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夏玄雪 > 第9章 听完

第9章 听完

前面就有一班昼夜的。”雪野面无表情的跟我说。

“为什么?”我疑惑的问他。

“我没钱,不信你看,就八块,正好够两个人一来一回的。”雪野说罢将整个口袋翻给我看。

“我有。”我准备伸手去掏钱包。

“我是男的出门得我付钱,而你是女的出门了就得听男人的话,不能嫌贫爱富的。我说坐大巴就得坐大巴!”雪野霸道的冲我说完以后便拉着我的手往前走,任我怎么样的用力都无法挣脱。

“哼,你才多大啊就开始这么男权主义了?将来以后谁要是当你老婆估计死的心都得有!”由于被严重控制活动的不满实在让我觉得压抑,所以,我决定用语言让自己出气。

“不大不大,就跟你喜欢那个男的差二十多分钟。还有,你要死就快点,别等我以后娶了你的时候你再死。”雪野听我说完一点也不生气的转过身,晃着脑袋跟我说。

哼!想气我?我就偏不生气。

“针对你刚才说的话我要纠正一下啦;一、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的,除非这个地球上只剩下一个男人,当然,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个男人的话我也早就死了,因为我宁愿死都不愿意嫁给你;二、我一点也不喜欢比你早出生二十多分钟那男的。”

“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你—爱—他!”雪野恶狠狠的说完又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其实我知道他说这话没别的意思,但我却忽然想起那么多都市肥皂剧里的情节。那些男女主角们一天到晚总是追问着对方对自己的感情到底是喜欢还是爱?而自从那句矫情的“喜欢是淡淡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出现以后,这种无穷无尽的追问也变得更加推陈出新。什么能不能跟我一起死?能不能在我死了以后不找别人?能不能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个、对别人连一丁点儿喜欢都不可以有?……唉,其实这样问又何必呢?答案出来了又能怎样呢?暂且不说给你承诺的那个人,单是你自己,你能保证自己在把他踹掉以后还会记得他对你说过什么吗?你会吗?而谁又会?我记得我以前有个很要好的朋友特别喜欢查各种各样的字典,有一次,她不知道捧着从什么地方找来的英文原文字典告诉我:“爱”在最早以前的解释是一生一世的怜惜、陪伴和照顾。

我当时听完觉得没什么,这种定义早就在电视剧里听过了,可是我那位朋友却忽然跟我说:欺夏,你说这一生一世是不是指着得一直到死啊?是不是说我们如果真爱上一个人了得要死的时候才能跟他说爱呀?可是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他不在我身边怎么办啊?说完这话,她立刻就开始流起了眼泪。当时我觉得她这个人太较真也太偏激了,可是后来听说她好象真的生活得很幸福。而我也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才发现,其实她不是较真也不是偏激,她只不过是这个世界上的一种稀有人种而已。因为当很多人都把目光落在怜惜、陪伴还有照顾上的时候,她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前面的一生一世。本来我和玄野也看到了,只不过命运嫌弃我的卑微,给我的爱情一张癌症晚期证明以后还不忘跟我说一句“你必须撒手人寰”!而在与玄野分开的那段日子里,我也开始变得恶毒了起来。我开始不再去想那个朋友的幸福,我只是在看到有人快乐的牵着手晃动于我面前的时候跟自己说:欺夏,你无须嫉妒,他们不是相爱,只是碰巧在一起,而已!

那时候,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农民,尽管我所享受的都是这个世界最前沿的东西。

“上车!”雪野的声音再次飘进我耳朵里的时候我停止了自己的妄想症。

“欺夏,过来坐这边。”雪野冲着已经坐在单排座位上的我喊。

“我坐这边就可以了。”

“你——是不是想让我抱你过去啊我美丽的公主?你知道我是不会介意让你呆在我身上的。”雪野忽然低头在我而边吹着热气。

“威胁我?”我瞪着眼睛问他。

“你可以这么说,如果那样想可以让你觉得快乐的话。”雪野邪恶的勾起嘴角,笑嘻嘻的把我拉在了他想要坐的那个双排坐。

“我要坐里面。”我说。

“不行,我还要看风景呢!”雪野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

“我还想看呢!”

“你想看什么跟我说,我看完了给你讲,肯定比你看到的还要美!”雪野狡黠的眨了眨眼睛,而他的这个动作也让我觉得他像极了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虽然孩子的眼睛不会如他一般笑的时候好象是在哭,但他有时候的的确确让人感觉像个孩子,还没满月的孩子,让人看了以后特别想心疼他的那种孩子。

“以后再也不跟你出来了!”我赌气的说。

雪野看了我一眼,淡淡的笑了一下。

“笑什么?”

“笑你傻呗。”

“我傻?我哪傻啊?”

“你不傻你还想让我找你出来!”

“你……”我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真是的,好象谁愿意跟他出来似的。

“你不懂的,如果我们今天在一起的时候是美好的就足够了,只要懂得珍惜,任何事情都不需要下一次。”

雪野说这些的时候一直望着窗外那些耀眼的霓虹,我在玻璃窗的倒影里看着他的眼睛,发现那里面埋藏的寂寞犹如外面那些光亮包裹着的夜一样,深不见底。

“老公,我热~~~”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个娇滴滴的女生。

然后,我看见雪野身边的那扇窗户被拉开了。可能是穿得少的缘故,我没来由的抖了一下。

雪野看了我一眼,窗户瞬间被关上了。

过了几秒,窗户又被拉开了。

然后,雪野又把它关上了。

“你他妈的再给我动一下试试?”

第三次,雪野身后的那个人还没等把窗户第三次拉开,雪野已经叫骂着站起来把拳头挥了过去。

“你……你干吗打人?”那个男人站起来看了一眼雪野以后又立刻坐下了。估计是自卑了,我也回头看了他一眼,哎,那小身板和雪野一比就跟根铅笔似的。

“老子想打就打!”雪野说完又给了他一拳。

这时候,司机停下车开始过来调和。

“怎么回事儿啊?”司机问。

“我女朋友热他不让我开窗户。”

“操!你女朋友热你让她脱啊,我女朋友冷你知道吗?”雪野揪着那男的衣服吼着。

“互相体谅一下嘛小伙子!”司机说。

“人家真的要热死啦!你就打开吗好不好?”那女的拉着雪野的胳膊嗲声嗲气的说,另一只手又不断的把自己原本就已经开得很低的衣服继续拉低。气得她男朋友都开始哆嗦了。也是啊,能不气吗?公然在他面前勾搭别的男人,换谁都受不了。

“你他妈给我放开!你死了世界上顶多又少一贱货!”雪野不屑的骂道。

“这样吧!你看你们两个换个位子好不好?”司机满脸堆笑的跟雪野说。

“不换,我们就坐这儿,我看谁敢把这窗户打开!”雪野固执的说。

“我们坐别的地方吧!”我拉了一下雪野,我不想让他把事情闹大。可是,我拉了他一下以后,我忽然看他低头冲我淡淡的笑了一下,他说:我们就坐这儿,只要我没死就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委屈着,一点也不行。

说完,他扬起头挑衅的扫了一圈车上的人才坐了下来。

“司机,开车!”雪野的声音恢复了平静,但是依然阴冷。

司机无奈的摇摇头回到了自己的驾驶位置,车子重新开动了。

再到站的时候,那对男女就急匆匆的下车了。我想他们下车以后一定会痛骂雪野的,但是,在雪野面前,他们却不敢,由衷的不敢。

“哎!你说你怎么跟个小强盗似的啊!”我叹着气说。

“是大盗好不好?”雪野有些不满的白了我一眼。

“有区别吗?”

“废话!你说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叫着好听,还是阿里巴巴与四十小盗叫着好听?”

听完,我瞬间傻眼。可是,正当我想摸着他的头感慨两句说“你可真是个小孩子啊”的时候,我听到后面那几个人遮遮掩掩的声音——

“你看那不是rainbow吗?”

“我看不像,人家大明星会主动领着个女的来公共汽车里曝光?”

“也是,不过你说怎么就那么像呢?”

“你没看前段时间电视上的报道吗?估计八成是他那个双胞胎弟弟!”

“啊?就是在国外当男妓还拍色情片那个吗?看电视上播那带子里他身材不错啊!”

“你小点声!”

“………………”

等我回头去瞪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把视线转移到了车窗外。

“别理他们。”我轻轻的跟雪野说。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一下,然后他指了指窗外说:你看,外面的那些人都在看我们呢?

我瞅了一眼,心想,是啊,这个世界喜欢看热闹的人真是太多太多了!只是不知道当有一天他们出什么事的时候被别人挖苦和嘲笑会是什么心情?想着想着我忽然不愿意继续往下想了,因为我猜这种人都是很短命的,说不定碰不上什么事就已经挂掉了。

“你看!”雪野忽然指着车窗外的天空让我看。

“什么?”我皱着眉头问。

“流星啊!你没看见吗?”

“当然啊!”

“什么当然啊,你反应慢得还真够可以的。你要是去手术估计都不用打麻药,人家刀口都给你缝完了你还在那问‘医生啊,你什么时候下刀啊?’,呵呵呵呵~~~”雪野说完以后便开始笑,那笑容轻松的就如同十六、七岁的少年。

然而,我却怎样也笑不出来。我想起两年前最后的那一次堕胎手术,我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的确一点感觉也没有。因为在动手术之前我听到那个医生跟红姐说:做完这次她可能就不会再怀孕了!那一刻,我突然看到很多很多小孩子的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然后我眨了一下眼睛以后他们又忽然全部消失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去看路边可爱的小孩子了,不过,我在做梦的时候还是常常听到玄野跟我说我们以后要去没有汽车没有柏油路的乡下,然后生五六个孩子,然后子子孙孙代代相传……

“终点到了!”司机对我和雪野说。

“该下车了!”雪野有些不舍的透过车窗看了一下外面。

下车以后我问他,我说你怎么这么喜欢坐大巴呢?

“因为大巴上也有很多人都是自己一个,他们能给我解闷,帮我打发时间。以前我在英国的时候就这样,要是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就去坐大巴,我能从早上坐到晚上。呵呵!”雪野笑着说。

“以后我陪你坐,等你要是再觉得没意思的时候,我就跟你一起来坐大巴。”我说。

“真的?!”雪野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道如同虹一样美丽的光彩。

我微笑着点头,看着他的笑脸又忽然想起他刚才的话来,我故意损他说:你刚才不是说只要懂得珍惜跟本就不需要下次吗?为什么现在还这么高兴?哼!昨天不知道谁说我虚伪来着?其实啊,比我还虚伪。

雪野的脸红了一下,然后他忽然抬起头不眨一下眼的望着缀满星星的天空,不知道多长时候以后,我听到他说:你不会了解,寂寞惯了的人,其实都会喜欢找一些不幸福中的幸福来安慰自己一下的。

在他说完这些的时候,我忽然扑进了他的怀里泪流满面。我听到我嘴里一直在说“对不起”这三个字。我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三个字,更不理解为什么我会这样不停的说,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止。

雪野此时也紧紧回抱着我,将我的脸窝在了他的胸膛里。然后,过了很久很久,当我不再抽泣的时候,我听到他跟我说:有时候不幸福中的幸福要比那些错位的幸福好很多,起码不会在最快乐的时候被推下高高的悬崖然后摔得粉身碎骨。

说完,雪野猛的用力将我的身体与他的身体分开,但是,他的两只大手却依然紧紧的钳着我的胳膊。

“对不起。”我缓缓的说。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13章CHAPTER(4)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既然决定以后陪我一起坐大巴,那我也不想欠你什么,所以,以后当你扛不住的时候尽管可以把眼泪落在我身上,我不会让它们在别处被人找到的。除非我死!”

“谢谢。”

“不用跟我说谢谢。”雪野叹出一口气来,“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这下倒好,让你成了我的债主了。”

“……”我不解的望着他。

“走了啦,傻瓜!我说我欠你的,你以后可以随便使唤我了!”雪野翻了个大白眼给我,然后拉着我的手开始往前走。

“欠我的?你什么时候欠我的?喂,楚雪野,你能不能给我说得明白一点啊!”我连跑带颠的追着他问。而他,就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傻傻的笑着,好象很幸福的样子。

【欺夏,也许你不会知道,早在我很小很小被母亲抛弃的时候就曾对天发过誓,我说只要有一个人肯心甘情愿的跟我一起驱赶寂寞的话,我的命就是那个人的了。而欺夏,你就是那个人。所以,我欠你的,我会一直还到死为止!】

我一直在想如果人是可以未卜先知的话该多好,如果我那时便知道雪野曾经发过一个这样的誓言,那么我是死也不会说要陪他一起坐大巴的,或者,我可以更提前一点,我可以在一切都没发生以前拒绝他的所有提议。不过,我不是神我没有预测未来的能力,所以,我知道这个原因的时候已经是在很久很久以后了。

“就是这里了!”雪野有些兴奋的指着我们眼前这片安静的湖水。

我笑了一下。我并没有来过这里,但我对这个湖还是有一点了解的。我知道它的名字叫如梦。其实早在很多年前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湖,只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坑而已。不过据说好象有一个叫如梦的女孩子跳了下去以后,这里竟忽然一夜之间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今天这里人好多啊?”我看了一下周围的男男女女有些觉得好奇,虽说如梦湖很出名,但是也不用全城的人都跑到这里来吧?

“因为有媒体报道说今天是如梦离开这里去投胎的日子。”雪野慢慢的跟我解释着。

“迷信!”我不屑的说。

“你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那个……我是说……另一个世界。”雪野砸着嘴问我。

我笑了一下,我说我相信有鬼,但我不相信有神。

“为什么?”雪野很好奇的看着我。

“因为,我从小到大许的愿没一个实现过。”我淡淡的说。其实我一开始还是比较相信这个的,但是自从我和玄野分开以后,我就再也不相信这个世间是有神佛存在的了。因为,如果他们真的是存在的话,就应该让有情人可以长厢厮守在一起,那么我和玄野就不会分开了。

“是吗?那么我刚好和你相反,我从小许的愿每一个都实现了!”雪野眼睛笑得弯弯的跟我说。

可是你依然不快乐。我在心里默默的说。

雪野看了我一眼,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把自己的外衣脱下铺在了地上,弄好以后他拉我坐了下来。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我边嗅着身边野花的香气边问。

“不知道,想回去的时候再回去呗!不要什么事都把开始和离去的时间定得那么死,如果事事都有局限的话,不是很没意思吗?”雪野说完便整个人都躺了下去,然后就开始不眨一下眼的望着星星。

我说,我发现你很喜欢盯着天空一直看。

“是啊,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天空是不虚伪的,看见不喜欢的人了就阴天,想骂人的时候就打雷,想哭的时候就下雨。”雪野微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也看了一下天空,笑着想,也许天空谁都喜欢,它只是不喜欢太阳而已,所以才会时不时的把它给遮起来。

“哦,对了!你刚才看到流星的时候许了什么愿?”我刚才光伤感来着都没顾得上问。呵呵,虽说我不相信神佛了,但我还是很相信流星的。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