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熟年革命 > 第4章 前世有缘纯属瞎编

第4章 前世有缘纯属瞎编

心中的寂寞使得精神上得不到安稳,必定给身体带来不良影响。

能够把我们从孤独寂寞中拯救出来的,就是“肌肤相亲”。

去看一下恋爱中的老年人就明白了,人人都很健康。因为心中有张力,两人牵手扶持保持接触,相互抚摸背脊,不断加深着“肌肤相亲”。

身体接触带来的兴奋愉悦感,刺激了皮肤的毛细血管,使得血液流畅。所有病患的根源,在于血液流通不畅。血液流通顺畅是健康的基础,所以,肌肤润滑,容光焕发。

加之,上了年纪患的病,不少都是精神上的。安心感、信赖感、爱情感,能使身体不治而愈。

事实上,彼此信赖的男女间的“肌肤相亲”,对身体来讲,是没有比这更愉快、更有益的事儿了。

曾经到一所养老院去作调查采访,那所养老院就积极鼓励那些互相爱慕的男女尽量地生活在一起。

结果,同居之后,两人都气色红润、充满活力,精神很好。

问及缘由,也没什么性行为,只不过睡觉之前,相互抚摸一下,手牵手地睡觉而已。

肌肤相亲的那份安心和温存,治好高血压,康复糖尿病。也有人说能治愈腰痛。

以手抚摸肌肤——“抚疗”,就是治疗手段。

白金一代,要积极提倡“肌肤相亲”——因为这是最简单的、也最深奥的,不需要任何语言的交流方式。

那么,怎样才能养成这种习惯呢?

这和“女士优先”的道理是一样的。

接近对方,“不用心”地伸出手,等对方回应也伸出手后,紧紧握住,这就行了。

女人很少主动伸手,所以男人应该主动创造接触的机会。

我也一样,在各种聚会——后援会、签名会,只要是聚会上,我都留意主动与人握手。

有时,也会碰到有人因为害羞而不敢回应我的握手好意。

但绝不会怀有反感。伸出手,表示轻叩对方心灵的门扉。第一次对方可能踌躇,等到下次相逢就会主动打开自己的心扉了。

当然,握手的习惯并不只限于男女之间。

在各种聚会上,握手还能结交新朋友。

中老年男人,惯于和熟人交往,和陌生人就不积极主动了。

是因为,丧失了好奇心才老的;还是因为,老了才丧失去了好奇心?

总之,越是上了年纪,就越嫌烦、越想回避不熟悉的人和事。

但这样做,只会徒增孤立和寂寞。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与其等对方接近,不如尝试主动积极地和对方进行交流。

一开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要伸出手就可以了。一旦握上手,新的世界也就打开了。

养成这种习惯,进一步的交往就自然开始了。

比如,握着手聊一些有趣的、开心的话题。只要是能接触到对方,自然而然地会在聊天过程中把好感的信息传递给对方。

最最重要的,还是要忠实表白自己的感情。

真诚,最具人情味。真诚地接触对方,轻轻叩响心扉……魅力十足的白金一代,从今天开始,真诚地伸出你的手吧!

第八章大胆地说爱

“巧言令色,鲜矣仁”。从古至今,男人沉默不语,被视为最大的美德。

曾几何时,就像那句流行的广告语——“男人无语话啤酒”一样,沉默不语曾被认为是酷男人的招牌。充满理性,善于控制自我情感,被看作是真男人。相反,花言巧语,整天追在女人屁股后面的,被视为“狗男人”,被人瞧不起。

但是,经过几十年甚至半个世纪,这种男性美学彻底崩溃了。

“沉默是金,雄辩是银”已成过去,现在是“雄辩是金”。好男人的鉴别条款里导入了新的评价基准——是否能让女人身心愉悦。

于是,花言巧语已不再是什么坏事了,而是丈量一个好男人的重要标杆。

善于赞美和取悦女人,并不一定就是哄骗。讨好女人、说爱谈情,性欲上又能满足女人的,才是可爱的、性感的好男人。

“我喜欢那样的男人”,现代女性毫无忌讳地表白自己的所爱。女人一旦拥有了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有钱男人已不再是唯一的选择。不要求太高的社会地位,只要是能让我身心愉悦的男人、只要能在一起就快乐的男人……女人掂量男人的尺码标准改变了。

过去被贴上“狗男人”标签的,现在俨然成了“好男人”而备受青睐,相反往日沉默无语的“酷男人”,如今身价大跌,盖棺定论——“闷盒子一个,没趣不好玩。”

日本男人大多不善言辞。但仍然痴心妄想地一厢情愿——女人会看上我们的。

其实,这样的男人,已经落市没人要了。

那么,如何才能拥有魔力活现的说爱技巧呢?

胆小不大方又畏畏缩缩的日本男人常想,“说什么话能让对方开心呢?”“说这话是否太虚情假意?”,这种“正向思维”,无济于事。还不如,“不知羞耻”地直截了当地赞美女人。

所谓说爱技巧,就是“不用心”地直言表白。千万不要以为简单的一句“你长得真漂亮”就是对女性的赞美。笨嘴笨舌的人,总以为一见到女人就必须先赞美她的脸长得有多美。其实,纯粹因貌美而被誉为美女的,不多。

如果觉得赞扬貌美太直白,你也可以赞美她的发型、肌肤,实在不行,就把注意力集中到装束和饰品上。总有一处亮点、美点,给予赞美。关键是,要把女人的美点尽快地说出口。

实在连这点都说不出口的人,不妨发发手机短信。

是的,想取悦于女人,起码应该佩带一部手机。不要嫌烦地疏于发短信,要时不时发一些图文字。老男人的这份可爱,很惹女人欢心。

取悦女性、让女性身心快乐,最先倡导也最得法的是在欧洲。

特别是拉丁美洲的男子,从小受的教育就是对于情爱和性爱的忠实和感悟。耳濡目染地养成了赞美和取悦女性的习惯。

但是不要忘了日本也有很好的典范。读读一千多年前的《源氏物语》,就知道上品的好色,是上流社会的教养之一。

淋漓尽致地描写了男女真情的《源氏物语》,其中源氏的出众说爱,完全无愧为当今社会的恋爱读本。

比如《帚木》一卷。

源氏为避难而寄身某大户人家。一日,透过纸门,偶见大户人家的续弦空蝉正与一童子对话,其音其行,美哉善哉,源氏神魂颠倒,不能自已……他,悄悄潜入空蝉卧室,把满心的说爱一股脑儿地全都倾泻出来。

“或许,这太唐突冒昧、欠缺文质彬彬。其实,我早对你倾心,如此表白我的真情。一直苦苦等待至今,请别把我,视为杨花水性。”

源氏的急中生智、信口开河,绝对是精妙的大胆求爱。面对迟疑的空蝉,源氏继续倾诉爱慕之情。是的,男人一旦决定说爱,必须一气呵成。千万别摆谱,拿腔拿调的。半途一犹豫,那就扫“性”了——像走了气的啤酒。

半是被迫半是无奈地被抱进卧室的空蝉,仍旧不从:“在下卑微低贱,岂敢有非分之想。”源氏毫不放松:

“为何,再三回避胆怯?既然天赐良机,必是前世有缘,今日连理结。如此风情不解,徒有空悲切。”

“前世有缘”纯属瞎编,想到哪儿编到哪儿。

但是这对女人是见效的。被源氏逼到这地步,已无法逃身的空禅:既成事实,只能以身相许……

源氏的巧妙还在于,忠实地把女人的“借口”——全都因为你的强迫任性——全部揽下,勇担“坏人”的角色:是的,强迫任性,“坏”的都是我。

空蝉心中有了底,安心地倒在源氏的臂腕里闭上了眼睛。

源氏那时才十七岁。稀世之人才,罕见之口才。能修得如此,非一朝一夕之功。不过,《帚木》中的这段说爱技巧,值得借鉴。无论实话虚话,先大胆地说出口——从前如此,今天更应如此。

源氏的例子告诉我们,恋爱少不了说爱。有时,说爱并不只限于恋爱。夫妻子女、同性朋友等的所有人际关系中,说爱都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它还能促进相互之间愉悦的感情交流,促使对方心情舒畅。

当然它还能缓解说话时的紧张气氛。

列举了那么多说爱的重要性,并不意味着:说爱等于爱说。

说爱之前要把女人的情感上吸引到自己一方。源氏这样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暂且不论,大多数的熟年老人并没有如此的地位和财力,所以要让女人对你的话感兴趣,不容易。

要让对方产生性趣,让对方想亲近自己,更不容易。

这里要提请注意的,就是千万不要讲述自己、特别是自命不凡的过去。

一退休,没了名片、没了官衔。寂寞难耐,还特别在意过去的官衔地位和干过的“丰功伟绩”。

所有人,特别是年轻人,都讨厌听老人讲述过去的、尤其是自以为洋洋得意的话题。一听到这些,立刻起身走人。将心比心,如同是你,一听到别人夸夸其谈就扫兴一样。

哪怕讲错话,也绝不自命不凡、自吹自擂。其实到底是不是“不凡”,交往之后自然明白。

倒不如讲一些失败的经验和一些糊涂的蠢事,这样大家反而抱有好感,觉得这老头可爱风趣。

是的,这个可爱风趣太重要了,白金一代的所有恋与爱,都从此有了开端。

日本自古以来有一种“言灵信仰”,信的就是言语的威力。仅仅美言一句“你真出色啊”,就足以使一个女人改变,使她走入新生。

我自己也是一个被言语改变的人。

中学一年级的时候。语文课上,老师要求以词的形式,用三十一个文字忠实地表达出真心的感受。

我信手写的一首,谁知竟得到了老师的表扬,惊喜之余,便爱上语文了。越爱,就写得越好,结果就越受到表扬。受到表扬,激发了我对文学的浓厚热情。越表扬就越努力了。

我曾经问一位私交很好的名画家:“为什么想当画家?”他回答:“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因为上小学的时候,邻居老奶奶来串门,临走时看了一眼他的画,表扬了一句:画得很好啊。高兴得要死的他,于是又拼命画画,又得到表扬。既然得到表扬了,就再努力画吧,结果越努力越受到表扬,越表扬越努力,越画越好。

到了初中,美术老师也表扬说:画得真好。“就这样在赞美声中循环往复,不知不觉地自己竟然成了画家”他淡淡地说。

由此可见,许多才智是靠别人的鼓励而激发出来的。

而激发才智的时机,是靠言语创造出来的。

反之,那些自命“无才也无智”的人,只是没有遇到激发他才智的人而已。不过,现在也为时不晚,只要有人赞美你,你就有可能唤醒新的才智。

如此说来,赞美的言语,有时也具有能改变人生的巨大潜能。

不妨试试看,表扬一下你身边的人吧。

夫妇间的对话,是不是相互赞美已经少得不能再少了?

日本男人退休后,就会立刻亲近妻子,依赖妻子,但并不是所有的妻子都会顺应丈夫的要求,和睦相处。其中,也有部分妻子怀恨丈夫的不顾家,算作报复地故意冷淡对待。就算不那么过分,但只要丈夫一在家,做妻子的反而觉得不习惯不自在,显得焦躁不安,忧心忡忡的。要消除夫妻间的龃龉,填补夫妻间的隔阂,美言说爱能派上大用场。

面对面难以启口的人可以写便条。积重难返、常年寡言少语的,可以从早晨的问候开始。重要的是开口说闲话。“今天的发型不错啊”“今天的早饭很好吃啊”之类的。当妻子听到赞美露出和颜悦色,你就会重新认识到言语的威力了。

出色的说爱能培养出良好的人际关系。先从身边开始,然后再勇敢大胆地实践吧。

首先要去做,坚信自己能做到,勇敢地跨出第一步。

有了第一步,就有第二步,不久的将来,你的心中一定会绽放出白金般的光芒。

第九章男人是鲑女人是鳟

说来也许有人会觉得诧异,大体来讲,男人是藕断丝连缠绵迷恋的。

男人浪漫主义的本质,可以说是从缠绵迷恋中产生的。

也就是说,男人是背负着过去、想重返过去。

日本演歌中,常见的歌词有“迷恋的女人心”,其实应该是“迷恋的男人心”。

不争的事实是,民谣也好演歌也好,歌唱“迷恋的心”很多,因为词作者大多是男性。

男作家才诉说迷恋之心和对过去的哀愁。

石原裕次郎曾唱过一曲《潇洒地分手》,只是唱得比做得好,强作欢颜罢了。

同样也是词作者,像阿木耀子这样的女作家,从来就没写过缠绵迷恋的歌词。赢得唱片大奖歌曲的歌手翁倩玉演唱的《爱的迷恋》,那才唱得好:“头靠在这个男人的臂腕里,脑却想的是那个男人的梦,啊……。”

“真不像话”,据说有男人还给报社写信投诉:要是现实里怀中的女人做的却是和别的男人缠绵的梦,真是太不像话——表示愤怒,可以理解。

只是现实中,这种现象也存在啊。不是么,男人手里抱着这个女人的时候,有时脑子里想着的是那个女人。只是敢怒不敢言——女人比男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唯一不同的是,男人想的是过去的女人,女人想的是现实的男人。

总而言之,男人这东西,比女人更迷恋过去、更回忆过去。

现实中,某个男人与心仪的女人结婚后,还会秘密地珍藏着过去恋人的情书以及值得回忆的信物。很难与过去的恋人“一刀两断”,而转向新的恋人。

看看女人吧,前男友的什么信件、信物、赠送的东西,全部——当然高昂的宝石除外,都彻底扔掉,然后奔向新男友。

可见女人不但不是不背负过去,而是为了新的目标,抛掉一切。女人天性就这样,不这样斩断,就无法活下去——一个接一个地,重重地打上“句号”。然而男人只是轻轻地打个“逗号”,再转向新的开始。

总之,与男人相比,女人趋于“门前清”,有洁癖倾向。

男人的这种缠绵,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比如夫妻吵架。“再也不回这个家了”——男的气吼吼地就往门外冲,但刚出大门,“你怎么也不追出来啊”,抱怨嘀咕几句,一步三回头……。

离家出走,但还留有余地的例子也不少。

但是轮到女人说出“我走了”,那就干脆彻底,身心不留地一走了之。

即便是男人离家出走,也会缠绵迷恋,不久又会回来的。

曾几何时发生过的骇人听闻的事件,手抢猎枪与警察对峙的男人们,都是因与前妻复婚不果才引起的。把前妻当人质逞强,说到底只不过是恋母情结的男孩撒娇的劣根性而已。

如上所述,男人一时冲动愤然离家出走,仍然会回来的。可以说是回归本能,总之,回家的概率很高。即使气宇轩昂地仰头出门,一旦在外面混得不好、碰钉子了,即刻耷拉着脑袋可怜兮兮地回到了妻子身边。

男人恋旧巢。就像游回出生地的鲑鱼,回归率很高,所以男人是“鲑鱼。”

但是女性离家出走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离家之前可能会左思右想地烦恼,一旦离开,绝不回头。从此意义上讲,女人更像是游向大海一去不返的鳟鱼。这是男女间的决定性差别。

前有菊池宽的小说《父亲回家》,但后无《母亲回家》的题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