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夏玄雪 > 第18章 如同水一样

第18章 如同水一样

”声自言自语。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已经开始在我的脸上汹涌的奔流。

哭着哭着,我觉得好困好困。在我睡着了以后,我忽然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叫着我的名字。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见了那个人,看见了他轻柔的微笑,还有,他正在温柔的替我抹去没有干掉的眼泪的暖暖的手指。

那一瞬间,我好象看到了六年前第一次把我抱在怀里、第一次跟我说我爱你的楚玄野。

“是,你吗?”我哽咽着说。

“嗯!”他边点头边拿起我的手贴在他的脸上。

“又是梦吧!”我流着眼泪微笑的说。

他没有说话,只是温暖的笑着。一瞬间,我觉得他笑容里有我所深刻熟悉的忧伤,就如同记忆里站在二楼阳台上望着我笑的男孩一样。

我抽回手,我说,你是雪野?!你不是玄野,对不对?

他还是笑,然后摇头,然后重新拉起我的手靠在他温暖的面颊上,他说,雪野是谁啊?欺夏难道忘了吗?这个世界上,是只有玄野的。

“你真的不是雪野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雪野,现在握着你的手的、还有以后会让欺夏幸福的人,都只有玄野一个。而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欺夏喜欢的玄野一个人会永远的陪在欺夏的身边,然后安静的给欺夏幸福、让欺夏快乐。至于别人,都是不存在的。”

“不可以不存在,我答应过雪野,我要陪着他的,我答应过他要心疼他的。除了玄野,雪野也要存在,我要对雪野很好,我应该对他很好的啊?”我疯了一样的摇着头跟他说。

“为什么要对他好呢?”他笑着用手指缠着我的头发,然后我看见他的鼻尖上有水滴在打着转。

我说,因为,我欠他好多好多,多得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还不清。

说完,我就又开始流泪,然后,在泪水完全模糊我的视线的时候,我失去的意识。

“玄野,明天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我是妓女了?”

“现在还不是明天啊!”

“可是,明天总会来啊!”

“那,我把太阳挡住好不好?没有太阳,就永远都没有明天了!”

“不好,玄野你不是说你最喜欢阳光了吗?如果太阳都没有了,怎么还会有阳光呢?”

“可是阳光会让欺夏痛苦不是吗?”

“痛苦就痛苦吧!”

“欺夏真的好爱好爱我对不对?为了我,欺夏很痛苦很痛苦都不在乎是吗?”

“嗯!”

“那欺夏还要不要继续做明星了呢?”

“嗯!”

“那好,我也会继续陪着欺夏的好不好?”

“嗯!”

“我的欺夏还寂寞吗?”

“有你,我不寂寞。”

“呵呵,那样就好。”

“你会一直让我不寂寞吗?”

“会,只要你愿意。”

“…………”

“…………”

『欺夏,我跟你之间,只有我欠你,没有你欠我。所以,尽情的在我这里索取吧,只要你还不想夺走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会为了你而继续存在的。欺夏,我好希望可以看到你快乐的笑,欺夏,会有那么一天的是不是?欺夏……』

接下来的日子,我的“妓女丑闻”开始遍布大街小巷。公司停止了我一切的通告,对外宣称我是在录制新的专辑。其实我知道,这样做只是田雨不想我受到伤害而已,为此,他赔偿的毁约费不知道要几百万。

而这几天,我并没有拿着报纸愁眉苦脸。我只是一直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可以让这么多的男人都来爱我都来对我好?而我,我又凭什么?美貌,或者是风骚?好象都不是。所以,想来想去我都没想明白。后来,直到我那天看了一部电影,讲的是一个并不美丽却很会害人的妖精的故事,看完以后我才发现我其实和那个妖怪很像,好象都与生俱来就有着引诱人的魔法一样。而要想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着迷的话,这个所谓引诱人的魔法就是最好的武器了,至于美不美丽,根本不算关键。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CHAPTER(3)

雪野现在每天都会很早回来,然后他都会对着我忧伤的笑。其实很多时候我都想跟他说,跟笑相比,我更喜欢他对着我流泪,因为那种悲伤直接得不会让我觉得压抑。不过,我却一直一直都没有说,直到死都没有,因为我知道雪野他只是不知道怎么笑而已,或许,我也可以说他是不会笑了。因为雪野的笑容,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被徐翰雅还有他那个死一百次都不嫌多的老爸给剥夺了。

至于徐翰雅,好象很久没有提起这个女人的名字了,不过,在我出事后的一个星期后,她回来了。

然而,这一次,她的嚣张跋扈忽然全部没有了。并且,她每天都会做好饭菜在家里等着雪野回来吃。每当看到她为雪野在忙碌的时候我都会冷笑。人啊,尤其是她这种人啊,也许以前连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咒骂和不喜欢了二十几年的小儿子会成为像现在这样的大明星吧?而且,还是一个很有可能会取代她一直宠爱着的玄野的大明星。

“很后悔吧?不过,你做这些也都是徒劳的,雪野他是不会有感觉的,因为,你对他的伤害已经让他死了,现在活着的,根本不是会亲切的喊你一声‘妈’的雪野。哦,对了,我忘记了,我记得雪野跟我说过,从他懂事会说话的那天开始,你就是不准她叫你‘妈’的!”

“够了!不要再说了!”徐翰雅捂着耳朵说着。

而我,此刻就坐在她的对面悠闲的吃着面包。我笑,我说,怎么?生气了吗?呵呵,不妨告诉你,雪野他也喜欢上我了。呵呵呵,你说这可怎么办好啊?是不是又惹您老人家生气了呢?不然,你再去找点人把我给轮了吧!不过,我现在可是个做了六年妓女的人了,你要找就找点技术好的,让老娘我也能享受享受的。啊!

“你爱他吗?”徐翰雅忽然抬起头看向了我,“你爱雪野吗?”

这是徐翰雅回来以后我和她第一次对视,也许是我的错觉,我发现,她的眼神里的确少了很多东西也多了很多东西。

然而,我并不认为多与少会是什么好事。我还是笑,我说,爱不爱都与你无关吧?!就算不爱,我也可以玩弄啊!

“求你不要!”徐翰雅低下头这样跟我说。

瞬间,我哑然失笑。我说,求我吗?求我不要去玩弄他吗?你什么时候开始想要去关心他了?是在他成为明星以后吧!不过,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请求呢?当年,当年你不是也没有接受过我的请求吗?你认为,对于一个被你一手毁了的我而言,你的请求有效吗?你知不知道?你的请求在我面前连个屁都不如。

“我知道当年的事情我就算是死也不能弥补,可是,我欠雪野的实在太多了,求你,求你看在他是玄野弟弟的面子上,就放过他吧……求你……”

“好啊,那,你给我跪下吧。你给我跪下的话,我说不定……”

我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徐翰雅就已经跪在了地上。然后,她开始拼命的冲我磕着头。

“求你,求你,不要再伤害雪野了,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好好对他,但是请千万不要再伤害他了。那孩子,从小就没人疼没人爱,真的是很可怜……求你……求你……不要因为我的错而再去伤害他了……求你……不要伤害他了,他,真的已经够可怜了,求你……不要伤害他……求你……”徐翰雅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眼泪也在她脸上泛滥到让我迷茫的地步。

“哼……果……果然是演员出身啊……想演哪出都能伸手就来。”我结结巴巴的说完就走出了饭厅。徐翰雅一直跪在那里磕头流泪,虽然没有很大声,但是却让人觉得很伤心。

回到房间里,我躺在床上回忆着从徐翰雅回来一直到刚才的一切。

会不会她真的是变好了呢?

这样想着,我忽然打了一个冷战。

我笑,笑自己傻。

会吗?

当然是不会了。

因为,徐翰雅从来都很会演戏,从来都不做对自己没有利的事。她今天这样做只是因为她有目的而已,虽然我并没有发现那个目的是什么,但是没有发现并不代表不存在。

我这样的告诉自己,然后在起身去洗澡的时候,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如果她今天的忏悔只是单纯对我自己的话该有多好,如果不是为了雪野只是单纯为了我而忏悔的话,就算是假的、就算她是在演戏,我都会原谅她的吧……”

微笑着说,然后,在镜子里那个我还没有给出答案以前,我就已经把镜子砸碎了。

走进浴室。

左手放在喷头下,右手轻轻打开开关。

然后,血的颜色开始一点点变淡。

然后,我摸上脸的时候发现那如同水一样的液体一直在从我的眼睛里往外流。

如同水一样。

只是,有点咸而已。

又过了一个星期,红姐忽然住进了疯人院。然后,我的“妓女丑闻”也随之烟消云散了。尽管,那些烟消云散的东西都是真的。

我又回到公司开始接一些通告,媒体也都用一种可以称为同情的眼光望着我。所以,记者们的问题大都没有围绕在那件事情上继续停留。而我,似乎也成了理所当然的被害者。尽管当初做妓女的确是出于我的自愿。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切似乎又恢复了正常,媒体也开始不再对我特殊照顾了。然后,我就从他们那里知道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大明星rainbow将与「爱你」珠宝的继承人蒋可颐于下个月完婚!

【欺夏,可颐不是那种人,这一点我比你清楚!至于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只要不去想就会慢慢不记得了,不记得了,也就不会感觉痛了!】

走在喧闹的大街上,我反反复复、仔仔细细的想着玄野那天跟我说过的话。

他说不想了就会不记得了,他说不记得了就不会感觉痛了。

“你做到了是吗?玄野,你已经不再想我了,你已经不再记得我了,你已经不会爱我爱得那么痛了是吗?……”我自言自语,然后泪流满面。

“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放弃了呢?你知道吗?我一直都扛得好累哦!”

“既然你已经放下了,是不是我也就能去休息了呢?”

我仰头望着天空,星星在我的泪光里变得格外璀璨。

“可是,我还爱你,我还爱你啊怎么办?”

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到了那个音乐广场。大银幕上正播放着玄野和可颐的新婚发布会。

“请问rainbow在结婚以后有什么打算?”媒体这样问玄野。

“退出娱乐圈,我不会再唱歌了!”玄野微笑着给出这个坚定的答案。

一瞬间,众人哗然。

“是什么让您做了这样的决定呢?”

“您以前不是曾说过绝对不会退出的吗?”

“…………”

玄野一直微笑着,当所有人安静下来的时候,他说,为了这个女人我什么都肯做,退出娱乐圈又算什么,为了她,性命我都可以不要!

然后,大银幕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我看见,玄野的笑容在他的脸上被撕扯得很难看,然后,我看见可颐靠在他身上,微笑的流着眼泪。

于是,我也笑。虽然我看不见我的笑也听不见它的声音,但是我知道我的笑容里一定是充满哀伤的。因为我是它的主人,所以我能感觉得到。

订婚就订婚好了啊?为什么要放弃唱歌呢?唱歌不是他最大的理想吗?不是说只有唱歌的时候他才会觉得快乐、觉得幸福吗?

怎么?难道为了可颐他连自己最大的理想都放弃吗?为了可颐,他可以连幸福和快乐都不要了吗?是这样吗?那么,他爱可颐究竟是爱到何种地步了呢?为她毁灭也心甘情愿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当年的努力还算什么?当年我用身体跟田昊天交换来的东西还算什么?而我现在的努力又算什么?

应该什么都不算吧!我拼命的笑、拼命的哭。一直以来我都是想着要怎么样去陪伴他的,那么现在呢?他好象已经决定要将接下来的人生都去做同一件事情了,那就是去爱可颐。而我是不是也应该变成同性恋然后陪着他一起去爱可颐呢?是不是呢?

笑了那么久也哭了那么久以后,忽然,忘了在哪一刻,无论我再怎样的用力眨眼睛都无法让自己流下眼泪了。又忘了是在哪一刻,无论我怎样的牵动嘴角,我的脸上仍然无法再荡出笑容了。

心,被掏空的感觉。

还在慢慢的往前走着,迎面吹来的风似乎可以打透我的身体。

这次,我想我是真的支撑不了了。我连最后可以说服自己活下来的力量都没有了。因为,玄野他已经不再需要那个我用比死还难受的代价才为他换来的理想了。我的玄野,他已经很快很快就要彻底的不属于我了;我的玄野,他已经为了别的女人连幸福和快乐都可以抛弃了!

我的命,彻底沦陷了,不是没有了,而是灰飞了。

呵呵,谁能告诉我,如果一个人的生命已经灰飞烟灭了他还可以活多久?谁能告诉我?啊?

“楚玄野,我会一直爱你爱到死,爱你爱到死——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用不停发出的“哈哈”声证明着我在笑。

很多时候,如果没有感情了,任何情绪都只是一种形式。只要是形式,就一定存在着可以替代它的另一种形式。

比如,爱可以代替笑。虽然它们从任何角度看都没有相似的地方。但是只要我没有感情,只要我想,爱就是笑。

然而,我的笑却从没有一刻如这一刻的绝望过。

从没有过。

而我,也已经再没再没力气继续撑下去了。再没了…………

静静的躺在床上,家里今天一个人都没有,这样很好。

雪野电话留言里说他们公司有活动,所以要晚点才能回来。至于晚到什么程度才会回来呢?呵呵!应该是在我死了以后吧!

我微笑,然后用右手拿着的东西在左手腕上轻轻一划。

然后,刀片落在地上,鲜红的血,开始愉快的流出来。

我拨了玄野的电话。电话接通后,那边响起了一个快乐的女孩子的声音。

是可颐。我知道,所以,我沉默,但我也并没有把电话撂下。

然后,我觉得身体开始变冷。

“谁啊?”是玄野的声音,那么轻那么温柔,他在问可颐,我的玄野那么温柔的跟他未婚妻说话。

他应该是对她很好吧?!

我想流泪,却怎样也流不出来。

“好象是欺夏。”

“哦,给我吧。”还是那么轻的声音,然后语气很淡很淡。

不过,在他接起来以后,我依然没有说话,也依然没有撂电话。

他也没有撂,也没有说什么,我只是听到他一直在用各种不同的语气不停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就那么一直听着他的声音。

然后,当晕眩的感觉出现的时候,我说,楚玄野,我发现,你爱我没我爱你那么多。

“也许,但不一定。”还是很淡很淡,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出现的那片雾气一样。

然后,电话被我们同时挂断。

『也许……但不一定』

那么,到底是也许,还是不一定呢?

我微笑,觉得自己好无聊。

然后,我感到头很沉很沉。

在我昏过去的时候,我放掉了身上的一切,我让自己第一次那么轻松的安稳着,除了左手依然紧握的那支铅笔以外,我已经一无所有…………

『楚玄野,我爱你,从来没有后悔过!』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6章CHAPTER(1)

梦,一如往常的开始。

周围是多年前我和玄野经常去的那片空地,我依然枕着他的手臂,依然静静的听着他在我耳边跟我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