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法海戒色记 > 第1章 这场景让法海感到温馨

第1章 这场景让法海感到温馨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法海戒色记》

吴虾米著

第一章笑入大林

“法海师兄,大白天就跑去偷鸡,你可真有创意。”

破锣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头痛欲裂的法海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简陋寮房的木床上,床边一个两米多高黑铁塔般青年僧人正瞪着一双铜铃巨眼,三分嘲讽、三分关切,还有三分恨铁不成钢的注视着自己。

“这到底是哪里?X市附近也没有什么寺庙啊……”

没等法海弄清状况,后脑之上又传来一阵剧痛,一道道既陌生又熟悉的记忆潮水般涌入脑海,和他原本记忆逐渐合而为一,随着脑中一声巨大的轰鸣,两股记忆水乳交融,再回过神来的法海不由愕然大惊。

“我竟然穿越了!?”

法海还未从这不可思议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床头那青年僧人雷鸣般的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

“堂堂修真界大林寺的内院弟子,光天化日跑去偷鸡不说,还被几个不谙武道的佃户暴打一顿。法海师兄,这件糗事如若传扬出去,岂不有辱我大林的威名?”

“放心,法刻师弟。他们打我时,我说我是从对面少林寺下来的。”来不及细想,法海几乎是本能的随口应付道。

“额?!”法刻的表情顿时变的很精彩,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道,“呃……不过,师兄你练功不勤,被佃户暴打这事传出去也是有损师父名望,一会见到师父,你可要当心些。”

看到法海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例行公事般说教完毕的法刻忽而面容一变,蒲扇般的大手轻轻一拍法海的肩头,笑嘻嘻安慰道,“偷鸡摸狗对于我等大林弟子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师兄你跟了师父这么多年还不了解师父的脾气?最多也就是罚你面壁几天。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放不开的?”

说罢,不由分说,法刻就一把将法海从床上拉起,向门外走去。

“不过挨了一顿扁担而已,多大的事儿?像个娇滴滴的女施主一般在床上赖着干吗?走,赶紧跟我去见师父,领了责罚后好去吃鸡。”

法刻虽是法海的师弟,但年纪却比法海大了几岁,和法海说话从来没有客气过。

被法刻大手拉住,法海本能的一挣,可惜,小身板儿太弱,如蚍蜉撼大象一般,只能任由法刻拉扯着踉踉跄跄的出了寮房。

“师弟,轻点儿。咦?我千辛万苦摸来的鸡呢?”

“师父说出家人不能杀生,按惯例,送到咱师娘那里去了。”

“额,什么不杀生,我看他老人家是不会炖吧……”

……

被法刻拉扯着出了寮房,冷风一激,法海头脑一下子清醒了很多,虽然口中已然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法刻扯着闲话,但心中却充满了困惑。

法海这一世的记忆很少,少到只能对这里环境有一个模糊的判断,能够得出的唯一结论,也就是自己真的穿越了,千篇一律的穿越了。

前世的他是一个生长在神奇国度里,无房、无车、无爹的三无青年,虽然矮穷挫,却颇有歪才,深谙厚黑学,三流大学毕业后,硬是靠自己钻营混入了机关,还在委办这种核心部门担任了破邪办主任这一不大不小的领导职务。

不想乐极生悲,在一次深入基层,“舍身”拯救沉沦邪教的失足妇女过程中,被对方丈夫撞破好事,怕大好前程受损,惊慌失措之下赤果果藏到了阳台外,却不幸失足从十一楼坠下……

法海清楚的记得那天是阳历五月五日,刚刚过完青年节的他就又过上了清明节,悲催的挂了。

或许正是应了那句佛语,生时一尘不染,死时一丝不挂,这一世他成了一个小和尚。

法海对于穿越成和尚倒没有什么抵触,毕竟,无论他想不想穿,他都已经穿了。而且,前世作为破邪办主任,整天和各类神棍打交道,别说是穿越为和尚,就连说自己是玛雅人重生,穿越到2012看看当年预言效果的他都碰到过。

“法力无边,智慧如海。”

法海,倒是一个不错的名号,不知道跟后世那位鼎鼎大名的法海有没有点儿交集?

从这一世那苍白无比的记忆中,法海还了解到,自己处身的之处,是东方神州大宋朝西南部的大林寺,他的师父无渡禅师是寺内一位客座长老,同时也是大林“一塔二殿三堂四院”中下院监院大师,虽为客卿,在寺内地位却极为超然。

法海是无渡禅师的开山大弟子,今年刚满十六岁,出身显贵却身世凋零,六岁时就已上山修行,不过,法海入门虽早,却是远近闻名的废柴,空顶了一个开山大弟子的名号,在大林受尽嘲讽。

而法海身边这位叫做法刻,取的是佛语中“浮屠舍利、一刻之悟”之意,本是蜀中唐门霹雳堂嫡系子弟,带艺投师,入门虽晚却修为惊人,是大林寺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三年前就已出师,目前在戒律堂任职。

法海还有一个小师弟叫做法二,取的是“智慧无华、佛法不二”之意,今年十二岁,刚受具足戒,还是个毛头小沙弥。法二出身于佃户家庭,年前大灾时父母无力养活,就将他以二两银子的价钱卖给了大林寺,法海前世对他的印象是很傻很天真,很二。不过,法二虽然憨傻,据说却是金身罗汉转世,身具大慧根,是全寺重点培养对象之一。

法海的两位师弟虽然远比法海受寺内重视,但却从没有因法海的无用而疏远轻视他。可以说,在众多大林弟子中,师兄弟三人是一个荣辱与共的小团体。

法海的师父无渡禅师是一位奇人,不仅给弟子取法号取的清新脱俗,就连做和尚也做的非常有创意,甚至做到了娶老婆的地步,堪称创意十足。

法海的师娘是一个慈祥的中年女人,至于名字是什么法海的记忆中却是没有,平素只是用师娘来称呼,师娘也是法海最亲近的人,她对法海呵护有加,比亲娘都要亲。

还有一点,法海前世的记忆最为深刻,那就是他的师父非常……非常畏惧他的师娘。

……

法海师兄弟所居寮房就在无渡禅师的院子内,院子只有三进,虽然面积不大,但却非常的幽静温馨,门中种着两株老梅树,还有一个小小的水池,行走其间,给人一种天高云淡、世外桃源的感觉。

法刻带着法海穿过前堂,来到院后一间颇为考究的禅房前,却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小声提醒道,“师父今天碰到一件烦心事,心情不好,师兄一会答话时千万别触了他老人家霉头。”

“什么事能让咱师父烦心?”法海一愣,好奇道。

“师父不是咱们下院的监院大师吗?今天早上从南方部州来了两个旁门高手,说是来论道的,和师父念叨了大半天,说让咱们别信佛祖了,信真主。真好笑,好像咱们真信佛祖似的……”

“这有什么?赶他们走不就得了。”法海一愣。

“你知道什么?这些海外来的奇门异派都是一根筋,你不答应他们就赖着不走。师父和他们辩了一上午也没能把他们撵走,打他们吧又显得太没风度,这才不得不让他们挂个单在下院住了下来。”

说话间,一股浓郁的肉香从禅房内传出,勾得法刻口水直流,一阵猛嗅。

“阿弥陀佛,是小海和小刻吗?进来吧。”无渡禅师有些疲惫的声音透过木门传到了法海二人耳中。

小海、小刻、小二,是法海师兄弟三人的昵称,当然平素也就师父师娘能这么叫,换做旁人,师兄弟三人肯定拍死他没商量。

紧跟在法刻身后,法海带着三分忐忑、七分好奇走进了无渡的禅房,发现禅床之上已经摆好了一张小小的方桌,桌上肉香扑鼻,无渡禅师夫妇和法二围桌而坐,恰好留出两个空位正在等着他们进来开饭过堂。

这场景让法海感到温馨,但温馨之外更多的则是荒诞,如若身处山村野户,面对此情此景或许会给人一种家的温暖,但是这里可是青灯古佛的和尚庙啊!

“小海,愣什么呢?还不赶紧来吃饭。”师娘看到法海发愣,再次招呼起来。

虽然记忆中对无渡禅师夫妇有着很深的印象,但此时法海还是仔细打量起这个备受争议的恩师来。

无渡禅师,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苦海无涯、彼岸无际,他既渡不了别人、也渡不了自己,不若不渡、求得一世大自在,所以才自称无渡。无渡禅师年龄大概五旬左右,典型有道高僧模样,至少从表象上看是如此。

观其面相:

天庭饱满、脑壳锃亮,头顶微微隆起犹如髻形,据说只有受持或教人受持十善法的得道高僧才有此相。当然,法海清楚,这是一天刮三次,并隔三差五被师娘敲打的结果。

睫毛齐而不乱,目如青莲,慧眼如炬,开阖间神光熠熠,仿佛能够看穿红尘万界。据说必须是生生世世以慈心慈眼施予乞者才有此相。不过据师娘说,实际上无渡禅师的眼神并不好,经常几尺外就认错人,这双令女檀越们芳心乱跳的“迷情电眼”纯粹是徒有其表。

两颊隆满,神态安详泰然,嘴角轻衔一丝我佛拈花般的神秘微笑,给人一种莫测高深之感。据说,这副面貌,需要得除灭百世之劫罪的人才会有。当然,法海也清楚,这是几十年如一日每天对着铜镜至少练半个时辰的成果。

双耳垂肩,迥异常人,此相能灭无量罪,乃是高福高寿之相。当然,实际上这是师娘的功劳,每天至少都会扯上不下十次,年头多了,自然也就下垂了。

双肩丰腴圆润,身材笔挺,跪坐于床,如神山磬石,亘古不动。当然,法海清楚,这是师父常年白天跪佛祖,晚上跪师娘练出来的。

浑身上下无一长物,只着一袭布黄僧袍,虽然已经浆洗的发白,并且衣结百衲,但却一尘不染,简单破旧中尽显法相庄严。

法海摇了摇头,去年寺里发了一件崭新僧袍,师父说啥也不穿,非得让师娘把它洗的掉了色,又用剪刀戳了若干窟窿,再缝好后才欢欢喜喜穿出去给施主们看。

总之,结合脑中记忆,再和眼前本尊一比照,法海得出结论,无渡禅师绝对是人不可貌相的典范。;

第二章湿父

师娘的长相却让法海眼前一亮,师娘相貌神态和前世的红豆阿姨很相似,一颦一笑,异常妩媚撩人。虽然心知师娘的真实年龄最少五旬开外,但是皮肤却比妙龄少女还要白皙娇嫩,仿若吹弹得破。唯一缺憾就是太过富态,一人能顶两个无渡禅师。

据说师娘原来没有这么胖,是师父怕被大方丈惦记着,才巧言哄师娘吃胖的。

至于桌旁另一位,法二师弟,头大身小,长着一张胖嘟嘟的娃娃脸,身材却如同一枚没长开的小豆丁。由于刚入山门不久,看什么都新鲜,整天喜欢问东问西,闹出不少笑话,是整座小院的开心果。

“小海,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吃饭。”看法海有些讪讪,师娘再次招呼道,说罢,秀眉一蹙,又瞪了无渡禅师一眼。

“过来吧,这次祸闯得不小,但看在鸡腿……呃,你一片孝心的份上,就罚你面佛诵经七日吧。”无渡禅师见状,赶紧干咳一声道。

“七天太长了吧?孩子的脑袋还肿着呢!”师娘一听,秀眉又是一蹙。

“阿弥陀佛,娘子,寺内同门都看着呢,总得意思意思吧。”看到师娘不满,无渡禅师眼角不由一跳,赶忙解释道。

“那帮老秃驴是眼红,他们就没有这么孝心的弟子。哼,小海身子骨弱,如果被你罚出什么毛病来,老娘……”

“最少面壁三天,不能再少了。”

看到无渡妥协,师娘眉毛一展,才算满意。

“谢谢师父。”

这时,法海也学着法刻,双腿一盘,围坐在方桌旁,低眉顺目的吃起饭来。前世经验告诉他,初来乍到,没摸清状况前,一定要低调再低调,少说话多观察为妙。

“咦?小海竟然会跟我说谢谢?”

无度禅师一愣,一双“迷情电眼”无意间扫过法海,蓦然,眸中一亮,再次惊咦,“不可能……”

“你这老秃驴,大惊小怪什么?赶紧吃饭!”师娘美眸一瞪,无渡禅师赶紧低下头去,连连道,“没事,没事。吃饭,吃饭。”

法海见状,不由长出口气,虽然知道无渡禅师的“电眼”徒有其表,但是方才被他扫视,却产生一种被看穿的心悸感觉。

一盘小鸡炖蘑菇,三盘青菜小炒,再加上一大盆雪白晶莹的大米饭,让法海又一次找到了“农家院”的感觉。这种无污染、无农药、无地沟油、无皮鞋的四无美食,前世他就是打着灯笼也没地方吃去。

法海对饭菜异常满意,却不代表大家都满意。

“师娘,这个菜我吃不惯,我想就点儿蒜……”法二操着一口方言,憨声说道。

没等师娘开口,无渡禅师啪的一撂筷子,不无训斥道,“要什么蒜?一切如梦幻,有蒜就蒜,没蒜就算,观自在,望远山,一切有为法,当做如是观。”

只要不是面对师娘,无渡禅师从来都是底气十足,出口成偈。

“师娘,师父又拿佛经训人了。”

“小二,这老秃驴今天心气儿不顺,别搭理他,来,吃个鸡腿。”

“师父,那两个旁门高手怎么办?就让他们在咱们这儿白吃白喝?”法刻插口问道。

“能怎么办?那个白胡子的阿凡提还好说,那个黑胡子的阿拉丁可好,竟然跟知客师要炭烧羊肉,我们这里可是清规戒律森严的大林寺,我看他是存心找茬!如若不是他们修为太高,打起来让别人捡便宜,我早就让罗汉堂的弟子把他们轰出去了。”无渡禅师狠狠吐出一根鸡骨头。

“就是,哪有上寺院要肉吃的道理。”法二嚼着一根鸡爪子重重应和道。

“噗!!”看到这师徒三人恬不知耻一唱一和的模样,法海忍俊不禁,差点将一口米饭喷到桌子上。没想到,这一“反常”举动,让一心低调的法海再一次成为了桌上的焦点。

“额……”看到一桌四人诧异的望着自己,法海赶紧补救道,“其实这事也好办。”

“哦?!”无渡眼眸中神光一闪而逝,望着眼前这个平时沉默寡言、腼腆的跟个女施主似的徒弟,不无考校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办才好?”

法海有些心虚,但是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出招解决这个无端惹来的麻烦。

“我们不是离少林很近吗?”

“接着说……”无渡眼眸一亮,仅仅一句话,他却已然隐隐猜测到法海的意图,不过看法刻、法二还一脸迷惑,就没有刻意点破,给了法海一个显摆的机会。

“师父你就让知客师跟他们说,自菩提达摩祖师东渡以来,集我中原小乘佛法之精髓者,唯有少林正宗,少林寺是禅林心宗第一大派、是执中原佛教之牛鼻者,只要少林改信真主,我等小庙没有不信的道理。所以,无论他们是要打要辩还是要撒泼耍赖,先去找少林寺才是捷径。”

说道兴奋处,法海完全忘了藏拙,嘿嘿一笑,习惯性的摩挲着下巴,不无得意的总结道,“这招就叫做祸水东引、借花献佛!”

“师兄你这招……太损了吧。要是少林那帮和尚来找我们理论怎么办?”法刻一呆,良久方道,说罢,眼神怪怪的盯着法海,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