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夏玄雪 > 第8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第8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还是可以看出他的无助的。就像我和雪野,昨天他醉得不醒人事以后,我发现我和他竟然有着一模一样的睡姿,我们都是把背弯得很深很深,然后头和膝盖也离得非常近,还有就是,我们都不会翻身,都会用一只手挡住半边脸。书上说,这样睡觉的人都是非常寂寞的人。我不知道我寂不寂寞,我只知道,我很害怕寂寞。大概,雪野也是吧。所以,他现在才会问我想去哪里,要不要他陪着。

我说我只是想随便走走,不用他陪。但他坚持说要我等他一下,他说他马上就可以把自己收拾打扮好,然后让我可以在大街上风风光光的爱逛多久就逛多久。然后他就笑着冲进了他的房间。

我也笑了一下,然后就开始穿鞋,我不希望有人陪,我只是想自己走走,因为只有当我一个人走在有那么多人的大街上的时候,我才会把自己给放空,我才可以不再去想那些会让我难过的东西。所以,我要趁雪野没有弄好之前离开,因为,我怕自己无法拒绝他,就像他昨天说的那样,我好象的确是无法拒绝一个和玄野有着一模一样面孔的人。

“怎么?不等他一下吗?你们不是要一起出去吗?”我要推门的时候,玄野这样问我,等我回头看他时,我看到了他脸上那抹云雾般的笑。

“我们没有说过要一起出去。”我说。

他还是笑,然后说:是啊,你们也许真的没约定什么,不过,就算有过什么约定,在你眼里那些东西也都没用是吧。你想自己离开的时候你就会自己离开的,是不是?

“是。”我也扯出点笑来给自己,我说:当年我不就是那样离开过你吗?何必还问呢?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最清楚才对啊!

“你……”他的眉头忽然锁在了一起。

“我?我什么?我是个妓女。这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这样说着,然后我开始觉得身后玻璃窗透进来的阳光是那样的冰冷。

“够了。”他吼着冲过来,狠狠的把拳头砸在了那扇玻璃门上。接着,我听到一阵破碎的声音,然后我便看见了玄野血淋淋的手。

心那么无法控制的在身体里疼痛着。然而,我却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我说,是你逼我说的,你又何必伤了自己?为了我这么个妓女值得吗?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11章CHAPTER(2)

“我—说—够—了!”玄野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安静,但我却再次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这时,阳光已经在我背后肆无忌惮的铺散在我全身了,我觉得好热。原来,我冷并不是因为阳光不暖,而是因为阳光刚才被挡住了。

沉默,周围很安静。

“为什么不和我说话?”玄野问我。

我说:你不是说,够了吗?

“我是说,为什么你刚才都不跟我说话,还有,我昨天回来的时候,你明明看到我了为什么还不跟我说话?为什么?”

“我……”

“你别说。”玄野忽然打断了我的声音。

其实,就算他没打断我,我也说不出什么。我一直觉得,是玄野他不希望我跟他说话的,况且,他昨天回来的时候,都没有正眼看过我。

“别说,我怕你说完以后,我又会做出那些连我自己都讨厌的事情。”玄野微笑着说。

这一刻,我忽然很想流泪。原来,我的玄野还是可以跟我微笑的,我的玄野,他还是可以用跟以前一模一样的方式对我笑的。

“我又让你流泪了。呵呵,我以为我已经改变了,结果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每次在你哭完以后我都会发誓告诉自己不要再让你流泪了,但是,我好象每次都做不到。”玄野说话的时候还在微笑着,而且,我还发现,他的眼边有钻石一样的晶莹在闪烁。

“没有,我只是流汗而已。”我说。

然后我就推开了那扇已经碎掉的门,离去。

玄野他并没有拉住我,他只是喊我的名字:欺夏。

我回头,看见一直在笑的玄野,然后在我眨了一下眼睛以后,我又看到了那个和玄野有着一模一样容貌的男孩子。他此时和玄野一样,也看着我,眼睛里有我看不懂的忧伤在流动。他也叫着我的名字,他说:欺夏,我可以跟你一起出去吗?

“对不起,我想自己!”

我残酷的说完以后,便不顾一切的转身开始奔跑。在视线离开他们的最后一刻,我只看见玄野手上不停的有红色的液体落下。

跳上出租车的时候,我的手机里有一条短信进来。是玄野。

『我的手很疼,一直在流血,没人为我包扎。』

其实,在看完短信以后,我几乎马上就要跳下出租车然后再不顾一切的跑回去了,可是,我抬起头的时候忽然看见有个漂亮女人开着一辆漂亮的跑车与我错身而过。于是,我没有跟司机师傅说停车,我只是轻声的告诉自己:她叫可颐,是玄野现在的未婚妻、以后的老婆。古人说,宁可拆一座庙,也不可毁了一桩婚。所以,我没有回去。而且,我还希望他们能够美满。

我在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方下了车,然后,我微笑着把自己扔进了人群里,开始漫无目的的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天已经开始慢慢黑下来了。也许今天是周末的缘故吧,所以街上的情侣特别多。一对一对的男男女女,或是手拉着手,或是女的靠在男的肩头,总之,都是很幸福的样子。有些男孩子还会偷偷的在自己女友脸上轻吻一下,然后两个人就会不约而同的看看身边的人。也许他们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吧,其实何必不好意思?懂得爱的人都会祝福的,只有那些农民才会嘲笑。会主动嘲笑别人的人都是农民,我一直这么觉得。

手机响了起来。接起来,电话那边,田雨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

他说:唉,你动作也是够慢的了,怎么才接电话啊。好,现在开始不要再向前走了。听没听见啊?

“你是想跟我吵架是不是,本小姐肯接你电话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好不好?有屁就快放,别浪费我电话费!”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我还是很听话的站了下来,“有什么事快说?”

“看你那萎靡的样子一定没吃什么东西吧?”

“恩?你在哪?”我听他这么说完立刻本能的左右张望。

“……”听那边的声音我能够猜的出来,田雨他一定是在偷笑。

“你再不出来我立刻就被车撞死。”我威胁着他。

“好好好,你现在向后转,走五十步就可以看到我了。”他在那边告饶的说着。

呵呵,这一招果然有用。记得以前我也是这么威胁玄野来着,每次我想从他嘴里知道什么事情而他又坚持不告诉我的时候我总会说:不告诉我是吧?什么事儿都没有是吧?那好,要是真有事的话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被雷劈死!结果每次玄野都是乖乖的就范。后来我还把这招传授给了和我最好的一个姐妹,结果听说她前几年的确是在一个阴雨天里被雷给击死了。所以,这招也不是谁对谁都管用的,你首先要知道那个人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在乎你,别等你说完那些狠话以后他突然配合着你来一句“那就劈死你吧!”,惹得你伤心不说,要是真应了那些话,……哎!后果不堪设想啊!

“……四十八,四十九,五十!”

“头向左转。”田雨刚说完,我就已经看到他坐在麦当劳门口的长倚上晃着汉堡冲我傻笑了。

“白痴!”我假装无奈的吐出一口气。

“您的余额已不足,请挂机。”田雨掐着嗓子在电话那边说完以后就哈哈大笑起来。我也笑,然后我又想起以前我和玄野在高中那会儿,我还没有手机,每次和玄野通电话都是用磁卡的那种,而且每次玄野给我的都是二十元面值的,每次给我的时候他都会告诉我,等我听到话费余额不足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后来,我竟还渐渐的爱上了那句话。以至于我刚离开玄野的那会,都是疯狂的买电话卡再疯狂的给自己打电话,然后一句话都不说,只等那边那个温柔的声音响起、重复,直到传来忙音。

“您的余额已不足,请挂机。”

从六年前离开一直到今天,我已经听了无数遍这句话,可是,玄野他却一次也没有出现过。我笑,原来,玄野他是骗我的。而他骗我的事,又何止是这一件,他以前不是说会永远陪着我、永远都要我、永远都不跟我分开吗?如果真如他所说,我们不在一起的那六年又算什么?

“是你自作自受。”我的心这样安抚我。

我点头,的确,所有的谎话都源于这四个字:自作自受!

我认。认了以后,我觉得我和玄野似乎谁也没有欠谁的。我们都是自作自受,我是,他也不例外。

“有缘千里来相会。”田雨走到我身边微笑着把装汉堡的袋子递给我。

而那个袋子,我没有拿住,掉了。还冒着热气的汉堡从袋子里跑出来,沾了灰,已经不能吃了。

我看了,笑。我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份对面手难牵。老天还是习惯把这两句话一起送给我们!

“什么无粪不无粪的?是没有大便的意思吗?我又没便秘,怎么会有大便呢?”田雨嬉皮笑脸的说着一些只有外星人才能听得懂的话。我知道,他其实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也知道,很多时候,人在装傻都不是为了自己,他只是不想让他爱的人难过而已。而有时候,如果他爱的那个人肯不那么矫情的话,他们其实根本就谁都不需要难过。

“我饿了。”我说。

“好,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买很多很多再回来,那样的话就算掉多少也不会没有。”田雨摸着我的头发跟我说。

我点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在田雨身后的橱窗里看到,我笑得很美。

这时,他的嘴角也勾勒出了动人的弧度。而他的笑,没我的美,却比我的要绝望。

然后,他转身跑进了麦当劳。而我,也在他转身的那一刻,转身。我清楚,他是知道我会转身的。因为,除了我自己,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最了解我了。所以,我以前就常觉得,我和田雨很多时候都不是因为有缘才相遇,而是他太了解我,知道我会在哪里出现罢了。但是,我从来没跟田雨这样说过,因为我不想伤害到他,不想让他知道,其实除了无份以外,我们连缘也没有。只是,我想到的事情,田雨未必想不到。而有时候,“说”不过就是一种提醒,田雨一直做得很好,当然也就不需要我提醒什么。

六分钟。我的手机有短信进来。

内容:

『汉堡我买了很多,这次一个都没有掉在地上,所以我会把它们全部吃光,等你下次想吃的时候,我会再给你买新的』

我微笑。路边的流浪歌手在唱歌,我听到他在唱——

“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将我玩弄

不准他和我拥抱

也不准我和其他人有缘有份

我恨我恨我恨恨恨……”

虽然我和那个留着卷发留着胡子的男人素未谋面,但我还是觉得他的歌词是在影射我。于是,我瞪了他一眼,然后从钱包里拽出了不知道多少钱塞进了他嘴里。我跟他说:“stop!这首歌我买了。”

“很抱歉小姐,这首歌的原唱是英国人,作曲家更是不晓得多少年前就已经死了,所以,请收好你的钱,这首歌你买不走。”那个男人把钱丢在我身上以后就开始继续唱着。

“我死的时候也会记得找那个作曲家把谱子买下来,然后撕得粉碎。”我大声的冲着那个男人吼叫。

“也许那时侯你不这么想了也说不定呢?这个给你,如果你可以把它看完的话。”那个男人慢慢的说着然后递给我了一张纸,接着便微笑着继续唱着那首歌。

而我一直到跳上车都没有去看那张纸上面所写的东西,但我也没有把它扔掉。我只是把它塞进了我的钱包便不再去理会了。

因为,我已经觉得很累了。

下车的时候我看到了雪野,他对着我璀璨的笑。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走到他跟前问他。

“等你啊!”雪野毫不掩饰意图的说着。

“你的脸怎么了?我走以后你们打架了是不是?”我看着雪野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地方着急的问他。

“恩。”雪野诚实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

“因为——”雪野边拉长了声音吊我胃口边围着我转了一圈,“因为我告诉我哥,我很喜欢你,我要追求你!”

“……”我瞪大眼睛看着满脸笑容的雪野说不出一句话。

“很奇怪吗?呵呵,还有,你不是很喜欢我哥的吗,我和他长的一模一样哎,你大可以把我当成是他啊,我会对你很好的,你要相信我!”说着,雪野竟然张开双臂想要拥抱我。

我尴尬的笑着躲开了。我相信雪野刚才所说的那些话都是在逗我玩的,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玄野,他是不是也和雪野伤的一样。他是大明星,无缘无故的受伤怎么和媒体解释呢?想着这些,我飞快的往大门的方向走。

“可颐在里面,如果你觉得自己可以面对的话,你尽管进去。”雪野的声音透过脚下的空气阻止了我的前进。是啊,房子里面是亮着灯的,我还看到有人影在晃动。如果是玄野自己的话他一定是安静的呆在沙发上的。对!没错,房子里除了玄野以外一定还有别人。

那么那个人会是谁呢?我明知顾问轻声道。

“那里面的女人才是我哥爱的人,他们早晚有一天是会结婚的,你还不明白吗?”雪野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跟我说。他说这话的声音很轻,但在我听来却向锐利的炮弹一样穿透了我的全身。

“也许,玄野并不爱她,也许玄野和她只是逢场作戏而已,也许……”

“不用再也许了,如果你的那些‘也许’有一条是成立的话,我哥大概都不会跟她订婚的。而我哥的脾气,你应该了解的!”雪野继续说着让我绝望的话。

“是吗?”我慢慢的挣脱开他的手,又慢慢跟自己微笑了一下,“就像你说的,我的那些‘也许’没有一条是成立的。那么,也就说明我是不了解玄野的,可能以前我了解,但是现在我真的已经不了解他了。因为,如果是以前的话,我的每个‘也许’都会是成立的!”

说完,我慢慢的蹲在了地上,用双手抱着小腿。我知道,我流泪了。

“哭吧,哭完以后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雪野也蹲了下来,轻轻抚摸我的头发,轻轻拍着我的肩膀。

我抬起头透过水雾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个人,这个和玄野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的人。于是,我忽然哭得更凶了,我记得,以前,我的玄野也喜欢在我伤心和难过的时候这样安慰我。可是,现在呢?我的玄野已经订婚了而且也快结婚了,只可惜,那个幸运的女孩并不是我。

“可以走了吗?要不要我背你?啊?呵呵呵~~~”雪野笑着掐了一下我的脸。

“去哪?”我擦擦眼泪站了起来,可能是蹲得太久了的缘故,我腿一麻差点跌倒。

“别怕,有我在呢,就不会让你摔倒。”雪野扶我的时候冲我挤眉弄眼的说。

我忽然有点看呆了,他刚才的表情……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12章CHAPTER(3)

“你是不是想说,如果眉头再挑高些就更像了?呵呵,不过没有办法啦,我的眉毛只能挑到这种程度。”雪野顾作无奈的吐了吐舌头。

“啊,不是,我只是在想该不该跟你走。”

“真的吗?”雪野忽然因为我的一个解释而整个人光彩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雪野的笑容更大了。后来,雪野才告诉我,其实他知道那天我说谎了,他知道我那个表情代表的含义和其他人是一样的,都是觉得他在做那个表情的时候跟玄野几乎是百分之百的相似度。然而,他所兴奋的只是我跟他说的那个谎,因为在我以前,从来没人跟他解释过什么。

在我伸手准备叫出租车的时候被雪野给拦下了。

“坐大巴,我不习惯坐别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