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夏玄雪 > 第20章 回去

第20章 回去

我把被蒙在头上泪流不止。

然后,在被子被雪野拿走的时候,我看见他在对我微笑。

“哭完了吗?哭完以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雪野温柔的跟我说。

“去哪里?”

“去你以前的老房子。”

“为什么要去那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

“可是……”

“我知道你有钥匙。欺夏,相信我,去了那里,很多事情你都会明白了。”

“明白什么?”

“明白……玄野其实很爱你,比任何人都爱你!”

“是吗?爱我吗?可我没觉得啊?一个比任何人都爱我的人,会连我‘死’了这么多天都不出现吗?如果这种方式也叫爱的话,那么我只能说我接受不了他爱我的风格。”

“可是,如果他早就知道你会死、早在你断气以前就已经给了自己一个比你割腕还要快的了断的话,谁还能说他不是最爱你呢?”

“早知道我会死?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抬起头问他,然后一股很不好的预感悄悄在我的全身蔓延开来。

“他在跟你通完电话以后就跳楼了。”雪野一个字一个字很清晰的告诉着我。

“…………”

忽然觉得自己好象是被雷击中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我的身体却不由自主飞快跳下床,然后开始往外面走。

“欺夏,他也在这间医院,11楼b区,二号房。”雪野微笑着告诉我。

我回头看他,他把笑容弯得更大了,大得让人看了心会觉得很疼很疼。

“你……不跟我一起去吗?”我这样问他。

“不了,我怕……我会忍不住阻止你幸福的。所以,欺夏要勇敢一点哦,幸福的路是要自己走下去才可以走得到的,如果是别人陪着的话,会没有终点的!”雪野说完冲我竖了竖大拇指。

“哥……”

“嗯??”

我笑,我说,我早就想叫了,一直以来,雪野都对我太好太好了,好得比亲哥哥还亲,所以,我觉得叫你哥最合适不过了。

“哦,我知道了,你这是急着要跟我划清界限是不是啊?哼!还拐弯抹角的叫我哥!哎!哎!”雪野顾做生气的摇着脑袋。

“我不是那个意思的你知道!”我也摇着头跟他说。

“你就是,就是急着想跟我划清界限,然后想不要我!”

“我没有!”

“就有!”

“没有!”

“就有,就有!我就觉得你有!”

“…………”

“…………”

“对不起欺夏,你别哭,我刚才是逗你的,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呢?好妹妹。好妹妹别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雪野忽然哀伤的站在我面前为我擦眼泪。

我流泪,但我却没感觉。这次是真的没感觉,因为它完完全全是为了我的雪野。

我知道,其实雪野刚才那么说只是为了要减少我对他的负罪感,我知道,他,只是不想让我觉得我欠了他的。可是,我就是欠了他啊!欠得这辈子加下辈子都还不清!

“我不会不要雪野的,永远不会,妈妈死了,雪野除了玄野以外就没别的亲人了,欺夏也是,不过欺夏一定会好好照顾雪野的,欺夏一直都觉得雪野是我最好的亲人!”

“傻瓜,我看你最好先照顾好你自己吧!”雪野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然后把我的身体扭转了方向,“好了,现在该去你的幸福那里了,步子要迈得大一点知道吗?那样会更幸福的。”

“真的吗……”我想回头让他再肯定一下我接下来的脚步,但是雪野却扶着我的头不让我转头。

“不要回头,千万不可以回头知道吗?回头了的话,欺夏说不定就不会幸福了!所以,一定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走就可以。”

雪野说完用手掌轻轻的在我腰上推了一下,然后,我笑着开始爬楼梯。我没有坐电梯,因为我希望我的幸福可以没有一点捷径,我希望我和玄野的爱可以像我迈出的脚步一样——稳定而留有痕迹。

“我不会让你见玄野的。”可颐挡在我面前微笑的跟我说。然后,我看到她身后那些穿着黑色衣服的随扈们也都开始目露凶光的看着我。

“蒋小姐为了我而摆出这种排场还真是高抬我了!”我也回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

“那么,欺夏小姐还不请回吗?”

“呵呵,走是一定的,不过——”说着,我把嘴凑到了可颐的耳边,“蒋小姐,我觉得你比红姐厉害多了!所以,你才能控制得了她啊,是不是?”

说完以后,可颐的笑容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僵持,也是在那一瞬间里,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里又出现了我曾经发现过的、那种所谓善良的东西。

然后,我开始嘲笑自己有眼无珠。

“是又怎么呢?”可颐又在瞬间里恢复了刚才的笑容,然后,她也把嘴唇靠在了我的耳边,“知道吗?为了玄野,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杀了他最爱的人!”

“哦?一个人如果真有最爱的话,恐怕最爱死掉了他也活不了吧!?”

“是啊,不过,现代的科技还真是发达呢,最近我才发现,只要有钱,我甚至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记忆。哎,怎么才能说得再清楚一点呢?哦,对,应该是——我能改变一个为了他最爱的人跳楼的植物人的记忆!”

可颐的话清清楚楚、一字不漏的传到了我耳朵里,然后,我觉得那些声音好象都被我身体里的一些东西钢化、锐化,然后像针一样的扎进了我的心里。

“欺夏小姐,现在您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呢?”可颐微笑着问我。

“他会醒吗?”我轻轻的问。

“会!”很坚定的声音。

“如果不会呢?”

“我会等,一直等,等到他醒来!”可颐的声音出现了微弱的颤抖,那种颤抖让我不再想问她是不是真的很爱很爱我的玄野了。

我微笑,然后伸手在她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

然后,我转身,走。

到楼梯口的时候,我决定让自己坐电梯下去。然后,我又让自己逆转,然后又一次看到了玄野躺着的那个病房。

电梯合上的时候我最后的看了一眼那个紧闭的白门,然后泪如雨下。

……楚玄野,我发现我们之间的门好多啊,但我现在真的是很累了,我已经没力气开门了,所以,对不起,我想再多关几道门,可不可以?!……

这样想着,电梯缓缓下降……

……去你以前的老房子……

从医院出来以后,雪野温柔的声音一直伴随着我走到我六年前的家。

而这一路,我就那么安静的回忆着我和我的玄野所有的一切,然后再让自己泪流不止的微笑。

从脖子上把那两把钥匙拿下来,自从我上次把它们带走以后,它们就一直呆在我的脖子上。

门,慢慢的被我推开。

六年前的一切开始像流水似的朝我扑来,属于这里的一切,都没变……

只是,地上却多了很大一堆没有拆开的礼物。

我知道,那都是玄野送我的,送给离他而去的欺夏的。

拆开最上面的那个,里面是一枚钻石戒指。

『1999.6.12.』

“欺夏,我本来也是打算在今天跟你结婚的,只是,没想到的是,我们的婚礼竟然只有我一个人。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所以你才会选择离开我呢?不过,我不怪你,离开就离开吧,反正我会一直爱你就行了。而且,今天的婚礼不管你接受不接受,你都是我老婆,呵呵,谁让你选择离开呢?离开的人是没权利决定事情的,所以,我决定,我们是夫妻了,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我就是你老公,你就是我老婆了。呵呵,欺夏老婆……老婆,你真的不想跟我在一起了吗?可是,没了你,我该怎么活呢?……我真的好难受啊老婆……老婆,我活不下去了……我要结束自己……可是,什么死法好呢?呵呵,让我想想啊……恩……就割腕吧……老婆,我现在好冷,原来电视上演的都是真的,血流多了,真的会冷……呵呵,老婆,我好象马上就要死了,不然,你怎么会一直在我眼前飘呢……老婆,你知道我死的时候,记得流眼泪……老婆,我爱你……”

『2000.6.12.』

还是戒指……

“对不起老婆,今天已经是1号了。不过,并不是我把日期记错了。是医院的那些医生们不让我出来,他们说我精神有问题,呵呵,他们才有问题呢!欺夏,我怎么会有病呢对不对?我答应过欺夏要让自己健健康康的好保护你啊!……欺夏,我没病,如果我真有病了的话,我就不会那么清楚的记得自己有多爱你了!……欺夏老婆,这一次我不会死了,那天你在梦里不是跟我说,只要我找到你了,你就再也不

离开我了吗?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欺夏,我好爱你,你知不知道……”

再往下,一直都是戒指了,直到今年……

今年的礼物是一个泥捏的小人,很普通,唯一特别的就是——他的每只手上只有四个手指。

“欺夏老婆,今年的礼物有点血腥我怕你会接受不了,所以,就用这个泥人代替吧!呵呵,我是不会让别人把我对你的爱还给我的。我是你的老公啊,你说过你只会嫁给我的不是吗,所以,你就只是我楚玄野一个人的你知道吗?就算你是包袱也好,很重很重的包袱都好,你也只是我一个人的,就算是下地狱我都不会松手的,大不了让你陪我一起跌下去。欺夏,我知道我自私,可是,我真的真的不想放开你的手啊……所以,这个礼物你就算不喜欢也要收下,多不喜欢也要收下。好不好?嗯?……欺夏,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欺夏,我爱你,好爱你……”

“下地狱吗?呵呵,你知道吗楚玄野,我一点都不怕跟你下地狱的,可是,那么多事情过去了以后,我发现我们似乎连地狱都不能一起下去了……”

我自言自语,然后抱着那个泥人安静的哭了很久很久。

走的时候,我没有打开那个信箱,也没有去看离窗户很近的那棵树上是不是多了别的字。

原因是我实在是怕自己会哭死在这里,而理由是我才刚刚活过来。

回去。雪野已经站在医院门口了。

“出来多久了?”我问。

“很久。”

“冷吗?”

“冷!”

“累吗?”

“累!”

“呵呵,那为什么不在病房里等我?”

雪野也微笑了一下,然后又搔了搔我的头,他说,因为我不希望你在孤独的时候再寂寞着了,虽然我不能随时随地的跟随你的方向,但我会尽力站在最近的地方等你回来的。

“雪野,何必呢?你可以幸福的!”

“我现在就很幸福啊!真的!”

“不是,我是说……”

“好了,欺夏,我这么做只是要你知道,你永远不是一个人,除非我死了,不然在这个世界上,你永远都不是一个人。”

“可是……”

“欺夏!”雪野温柔的用手掌挡在了我嘴上,“不要再说一些不想让我留在你身边的话了,知道吗?当我不再留在你身边的时候,就是我为了你死的时候,你……那么想让我死吗?”

“不,不是的……”我开始疯狂的摇头。

“那好,在我还能活的时候就让我陪着你吧!”雪野说完就把我扯进了他温暖的怀抱里。

“我们走吧。”我轻轻的说着,“离开这里吧,我记得上次你就说会带我离开这里去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你还说会每天出去打工回来养我。”

“我还说,等有一天你发现我这个人其实还不错的时候,我们就结婚,然后一辈子平平静静的过。”雪野带着宠溺的语气跟我说。

“那现在那些话还算不算数?!”我问,然后抬头去看雪野。

“算,只要我的欺夏想,我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永远算数。”

“雪野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因为你对我很好很好啊!”

“我哪有对你很好很好啊?一点都没有。”

“谁说没有,我觉得已经很好很好了。”

“那我怎么没感觉呢?”

“因为这种感觉,我一个人觉得就已经够了。”

“…………”

“我的小公主想去哪里呢?”

“去……丽江吧,那里安静。”

“好。”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8章CHAPTER(1)

“欺夏,真的要离开吗?”ManDY坐在我对面问我。

我微笑,不说话,然后轻轻的点头。

“那,你想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

“……知道了,我会帮你的。”ManDY无奈的说。

这是我们半个月以前的谈话,然而过了今天,我就真的可以离开了。

至于雪野公司那边处理得也相当顺利,但是由于他过高的人气,他的公司只能对外宣布他是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录制新的专辑。

“欺夏,我们明天就可以走了。”雪野在电话那端兴奋的跟我说。

“嗯。”

“开心吗?”

“嗯。”

“那等我这边忙完了我就回去接你。”

“好。”

撂电话的时候,我和田雨正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喝着冰咖啡。

“雪野吗?”

“嗯。”

“他很特别。”

“特别?呵呵,你们见过吗?”

“没有。”田雨轻轻摇头。

“没见过他你怎么就知道他很特别呢?”

“因为,我在你的身上能感觉出他的气息来。”

“呵呵,是吗?”

“如果不是,欺夏怎么会想着要跟他一起离开呢?”

我沉默,但是微笑。

田雨也微笑,安静而恬然。

“欺夏,幸福是什么?”

“不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

“因为我没有!”

“没有吗?呵呵,如果欺夏也没有幸福的话,那么我和雪野真的是好失败哦!”

“怎么说?”

田雨转过头凝视着我,他说,上个月我去庙里上香,正好听到一个高僧在那里为人们解疑。于是我就问他怎么才可以幸福。他告诉我说,幸福在通常情况下就是我们可以跟最爱的人在一起生活,但是,如果我们最爱的那个人并不爱我们、或者我们由于什么原因而无法和我们最爱的人在一起了,我们也还是可以幸福的。因为,我们爱一个人,如果是真的爱了,那又与别人何干,所以,我们爱一个人的时候,不管那个人是不是也在爱着我们,只要我们知道自己是真的爱那个人就足够了。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依然不觉得幸福的话,我们就应该尝试着去被爱了。

“那岂不是每一个失恋或者单恋的人都不用去痛苦了吗?照你说的,只要我们接受其他人的爱就可以幸福喽?!哼,幸福真那么简单吗?!”

“当然没那么简单。因为,被爱也是要经过选择的。就像你当年离开的时候只是自己,而现在,你的身边已经多了雪野。”

“对不起!”

田雨轻轻摇头,然后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当辣辣的阳光化成美丽的晚霞的时候,他问我:欺夏,你还记得你答应我的那个条件吗?

我笑,我说,记得?怎么不记得,你想好了吗?呵呵,除了让我给你当小妾以外,什么我都答应你。

“真的什么都答应吗?如果我要你做的那件事情你不会呢?”

“不会就学呗!谁生下来就什么都会啊!”

“真的吗?”

“真的!你说吧!”

“好,欺夏,我要你答应我,让自己幸福。”

“…………”

“怎么,想反悔吗?”

“不是……好,我答应你,我会试着让自己幸福的!”

“呵呵呵呵,真的吗?欺夏真好!”

“好?我哪里好啊?”

“对我好啊!”

“我对你一点都不好!”

“不,只要欺夏答应让自己幸福,就是对我很好很好了。”

“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