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夏玄雪 > 第19章 人说

第19章 人说

我愿意》。

风,很轻很轻的吹,云,淡淡淡淡的飘着。

其实,我知道这是梦。不过,我却依然觉得它温暖。就像玄野他第一次捧着我的脸跟我说很爱很爱我的时候一样。

“玄野,你爱我吗?”

“爱。”

“多爱?”

“很爱。”

“会一直爱吗?”

“会!”

“不过,这是梦。”

“…………”

“呵呵,我真是傻,有你,梦也好啊!”

“…………”

微笑,然后眯起眼睛看着天空。天空上面没有流云,没有微风,只有一片永恒的灰白,在那片灰白的下面,有一股很透明很干净的水在流动着。

我知道,那是我这么多年来为了玄野所流下的眼泪,我一直用血液的温度让它们没有融化掉。因为,它们的身上,都是我跟玄野爱了那么多年的痕迹。对于一个人来讲,在很多的时候,我们可以遗忘一切,甚至可以把自己也抛弃在蚀骨的微风中。然而,只有痕迹是不能抛弃的,因为那些痕迹是我们生存时所需要的摩擦,而摩擦,是可以生出温暖来的,那种温暖,可以让我们不被那些寒冷的坚冰击中,就算击中,也不至于被这个世界冻僵。

“欺夏……”

忽然有个温柔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

我抬头的时候,看见了雪野温暖的笑容。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轻轻的问着,然后,我清楚的看见玄野在我身边消失,走的时候他没有再看我一眼,我却能看见被他勾住肩膀的可颐。

而雪野,他在我的声音结束了以后便不再讲话,只是安静的看着我微笑,那笑容就如同十六七岁的少年一样明亮,只是,里面的忧伤忽然之间也变得浓重了起来。

“不要,为什么我死了以后的梦里还会出现别人,我只想跟我的玄野在一起啊!玄野——”我一下子又把眼泪流了出来,然后,那些浮在天上的泪水也在一刹那里改变了方向,却也是继续在流动的。

“不要吗?”雪野忧伤的开口,“真的不想要任何人了吗?”

“是。”我疯狂的点头,然后,我让自己奔跑,延着让玄野消失的方向一直奔跑着。我没有去看雪野,我只是在想,我已经死了不是吗?死的时候我想自私一点,我希望我的世界里面只有我的玄野、记忆中的玄野。可是,我竟然连记忆中的玄野都已经控制不了了,我记忆中的玄野,他竟然也抛弃了我而拥着可颐离开我了。

怎么了?究竟是怎么了?我的玄野真的已经那么那么的不喜欢我了吗?就连在回忆里他都不想要我了是吗?可是,我现在还能做什么呢?我已经死了不是吗?连死都不可以在一起了,我还能做什么。谁能告诉我,如果连死、连死了活在记忆里都无法让我跟玄野在一起,那么,我还要怎么做才可以留在他身边?谁可以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可以让我们在一起?

“别追了,玄野已经离开这里回到那个世界去了!”雪野在我身后跟我说着。

“都怪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出现了,我的玄野就不会离开。”我转过身去冲着雪野吼,然后,我看见雪野的眼睛里流动起了哀伤,但是,他脸上的笑容依然不变。

“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在你说你会像心疼你自己那样的心疼我的时候,我就发誓与你合为一体,所以,不管你在哪个空间里生存,我都会跟着你。至于可颐,她也是,她也发过誓要永远陪着玄野的,所以,不管在哪里,玄野一样可以遇到可颐。”

“那么要怎样才可以让你们消失呢?”

“真的那么想让我们消失吗?”

“嗯!请你告诉我。”

“好。我告诉你,让我们消失的唯一办法就是为了你们而先一步死亡。”

“为了我们,而先一步死亡?死亡吗?”

雪野望着我沉默很久,然后他的笑容暗了下去,他说,知道吗?如果可颐为了玄野而先一步死亡的话,玄野也会因为亏欠而与你分开得更远的。

“是吗?可是,我从没想过让你们死啊。”我缓缓的说,然后悄悄的开始往后退着脚步。

“不过呢,办法也不是没有的。”雪野忽然狡黠的笑了一下说。

“是什么?”我兴奋的问。

“呵呵,那你笑一下给我看,笑一下给我看我才告诉你。”

“好!”我点了点头,然后,很自然的在抬头以后微笑了一下,想着我的玄野、想着雪野刚刚说的那个办法,我真的笑了一下。

“真好看,我的欺夏也许不知道吧,其实你笑起来的时候,是最好看的,比天使还好看。”

听他说着我摇了摇头,我说,我不要你夸我笑得好看,我只想知道那个办法,让我可以和玄野在一起的办法。

“傻瓜!”雪野笑着敲了一下我的头,然后他在我的耳边跟我说,“你难道忘了吗?还有我啊,虽然玄野有可颐,但是你也有我啊!”

“那又怎么样?”

“那样就可以让玄野留下来陪着欺夏啊!”

“真的吗?”

“嗯!”

“但是,你要怎样做呢?”

“我自有我的办法啊!”说完,雪野大笑着抱住了我。

我本来是想问他到底有什么办法的,可是雪野他却抱我抱得好紧,紧到我甚至无法发出声音。

我知道雪野一定是想要掩盖自己的眼泪所以才抱住我的,虽然他动作很快,但我还是清晰的看到了有大片大片的晶莹落下他的眼睛。

“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欺夏,所以,回去吧。”

雪野这样说完以后,他忽然转过身拉住我的手拼命的把我往前甩了出去。

然后,我的身体开始很快很快的飞。

“欺夏,记得一定要幸福的微笑,欺夏………”

听着雪野喊我的名字,我忽然流下泪来。

我想,此生,再不会有人会用那么温柔的声音叫我了。连玄野都不会。

然后,我在穿过了一大片很耀眼的白光以后,完全失去了意识……

终究,我还是没有死。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很浓的消毒水味。

聚焦以后,我看到了雪野的脸。他的脸上没有泪水,眼睛也没有肿。

他的脸上,只有忧伤。

然后,在我想坐起来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全身都很痛。

“别动,你身上还有别的伤。”雪野微笑着开口。

别的伤?我不是就在手腕上用刀片划了一下吗?怎么还会有别的伤呢?

“是我妈!”雪野轻轻的说。

靠!原来是徐翰雅这个坏女人,我估计她肯定是在我死后鞭尸来着。亏我那天还觉得她有可能是变好了呢!

“她用棒子打的我吧?我这腿好象都不能动了。”我龇牙咧嘴的说着。

雪野依然温柔的笑着,然后,他跟我说,她送你来医院的时候,你们被车撞了。

被车撞了?她还送我来医院?她不是恨我恨得要死吗?我自杀了她怎么可能送我来医院呢?

“她呢?”我问。

“死了。”雪野很淡很淡的说着,仿佛死的那个人并不是她的母亲一样。

我看向他的时候,他把眼睛闭起来了。然后阳光静静的打在他的脸上,我也把手伸出被子去触摸那光线,第一次觉得温暖。

徐翰雅,那个让我不可以跟玄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女人!我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救了我!

曾经,我曾经那么那么的憎恨着徐翰雅的存在,然而现在,我忽然觉得,如果我憎恨她的存在的话,是不是也就等于是在憎恨着雪野跟玄野的存在了呢?而玄野,那个叫楚玄野的男人,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的唯一目的吗?而这个唯一的目的,难道不是徐翰雅带给我的吗?那么,我到底应不应该恨她呢?

想着,我觉得头好痛,然后,我又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呵呵,人都死了,恨或不恨还需要计较吗?

只是,我为什么活过来了呢?

我微笑,然后,眼泪无声无息的从眼睛里流出来。

这次,我承认它是眼泪,也不再为它找任何修饰的词语,就让它这么直白的流一会儿吧,或许,它也已经压抑得很累很累了。

徐翰雅

人说,人生如梦。我的梦有四场,这四场梦,差不多就是我的一生。

第一个是在踏入演艺圈的那天,我梦到我的爱人会跟我离婚然后娶一个富家女。然后,梦里有个声音跟我说:从今以后不要为他考虑,既然早晚会分开,事业才是你最重要的东西。然后,我开始忽略起他的感受来。然后,我开始和别的男人因为工作而逢场作戏。然后,他开始一天一天的不爱我。然后,在我威胁他要离婚的时候他很爽快的同意了。然后,他真的娶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然后,我好象看到梦里的一切都成了真的。

然后,在我第二次结婚的那天,我做了我的第二个梦。我梦到我会跟一个我不爱的人生下一对双胞胎,他们有着如同我一样美丽的外表。只不过,在那个梦里,那个声音告诉我,她说:你的不幸会因为你的小儿子而开始,因为他,你会再离婚。然后我便醒了。

接着,一年后我生下了玄野跟雪野。

他们的容貌如同我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

然后,我的脑袋里开始不断的出现那个声音。

然后,我的事业开始出现下滑。

然后,又过了一年,先生跟我提出了离婚。

然后,我开始对雪野更加不好、甚至是憎恨起来。

虽然有的时候我也会觉得不忍,但我想雪野定是上天派来给我的罪孽,幸亏有人过早的提醒了我。

然后,在雪野偷了我的钱逃去他爸那的时候,我的心情开始无比轻松起来。

然后,我的事业也开始慢慢的变好。

这让我更加坚信起梦中的话来。

然后,第三个梦出现在玄野十八岁的那年。梦中,我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然后,又是那个声音,然后,我听到她跟我说:她叫欺夏,你的大儿子必然会因她而死。

于是,醒来后我给玄野拨了电话。然后,我问他他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然后他跟我说:她叫欺夏。

然后,我仿佛又听到了梦中的那个声音。

然后,隔天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我梦到玄野开枪杀了自己。

然后,我便找上了欺夏,给了她一个几近毁灭的伤害。

只是,在那个时候,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做错什么。我觉得自己对雪野和欺夏的那些伤害,都是命运给我的提示,是他们作为灾难应该受到的惩罚。

然而,在六年后。我却忽然在一个晴朗的下午做了那最后一个梦。

梦里,我看到玄野和雪野小的时候,他们并排躺在医院的婴儿床上。然后,我看到一个护士不小心的碰掉了床尾标记卡,然后,我又看到她非常不小心的把两个标记卡放错位置了。

然后,梦里的那个声音再次出现。她说:雪野其实才是你的大儿子,事到如今,他死亡的命运已无可避免!

然后我忽然泪流满面起来,我开始在梦里到处寻找她的踪影。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说我那么相信你你为什么还要害我?!

然后,我听到她冰冷的笑声,她说:相信命运的人最终就只会被命运玩弄,如你这般。

然后,我便醒了过来。

然后,在我回到家的时候,我看见雪野爱怜的抚摸着欺夏照片在流泪。

然后,我问他,我说你爱上她了是吗?

然后,在雪野冷酷的跟我说与你无关的时候,我好象忽然看到了他生命的尽头。

然而,我却真的是无能为力。

然后,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用尽全力的去补偿着。

然后,便是我的死了。

那天,当车向我们冲过来的时候,我听到那个声音跟我说:推开她,推开她我让雪野活下去。

然后,欺夏就被我推开了。

死去时,红光乍现。

我看到一个容貌跟我一样的女人。她说:我就是你的宿命。

我问她,我说,你可以让我的雪野不死是吗?

她笑,然后说,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

“可是你答应过我要让他活啊?”

“呵呵!”她轻笑着拍了拍我的脸,然后说,真傻,到死你还这样死心塌地的被我玩弄!

然后,我忽然很想流泪。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为了你的命,她说,我想要你的命!

“要我的命?”

“对,要你的命。每个人的宿命都是为了让你们的生命终结而存在的,花开花落,不管相信我们还是不相信我们,你们的生命终有一天会到尽头。而我们的每一个提示,都是为了接引你们去死亡。”

“如果从头到尾我都忽视了那些提示而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活呢?”

“那样便可以得到幸福,但一样会死!”

然后,我的周围开始模糊。

“你要带我去哪里?”

“下辈子!”

“下辈子?可是我不是应该在地狱受苦然后为这辈子的债赎罪吗?”

我说完,我的宿命摇头微笑。她说,前世债下世还,走吧,地狱里容不得你。

然后,我的身体开始变淡,然后逐渐消失。

然后,我站在了一条大路上。

周围的人好多,他们都跟我一样。

然后,我开始随着他们一起往前方的尽头走。

走了一会,我的手忽然被什么人拉住。

侧头,我看到了他,那个我最爱最爱的人。

“我等你好久了,走吧!”

然后,我们的眼前出现了一片白花花的光亮。

然后,我发现人生的很多事情都是我们想不通的。

然后,我好象也看到我的宿命换了一种样子在对着我欢喜。

她在喜悦什么?是因为我的手被他拉住了吗?

我想,应该是吧!

梦如花开,人生如雾,元生元灭,本就如此。

最后的那一刻,我让自己微笑。

“凡事都得想开点,人哪有一辈子都顺顺利利的啊,谁还不得遇到点小挫折!呵呵,今天下午,你就能出院了!以后可得开开心心的活啊,死一次再活过来可不容易的!”一个医生站在我床边和蔼的跟我说。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7章CHAPTER(2)

我微笑,然后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我说,请问一下,送我来的那个人……她死的时候有没有太难过?

“哦,这个问题怎么说呢?反正她走的时候很安详,对了,你的血还是她在临死之前捐给你的呢!”

“什么?……”

“因为你的血型比较特殊,所以当时医院的血库里根本没有。不过很巧的就是,送你来的那位女士刚好跟你是同血型的人,所以,在她本人的强烈要求下,我们才决定在她身上抽血给你的。”医生认真的说着。

“她怎么会?呵呵,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我感觉眼泪一点、一点的爬出了我的眼眶。

“这一点我们也不理解啊,知道吗?她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就不行了,内脏早就被撞折的肋骨给刺穿了。就在那种情况下,她还一直挺着见她儿子最后一面呢!哦,对,当时你们一起被抬进来的时候她就一直嚷嚷着让我们先救你先救你!有个护士问她你们是什么关系的时候,她说……”那个医生的话还没说完,雪野就走了进来。然后,那个医生微笑了一下准备往外走。

“她说什么?”我忽然泪流满面的坐起来问他。

“没什么,她就说你是她儿媳妇。”那个医生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这样跟我说。

儿媳妇?她说我是她儿媳妇吗?她承认我是她儿媳妇了吗?

“妈,妈,我从小就没妈,既然你决定要我了,为什么又把我一个人扔下啊,妈,你回来吧,妈,你知道吗?只要你承认我,以前的那些其实什么都不算的……妈,你回来吧,我们从新来过好不好?妈,你这么走了会让我觉得我欠你好多的?妈……妈……其实,我什么都给不了雪野啊……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