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夏玄雪 > 第14章 他还是笑

第14章 他还是笑

。”我慢慢的说,我知道,田雨这么说都是为了我好,我知道。

“假如有一天你违背了誓言的话,你就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嗯?”我楞了一下,我好象是第一次听到田雨他跟我要求什么。

“不管那个条件是什么你都必须接受。如果你不那样做的话,我真的会让楚玄野生不如死的!”田雨低着头默默的说。

我推起他的头,然后主动抱了他一下,我说,我答应你。

然后,我们在这里呆了很长的时间,然而却没有再说什么。

天,很黑很黑的时候,我说,我要走了。

我送你。田雨说。

我摇了摇头,我说,不用了。

田雨沉默着点头。

我笑,我说,最后再陪我玩一个游戏吧。

“好。什么游戏?”

“很简单啊!”我说,“我们玩剪子石头布,然后输的那个要看着赢的那个一直走一直走,走一千步。如果中途赢的那个回头了,输的那个就要从这个天桥上跳下去。”

田雨听我说完以后苦笑了一下。然后,游戏开始进行。结果是,田雨三比二以布包石头赢了我。其实,我早知道结果会是这样的,因为田雨从来都是只会出布的。而我会输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我不想田雨看着我离开,我知道那样他会很难过很难过的。

“好了,惩罚开始。1、2、3……”我最后那个三说了大概有十秒钟,田雨一直望着我,他没有流泪,只是微笑着,那么难过那么忧伤的微笑着。

当我说转身的时候我听到田雨跟我说了七个字:死的时候叫上我。

然后,他转身开始奔跑,嘴里飞快的吐着那些数字:

“14、1、16……44、4、50……91、92、93……”

他一直都没有回头,下了桥以后,我看到他又跑了很远以后便急匆匆的跳上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我一直看着他,在那辆车冲出我视线范围的时候我离开。我知道,他去了火车站,他想看我最后一面。

上车的时候司机问我去哪里,我微笑了一下,我说,机场。

然后,那天晚上。

我离开了。

走出那个陌生的检票口,我到了一个温暖如春的地方。

我笑,然后在下一秒便敛去了脸上所有的表情。

我告诉自己:欺夏,这里是你沉沦的地方。

一个月以后,我做了妓女。

一年以后,我爱的那个男人成了最耀眼的明星。

几年过去,我依然只是妓女。

不过,这样很好。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19章CHAPTER(1)

梦里,我的玄野一直紧紧的抱着我。这是一个美好得不能再美好的梦了,我原以为我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的。不过我却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一个不能拥有幸福的人;所以,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子的时候,我醒了过来。

此刻,我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的,并且,我的身上盖着被。而梦里那个把我抱得死死的男人,他正站在透明的落地窗前望着外面,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看得那么入神。

“醒了吗?”玄野这么问我的时候我有一刻的晃神,我甚至怀疑那是不是他的声音,不过最后他还是转过了身,对着我微微的笑了一下,他问我:你怎么不说话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的微笑很温柔,说话的语气也是,只不过,我却觉得那种温柔只是出于礼貌而已。

“我们——”玄野此刻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脸上依然是满满的笑容,“分手吧。”

他说那三个字的时候竟然那么的淡,一点感情也没有就只是在笑。

我闭了一下眼睛,然后也笑了一下,我说,六年前不是就已经分了吗?

“那时候我不认,但是我现在认了。欺夏,我再也不会勉强你跟我在一起了。不过,我只希望你可以不要离开这里,因为我知道雪野他真的是已经爱上你了。所以,请你不要带走他,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如果你们真的在一起了,我希望你们可以幸福。我也希望自己可以看着那份幸福,所以,希望你们留下来,留在这间房子里,我不会再打扰到你们了,请相信我。”他说这些的时候也一直没有停止那种温和的笑容,让我连怀疑一下这些话究竟是真还是假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我相信他的话了。可是,我的心却比我们互相纠缠的时候还要痛。

我一直沉默着,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玄野始终微笑的看着我。我觉得一个人如果一直盯着一个人看得很久必然是会厌烦的,我估计玄野也是。所以,他才会跟我说:我去公司录音了。

他转身的时候我本来是想拉住他的,我想跟他说我一直都是爱他的,我想跟他说我什么都不想去在乎了,我想和他永远在一起,然而,直到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也没能那样做。原因是,他的手始终放在裤子口袋里,始终没有拿出来。他,可能根本就不想给我这个机会吧!

他推开门的时候,雪野正好冲了进来。他的身上很湿,似乎是淋了一夜的雨。

“哥,我不想欠你的,所以我在外面站了一宿,如果你觉得这样还不够的话,那么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雪野这样说完以后,忽然不知道从哪抽出了一把刀,我看到他用那把刀在自己的左手上划了一下,然后,他的小手指掉在了地上。

“你这样做又何必呢?”玄野慢慢的说。

雪野笑了笑,他说,因为我不想欠你的,所以,从今以后,你不要再想着怎样对我好了?我不希望欠别人的,尤其是你的。

“为什么?”玄野问。

“因为我只想要欺夏一个人对我好。而我,也想从头到尾只对欺夏一个人好,所以,希望你可以不要再做什么事出来让我觉得自己是欠你的了。我可不希望自己哪天是需要把命剜下来陪给别人的。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没机会再跟你公平竞争、没机会再对我的欺夏好了。”雪野说这些的时候一直看着我,我却一直在看着玄野。我知道我的心是狠的,甚至就连雪野手上那不断在溢出来的鲜红色都没能吸引我的目光。

“是吗?不过你大可以放心,我不会再跟你争什么了。你有的是机对你的欺夏好,因为我决定退出,不跟你们玩了。”玄野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笑。或许我可以更准确的形容一下,就是他的表情从我醒来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开始就一直没变过,都是在笑的。

雪野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呆呆的。然后,我看到他眼睛里有忧伤在向外溢着,速度那样得快,迅速得让我来不及反应就已经窜到我身边开始撕扯起我的皮肉来了。

玄野的笑容变得更大了些。他说,如果我告诉你,我放弃是因为你是我弟弟所以我决定把她让给你,那么,你说你准备怎么还我?啊?

“我把这只手都给你!”说完,雪野猛的举起刀然后毫不犹豫的往下落。

我惊叫,我说,楚雪野你要再敢那样伤自己我就一辈子都不原谅你。

然后,那把刀真的就停了下来。停在了玄野的手上。

他还是笑,好象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疼一样。他转过头看着我,他说,那么着急干什么,我只是跟他开个玩笑而已。

然后,他把刀扔在地上以后就往门外走。经过雪野身边的时候他对雪野说:伤口要处理一下,小心得破伤风的时候又有人会心疼了。

“那你呢?你的手怎么办?”雪野转身问正要上车的玄野。

玄野看了看手,然后满不在乎的说:小伤而已,要是真有什么问题的话,可颐会照顾我的。

说完,我便只能听到关车门的声音,然后是引擎的,再然后,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你们真的结束了吗?”我给雪野包扎的时候,他这样问我。

嗯。我微笑着点头。这一次,大概是真的走到最后了吧。

“那么,你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给我一次机会呢?让我照顾你吧,好不好?”雪野拉着我的手温柔的问着我。

我知道,假如这一刻我也握住了雪野的手,那么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会被保护得很好,只是,被保护得好不代表就可以快乐,而即使是快乐的,也不代表是幸福的。而且,我不是早就发过誓说要爱那个人爱到死吗?

所以,我也慢慢的冲雪野微笑着,我说,你明知道我会怎样回答为什么还要问呢?雪野还真是个傻瓜呢?

“呵呵!”雪野轻轻的笑,然后用手指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我是傻瓜啊,傻瓜不知道正确的答案是怎样的,所以,你还是回答我吧!”

“好啊,我说了哦,我不会接受任何人,包括雪野。因为,上帝创造我的时候给我的心脏太小了,所以,他告诉我这辈子只能爱一个人一直爱到死。就算我想贪心的话呢,也要等到下辈子才行!”

“真是一个委婉的拒绝呢!我的欺夏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不直接了啊?!”雪野慢慢松开拉着我的手,然后我就被他温柔的扯进了怀里。

“对不起雪野,我……”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好吗?能像现在这样子的拥有你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所以,不要说对不起了,我想我以后还是会问你和今天相同的话的,如果你总是跟我说对不起的话,我怕自己到时候该没勇气去问了。所以,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只要答应我,让我一辈子陪在你身边就好。”

“一辈子吗?那应该是好长的一段时间吧,只不过,没有了他的人生我不知道我的一辈子还能再延续多长,或者十年,或者两年,再或者,更短或是更长,只是,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程度了。我曾经把他当成我的命去爱着,然而现在我失去他了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我已经失去了我的命呢?你要我答应你让你永远陪在我身边是吗?那么你先告诉我,一个没有命的人可以活多久?如果你能回答出来的话,那个答案就是我的永远了。”我说这些的时候一直没有去看雪野的眼睛,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害怕那里面的忧伤了。

“比我少一天。”雪野淡淡的说,好象这是一个他早就想好了的答案一样。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我说,为什么是比你少一天呢?

“因为,我要留一天的时间去埋你!”雪野说完这句话就趴在我的腿上睡着了。

然后不知道在多久以后,我也睡着了。这一次,我的梦里第一次出现了两个玄野,他们一个笑着冲我流眼泪,一个明明在流泪却还依然对着我微笑;他们一个跟我说,欺夏,我放了你;一个跟我说,欺夏,让我陪着你。然而,这一次我谁都没去理会,因为,我真的已经很累很累了。于是,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他们驱赶走,然后,大片大片的白色再次光临我的梦境,它们不耀眼、不温暖,但却是那样的明亮而安静。

我笑,然后,是笑,再然后,还是笑。

我约田雨见面的地方是那个天桥。在我离开的这六年里,它已经被翻修了两次,样子虽然变了,但是感觉却没变。然而在我六年前离开这里的那一刻,我原以为再回来的时候我会对这里很陌生,但是今时今日,很多东西我依然都似曾相识,只不过现在看着会觉得有点耳目一新罢了。

“我想做明星,你帮我。”我靠在桥栏杆上缓缓的跟田雨说。

“你们分手了对吗?”田雨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很小心,我知道他是怕伤害到我。

我笑了一下,我说,六年前就分了,只不过,昨天分得彻底一点而已。

“可颐找过你是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也知道她吗?

“是,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我原来还以为她不会找男朋友呢,因为她的性格实在让人受不了。不过,在遇到玄野以后,她就变了。为了他,可颐什么都肯做。”

“是啊,为了玄野,她连做国际明星的机会都可以放弃了。”我淡淡的说着。想着昨天可颐在离开时跟我说的话,她说请你不要离开,看玄野今天的样子我就知道,如果你离开了,他会死的。于是在她说完这些以后,我想到很长时间以前的一个报道回顾,说的是当年一位即将走红国际的supermodel,仅仅为了rainbow的一句“我不会和女明星谈恋爱”就彻底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我知道那个人就是可颐。

“是啊,可颐的确为玄野做了很多事情,只是,相对于你的付出,她的应该根本不算什么吧。”田雨说完看了我一眼,“欺夏,告诉我,你真的想好了要这样做吗?”

我看着他,认真的点了点头。

然后,田雨也点了点头,他说,好,我会帮你的。

于是,我们便不再说话,一直在桥上呆了很久,直到周围出现熙攘的人群以后我才说要离开。人们都下班了,我也出来很长时间了,家里那个断掉一根手指的傻瓜也该醒了吧,我要回去陪他了,他跟玄野和田雨他们都不同,他的周围没有那么多喜欢他的人或是拼命想要巴结他的人,如果我一直在外面的话,他就会孤单的只是自己。

“陪我玩个游戏好不好?”田雨笑着跟我说。

“什么游戏?”我问。

“我们一起大声的冲着桥下喊,看谁吸引的人多谁就嬴。”田雨有些兴奋的对我说,“输了的人要看着赢的那个人离去,并且答应他一个任意的条件。”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0章CHAPTER(2)

我说,好。然后,我又忽然想到了六年前的那个黄昏,想到了田雨曾对我说过的话,于是我问他,我说你要我答应你的那个条件是什么啊?

“我还没想好呢!”田雨这样回答我。

我撇着嘴巴白了他一眼,我说小样儿的你就说吧,别以为我不了解你,你跟我说那些的时候你就已经想好了对不对?

对。他说,我本来是想要你答应我,在你们彻底分了以后你要跟我在一起,我也跟自己说,如果你再回到这里,我一定要不惜一切的霸占你,哪怕让你恨我我也要把你绑在我身边一辈子。

“但是你并没有那样做啊!”我呆呆的看着田雨,我想沉默,但是我没有。

“也许我哪一天忍不住的时候会那样做的。所以,我希望今天的这个游戏你能赢,那样的话,你就可以要求我取消之前的那个条件了。”田雨漠然的低头跟我说完以后,忽然大声的冲着桥下喊了起来,然后在我也发出喊声的时候,他便笑着蹲了下去,我一直在喊,没有低头去看他仰望我的眼神,我知道如果我看他他会更难过的。

其实,这种游戏并不好玩,因为一直到我的声音停止也没有几个人看我,大概这个世界早已经冷漠到我们不可知的程度了吧!

“你赢了。”田雨笑着站了起来。

“嗯!”我也笑,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知道吗欺夏,不开心的时候也要这样笑出来,就是像现在这样。还有,也要像刚才那样喊出来,只有那样,你才会有力气继续活往下,因为在玄野没死以前,你是不会让自己死的对不对?”田雨依然如同以前一样温柔的跟我笑着。

“好,赢了的欺夏要快点转身离开这里了哦!不然这个输赢也要过期了!”

“骗人,输赢哪会过期!”我嘟着嘴巴说,却还是把身子转了过去。

“会的,因为任何东西的保存期限都在人的心里,只要人的心里觉得那样东西过期了,它就过期了。”

我在田雨说完这些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冲我笑,然后,我发现那笑容如同他身后巨大的夕阳一样,温馨的感觉看了让人觉得难过得要命。

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奔跑。

我知道田雨一定会一直在我背后望着我,不过,我没有再让自己回过头去。

『你会不会有一天也在我的心里过期呢?知道吗欺夏,我常常这样问自己。不过答案总是坚定到让我觉得喜悦。因为你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东西,你是唯一可以决定让我继续活还是立刻死的那个人!』

这是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