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熟年革命 > 第2章 画家

第2章 画家

人,归根到底是好懒怕动的,只要一旦停止运动,再动起来反而觉得麻烦,不运动也觉得无所谓了。

尽管如此,四肢变细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去掉石膏后,通过康复治疗和机体的恢复锻炼,即使本人不注意,肌肉也会很明显地恢复过来。

但是,“头脑不动症”从外表是看不出来,尤其是在没有强制性动脑的环境中生活,大脑的功能会随着“不动症”越来越退化。

特别是随着高龄的增长,更易形成好懒怕动的惰性,而且是愈好懒愈怕动。年龄越大,恢复功能也越差,直至作废。

废用性萎缩,也适用于谈恋爱,准确地说,表现得更为明显。

年轻时,对异性充满好奇,性欲也强。看见美貌女子,立刻就想套近乎,梦想建立更深的关系。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算了吧,都这把年纪了,还谈恋爱,多难为情,还是过过太平日子吧”的念头抑制着天性的欲望,最终放弃。

尤其是中年过后,不是工作太忙,就是担心单位里的议论和社会的舆论,根本不敢也无暇去碰恋爱,久而久之,也就远离恋爱情感了。

一旦在脑子里烙下“不能再谈恋爱了”的意识、或是“不谈恋爱反而轻松”的自我暗示在起作用时,就患上“不恋爱症”了。见到美女,也无动于衷,擦肩而过。

这种状态持久下去,失去的不仅仅是恋爱情感,连兴奋激动的“心跳感觉”都会失去。“我不行了”的自我否定意识占据大脑。

日复一日,大脑的废用性萎缩日益加剧,且无法恢复。一旦“就算是现在对异性怀有好感,反正以后也不会有好结果”——这种意念先入为主的话,其结局就是事事无成。

如此的不争气和煞风景,一旦进入负循环,“不动症”就撑市面了,结果万念俱灰。

久而久之,生活变得无滋无味、无情无调;风韵殆尽、干枯失色。

要是外表上乍一看比实际年龄要老,定睛一看,更像老爷爷、老婆婆的话,那么可以诊断,大脑废用性萎缩症状是相当严重了。

为防止出现这种症状,该怎么办呢?最重要的,就是要顺从自己的天性本能,去倾听内心的真情实话。

“啊!是个好女子!”、“哇!是个好男人!”,真是这么想的话,就这么真心地献上注目礼吧。然后,内心对自己说:“有好感,不是错呀!”

不要先自我否定,一开始就否定的话,什么可能性都没有了。总之,永不言弃。保持着向前看的心态,不要像对待绑上石膏的大腿一样,对待自己的大脑。

无论年纪有多大,要用积极乐观的心态看待异性,这本身就是一切生命力的源泉。对异性,不仅兴趣不减还津津乐道、有所追求的话,那万事就行得通了。不,就算行不通,那也无妨。

恋爱这玩意儿——行,不通也通;不行,通也不通——天晓得?!

如果一开始就不行的话,那么什么都行不通了。行不行,试试看,反正不会吃亏。哪怕是一瞬间的激动心跳,那也赚了。

总之,千万不要抑制对异性的自然情感的流露。

见到女人,是漂亮的就说漂亮。然后主动搭讪套套近乎。不要给“好感”封上盖子,要发挥想象力,让好感的心跳加速。

女人,见到好男人,也同样可去憧憬,可去接近。即便是高不可攀、可遇不可求,也可以珍藏他的照片,可以去观看他主演的电影或是话剧,可以去疯狂……。

什么都不想,就什么都没有。哪怕是留住一丝的激动、一点心跳的情感,那就得益良多。

“空空荡荡”的,和“蹦蹦跳跳”的情感,存在天壤之别。

不轻言放弃,从正面的意思上讲,就是养成“好感癖”的人,看上去一定是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给人留下积极主动、乐观向上印象的人。有“好感癖”的人,只会越活越年轻,越活越魅力。

再强调一下,“激动心跳”的原因,是不以现实中是否谈成恋爱的结果来判断的。哪怕是自己的情感还没传递到、还没被对方感受到,但只要保持追求的心,就足以使一个人显得更有魅力。

就像追风少年追赶夕阳一样。明知不可能追赶得上,但是少年追赶的跑姿是美丽的,同时,少年也正是陶醉于自己的追赶,才去追赶的。

总而言之,上了年纪,样样都嫌烦,无所事事地活着,太可惜了。这才叫虚度人生。

有所追求,不断“心跳”,这就青春永驻了。再也没有比什么都不做更糟糕的事儿。什么都做,而做的本身直接促进了身心健康,返老还童。

当你看到绑着石膏手腿变细或是长期不运动体型变瘦的人,请好好地想一想吧。如果废弃不用,自己的大脑也会如此萎缩,也会失去积极乐观的心态。

你要尽力拆掉紧绷大脑的石膏,尽早恢复它本来的功能和作用吧。

第五章人靠衣裳马靠鞍

以前,到巴黎南部的卢瓦尔去旅游,在某条街上的小餐馆里偶遇的一对夫妇,令人印象深刻。

夫妇俩看起来年约八十来岁。男的较瘦,行走不便,拄着根拐杖,却头戴贝雷帽,身穿宽松夹克。女的稍胖,穿着鲜艳的花纹礼服,颈上的粗项链金光闪闪。

两人看着我们,笑容可掬又亲和随意地询问:“你们从哪儿来?”“祝你们旅途愉快啊。”

一下子,夫妇俩的印象吸引了我——鲜活鲜活,光彩照人的。

再仔细观察,发现老人脸上尽管布满了皱纹,但是再看看他俩——打扮考究又开朗乐观,时不时地含情对视,愉快地手握刀叉品尝着佳肴……这是多么充满活力,令人愉悦的情景啊!

遗憾的是在日本,很难看到如此洒脱、豁达的熟年夫妇。

日本老人的给人的总体印象,是灰暗、静寂。

特别是男人,外出旅游的穿着也是朴素不起眼的,看起来更是老气横秋。

在公司单位里,男人西装打扮,权且当作穿上“社会工作服”,那也无可厚非。但是退休以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穿什么好。要去买服装吧,只可惜:从没买过,总选不到合适自己的那一款。总算看中买下了,又叹息:穿上它我去哪?!

很多人认为,反正退休了,无需抛头露面,穿着朴素简单一点就可以了。

不对!正是因为退休了,再也不受谁的管束,可以自由支配退休后的人生了,难道不应该更好好地享用时装吗。名片不用了、官衔没用了,不正是赋予我们白金一代可以穿着打扮尽显自我的最佳时机吗。

“人是衣裳马是鞍”。连一匹马换上了新鞍都会看上去有精神了,说明哪怕是普通人,只要外表打扮一下也能显得高贵。

我不想把这句话当作是挖苦人的一句话,而是想正面地肯定:外在力,就是生产力。

“人是衣裳马是鞍”——白金一代要想永葆青春,请务必时常想起这句话。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人一旦要考虑外在的改观,其内心自然会随之改变。

日本的老观念根深蒂固:男人不看外表,看内在。内在战无不胜,才是真正男人。

此话不假,内在太重要了。不过,外在也同样,甚至比内在还重要。

因为,要改变内在,不那么容易,需要毅力、修炼,要花时间。相比之下,外在的改观容易多了。而且,内在会随外在的改变而改变。

再怎么欢蹦乱跳的女孩,一旦和服套上身,立刻就收敛起来,显得文雅了。相反,再多么羞答文静的女孩,只要西装配西裤,马上显得活泼干练。

因“衣”而异——职业装就是这样。

画家,头顶贝雷帽,身披潇洒的风衣;旧时的日本文人,一袭和服打扮,坐在酒吧的柜台边,一副忧郁的神情,像模像样的。衣装如此,连讲话也好像有说服力了。医生白大褂,法官黑制服,女秘书黑色套装——因“衣”而异,那种感觉就自然而然地出来了。

唯有天才,可以“无为而治”地自由发挥。但是对于凡夫俗子,首先要在外表上下功夫。借助外在力,改变内在力。

白金这一代人,生来就是不会玩,所以只有靠改变外表。

年轻人,天性活泼,天然去雕饰。但是人老珠黄就不行了,有必要去“人老装潢”一下——外表“年轻”了,内心也会随之“年青”。

可千万别小看了这股可以引起“变心”的“变身”之力。欲速则不达,乍一看以为是绕远路了,其实,打扮是让内心走向年青的最短途径。

那么,怎么样才能使白金一代能够穿着潇洒又得体呢?

最省事快捷的办法,就是学会恋爱。“男老八十,女老腿直”,爱能使人神气活现,变得年轻。

如同雄性孔雀张开鲜艳的羽毛吸引雌孔雀一样,男人一想到要遇见喜爱的人,出于“要看上去年轻”“要被人夸奖”的私心,自然会去留意自己的外表,想打扮一番。

哪怕不是谈恋爱,只要抱着“要看上去年轻”“要被人夸奖”的心态,白金一代也同样能打扮得潇洒。

这里要强调的是,要有意识地在意别人的视线。刚刚成名还略显土气的女演员,一旦成为明星后,变得越来越漂亮,这是因为在意周围的视线提起精神的缘故。白金一代,是不忘自我欣赏的,在意“被人注视”比任何“回春药”都更能使人年轻。

要“被人注视”该怎么办?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穿着鲜艳。六十男人穿上鲜红衬衫,肯定引人目光。

要改变外表又不知如何着手的人也没必要烦恼,开始时,试着买一件从没敢穿过的鲜艳服装。穿上它,带着爱妻下馆子,这样一来,朴实的一天就变成豪华的一天了。原先懒得不想去的旅行,现在也想去了。

有意识地去选衣服,自然会对别人的穿着感兴趣。这样,话题多了,无关上下等级和社会地位,能建立更新的人际关系。

说不定还有更令人心跳的艳遇。

我家附近就住着一位出色的白金一代的女性。尽管是年过八十的她,仍然穿着艳丽,而且很配、很得体。

记得有回在街上相遇,闲聊时她说:“我这老太,就是喜欢穿着艳丽,还真有些害羞……”的确是大白话,当时她穿的那条连衣裙色彩太过艳丽了,明显和那张脸阴阳不协调。

但转而一想,向往年轻的心态是美丽的,我当即赞扬说:“很得体漂亮哦!”

自那以后,只要在路上撞见,我都会赞美她的装束。于是,不可思议的是,原本与“年龄不符”的装束打扮越来越符合她了,整个人都换发着光彩和年轻的气息。

由此可见,语言的力量不可小觑。

只是,像这样勇于改变外表,肯定会惹来麻烦。

来自家人和世人。

“都这把年纪了,还这身打扮出门,丢人现眼”——子女、子孙们说不定会皱起眉头。邻居们可能也会背后议论:“不想想年龄,还好意思打扮成那样。”

不过,不必害怕成为别人眼里的另类。一下子改变了穿衣风格,没看习惯的人会感到“不配”和异样,这是理所当然的。

无论是谁,一开始都不配新鲜玩艺儿的。只有不妥协地敢穿,服装就会自然而然地体贴你、配你——这就叫穿着得体。

要是当真招人白眼了,那要恭喜你。因为你已经离白金一代要求的潇洒又靠近一步了。

相反,要是穿着年龄相符的服装为的是让家人和左邻右舍都放心,那么没戏了,任何的新鲜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的确,安分守己适龄养老,可以无风无浪地过太平日子。但这样,人生没有光彩,白金一代,得不到讴歌。

到了这把年纪了,就必须穿符合年纪的衣服——千万别框死自己。衣服配与不配,千万别去多想。只要自己喜欢,管它左邻右舍的什么“丢人现眼”“年龄不符”的废话。

不畏缩不羞怯,我行我穿“年龄不符”的服装,以“年龄不符”为荣,彻底粉碎“适龄适事”的成旧框架,充分展现自我。

据悉日本国内的个人金融总资产已达1400兆日元。特别是六十岁以上白金一代的平均资产超过了两千万日元。相比之下,三、四十岁左右的人,贷款负债很多,能自由支配的资金不是很多。

包括退休金拥有可观资产的白金一代,问题在于基本上不会用钱。

干什么呢?不是压床底,就是存进银行,死钱一堆。结果,货币流通缓慢,市场消费冷淡,成为导致日本经济萧条的一个要因。

日本的中老年夫妇外出,基本上不光顾高消费场所。做丈夫的,想的是:反正老夫老妻了,去“家庭型餐厅”就足够了;做妻子的,要是去了稍稍高档的餐厅,看到蔬菜沙拉要价一千日元,立刻拉长脸:家里做便宜多了,还是回家吃吧。

为什么白金一代的生活要如此节俭,穷储蓄呢?

问其缘由——“为了养老啊!”——人人都这么回答。

没错,养老是需要一定钱财的。

但是,为了养老而养老地存钱,不是太空虚了吗?!忽然有一天发现:银子存款不少,身子动弹不了。

日本超级百岁老人“金银”姐妹俩,也曾对于记者的——“上电视赚的演出费怎么花啊”——的问话,回答说:留作养老。

人老呆家里,手捧存折数数字,岁月独飞逝。

如此人生,无滋无味、无聊无情。仅仅剩下有钱有财,毫无意义。岂止如此,那钱财遗产极有可能引发子女们为继承争夺而反目为仇的种子。

钱,本来就不是为了留给孩子的。真正应该留给的,是教育、教养和丰富的感性。

想一想,身后留下的资产和财产,总有一天会被人拿走,还有可能成为子女间遗产分割相争的祸根。但是,留下教育教养的心灵遗产,就算家里小偷进门,也不会拿走。

白金一代,应该从正面的积极意义去理解:享乐主义、玩乐主义。

一过六十,外华内实。下决心,彻底打扮,彻底享受。自己挣来的钱自己去花费——这种思想上的革命才是白金一代所追求的。

以前,有一位魅力十足的女子叫大屋政子。总是穿着大胆,“年龄不符”的时装令人大跌眼镜。说得难听点,就像大街上发疯买艺的。有意思的事,见怪不怪地看惯了,后来反而看得顺眼,甚至她一上电视我就爱看。

后来不知何故,看见电视里的她比以前穿得朴素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我还在纳闷呢,不久便听说,大屋去世了。

从这件事上也可以看出,“年龄不符”的时装打扮也是生命力旺盛的表现。换句话说,要想坚持我行我穿、坚持引人注目,没有相应的体能和毅力是办不到的。

这也是为什么,“年龄不符”之人总是活得有光彩。

老是想着“一把年纪了”地把自己关在家里,就会很快老去。不如用“年龄不符”的服装好好地打扮一下自己,让身心都神气活现起来,让日子更光鲜美好起来!

第六章恋爱实现自我革命

一般来说,男人一到中老年,年龄越大,人越固执,不想改变自己。来自基层的好的建议不愿去听,总是固执己见,自以为是,并执意要把自己的想法和作法正当化。其实,这正说明了年龄增长会失去思考的弹性。

所有的人际关系、企业模式,年复一年地都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这是不能否定,也否定不了的。家庭主妇也好,熟练女工也好,有时都会自命不凡:我都一直干到现在了,这样没错的。

但是年轻人、下属们可不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