个盒子送到野露跟前:“给你的!”

野露没有缓过神来。

“这个手机送给你,中午刚买的。”百里奚略带腼腆地说。

野露不知所措:“这么贵重的东西,不合适……”

“既然买了就收下吧。”百里奚恳求。

“对不起,我没有收别人贵重礼物的习惯。”野露还是坚持。

空气中好长一段时间的沉寂。

终于野露沉不住气,妥协,收下。

“先谢谢你。”野露有点过意不去地说。

“你不妨先用着,等你自个买了,就还我。”

“那谢谢你了!”,百里奚凝视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神依然迷离浑浊。

“什么时候,我有能力让她的眼睛重新闪闪发光?”

野露打开盒子是诺基亚4300,最新款的。

“很贵吧?”

百里奚笑笑没有回答,眼睛注视着她的眼睛。

百里奚:杭州出差withher!

沧海一粟:good!抓住机会哦!

百里奚:怎么抓?她的眼睛依然浑浊!

沧海一粟:因地制宜,因时而异!

8

公司给他们定的是浙江大酒店。前台登记后,野露让行李员帮他提行李。他们住在隔壁间。

野露进自己的房间,一番洗刷后,她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床铺,然后拿起诺基亚4300仔细端详起来。很大个的,还有拍照的功能。她转了一下手对准自己的脸“咔嚓”一下,正好照了一只眼睛。

她仔细端详这只眼睛虽然照得有点模糊,但是她看到眼睛下面的黑眼袋。有一种她说不出的不喜欢这只眼睛的感觉。

她走到梳妆台前仔细端详自己的眼睛,那种不喜欢的感觉仍然存在。

她有点怅惘。迷茫地望着镜子,也没有看自己的脸,她看到了另一个人的脸,一个男人的脸,有点陌生,是她自个儿在心里画的!

”她一个人信步在杭州的街头,公路两旁绿树如荫,一种生命勃发的感觉。她伸手抓了一把树叶,然后撒落到地上。一阵风把些许树叶刮走了,她的头发乱了,心也有,点乱。

她在移动通信营业厅买了一张本地的sim卡。想到晚上入睡前又可以和狂魔短信聊天,不禁一阵喜悦涌上她的心头。

百里奚找野露一起吃晚饭,没有找到。他有点沮丧,就一个人出来了。

杭州他是来过的,相比他更喜欢北京。在他看来北京是大气的,可以唱着“大江东去,浪淘尽……”这样宏伟的乐章。而杭州充其量只是一个秀气的姑娘,只能亮开嗓子哼哼甜美的江南小调。

他找到一家比较有特色的小笼包店,点了几个杭州特色小炒和一碗西湖莼菜汤。菜还没有上来,他掏出手机。

百里奚:她真是一个不可捉摸的女孩。

沧海一粟:多跟她聊天你就会了解她。

百里奚:可是她基本上不给我这样的机会。

沧海一粟:机会是人创造的。

“服务员,我的菜煮了吗?”

其中一个服务员说:“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