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夏玄雪 > 第17章 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

第17章 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

乐不音乐的,更何况snow有着与rainbow一模一样的外貌,而且,行事又不像rainbow那样自我。snow亲和,会定期跟歌迷聚会,还会贴心的派小礼物给fans,所以,就连rainbow的众多歌迷也开始逐渐去追捧snow了,因为他们可以在snow那里得到在rainbow那里得不到的灿烂笑容。至于以前做过男妓的经历,在他走红以后仿佛也成了一种性感的代表,因为他随时随地的一笑都可以轻易的撩拨起任何女人的心弦。在这个消费男色的时代里,男人的性感似乎比女人的性感还要受追捧。所以,snow眩目的红了起来!甚至还有业内人士预言,说snow会在半年的时间里完全取代rainbow成为亚洲的超级天王。

我不知道那些评论家与调查家所说的话会不会是真的。我只知道,snow的中文意思是雪,而snow就是雪野,那个曾经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对着我绝望而哀伤着笑的男孩。

早上,新的一天开始了。

我躺在床上。

隔壁没有一点声音。

我已经差不多有两个月没有见到玄野了。但是每天在公司里都可以看到他的新闻,所以,我能见到他的机会应该要比我做明星以前多很多吧!

所以,我微笑。

还有,我和雪野都没有搬出这栋房子。不是不可以,而是我们都没那样去做。大概是聪明所致吧,我们或许都觉得如果不搬出去的话三角恋这个话题就会被那些记者们一直拿来吵,估计等他们吵到真相大白的时候,我们也都红到了无法撼动的地步了。所以,有时候我总在想,记者们到底知不知道?叫他们“狗仔”都已经是抬举他们了,其实应该叫“猪仔”才对,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智商,每天被各种各样的明星利用着踩着让自己红起来再一脚把他们踹掉。呵呵,你说这样不花钱的踏脚石去哪找啊?

出门的时候,雪野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喝着清茶。

“为什么要做明星?”我一直没问他,但我今天想问。

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又一眼,然后淡淡的笑了。

“说啊!”我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呢?在我回答你以前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为什么才做明星的呢?”雪野抬头微笑着反问我,

“为了陪伴,为了给他幸福。”

“哦,是这样啊。你好象跟我说过的,可能是我忘了!”雪野说。

“那么你呢?该你回答我了!”

“我吗?呵呵,我和你一样。”雪野说着便站了起来,然后把他跟玄野一样帅气的脸孔离得我很近,“我也是为了陪伴,我也是为了要给她幸福。”

“也许那个人并不会因为你这样做而幸福!”

“也许那个人也是并不会因为你这样做而幸福啊!但你还是做了不是吗?”雪野把我的话巧妙的复制着抛给我。

“何必?”

“呵呵,我傻,跟你一样!”雪野笑了,样子如同少年一般,但是感觉上却让人看了那么样的想流泪,“我一会儿还有通告,最近你都瘦了,注意多吃点。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立刻给我打电话。”雪野说完扑了扑我的头发,拿起车钥匙开始往门外走。

“哦,对了!”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转过身来跟我说,“知道吗?今年所有颁奖典礼的最佳新人奖的名单上都有我们两个。”

“那又怎么样呢?”我毫不在乎的说。

雪野笑了一下,他说,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说一声,那,我走了!

然后,雪野就离开了。

十分钟以后,我的手机里进来一条短信:

『欺夏,刚才我只是想知道,你现在还觉得寂寞吗?』

“臭雪野,刚才不是还说想要让我幸福吗?干吗还让我哭!”

我对着电话大喊大叫,然后泪如雨下。

到公司的时候,mandy告诉我,说有一个女人自称是我以前的朋友,现在正在我的化妆间里等我。

朋友?!听到这个词以后我哑然失笑。我,有朋友吗?呵呵,我怎么忘了!

mandy说,小心是骗子!

我笑,我说,我又不是傻瓜,认不认识还不一眼就看穿了啊!

“我只是告诉你!你以为熟人就不会是骗子了吗?”mandy白了我一眼说道。

“是,是,知道你关心我还不行吗?姐姐!好姐姐!”我撒娇的挽上mandy的手臂摇晃着。

mandy对我真的是很好很好的,有什么事情她都会主动替我挡住。通过这两个月的接触,我似乎觉得mandy就像我的姐姐一样,而且还是亲姐姐!我以前说过我要对mandy很好很好,但是现在,我已经开始慢慢把她当成是我的亲人了,像玄野和雪野一样的亲人。

“欺夏,我也是走投无路才来找你的,欺夏,你帮帮我吧!”化妆间里红姐泪流满面的坐在椅子上哭着。

“别哭了!你以前待我不错,现在我还你!”我慢慢的说,然后转身看了mandy一眼,我说,让她当我的助理吧,你上次不是说小珊一个人已经忙不过来了吗?

从看到红姐的那一刻我一直无法让自己的脸上有任何的表情,过去六年的点点滴滴被我在这几分钟里回忆了个彻头彻尾。虽然红姐在我心里算不上是朋友,因为没有一个朋友会给朋友介绍客人的。但是,我们当时的职业就是那样的,所以,相比之下,红姐对我要比对其他的那些妓女好得多。所以,现在我也可以对她比对其他不相干的人要好一点。因为,我不想欠她的,或者也可以说,我只是不想欠那六年的。

在红姐破涕而笑的时候我转身走出了化妆间。

“你真的想好了要留下她吗?”出来以后,mandy在走廊里这样问我。

我点了点头。

然后,在抬头的时候,我看到mandy对着我迷人的笑。

于是,我也笑了一下。

然后,mandy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想,她可能是看出了我的难过吧,mandy总是喜欢无声的安慰我,尽管她很多时候都不知道我在悲伤什么。而我,最喜欢的就是mandy温柔迷人的笑了,看她微笑时的感觉就如同欣赏到雨后初开的莲花那样美好。

女;“你会为了爱不顾一切吗?”

男:“会!”

女:“那,你会为了我不顾一切吗?”

男:“会!”

女:“为什么会?”

男:“因为——爱你……”

公司的大银幕上播着「爱你」珠宝的最新一辑广告,广告的主题是结婚前的提问。

这是玄野的第一支广告。与他合作的是他美丽的未婚妻,也是「爱你」珠宝未来的企业接班人。

“那个地方是哪里?”我轻轻的拽着mandy的衣服,轻轻的问。

“哪个?”

“就是他们……拍广告的那个地方啊!”我看着mandy一个字一个字的很清楚的说。

“啊,那是圣母孤儿院,玄野这次就是为了帮那里宣传,希望有好心的人可以去那里认养孤儿才接的这个广告,条件就是要以孤儿院为背景去拍摄。”

“哦。”我慢慢的点头,然后慢慢的挪动着身体,然后忽然飞快的跑出了门。

“欺夏,你要去哪里?”mandy在我身后喊。

我没有回头,我只是停了一下脚步,我说,我很快就回来。然后,我就出了门。

“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你的颜色还是白的呢!”我微笑的抚摸着眼前这栋二层小楼的墙壁。

刚才看到画面的时候就已经觉得熟悉了,听mandy说完以后我又彻底的想了起来。

原来,这是我小时候的家啊!我怎么会连家也忘了呢?呵呵,真是……呵呵呵,真是可笑啊!

不过,自从遇见玄野以后,我的记性似乎也就开始变得不好了起来。一些以前的东西,该记住的、不该记住的,我好象都忘了。

“我不喜欢你了,你不要跟着我,我不想跟你玩儿!”一个小女孩抱着个布娃娃嘟着嘴巴对面前的小男孩说。

“不要,你跟我玩,你以前说过你最喜欢跟我玩的!你还说咱们要在一起玩一辈子呢!你说的!呜呜~~~”小男孩揉着眼睛边哭边去拉小女孩的手。

“你走,你走,讨厌鬼,等我长大了一定去个你找不到的地方,我才不跟你这个爱哭鬼在一起呢!哼!”小女孩任性的扒开小男孩拉着他的手准备跑开。

“不要丢我一个人,我以后再也不哭了,你看,我不哭了……别走,跟我玩,我自己会害怕……害怕……”小男孩用力的抹着脸上的眼泪,脸蛋哭得像小花猫一样。

然后,小男孩追着小女孩跑,然后,他们一起撞上了一个高个子的男人。高个子男人的身边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

那个男人,是我的玄野;那个女人,是玄野的未婚妻。

“媛媛,你怎么可以欺负仔仔呢?当初不是你主动说要和他玩的吗?”可颐把小女孩拉到身前温柔的说。

“我没欺负他,他总是哭。我不要跟他玩!我最不喜欢男孩哭了!”小女孩说完便把嘴巴撅得老高。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4章CHAPTER(2)

“可是……”可颐的话刚开头就被玄野粗暴的打断了。

“你嫌他爱哭你为什么当初还要说你爱跟他玩呢?不喜欢他一开始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他会有多伤心,你知不知道?”玄野抓着小女孩的肩膀摇晃着,“要不是你总欺负他、总说不跟他玩了他会哭吗?你以为哭的时候他很舒服吗?就算真的是他不对的话,你也可以教他啊,为什么一定要说不要他了呢?你知道你不要他了对他来讲代表什么吗?他要是因为你说不要他了就死了怎么办?他死了你是不是就开心了呢?啊?你说啊!?”

玄野边摇晃着小女孩边哭,而本来也在流泪的小女孩在看到玄野哭了以后忽然静了下来。她在用手给玄野擦眼泪。

“玄野哥哥你不要哭,媛媛知道错了?你不要哭。我不是真的讨厌他,我只是不想让他总是哭。因为,他哭的时候……别的小朋友总是笑话他,他们都说是因为我仔仔才变成爱哭鬼的……他们还说要是我不跟仔仔在一起玩了他就不会哭了……我讨厌别人笑话他……所以,所以我才跟他说不喜欢他了,其实,我很愿意跟他在一起玩的……但是,那些人总说他是爱哭鬼,总在背后笑话他,他们好讨厌的……玄野哥哥你不要哭了,是媛媛错了……”

“媛媛不哭,是玄野哥哥不好,玄野哥哥不该跟媛媛吼的,媛媛说要离开仔仔是为了他好对不对?媛媛没错,是玄野哥哥错,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瞎说,总是瞎说……”玄野说着把正咬着嘴唇强忍着不哭的小女孩拉进了怀里。于是,一大一小的那么两个人,都在那一瞬间里哭得淅沥哗啦。

然后,我就走了。我不知道玄野后来又跟那个小女孩说了什么,我只知道在我发动车的时候,那两个小孩子已经笑着手拉手开始玩了。

而玄野,他也搭着可颐的肩膀在微笑着。可颐也在笑。大家都在笑。并且,每个人的笑都如同天使一样好看。

我始终没能笑出来,我记得有本书上说过,只有天使才可以跟天使在一起。那么,我想我这一辈子应该都不会跟玄野在一起了。

我也笑,虽然同样勾魂摄魄,但是却没有一点美好可言。因为,我是一个注定要下地狱的人。

公司。高级宴会厅。

我的百万张唱片庆功宴正处在进行时。

我微笑的面对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笑,从我被徐翰雅找人轮奸的那天开始,它就成了我最擅长的表情。因为,就是在那天,我开始不再拥有笑容了。而其实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有些东西就是在彻底失去的时候才能变成真正的拥有。尽管,那种拥有可能并不纯粹。

“欺夏,救命啊,欺夏,陈老板来了……”红姐忽然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欺夏,我们快走吧,那个陈老板又来了……”

“哪个陈老板?!”我用力的抓她的手想让她稳定下来。我知道,有些记者已经注意到这边了。

“就是以前要包养你的那个陈老板啊!你不记得了吗?你在rainbow的演唱会上被打晕也是他找人干的啊!”红姐很大声很大声的说着。

然后,我忽然望见了她眼底的那层黑暗。

当大批记者围过来的时候,我觉得闪光灯一下子就刺眼了起来。

“欺夏小姐,请问这位小姐是您的什么人?”

我闭了一下眼睛,然后努力的微笑,我说,她是我以前的朋友,现在脑袋有些病了。

“不是,我没病,你们看,这是我的员工证,我是这家公司的正式员工。我也不是什么她以前的朋友,只不过是她在夜总会上班的时候,我带过她。”红姐举着胸前的员工证这样说。

她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并没有去看她的眼睛,我只是一直盯着那张员工证在看。呵呵,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是近视呢,。原来我的视力是这么的好,竟然连卡上的生效日期都看得那么清楚。

“这位小姐,请问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位小姐,请问您与欺夏小姐是什么关系?”

“请问你刚刚说的那位陈老板是什么人?”

“请问您与欺夏小姐认识多久了?”

“…………”

无数的问题在一瞬间都集中在了红姐的身上,然后,红姐也都诚实的把答案公布给了媒体。那种诚实,巧妙得让人不得不佩服她的心机。

从头到尾我都在笑,笑我自己。其实,一直以来,我的手段都还只是停留在妓女阶段。与红姐这种老姜一比,我显然嫩得足以一败涂地。

不过,好在我还有那么点所谓的“毫不在乎”精神。所以,尽管那些记者在红姐回答完以后又纷纷抢着过来炮轰我,可我依然还是保持着微笑不变。

“mandy小姐,请问贵公司对于这一突发事件怎么解释?”当记者围上mandy的时候,她正挡在我身前护着我离开这个混乱的地方。

“疯子的话怎么能信?至于解释,那是一定会有的,不过一切都等过了今天再说,现在谁都不是很理智。”mandy从容的说着。

走到大门的时候,我回头,我发现红姐此时也正笑厣如花的望着我。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为我自己。

我说,谁让你这么做。

她笑,她说,蒋可颐。

然后,我好象又看到了那份事无巨细的档案。

然后,我就被mandy和工作人员护着离开了喧闹的宴会厅。

“好好休息,别的事情以后再说。”mandy把我送回家的时候这样跟我说。

然后,她就什么也没再说便走了。

我蜷在沙发上微笑,mandy是了解我的,她知道在这种时候,无论是安慰还是责备,对我来讲都是伤害。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忽然拿出手机播了玄野的电话,接通了以后我就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的话。

然后,电话那端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他是在心疼我。曾有一刻,我真的是那样的以为。可是,他却在那一刻过后跟我说:欺夏,可颐不是那种人,这一点我比你清楚!至于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只要不去想就会慢慢不记得了,不记得了,也就不会感觉痛了!

我不明白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我只是在他说完以后拼了命的对着电话狂骂脏话,然后,我听到了一声沉重的叹息,再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妈的,楚玄野你好样的,你他妈现在谁都信就不信我这个妓女是不是……妈的,不就是当过妓女吗?明天全世界就都他妈知道了……哈哈,哈哈哈哈……我是妓女啊,我是妓女……我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妓女了呢?我不是a班里最好的学生吗?我不是每年都可以拿到全额奖学金吗?……妈的,我怎么成了妓女呢?……妈的……”

我拿着话筒,听着那边不断传来的“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