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真酒想要成为烫男人 > 第1章 所以我在朝着目标努力嘛

第1章 所以我在朝着目标努力嘛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真酒想要成为烫男人》作者:持营

文案:

重病缠身的薮原柊被系统选中,送进了漫画世界里。

系统告诉他,只要完成任务,在读者中拥有高人气,那么他就可以在漫画世界生存,并且拥有健康的身体。并且,只要读者认为他的不同身份是不同的人,那么人气就可以叠加。同一个读者的喜爱他可以兑换两次奖励。

那当然要把马甲开起来,还好他被投放到了剧情开始前很多年,一切都还来得及。

在白天,薮原柊是米花町的热心居民,是波洛咖啡厅的常客,是侦探们的好帮手。

在夜晚,薮原柊是酒厂神秘的阿尼赛特,是潜藏在网络中的无形之手,是琴酒的得力干将。

主角有红方马甲。作者Gin单推,cp应该是Gin(如果我写的出感情戏的话)

会救红方

“烫男人”是高人气的意思

内容标签:强强幻想空间柯南马甲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薮原柊┃配角:Gin,各种酒┃其它:

一句话简介:真酒想要变得可爱

立意:为了治病努力工作

第1章十天速成调酒大师(一)

薮原柊醒来的时候,从心脏的方向传来了熟悉的痛感。

他尝试深呼吸以减少痛苦,但没什么效果。

大概过了好几分钟,剧痛才逐渐好转。

他在口袋里摸索着,找出了小药盒,从为数不多的几颗药丸中倒出一粒,直接咽了下去。

不带糖衣的药丸本身的苦涩味道在他的喉间散开,不是什么好的味道,但薮原柊已经习惯了。

“喂!薮原,到你守夜了!”有人隔着隔音很差的房门在说话。

“就来!”薮原柊从床上起来,走进破旧的卫生间,打开生锈的水龙头,接了一捧水,扑在脸上。

冷水刺激得他一个激灵,整个人都清醒了。

直接用衣袖擦干脸上的冷水,薮原柊披上外套,走出了房间。

房门外是一条木制走廊,走廊一边是几个房间,另一边挂着几面用于遮挡视线的挂毯,从挂毯底部和栏杆扶手的夹缝中间,可以看见楼下是个小酒吧。

薮原柊边走边穿好西装外套,路过走廊尽头的楼梯处,他还对着墙上的镜子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领结。

整装完毕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吧台后方,坐在了调酒师的位置上。

然后,薮原柊从吧台下方的一堆杂物中翻出了一本书,书名是《十天速成调酒大师》。

就这墙上昏暗的壁灯,他开始读着这本书。

“薮原,给我来一杯提神醒脑的。”倚靠在墙角的酒保打了个哈欠,摇摇晃晃地坐到了吧台前面。

“提神醒脑的酒?”薮原柊合上书,把书放在一边,转身准备去拿酒柜上的酒,“我才当调酒师第二天,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实在困得不行了,酒是不会难喝到哪里去的,来个度数低点的,我待会换了班还要睡觉呢。”酒保又打了个哈欠。

薮原柊思考了几秒钟,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啤酒,又从吧台下面的柜子里取出一颗柠檬。

酒保看着薮原柊一刀干净利落地切开柠檬,无聊地跟他搭话:“咱们什么时候能有代号就好了,像现在这样天天在这值班,还不如以前做底层成员的时候呢。做底层成员还偶尔有机会能在有代号的大人物们面前露露脸,在这看守据点,几年都见不到一个组织里的人。”

“你到这个据点多久了?”薮原柊将柠檬按在榨汁器上,随口问道。

“四年多了。”酒保叹了口气,“再这样下去我真就以为自己是酒保了。”

空气沉默下来,没有客人的酒吧里只能听见柠檬被按在榨汁器上旋转的闷响。

酒保打破了沉默的气氛,问:“你呢?来组织多久了?之前干什么的?”

“快三年了。之前就是普通底层成员,这里打打杂,那里打打杂。”薮原柊将榨出的柠檬汁倒进调酒器,他本来想潇洒地一气呵成直接倒进去,但是一不小心把榨汁器里的柠檬籽也倒进了调酒器的杯子里,这导致他不得不翻出一个小滤网,把柠檬汁过滤一遍。

酒保担忧地看着薮原柊笨手笨脚不太熟练的动作,继续聊天:“那你升得还挺快的,我是干了七年底层成员才被分配到据点来的,楼上那个跟你换班的调酒师也干了五年底层。两年多就升上来,你估计有机会获得代号。我年纪大了,是不指望了这个。”

“承你吉言。”薮原柊过滤完了柠檬汁,把啤酒也倒进了调酒器杯子,然后盖上另一半,上下晃动。

他没晃很多下,只是稍微让柠檬汁和啤酒混合在了一起,然后就把调好的酒倒进了杯子里。

不过,因为实在不熟悉业务,他对杯子的容积估计错误,倒出来的混合酒液只有大半杯。

酒保端起酒杯,试探性地尝了一口,被酸得脸都皱了,不过他还是一口闷完了杯子里的诡异液体。

“真是……提神醒脑啊。”酒保喝完酒以后沉默了好久才缓过来,干巴巴地留下一句评价以后问,“这个酒叫什么?”

薮原柊歪头想了想:“嗯……柠檬啤?”

“不错的名字。”酒保砸吧砸吧嘴,评价道,“你喝过你自己调的酒吗?”

“没,我还没到饮酒年龄。”薮原柊摇摇头,弯腰把调酒器放进洗碗机。

“真年轻啊。”酒保感叹一声,没再说些什么。

薮原柊等到洗碗机运作完,把所有用过的器具都放回柜子里,然后又掏出了一本书。

这次不是那本调酒书了。

“你在看什么?”酒保问了一句。

“漫画书。”薮原柊晃了晃书,“推理漫画。”

“哦,你们小孩子喜欢看这些。”酒保对漫画不感兴趣。他又打了个哈欠,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转头对薮原柊说道:“马上四点了,我先去睡了。对了,家伙在这里。”

酒保敲了敲吧台的侧面,中空的柜子传出清脆的响声。

“嗯,我会看好场子的。”薮原柊点头。

交代完了工作,酒保就晃悠悠地上楼去了。

酒吧里只剩下了薮原柊一个人,没有人在旁边,他原本端正地坐着的姿势逐渐垮塌下来。

薮原柊慢条斯理地阅读着手上的漫画,漫画的名字是《名侦探柯南》。

【宿主请积极一点!现在的任务进度为零。】

明明是无人的酒吧,却有声音在薮原柊的耳边响起。

“急有什么用?”薮原柊在心里默默回答,“主角现在还是真小学生,离剧情开始还有七八年,我急也完不成任务啊。”

系统用元气的语气打气道:

【那宿主也不能坐以待毙!努力起来,努力加入进主线里,这样等剧情开始了才能快速提高人气。】

“我这不是在努力吗。”薮原柊翻了一页漫画,“我在努力工作啊。”

【可是宿主现在在酒厂打杂,根本进不了主线。】

“所以我在朝着目标努力嘛。短期目标是升职加薪,中期目标是获得代号,长期目标是成为琴酒的得力助手,顶替伏特加,到时候我和琴酒一起去敲了工藤新一,绝对算是进主线了吧?”

【这样倒是可以算主线人物了……可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提高人气呀!只有当三次元有足够的人希望宿主活下来,宿主才能一直在这个世界生存。伏特加的人气达不到标准。】

薮原柊还在看漫画,不过他也没忽视和系统对话,他问:“那你有什么建议吗?”

【宿主已经有了黑方的身份,系统建议宿主获得一个红方身份,并且以红方身份为主。

数据显示,红黑双方中红方平均人气明显高于黑方,红方的高人气角色数量也远多余黑方,同时拥有红黑双方身份的角色人气普遍较高。“红方”和“卧底”是人气角色的常见属性,宿主可以从高人气角色身上吸取经验,争取早日掌握财富密码。】

“红方人太多了。”薮原柊摇摇头,他手里的漫画翻过一页,刚好,出镜的有安室透和赤井秀一两个大热角色,“想从这么多人手里抢镜头,难度可不是一点半点。而且卧底也不是那么好做的,想要加入那些特工组织需要耗费的时间就够多了,我等不到那个时候。”

合上漫画书,薮原柊把漫画书丢进系统空间里,然后说道:“红方身份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不过卧底不是那么好当的。外国卧底我国籍就不符合,那些特工组织也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就算是公安,想进公安要先大学毕业,然后要考公务员,考上了还要读警校,读完了警校还不一定会被分配去做卧底。比起卧底的身份,我倒是比较想以后住在毛利侦探事务所附近,做个经常出场,偶尔提供点线索的路人就行了。”

“另外……”薮原柊从口袋里掏出他的药盒,轻轻晃了晃:“我的药快吃完了,积分还够兑换吗?”

【只够兑换半盒。】

“兑换。有什么新的支线任务吗?”

【任务列表已刷新,宿主可自行查看。】

一个半透明的光屏出现在薮原柊勉强,反正没人在身边,薮原柊也就不避讳旁人,他用手指在虚空中滑动,从上往下一个个点开了这些任务。

【宿主……】系统的机械声听上去带有些许犹豫。

“嗯?”薮原柊用鼻音应了一声。

【完成终极任务的奖励只够让宿主在这个世界上存活,如果有足够多的积分,我可以向上申请增加一个奖励,或许可以治好宿主的病。】

薮原柊的手停住了,他抬起头,望向屏幕的上方,仿佛在虚空中与系统对视。

这是他第一次正视这个三年前突然附身在他身上的系统。

之前,即使是系统拿出了可以用积分兑换的可以缓解他疾病症状的药物,它也并没有得到薮原柊足够的重视。

“那很好啊。只是,成为高人气角色就已经是最终的任务了,那多余的积分怎么获得?靠支线任务攒吗?”薮原柊嘴角带上了些许诡秘的微笑。

机械大脑不足以让系统辨明薮原柊微笑的含义,但宿主与平常不同的态度已经足以让一直得不到重视,被当做摆设无视的它感到振奋了。

这是宿主难得主动问起任务。

系统或许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劲,但它不在乎。

【支线任务也可以攒积分,但是这样太慢了。如果三次元的观众认为宿主的几个身份不是同一人,那么这些身份的人气叠加以后就可以突破上限,兑换额外的积分。】

薮原柊问道:“这样卡bug有效吗?”

【这是其它世界的系统的宿主尝试过的,总部已经知道这个特性,但并未修复它。】

薮原柊微笑起来,这次是很正常的,看上去是开心的微笑,他认真地说:“很好。谢谢你,系统,你真是帮了大忙。”

【这是系统应该为宿主做的。】

“现在考虑这些太早了,我们还是先从支线任务开始吧。这几个任务我都接了。”

【是。】

第2章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做了什么(上)

早上七点钟,墙上的钟发出了准点报时。

到薮原柊下班的时间了。

这间酒吧是酒厂的众多产业之一,非常不起眼。酒吧坐落在东京秋叶原的某栋建筑里,占据了一层半,一层是酒吧,还有半层阁楼,是员工临时住宿的地方。虽然是24小时营业的酒吧,但因为建筑外面连招牌都没有,客人的数量非常少。如果不是背后有酒厂的支持,酒吧早就倒闭了。

组织规定,据点24小时都要有组织成员看守,以便随时为可能来这个据点的成员提供帮助,所以薮原柊才会一个人值班到这么晚。

酒吧的员工数量不少,但知道内..幕的酒厂底层成员只有四个,两个调酒师,两个酒保,他们四个24小时轮班。

两个调酒师从晚上十一点到早上七点,一人一半时间,其它时候的调酒师是普通员工;两个酒保则一个白天一个晚上,根据自己的意愿可以调班。

因为基本上不会有酒厂成员来这边启用这个据点,所以完全可以把这份工作当做是普通的工作。

这样一看,这份工作真的非常好。

薮原柊一天只需要工作四个小时就能获得比普通上班族还高上不少的月薪。

如果没有系统的任务,没有生存的压力,就这么一直做这份工作也未尝不可,但薮原柊需要努力加入主线提高人气,所以不能躺平。

真是太遗憾了。

薮原柊上二楼叫醒了另一个酒保换班,然后换了身常服离开了酒吧,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又换了一身衣服以后,去学校上学了。

他并没有骗酒保,他也是确实还没有到合法饮酒年龄。就是距离21岁还差那么几年而已。

薮原柊读的学校是很普通的公立高中,奉行快乐教育那种,对学生的管理很松,所以他才有空去酒吧打工。

快乐地接受了一天的教育,放学以后,薮原柊闲逛到学校附近的居民区,路过一处一户建的住宅边时,他随手往这户人家门口的邮箱里丢了一封信。

然后他在街上闲逛了半天,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回了自己的住处。

薮原柊的出租屋不大,是个只有十几平米的1r公寓,不过他既不在这里做饭,也不怎么待在家里,这里住他一个人绰绰有余。

房间里没有什么家具,最值钱的东西就是薮原柊的电脑了。

作为一个只学了两年技术的新手黑客,虽然薮原柊在这一行上没什么天赋,但教他黑客技术的是系统,所以他的黑客技术还算不错,至少在现在的科技发展水平下,薮原柊可以在网络中做成他想要做的一切。

这个系统虽然在智能程度上有所欠缺,也不能直接让他获得什么技能,但作为提供教学的老师,应该很少有人能比它做的更好。

薮原柊在键盘上随意地敲打着,他将一个小小的视频窗口固定在屏幕右上角,然后便随意地浏览着股票信息。

利用来自未来,掌握时代发展的优势,薮原柊这两年在股市里不断买进卖出,稍微赚了一些小钱。

看着红绿各异的股票,薮原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他的余光一直在关注着视频窗口。

终于,大概在傍晚六点多的时候,薮原柊从视频窗口里发现了他想要看到的人,他关闭股市,把视频窗口拉大到全屏。

视频中显示的正是他今天下午去投了信封的人家门口,这个摄像头是这户人家门口的监控,薮原柊很轻松地黑了进去,并且替换掉了他经过门前的片段。

身穿西装,手拿公文包,看上去是个上班族的男子从包里掏出钥匙,打开了一户建的院门,然后他顺手打开信箱,取出了信箱中的信,然后随手就拆开了。

男子的身影肉眼可见的在见到最上面的一封信的内容时僵硬了。其实是在像素超低的监控摄像下,也能看见他的手在抖。

一堆报纸信件从男子手里滑落到地上,他惊疑地左顾右盼,并没有看见自己想象中的人。

准备进入家里的男子被地上的报纸绊了个踉跄,他躬着身子捡起地上的东西,然后迅速关上门,跑进了房里。

薮原柊确认了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就关掉了监控,他身体往后仰,靠在了椅子上。

电脑边的传真机发出沉闷的“嗡嗡”声,声音停止以后,一张满是文字的纸被吐了出来。

“在这里签字就行。”薮原柊突然说到,他指了指纸张的左下角,甲方签名的位置。

明明没有人在他身边,但薮原柊所指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道红色笔迹,接着慢慢出现了几个字“渡边由衣”。薮原柊在乙方的签名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将这张纸拿到厕所里,用打火机点燃了它。

纸张在橙黄的火焰中痛苦地蜷起身子,逐渐被火焰吞噬。

薮原柊把最后一点燃烧着的纸片丢进洗手池,等它烧完了,就打开水龙头把纸灰冲了下去。

这是系统的支线任务,替亡灵达成愿望。

系统的任务库中,除了主线是获得人气以外,支线任务全部都是替各种各样的亡灵实现未完成的愿望。

由于在柯南的世界,大部分亡灵都不是自然死亡,所以很多亡灵的愿望都是替自己报仇,也有相当一部分亡灵在死后很久才产生愿望,愿望是阻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