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和前男友炒cp后我爆红娱乐圈 > 第1章 我去!你运气够牛逼啊

第1章 我去!你运气够牛逼啊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和前男友炒cp后我爆红娱乐圈

作者:垂耳猫

文案:

【高冷偏执傲娇攻×嘴贱爱撩拨直球小狐狸受】

许乘洲高考后不告而别,甩了刚骗到手没多久的学霸同桌陆延。

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

五年后,他被公司安排去了一档恋综,合作对象竟然就是被他甩了的前男友。

昔日学霸摇身一变成了影帝,二人见面分外尴尬。

陆延拒绝跟他炒cp,公司表面答应,私下却通知许乘洲在节目里蹭陆延热度跟他单方面捆绑。

经济人还为他贴心准备了《如何俘获陆影帝芳心》《攻略陆延三百六十五计》《霸道影帝爱上我》等一系列陆延粉丝同人书籍。

许乘洲表面谨遵圣旨,内心骂街。

综艺录制期间。

他主动给陆延温柔递水,尽展社会主义兄弟情。

而摄像机拍到的却是,他失手将陆延推进泥潭并在一旁大肆嘲笑。

他跟在陆延身边打下手,想展现自己的贤良淑德。

而摄像机拍到是,他把盐当成糖放进菜里齁死一众嘉宾。

第一期节目播出当天,弹幕就画风突变:

【对对对!打起来!快打起来!】

【哈哈哈哈好好的恋综被你们拍成了荒野求生。】

【不会炒cp就别炒,路边随便拉两棵树都比你们俩有cp感。】

许乘洲90度望天:毁灭吧。

*

祸不单行。

经纪人给的小说恰好被收拾屋子的陆延发现。

陆延看着这些辣眼睛的封面:“许乘洲你最好解释一下这些书是怎么回事。”

许乘洲:“如果…我说我只是单纯热爱文学你信吗?”

【食用指南】

1.会有一段高中时的回忆,但篇幅不会很长(不喜欢可以养肥,跳过!会标注回忆结束章节),大部分剧情还是以重逢后的娱乐圈为主。

2.攻受均为双洁双初恋

3.攻娱乐圈时间线是长发,长发美人攻~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天作之合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延,许乘洲┃配角:求预收《我竟是顶流的失忆白月光》┃其它:破镜重圆,救赎文

一句话简介:活该你有老婆

立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第1章

嘉行娱乐早上是最忙的时候,小有名气的艺人忙着赶通告,刚出道不温不火的小透明则是忙着进公司培训,进进出出的鱼龙混杂。

而嘉行的金牌经纪人陈粒此时正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她赔笑着挂了电话,还不等她坐下助理就将咖啡摆到桌前。

看着满脸愁容的陈粒艾玛忍不住问:“怎么了陈姐?”

陈粒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还不是那些高层,净会没事找事,这次居然让我说服陆延带新人,还是上恋综。”

“陆影帝,上恋综?”听到这话的艾玛也是满脸惊颚。

她很难把这两个毫不相干的事物联系在一起。

这几年嘉行捧出来的艺人属陆延最红,他凭借《浮光》《明城旧事》两部作品就蝉联两届影帝,不光在影视圈的地位不可撼动,国民影响力也高得可怕,代言过的产品几乎是款款断货。

但陆延拒绝上综艺这件事在嘉行都是众所周知的,这位影帝低调的出奇,除了荧幕和一些必要的宣传就很少露面,就算是有五年资历的艾玛也很少在公司见到过他。

陈粒喝了口咖啡吩咐道:“艾玛你通知陆延过来一趟,就说是我有事找他。”

“陈姐您还真打算说服陆影帝上恋综。”艾玛忍不住惊叫出声。

说服陆延上综艺这件事大大小小的高层都干过,不过无一列外都以失败告终,再加上他的合同马上到期,劝说更是难上加难。

陈粒一脸疲态苦涩得笑了笑:“上头的意思,再怎么着也得试试。”

艾玛不再说什么径直向办公室外走去。

过了许久办公室的门又被人推开了。

“陈姐你找我。”

进来的人口罩墨镜遮住全脸,身着黑色帽衫牛仔裤,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却也掩盖不了头身比的优越。

陈粒神情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下巴:“小陆啊最近网上不是都在传你拍戏耍大牌的事吗,公司呢就想给你接了一档综艺挽回一下路人缘,顺便还想让你帮忙带个新人,只要你同意片酬和档期咱们都好说。”

嘉行前辈奶新人一向是传统,换作别的艺人陈粒可以冷厉风行得直接下通告,但到了陆延这就莫名变得十分别扭。

“我拒绝。”陆延语气冰冷,丝毫不拖泥带水。

陈粒早料到会如此却还想周旋,干笑着将手里的资料递了过去:“就是带个新人你也别这么排斥,小梦很听话的,再说了档期可以调上个综艺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照片上的小男生一头栗色的小卷毛,身着白色花边衬衣,笑容灿烂,虽是今年刚刚选秀出道的新人,但凭借着小奶音和甜美的长相早已成了众多少男少女的梦中情人。

陆延看都没看一眼就将资料推开,目光凌冽的像是要将人洞穿:“我知道公司什么打算,但我对上综艺没有兴趣,捆绑营销更不可能,所以你们还是找别人吧。”

“诶,小陆…”

陈粒还想再说什么,陆延则是直接转身离开,身体力行得在诠释这件事的不可能。

另一边。

许乘洲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刷了几条都是一股子硝烟味,几乎每个都带着#陆延耍大牌骂哭工作人员#的标题。

点开原微博链接,评论区更是惨不忍睹。

【陆延可算塌房了,就说他的亲民形象是装的吧!】

【早都看他不顺眼了,整天摆一张臭脸给谁看。】

【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我感觉陆影帝不会做出这种事。】

【楼上的丫鬟还洗,没看视频都出来了吗,那工作人员都被骂成什么样了。】

许乘洲皱了皱眉头,立刻打字声援:“这视频明显是被裁过的好吧,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就别瞎逼逼了好吗,陆延就不是那样的人。”

消息刚发出去立刻就有人回复。

【哈哈哈你就编吧,我怎么看不出来裁剪痕迹。】

【丫鬟急了,丫鬟接着说。】

【快看这有洗衣机!】

许乘洲挨个回复:“眼睛不用可以捐了,谢谢!”

【发条澄清就跳脚,还是说以你只会说这一个词。】

【这位同志是没见过洗衣机吗这么激动,需不需要爹给你捐一台。】

就这样许乘洲舌战群儒了好几条,但骂完才发现。

草,忘切号了!

他虽然是个出道即雪藏的idol,但好歹是嘉行这种大公司的,为了不留黑历史许乘洲还是决定删掉评论。

就在他要按下删除键的一刻,评论下又弹出一条回复。

【你怎么知道陆延是什人,他趴你床头告诉你的?】

他是我前男友,我当然知道。

许乘洲还想再叛逆地回复,但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连带着给陆延的声讨评论一起给删了。

虽然荒唐但的确是事实,陆延的确是他的前男友,而且还是他甩的陆延,不过这说出去肯定是要被人当成妄想症的。

而且都是高中的事了,过了这么久陆延估计早都忘了。

许乘洲虽是这么想但是目光中还是流露出一丝失落。

就在此时手机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人:楚风】

许乘洲按下接通键,对面立刻传来楚风激动的惊呼声:“许乘洲你猜猜我刚在公司看见谁了。”

许乘洲一看表兴致缺缺地问:“谁啊,你大白天的撞鬼了。”

据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个点公司应该没什么大腕逗留。

还不等他思考完对面就颤声道:“洛明觉!我看到洛天王了!活的洛天王!”

“我去!你运气够牛逼啊。”许乘洲也激动地爬了起来。

洛明觉是嘉行活招牌之一,从出道开始在乐坛的地位至今无法撼动,不知道是多少小idol小明星的偶像。

楚风和许乘洲这种刚成团选秀出道小idol也不例外,可以说进入嘉行的艺人也有一大部分是因为他。

“洛明觉本人真的巨帅,跟电视上的完全不一样。”楚风还在有意无意地炫耀着。

电话那头的人却已经开始眼红了:“又是接综艺又是偶遇洛明觉的,好事都让你给占尽了,我怎么一件也没捞着。”

许乘洲语气很酸,仿佛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诠释「柠檬精」三个字。

“会不会是我最近造孽太多水逆提前了,我看星象上说最近白羊座要倒大霉,算了不管了快过来让爹蹭蹭你的欧气。”

语毕楚风还真听到屏幕摩擦的声音,他脱口就一句:“滚!”

他丝毫不怀疑许乘洲的下限,这是他这种清奇脑回路能干出来的事。

楚风:“说正经的,我刚路过办公室就听见陈姐在说带新人的事,又是嘉行一年的奶人季,这次很多前辈应该都会参与,新出道的一级生就咱们几个你说这好运会降谁头上去。”

“听天由命吧。”许乘洲不想思考,抱着靠枕伸了个懒腰。

这好事也轮不到他。

楚风则边走边调侃:“你不是说你有个前男友也在嘉行出道挺久了的吗,要是这次分到一起许乘洲你不得尴尬死。”

嘉行前辈奶新人一般都会以捆绑营销或是炒cp的形式出现,要是哪个艺人真碰上前任就好玩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许乘洲说的这个前男友是真是假,但是一有机会还是会提上两嘴,这个贱能犯还是一定要犯的。

许乘洲冷笑一声,他敢打八百个包票,陆延绝对不会上综艺也绝不可能参与什么带新人活动。

而此时被他洞悉想法的陆延正从楚风身边路过。

楚风没有注意身边人,还是大大咧咧得将外放声音调到得很大,跟许乘洲有一搭没一搭得瞎扯。

许乘洲打了个哈欠,回应着他之前的问题:“你想多了,就算真撞上了尴尬的也不会是我。”

其实话虽如此他还是很心虚,刚进嘉行的时候,他还会刻意躲着陆延,但后来发现人家压根不屑于在公司露面,胆子这才慢慢大了起来。

“没脸没皮就是好。”楚风没有察觉到什么唏嘘着走过。

但陆延的心脏几乎在擦肩的一瞬间骤停。

这个声音是……

许乘洲。

陆延一向冷静谨慎,但此刻他面对这个名字却再也冷静不下来,浑身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神经沸腾得好似马上要炸裂。

他再没半分犹豫,猛然回过身去一把钳住楚风的手腕,力道大的像是要将腕骨生生碾碎。

“嘶……”楚风吃痛一声转过头来,“你…你要干什么。”

不是许乘洲。

陆延的情绪霎时间就又跌落谷底,放开了楚风的手腕:“对不起,认错人了。”

片刻后他对着还在原地失神的楚风反问道:“还有事吗?”

楚风连忙摆摆手:“不好意思啊前辈,我是这次新出道的一级新生,就是看您有点像是一个明星。”

“你记错了。”陆延一口回绝,再不施舍分毫目光。

楚风接不到话茬也很识趣得转身离开。

他还没走出多远,陈粒已经追了过来,她跑得气喘吁吁,齐耳的短发都已经被汗打湿。

不等她说话,陆延就已经率发问:“陈姐,新出道的一级生里有没有一个叫许乘洲的。”

陈粒很疑惑但还是翻看了一下手里的新生资料:“我找找啊。”

“还真有。”过了半分钟陈粒将一张纸页递到陆延面前,“最近刚刚选秀成团出道,顺位第七就是这个人气不怎么高。”

陆延接过纸页飞快扫视了一遍。

姓名:许乘洲;

年龄:23岁;

照片上俨然就是记忆中那张熟悉的脸,许乘洲眉眼生得极为好看,好看得让人忽略了五官的其余部分,桃花眼微微上挑,睫毛根根分明,眼尾处还生着一颗小小的泪痣,目光澄澈清透好似含了一汪春水,狐狸精般勾人心魄。

“陈姐,公司不是想让我带新人吗,如果是这个许乘洲我可以考虑一下。”陆延语气平和不像是在开玩笑。

陈粒心头一喜,连声应「好」还哪顾得上头指定新生是哪个,生怕陆延反悔似的抢先道:“这样小陆明天早上十点我安排你们见一面,综艺档期什么的我们到时候协商调整。”

陆延没有说什么,表示默许。

此时瘫坐在床的许乘洲也立刻接到了经纪人的通知。

【明天早上十点到公司南侧会议室,有个前辈想要见你。】

这是楚风显灵了!?

许乘洲满脸惊诧,换作谁都知道这通知摆明了就是说有前辈要带你了,你马上要红了,就是没想到这种天大的好事能落到自己身上。

爷终于要红了。

许乘洲就抱着这样的心态,激动得一晚都没睡好。

作者有话说:

开文撒花花——

求预收;

——《我竟是顶流的失忆白月光》预收——

【钓系小白兔受×蔫坏嘴贱顶流攻】

温然刚回国,第二天就跟顶流一起被挂上了热搜。

#号外号外!forst空降疑似三年前跟程靳牵手的男素人#

再加上综艺上程靳的「特殊对待」,身处小糊团的温然一时间成了全网粉丝公认的狐狸精。

为了避风头,温然在母亲朋友的介绍下暂时住进了一个高档小区。

他自从住进来就没见过房主,但屋子里有很多程靳的专辑。

还挺投缘,也是程靳的粉丝。

某天温然接了张画稿,是自己和程靳的…同人图,但耐不住单主给的钱多,他还是接了。

温然画到一半,发现笔没电了,转身去找电线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再回头时只见程靳站在面前。

程靳扫了一眼电脑上画了一半的草图:这是我家,你怎么在这?

温然赶紧将电脑黑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可以解释…

——

出差回来,发现三年前甩了你的前男友在你家,画跟你的本子怎么办。

程靳选择无视,人是他姐张罗进来的,逼走就是了。

于是家里的伙食一天三顿都成了温然最讨厌的青椒宴。

换作以前程靳哄着都耍脾气不吃的祖宗,这次却很不对劲,不仅会强颜欢笑着吃完,还夸他做得真好。

不仅如此温然半夜还会梦游跑到楼上抱他。

程靳这天终于忍无可忍,把人堵到墙角,目光沉甸甸得:想复合就直说,温然你是真想当狐狸精啊。

温然一脸懵逼:什么…复合…

第2章

次日一早A市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堵车,从车窗里望去外面黑压压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

许乘洲在出租车上不住催促着:“能不能快点啊师傅,我这会真的有急事。”

司机看着外面的拥堵的车辆,叹了口气:“小伙子不是我说,这高架桥没个一小时都下不了。”

许乘洲看了眼表,九点五十。

要是再等一个小时,到了差不多就可以直接收尸了。

“不好意思啊师傅,我实在等不了了。”许乘洲说着将零钱放到座位上,打开车门就冲了出去。

出租车司机将脑袋探出车窗:“诶!小伙子你不要命了,这里是高架桥。”

许乘洲一路向前跑还不忘背对着司机挥了挥手:“没事,我注意点就好了。”

他虽是这样说可却一点没注意,一路疯狗似的狂奔,到达嘉行办公大厦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

许乘洲气喘吁吁地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特殊情况我可以解释。”

“嗯,你说……”

冰冷不带丝毫情绪的声音传入耳朵。

许乘洲满脸惊骇地抬起头:“陆…陆延。”

眼前人容矜贵,五官棱角分明,凤眸间更是充斥着刺骨的寒意,每一寸目光都带着滚烫的灼烧感,像是要生生将人燎着似的。

不同于记忆里的是,陆延将头发留长了,黑发被皮筋随意绾在一起,松松垮垮得侧搭在肩上,整个人都添了几分慵懒的倦意。

还真跟前男友分到一组了,居然被楚风那个傻逼说中了。

许乘洲现在目光飘忽坐立难安,恨不得天上一道雷下来就地把自己劈死。

他偏转视线硬着头皮解释道:“今天路上堵车,我跑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