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夏玄雪 > 第21章 当我甩开眼泪看清楚玄野的时候

第21章 当我甩开眼泪看清楚玄野的时候

“呵呵呵呵……”田雨靠在椅背上傻乎乎的笑着。

我也开心的笑,然后在抬头的时候我发现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我眼睛里渐渐模糊了起来,并且,随着夕阳的微弱光芒,所有的东西都在我眼里璀璨得那么美丽。

黎明的曙光把天空中的黑暗一点不留的赶走了。

新的一天,呵呵,真好!

今天我和雪野都起的很早,吃完早饭,我们就开始收拾东西。

收拾东西的时候,雪野很开心,一直跟我闹,不是用浸过冷水的手捏我脖子就是把我刚叠好的衣服弄乱。而我,一直忍耐着……

“楚雪野,看我不掐死你——”我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然后开始张牙舞爪的朝他扑了过去。

于是,阳光明媚的屋子里面,我和雪野嘻嘻哈哈的追逐着,地板被我们踩得“吱吱”响,整栋房子也都是很开心的样子。

我原以为这种快乐会一直持续到我们离开这里,然而,当可颐出现的时候,一切都被迫静止了下来。

“哼!你好象过得很幸福嘛,欺夏小姐!”可颐冷冷的笑着,背朝阳光向我走过来。

然后,她忽然举起手,狠狠得落下。

“啪!”

清脆的响声。然后,我的脸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你……”

“玄野一个礼拜前就醒了!”

当雪野愤怒的抓住她的手的时候,她慢慢的说了这十个字。

一瞬间里,时间开始在我们的周围流动得很慢很慢。

“那……又怎么样?”很久以后,我听到自己这样说。

“啪!”

又是一声清脆。

“啪!”

不过,这一次,我也回敬了她一个。

只是,她并没去在意那个巴掌,她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她只是冷冷的望着我,跟我说:他想见你,想见得快要发疯了!他每天都不吃东西,本来就虚弱的身体,现在更糟了!所以,现在、立刻就到医院去!

她说得很平静,但我却可以感受到她语气里有悲伤在流动。我知道,她此刻一定难过得要命,因为,她现在正准备把自己最爱的男人让给另一个女人。这种痛苦我知道,就像我当初希望他们能够幸福的时候一样。

“你不是已经用钱让玄野失忆了吗?难道现代科技还没有发达到能让可颐小姐操控自如的程度吗?”我淡淡的说。

“你……”可颐望着我皱了下眉头,然后,她忽然在微笑了一下以后,屈膝跪了下去,跪在了我面前。

她说,如果你是因为我那天说的话而生气,我想,这样应该够了吧。

“对不起,你快起来!”我慌忙的伸手去扶她,然而,她却头也不抬的拨开了我的手。

“现在可以去了吗?”她问。

“你先起来……”

“可—以—去—了—吗?”可颐的声音一字一顿。

“我……可以去吗?”我抬起头去看雪野。

“去吧,只有他才可以让欺夏幸福不是吗?去吧,只要我的欺夏可以幸福就行!”雪野温柔的跟我说,然后我感觉他的手指在我脸上轻轻的划着。呵呵,我好象又流泪了,最近我变得好爱哭。

“为什么要问别人?你跟玄野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问别人!是不是你觉得我做得还不够,那么,我还可以这样!”可颐冷冷的说完以后,便开始不停的扇着自己耳光。

“不要再伤害自己了!”我拉住了可颐狠狠下落的手,“我现在就去,立刻就去!”

“那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可颐依然是头也不抬的跟我说。

“你不会后悔吗?我去了,你或许就等于是失去他了!”

“呵呵,失去吗?不会的,他一直在我心里我怎么可能会失去他呢?其实,就算我的心也不在了,我都不会失去他,因为我的感觉会帮我记住他,除非,我连感觉都没有了。”

说完这些,可颐忽然抬起头给了我一抹淡淡的微笑。

那微笑,看上去比夜晚天上的星光还要灿烂美丽。

我在他身边坐下的时候,他还睡着,俊美的脸颊上有哭过的痕迹。

我默默的流着泪,然后慢慢抚平他在梦中依然紧蹙的眉头。

忽然,他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死死的拉着,那力道就如同当年我们一起跳下忘川时一样。

“……抓……抓到你了……”玄野迷迷糊糊的说着。

“玄野……”我反射性的挣扎了一下。

“妈的……我都抓到你了你还想跑……信不信……我真会打断你的脚、捏断你的手……”玄野语无伦次的说着,我知道他此时一定还在他的梦里,“欺夏,不许走……妈的,我的心好疼……欺夏,它又发作了……它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发作……以前、以前就是因为它总是发作我才无法去找你的……欺夏……”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哭着,然后任由他拉着我的手。

整整一夜,我们的手一直牵在一起。后来我睡着了,没再做任何的梦,却睡得水甜水甜。

“你怎么会在这里?”当玄野的声音吵醒我的时候,太阳已经把整个屋子照得很暖很暖了。

“你感觉怎么样?昨天你发烧来着。”这样说着,我伸手去探他的额头。

“不用你假好心。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玄野拨开我的手冷冷的说。

“什么?”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

“又无话可说了是吗?因为你会出现在这里根本不是你自愿的对不对?是可颐要你来的对不对?”

“…………”

“如果她不去找你来,你就永远都不会来了是不是?我听mandy说你昨天就已经要和雪野离开了。如果不是可颐去找你、告诉你我快不行了,你是不是打算连我死了都不露面?连我死……你都不会出现,是吗?”

“不是。”

“那是什么?”

“我……”

“呵呵,怎么?说不出来了吗?那我不用你可怜!现在、立刻给我滚!”

“玄野——”

“滚——”

“你的手……你的手怎么了?玄野,你的手怎么了?”透过阳光我看见,我的玄野的左手上只有四根手指。右手呢?……我慌忙的去看,右……右手也是四根!怎么会这样呢?我的玄野,怎么会少了两根手指呢?

瞬间里,我好象一下子看到了那天看到的那个泥人。

那个泥人不也是每只手上只有四根手指吗?

『欺夏老婆,今年的礼物有点血腥我怕你会接受不了,所以,就用这个泥人代替吧!』

那个泥人!……就是失去了两根手指的玄野吗?

『呵呵,我是不会让别人把我对你的爱还给我的。』

楚玄野这个大傻瓜……他是在跟雪野比看谁掉的手指头多吗?真是的……傻瓜……

“傻瓜,楚玄野你真是个大傻瓜……”

“滚开!我才不傻,我以前就跟你说过,我不是傻瓜,我不会做任何冲动的事情,我每做一件事情都会想很久!所以,我不是傻瓜!”玄野推开我,然后大声的冲我吼!

“你不是傻瓜干吗伤害自己?如果你真的想了很长时间的话,只能说明你比傻瓜还傻,傻瓜都不会像你这样伤害自己的!”我坐在地上泣不成声的哭着。

“操!我他妈承认我傻行了吧……妈的,你唧唧歪歪的不就是想让我承认我是个傻b吗?……好,我承认,我是傻b,不过,我愿意,怎么着吧?我自己的手我愿意怎么砍就怎么砍?……妈的,你还不滚是不是……妈的……”说着,玄野的手又狠狠的砸在了医院的窗户上。

“哗啦!”

玻璃很快碎了一地。

“玄野……”我哭着向他的方向挪着身体。

“滚……快点滚……我让你滚你没听见是不是……你信不信……信不信我再砍几个下来……”说着,玄野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碎玻璃,用手紧握着跟我笔划。

血,顺着他的手掌一滴、一滴飞快的流着。

“不要……求你……不要再那样做了……我走,我现在就走还不行吗?我走……”我拼命的抹着眼泪,然后,我让自己站了起来。就在我想转身的时候——

“滋!”

是利器刺进肉里的声音。

当我甩开眼泪看清楚玄野的时候,我发现他也正在看着我。而此时,他手上的那块碎片,已经被他刺进了自己的身体。

“你……”

“我让你走你就走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那我要是说让你永远呆在我身边你是不是也会照办呢?还是,只有我说要你离开我你才会听!如果我是要你留在我身边的话,你就会连想都不想就逃走。是不是?”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9章CHAPTER(2)

“停止吧!快停止好不好?你那么喜欢流血的话,就来刺我好了!求你,别再伤害自己了!手指没了,已经很痛了……很痛了不是吗?……”

“怎么?你还知道心疼我吗?呵呵,我是不是又在自作多情了?你也许正在心里觉得我好笑吧!不过呢,你尽管笑吧,反正只要你敢走,我就扎自己扎到死!就算你不在乎也无所谓,反正,能死也挺好!”

即使是跟我说话的时候,玄野手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停止。玻璃的碎片不知刺进了他的身体几次。

“是你要我离开的啊?不是你说要我滚吗?你还想怎样?想我来也是你,想我走也是你,楚玄野,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想我死吗?”我流着泪说。

“是,我就是喜欢反反复复、我就是喜欢折磨你……那又怎么样呢?还不是跟你学的。再说,我就是想你死啊,从六年前你离开我的那天开始我就一直希望你可以死。因为……只要你死掉了我也就可以把自己干掉了,然后,我就能拽着你呆在地狱里永远不出来了。”玄野大声的跟我吼。

“………………”

“欺夏,你还爱我吗?”

“你呢?你还爱我吗?”

“是我先问的你好不好?”

“爱,我爱你楚玄野,一直都爱着你,从来没有一刻改变过。”

“真的吗?”

“哼!不相信拉倒!”

“我信!”

“那你呢?你也爱我吗?”

“爱,我也是一直爱着你,也是从没有一刻改变过。”

“…………”

很长一段时间以后,玄野慢慢张开了手臂,然后,他边微笑边流泪的问我:欺夏,你愿意回家吗?

我也笑,我说:回家吗?我前段时间就去过了啊,可是,我发现,‘去过’并不等于‘回去’。呵呵,我,好象已经回不去了耶。以前的那个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不是吗?但现在不同了,现在的我做过妓女。我记得,高中时的我,最讨厌的就是妓女了!

“放屁!谁说你是妓女!?我就觉得你是我的欺夏,和我爱上你时一模一样的欺夏!”玄野说完就蛮横的把我拽进了他的怀里,然后又霸道的吻上了我的嘴唇。

“玄野,我也好想回家,可是……我,好象真的是回不去了!”我靠在玄野的怀里,边说边流泪。

玄野一直温柔的笑着,他说:谁说回不来?傻瓜,我告诉你,对于两个相爱的人来说,彼此的心才是他们真正的家。所以,只要你的心想回家,你就能回得来!

“可是……”

“不用再可是了,我的心,一直在等着你啊,它好寂寞的,不信你摸摸,他的生命已经跳动得越来越微弱了,如果你再不回来的话,它真的会死的!”玄野打断我的话,然后微笑着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左胸口上。

“我……真的可以吗?”我小心翼翼的问着。

“可以,只要你愿意!”

“…………”

“欺夏,你愿意吗?”

“…………”

“回答我欺夏……你愿意吗?”

“嗯,我愿意!”

“欺夏……”玄野抱着我的手臂紧紧的收着。

“我愿意,这一次,除非我死,不然,我绝不再离开你!”

“嗯,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永远不永远我都不在乎,只要我们可以在一起!”

“会是永远的!”

“我说了我不在乎!”

“为什么不在乎?”

“因为,只要我们能在一起,一秒钟也可以是永远!”

“真的吗?”

“真的!”

“那好,我会用我全部的生命去将那一秒钟延长的,欺夏,我爱你。”

“我也爱你,楚玄野!”

“呵呵,楚玄野爱欺夏,欺夏爱楚玄野,楚玄野爱欺夏,欺夏爱楚玄野……”

“对,欺夏爱楚玄野,楚玄野爱欺夏,欺夏也爱楚玄野……”

“……………………”

“……………………”

那天,我们抱在一起好久好久,直到有医生来查房的时候我们才分开,但,即使不再拥抱了,我们的手也还依然是牵在一起的。

玄野的手上有很多细小的玻璃碎片,我握着他的手所以我能感觉得到。感觉到了,我也就开始更用力的去握住他的手,然后让那些碎片也同样的刺进了我的手掌里。

然后,我微笑。

痛并快乐着……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很好!

真的很好!

一个星期以后,雪野真的去了丽江。他说他要去那里录一首他真正喜欢的歌回来送给我。

而我,我一直没有跟雪野说抱歉,因为我知道自己那样说了只会让他更难过。

至于可颐,我想我们应该已经成为了朋友。不然,她不会每天对着我温柔的微笑。我也没有跟她说对不起,玄野他也没有,因为我们都知道,对于可颐来说,如果她是需要我们说对不起的那种人的话,她也就不会成全我们了。

然后,半个月以后,玄野出院了。

然后,我们回到了那栋别墅里。

再然后,我过了一段我一生之中最灿烂、最明媚的日子。

“downbythesalleygardens,myloveandididmeet;

shepassedthesalleygardenswithlittlesnow-whitefeet。

shebidmetakeloveeasy,astheleavesgrowonthetree;

buti,beingyoungandfoolish,withherwouldnotagree。

inafieldbytherivermyloveandididstand,

andonmyleaningshouldershelaidhersnow-whitehand。

shebidmetakelifeeasy,asthegrassgrowsontheweirs;

butiwasyoungandfoolish,andnowiamfulloftears。”

玄野坐在椅子上边弹吉他边给我唱着这首《downbythesalleygardens》。它的原曲就是著名的《爱尔兰风笛》。

“将来,我的葬礼上你就为我弹这首曲子吧!”我趴在玄野的腿上轻轻的说。

“臭丫头又气我呢是不是?你下葬的时候我也就死了,我怎么弹给你啊!?”玄野说着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然后微笑着把我揽进了怀里。

“我死你就死吗?万一你比我先死呢?”

“不会!”

“为什么不会!?”

“因为我会在自己要不行的时候毒死你!”玄野装着恶狠狠的跟我说。

“不会吧?”我也故意咧开嘴巴说得很夸张。

“会,怎么不会呢?”

“那你准备用什么毒?鹤顶红还是耗子药?”

“我用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