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仙墓觉醒 > 第1章 不对!是那座碑!秦少羽这时才注意到

第1章 不对!是那座碑!秦少羽这时才注意到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仙墓觉醒》

作者:铭家二少

第一章神秘墓地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浩瀚无边的宇宙世界,总是充满未知与神秘。

一座古老的墓地,静躺在混沌深处,这里青山绿水,一片祥和。

遮天蔽日的混沌气在半天上流转徘徊,散发出祥和的瑞光。

日落西山,黑夜与白天的交替的边缘,突然一道巨大的雷电毫无征兆的落下,贯穿了天地。

天空下起了滂沱大雨,晚霞被大雨遮掩,青草碧绿的墓地,在黑暗的笼罩下,显得异常诡异。

一座低矮的坟墓,被大水不断的冲刷,显得极是平坦,远看,这更像一个土包,与他身后那一座座高大的坟墓相比,有点微不足道,特别是坟墓上无一丝花草,变得更加格格不入,只是坟墓旁那冥灵树,紧紧依偎在墓旁,与他相伴相生。

大雨过后,黑云散尽,晚霞撒射,墓地上出现了一道接连天地的彩虹。

而此时,低矮的坟墓在雨水的洗刷下,犹如平地。仔细看去,坟墓尽然在缓慢龟裂,酥软的土质在下沉。

一直苍白的大手突兀的从泥土中伸出,紧接着又一只手掌出现,泥土下沉的越发快速,终于,一个脸色苍白的人头出现,咋一看,像个活死人。

“这是哪里?”这是一个少年,蓬头垢面,衣服在时间的遗迹里,变得腐烂不堪,他两眼无神,突然他看到了身后的墓地,眼神里满是恐慌。

“荒天古帝墓”号称五域中最强的古帝,竟然已经死去,化为了一培黄土?传说中活的最久的存在,有人说他已经封为长生者,为什么他会魂归此处?

“青帝、黄帝、炎帝、舜帝……”少年越往后看,越发觉得惊恐,这些人物,只是在一些史书中有过记载,根本不属于他所在的那个纪元,他们年代久远的吓人,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这些古人,都是屹立九天之上的至强者,甚至踏上了长生路,为何,他们都葬在这里?

“龙祖、虎祖、雀祖、玄祖……”四大祖兽的墓葬也葬身于此,这到底预示着什么?

少年茫然,整个墓地蔓延,伸向虚无,他艰难的挪动步伐,想要走近,奈何仿佛一堵世纪之墙将他隔绝与此,难进分毫。

“这是众仙之墓吗?为何我会葬在此而又与之隔绝?”少年神殇,他不停的搜索着记忆“人皇得天子令,率领座下三十六大仙王踏上仙域古路,而父亲正是三十六大仙王中的一员。”

“那一年,自己才五岁,从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父亲,十年了,直到灭世的那一天,生灵涂炭,众仙相继陨落,这一切,终究是谁在操作?人皇为何一去不复返?人间变成了地狱,仙域为何遣走了人间强者而袖手旁观?这一切,难道是阴谋?”

少年再次抬头看向眼前的古墓“荒天古帝,天子令的执掌者,人类顶礼膜拜的长生者,难道这一切都是你在操作吗?为何又葬身于此?”

“我秦少羽真的已经死去?那为何又在此复活?”少年秦少羽有太多的疑惑,这神秘葬地到底是何人所建?

他再次看下自己的墓堆,他的眼神被那棵冥灵树吸引。

冥灵树不算高大,和秦少羽相差不多。冥灵树枝叶繁茂,充满生命力,此时散发出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

“你终于醒了?我叫灵仙儿,我们相伴了三生三世……”秦少羽耳旁出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只是,这悦耳的声音被天空的的一声巨响打断,秦少羽一惊,他看向天际,眼神里里充满讶异。

“长生殿!”一座恢宏的古殿漂浮在混沌之上,殿宇大到无边,接连天地,一些大星在它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古殿旁屹立了一块巨石,巨石上镌刻了三个古老的文字“长生殿!”

透过长生殿大门,秦少羽模糊中看到数十道高大的身影,他们相邻而坐,彼此斟酌,言谈甚欢。

“人皇!?”秦少羽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他看到了身穿紫金皇袍的人皇,虽然他没见过人皇,但是父亲的书房中挂满了五域中至强者的画像,人皇无疑位列其中。

“叶倾天?”秦少羽思路完全崩溃,叶倾天,一代绝世天骄,同代无敌手,曾经开创了他的时代,有人说他来自上一纪元,甚至挑战过人皇,还有人说他独自开辟了一条通向仙域的古路,绝对是处在这个世界的巅峰者之一。

“人皇,叶倾天,人间巅峰强者的代表人物,为何他们坐在长生殿的最末端,中间九龙金椅上坐着的那位又是谁?难道他就是号令五域的荒天古帝?不可能,他不是葬在了此地?”秦少羽想要看清,但是混沌气阻挡了他的视线,他只能看到模糊的九龙皇冠。

“咚咚咚……”画面在转变,战鼓擂鸣,长生殿消失,一座古老的山岳从虚无中飘来,一杆染血的战旗舞动,山岳越来越近,战歌嘹亮,响彻天地。

“杀天!”终于近了,秦少羽看傻了,战旗上竟然写有“杀天”两个古字。

遥远的天际一座古战船横空出世,天际变得一片黑暗,战船凌空而来,遮挡了晚霞。

战船近了,它在靠近那座巨山,秦少羽屏住呼吸,战船给他的压迫使他呼吸不畅,一阵呕臭的死气袭来,让他作恶。他可以确认,那古战船里藏有浓厚的血腥味。

“斩地!”一面巨大的战旗在飘舞,战旗上标有“斩地”两个大字。战船被死气包裹,朦胧中可以看到几道高大的身影,他们身背带血的旗子,眼神里溢出嗜血的红光。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有人在哀鸣,声音不停的在天际回荡。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无情便是生!”与之相应,战船里有人在吼啸。

“杀天!”

“斩地!”

两声相应,古山与战船碰撞,大战开始!

一道被混沌气包裹的身影首当其冲,他杀向了古老的战船。

“诛仙剑!”秦少羽惊恐,他看到了传说中那把神剑,传言诛仙剑下曾经斩杀过长生者,弑吸过长生仙的血,为世间第一凶器,然而今天亲眼所见,更让他确定,这把古剑的威力,当真可斩日月星辰,每一剑落下,阴阳逆,时空乱,凶威绝伦。

御剑之人被混沌气包裹,看不到真身,他是第一个踏上古战船的人,他一剑斩下一刻巨大的头颅,然而那人头骨落地,并没有立即死去,他身子背负的血旗横空,在与诛仙古剑对峙。

远处的吼杀声铺天盖地,魔云之中,一道道黑影落下,他们龇牙咧嘴,手持魔兵,拼命的杀向古山。

混沌气包裹的身影,他们的战旗在半天上舞动,古老的悲歌奏响,一道道血水撒向长空,这里成了血的海洋。

“父亲!”秦少羽全身颤抖,他看到了一道伟岸的身影,身穿紫金战袍,肩上扛着“人皇”战旗,在浴血奋战,那正是秦少羽父亲“秦战天”。

“父亲,不要啊!”突然一杆染血的旗子划破时空,洞穿了秦战天的身子,秦少羽撕心裂肺,他不断的哽咽,但是没人能听到他的声音,这里与天空中的战场仿佛隔了几个世纪,没人理会他的哀嚎。

战斗演化的越发惨烈,时空被血水染红,古山在崩裂,战船在解体,突然,整个天地轰鸣,阴阳逆乱,一只吞天巨眼显化,整个天际因它的到来而黯然失色,巨眼大到无边,它在审视这个天地。

“天眼?”秦少羽还未从悲伤中醒来,立马被这一幕吓到,天眼太大,任何物体在它的俯视下犹如蝼蚁,它散发出强大的威压,就连隔了不知多少个世纪的秦少羽,在这种压迫下,都快跪拜在地。

天眼现,一念永恒。它不断的审视着天地,突然,它的目光看向秦少羽的方向。

秦少羽惊恐,他没想到那只天眼在看他。

“不对!是那座碑!”秦少羽这时才注意到,他的坟前还立了一块小墓碑。

“葬天碑!”碑很小,但是那几个古老的大字让他惊悚,命名葬天!为什么这碑竖在自己的坟前?

第二章穿越古路

“骨咯卡斥,斯鲁沙亚!”是那只天眼,他在不停的变幻,演化成一个遮天骷髅头,他紧盯着葬天碑,在怒吼。

秦少羽终于承受不住那种威压,身子在不停地下压,眼看就要跪倒在地。

“有我在,葬天碑下,终究会留你一个位置!”混沌气包裹的身影,他踏空而行,诛仙剑在他手中闪耀着五彩神光,他傲视九天上的那只天眼,眼神绽放出浓浓的战意。

“骨咯沙亚!”天眼怒,两只遮天巨爪从天外而来,犹如轮回磨盘,在碾压众生。

“杀!”古老的战歌再次奏响,大战再一次开始。

“父亲”秦少羽又一次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尽管秦战天身负重伤,但是他依然紧扛着“人皇”战旗,在浴血奋战。

战场在不断移动,离秦少羽的视线越来越远,直至最后,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孩子,活着,好好活着,葬天路上,我们等你!”这是父亲的声音,他能感觉到我的存在,秦少羽激动不已,只是,那些身影越来越模糊,到最后消失不见。

众仙墓地,此时又恢复宁静,一座座大墓矗立,在时间长河里,他们永眠于此。

“父亲!”秦少羽眼睛湿润,他很想与父亲并肩作战,只是他知道,就算没有世纪之墙的阻挡,面对那些绝世人物,他接不了人家一招半式。

“父亲,我会好好活着,葬天路上,我还要与你并肩作战!”秦少羽擦干眼泪,他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梦幻还是真实存在,长生殿,灭世大战,那已经成为了历史吗?为何其中有人会葬在此地?

正想着,秦少羽无意之中向自己的坟地看了一眼,冥灵树不见了,葬天碑也消失了,只是,一条古路从遥远的天际连接至此。

“为什么会这样?”秦少羽疑惑,这条古路很奇怪,也可以叫骨路,它是由一些染血的人骨铺成,路的两旁各有一条挂满古符的链条,古路看不到尽头,延向虚无。

秦少羽看了下四周,好像除了这条古路,也没有其他的路可以选择,他尝试着踏上古路。

一脚落下,古老的符文仿佛被唤醒,散发出一道道金光,人骨上的血液在沸腾,秦少羽有种奇异的感觉,他的血液与人骨上的血产生共鸣。

古路上响起一阵悲歌,秦少羽莫名的留下了几滴眼泪“为什么会我有种想哭的感觉?”

这是怎样的一条路,秦少羽仿佛看到了无数阴魂在向他打招呼,他们显得十分激动,每个人眼中都擎着泪水。

路很长,但是当他踏出几步之后,这种行走的速度在急速攀升,周围都能听到呼啸的风声,那些阴魂消失,古符幻化的金光形成一个漩涡,竟然要将他吞噬。

“不要!”秦少羽还来不及反抗,金光形成的漩涡瞬间将他吞吸进去。

斗转星移,阴阳逆乱,一道流星划过虚空,坠入一座古老的山脉。

“小师妹,前面就是万兽山,这里凶兽品阶比较高,有的智商可比拟凡人,你要小心点!”这是一个少年,年纪大约十五六岁,乌黑的浓发披肩,眉宇间英气逼人,一双湛蓝的眼睛射出道道精光,他在不断扫视周围的动静。

“柳师兄,你不要忘了,我现在可是和你一样,都是二级灵士,对付一般的二阶凶兽,还是有把握的。”少女挺着酥胸,对着身后的少年俏皮一笑,接着大步走向森林深处。

“陆瑶小师妹,你也不要忘了,你还是第一次来万兽山历练,虽然我们是处在万兽山的边缘,但是,保不准这里会出现三阶凶兽,到时候就算我们三人联手,也未必能对付得了!”这是一个身材略胖的青年男子,他手持一把染血的金刀,紧跟两人身后。

“我不管,再过几天就是我的成年礼了,我还正想活捉一只三阶凶兽当做我的灵宠呢,如果谁能帮我实现这个愿望,那我......”陆瑶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身材发育的十分成熟,这无疑成了师门中众师兄弟追捧的对象,而柳杨和王豪,正是追她人中比较优秀的两位。

“既然小师妹喜欢,那我柳杨就算拼了命,也要活捉一只三阶凶兽!”柳杨听陆瑶这样一说,当下就夸下海口,如果能得到小师妹欢心,那等陆瑶成年礼一过,到时候抱得美人归,那也不是没可能。

“小师妹,你放心,我王豪现在实力已经达到三级灵士,对付刚踏入三阶的凶兽,还是有点把握的,倒是柳杨你,你才二级灵士,你行么?”王豪大步向前,与陆瑶并立而行,带着挑谑的目光看了眼身后的柳杨道。

“王豪你可别损人啊,我柳杨做事不像你,只靠蛮干,没脑子,要想活捉一只实力比我们都高的凶兽,不是单单靠实力的!”柳杨说着从袖口里掏出一张金丝网。

“金蚕网?”王豪惊讶道。

“没错,五阶金蚕结出的网,你说,抓一只三阶凶兽应该没问题吧?”柳杨嘴角上扬,自傲道。

“哼,别以为有只金蚕网就可以了,凶兽也不可能摆在那不动让你抓吧?”王豪反驳道。

“你俩就别争了,再争下去凶兽都跑光了!”陆瑶挥手打断了他们,然后率先向万兽山深处行去。

“喂......小师妹等等我们呀!”柳杨脚下用力,快速向陆瑶消失的方向奔去,王豪紧随其后,三人速度极快,瞬间消失在原地。

“嘘!”走在前方的陆瑶突然停住脚步,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小师妹,怎么了?”柳杨小声询问道,当他走近,才终于看清,前方不远处有一只蝠龙,龙头蝠身,一人多高,属于幼年。

“这可不是一般的凶兽,只是从这只凶兽的颜色看来,不是真正的纯血蝠龙。”柳杨略一观察,就道出了结论。

“不错,这只蝠龙为浅褐色,真正的纯血蝠龙,他的颜色纯黑,身材健硕,与这只相比,可要强的太多!”王豪道。

“小师妹,这只蝠龙怎么样?要不要师兄帮你拿下?”柳杨眼尖,他知道这只蝠龙尚处在幼年时期,实力应该不会太强,他有信心活捉。

“不好看,不过,现在雪妖师姐都有自己的灵宠了,我还没有,只能将就一下咯。”陆瑶撅着小嘴道。

“王豪,上!”柳杨转头看向身旁的王豪道。

“不是说你去吗?怎么叫我?”王豪疑惑,本来还以为柳杨抢他先机,没想到对方主动让他去。

“对付一只温顺的小蝠龙你难道不敢?你不去?好,那我去!”说着柳杨就要行动。

“喂......那个......不是说好让我去吗?”

“你不是不想去么?”柳杨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道。

“谁说我不想去,我去!我这就去!”王豪抢先,快速向蝠龙方向奔去。

“小蝠龙,快快束手就擒,免遭皮肉之苦!”王豪速度很快,瞬间来到蝠龙栖息地。

“吼!”本来还很温顺的蝠龙,看到眼前出现的敌人,突然怒吼一声,嘴角更是露出锋利的锯齿,此时散发出强大的威压。

“我操,柳杨,这是只三阶凶兽,你小子坑我啊!”王豪感受到蝠龙强大的威压,这哪里是什么温顺的小蝠龙啊,简直是巨凶,这只蝠龙的境界最少达到了三阶凶兽级别。

“果真如此!”柳杨眼神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