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气息 > 第1章 由于是宝丽来的一次成像

第1章 由于是宝丽来的一次成像

《气息》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序:陌生人好像更温暖

“记得大二的某天,这人跑到我寝室告诉我文艺部来了个叫娜娜的女孩。一晃四年,今天他们结婚了,祝愿他们能永远幸福下去。”

这条微博,就是在分钟前刷到的,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我的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就流了下来。

说来奇怪。明明是和我毫无关系的人,明明是那么久以前的事了,却会在这种时刻,各种情绪蜂拥而至,各种模糊的人又一次变得清晰起来。

我突然想起了很多事。

我想起了初中的时候有个男生很喜欢我,而我却非常讨厌他。我一直觉得他对我的“喜欢”完全是一种捉弄,我一直觉得他是讨厌我的。他一定是想让我成为全班同学的笑料,成为老师眼中的早恋生,所以才故意这么做的吧。

初中三年,他的名字无时无刻不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到最后所有人几乎把我和他的名字捆到了一起去,提到我就离不开他,提到他就离不开我。他所做的每件事在我看来都那么不正常,每一个细小的表情看上去都那么不正经。

曾经这么讨厌的一个人,却在很久很久以后,从他初中同桌那里得知了他当时的真实感情。

他会在上课的时候摆一个角度,这样看着我一看就是一节课;他会在书本上写满我的名字,觉得这样做就很幸福;他会自己编一首关于我的歌,有事没事就哼起来唱;他会拼命去问别人关于我的事问到别人都烦他为止。

更多更多……

那些放在过去看上去那么无知而幼稚的举动,竟然会在很久以后温暖到我。

可能年少轻狂时,真的对太多事都不以为然,才会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放到现在,这种单纯而狂妄的喜欢,可能再也不会发生了。

想到这里,突然跑去翻开初中时的同学录,他在留言板上只写了五个字——美好在哪里。

突然很难受,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塞满,透不过气。

回想起那时候对他的态度,突然有些无法解释地自责。

可能对于他来说,我就是他的青春,我就是他的整个青春,我就是他青春里所有的期待。

无法为他做什么,无法给他什么,只是心里的那句感谢,真的很想在这么多年以后传到他的耳中。

青春,有无数可以被记住的东西。

阳光、笑容、白球鞋,或是打篮球的学长。

那些笑颜或是清透天真或是腹怀心事。

有人说那是既漫长又短暂的年华;有人说那是最无忧无虑的年华;有人说那是除了喜欢,什么都放得下的年华。而那时候放不下的喜欢,注定陪伴你一辈子。

青春里总有秘密,谁是谁的秘密。

一些往事,就像是手里没有抓紧的风筝,被风吹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一些在现在看来已经算陌生人的人,竟然能再一次带给你如阳光般灼热的温暖。

很多时候总是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些很重要的感动,已经被那个挥霍着青春的自己遗忘了。

所以,希望看过这本书后,可以帮你回想起某个暖黄色的午后,那一个包含太多感情的笑颜。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楔子:天雨

似乎只有雨,才能在真正意义上让天与地相连

只有在下着雨的季节里,才能让眼睛有湿润的借口

你并不在我的记忆里

你在小溪的歌声里

在这个天空的颜色里

在花的香味里

雨水和光线中隔着的,是属于云彩的骄傲。依托着潮湿而生长的东西,见到阳光永远无法抬头挺胸。

频繁交错着的,是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擦肩而过。真正的缘分,早就被命运的捉弄给消耗殆尽了。

那个人总是在一边看

他看着日历被翻得面目全非

他看着叶子的颜色被染了又染

他看着地面反复演绎着斑斓的潮湿

他看着每一个腹怀心事的人最后泪中带着笑的样子

他总是不说话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直到

在阳光从树影间倾泻的,那个离别的下午之后

他告诉我

他有一个很长的名字叫——我曾那么把你放在心上

他沉默地、漫长地

贯穿了整个年华的甬道00

天空中盘旋着耐人寻味的温度,戚月带着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从大楼里走出来,思想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太过集中,以至于忘记了正下着雨这件事。

一滴雨水忽然重重地落在她的头顶,她下意识地抬起头,另一滴又精准地落到她眼睛里。

随后,数以万计的雨水像是慕名而来,从万丈高空接踵坠落下来,狠狠地砸在戚月身上。

慌乱之中她一边打开伞,一边掏出纸巾擦拭眼睛,从远处看去,就像是一个落魄的少女在雨中独自哭泣。

“啊……对不起。”或许因为对方在避雨时的赶路过于匆忙,一下子撞过来的力气太重,不仅把戚月撞得一连后退好几步,甚至还把伞给撞飞了。

还没等到戚月的原谅,道歉的人就已经消失在雾茫茫的空气里。

戚月看着不远处被吹得左右摇晃着怎么都停不下来的雨伞,愣在了原地。

“这……”

喉咙口像被什么东西堵着一样,发不出声音。

——我不喜欢雨天,因为雨天给我一些不好的回忆。

——是么?那这样的话,让我留点美好的回忆给你。

来自遥远记忆里的对话被回想起来,脑中突然被唯美画面塞满,让戚月一下子不知如何反应。

好在没有观众,她的窘迫没有被收入任何人眼中。

或许只有雨,才能在真正意义上让天与地相连。戚月抬起头,嘴角勾勒的弧度被光线渲染得模糊不清。

“美好的回忆啊……”戚月想起了当初那个人的话,走过去把雨伞捡起来。这把红色的雨伞从高中一直用到现在,该生锈的地方生锈了,该发黑的地方发黑了,可是她还是不舍得扔。

就像一些自认为美好的东西,别人断定再怎么不完美,还是不能改变自己心中对它的独特看法与定义。

戚月收好伞,在路人诧异的目光下傻站在大雨里望着天空。

她突然有些哽咽,她突然有些感动。不知道为了什么,不知道来自哪里。她只是确定,此时一股温暖正急速扩散,布满全身。

她吸了吸有些发酸的鼻子,撑起伞,跨出脚步。

在家门口楼下的报亭,突然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吸引住,买了一本杂志就迅速往家里逃去。

到家的时候,已经全身湿透的她并没有急着擦干身体,甚至忘记了把满是雨水的大衣脱下,而是一头冲到卧室,在写字台前拼命翻找着什么。

衣服上的水珠一滴滴有规则地落到地板上,湿透的头发也贴合着脸颊,脖子上都是细腻的水分。

“找到了。”突然戚月的脸上露出笑意,双手紧紧捏着一本厚重的毕业相册。

她轻轻地打开相册,一连翻了好几页后才停下动作。

密密麻麻的相片之间,有一个空缺的位置。

戚月的脸上似乎有一些惋惜,伸手摸着相册右下方空白的那块地方,蹙起眉。

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又低头一阵猛翻,在抽屉的深处找到了一张照片。

由于是宝丽来的一次成像,像素有些低得过分,加上时间的洗礼,泛黄相片上的画面变得模糊不清。

画面中戚月穿着婚纱,笑得很灿烂,和她形成强烈对比的是身边那个人的一脸严肃。

戚月用它填补了相册原先空缺的位置,似乎想起了什么,蓦地笑出了声。

像完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一样,她合上相册,深深吸了一口气。

在这短暂的一个呼吸时间里垂首回眸,一些画面像是从水底深处浮现出来一样,清晰透彻。

一些人像是从回忆里活了过来,生动迷人;一些被封尘的往事像是重新上了色的漫画,深刻真实;一些感觉,像是回味最爱的旧电影,虽然再不会为了结局的喜悲而着急,但心动不失。

而一些气息……

戚月完成了一整个冗长无比的呼吸动作,倏地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有一种——

突破了空气中含有20.9%的氧气,又一次闻到属于他的特殊气息的错觉。

www.12xs.com

第3章年华的意义(1)

再难忘的漫长时光,都会变成“一眨眼”的瞬间

往昔沉淀的苦与涩,终会变成回味起来的酸与甜

这,就是年华存在的意义

回忆像个旋涡一般,把戚月整个人吸卷进去。一旦沉醉在那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中,就怎么都逃不出来。

你不会记得小学时和同桌的第一句话;不会记得初中第一次数学考试的成绩;甚至记不得大学辅导员的名字,但是那些让你无法忘怀的画面还是会停止摇曳,最后定格在脑海里。

2005年秋

忘记了那时候的天空颜色,忘记了那时候学校门外栀子花的芳香,忘记了那时校服一共有多少纽扣,却记得一些鲜明的对话和表情。

“啊!!”

从高二(3)班教室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匪夷所思的尖叫声,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哈哈哈哈。”

和女生尖锐的声音遥相呼应的,是男生放肆的笑。

“安夕我警告你,你再不把它从我身上拿掉,我绝对让你死得很难看,非常难看!”戚月看着自己校裤上的癞蛤蟆,整个脸扭成一团,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不借他抄作业的后果会是这么悲惨。

“怎么样,下次借不借我抄作业?”安夕一点要把癞蛤蟆拿掉的意思也没有,朝戚月做了个鬼脸。00

“你……你……”戚月怕怒参半,半点不敢动弹。

“哈哈哈,看来你也有害怕的东西啊。”安夕更加得意,凑到戚月面前示威,“怎么样?求我啊,求我我就把它拿掉。”

“安夕你快拿掉!”戚月几乎要哭了出来,马尾辫没有规则地摆动着。

“我拿掉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戚月强忍着想吐的感觉,没有回答他。

“你想让它陪你一起上课吗?”安夕看了看时间,“只有3分钟了。”

愤怒终于败给了害怕,戚月最终妥协,“你先说什么事。”

“我现在……还没想好。”安夕拿起书本朝着自己扇了扇风,“想好了告诉你。”

“那你先把它……拿走啊。”戚月两只手的食指拼命指着自己腿上的癞蛤蟆。

安夕笑得无比得意,伸出手一把抓起癞蛤蟆,走到窗口把它抛了出去。

只闻“呱呱”两声,蛤蟆兄消失在一道漂亮的弧线中。

“安夕我和你没完!!”恢复了行动能力的戚月立刻站起来追着安夕大叫起来。

体育特长生的安夕三两步就把她甩在了后面,为了提起她继续追赶的兴趣还故意停下脚步,转过身对她说:“注意形象,注意形象,你可是校花。”

“校花你个头,你是个笑话才对。”气急败坏的戚月顺手拿起他座位上的课本就朝他砸去。

安夕敏捷地往旁边一挪,看到自己散落一地的书本,伸手制止了戚月接下去的动作,“别激动,别激动,君子动口不动手。”

“你动手在先的!你明明知道我最怕那种软软的东西了。”说着说着恶心的感觉又上来,戚月气得抓起他的书包猛地往窗外扔去。

在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的短暂时间内,书包已经安全着陆了。

“哎,虽然我们在一楼,你也不能总这样吧,跑来跑去很累的是不是?”安夕看着自己又一次遭殃的书包哀哀地说。0

“谁管你,你活该。”戚月坐回到自己位子上,“跑死你拉倒。”

这场闹剧最终在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终结。安夕飞速跑到外面捡起自己的书包回到教室,看到身边正垂着头生着闷气的戚月很识相地没有开口。

安夕把刚才飞得乱成一团的课本整理好,支着头毫不客气地看着身边的戚月。

“看什么?不许你看。”戚月没好气地斜睨他一眼,整个人往旁边挪了一大块。

“看校花啊。”安夕笑了笑,嘴角露出一个浅薄的酒窝。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听上去像是赞扬的话让戚月觉得浑身不舒服。和安夕做了一年零一个月的同桌,不仅觉得他越来越讨厌,就连最开始对他“至少长得很帅”的好感都没有了。

明明同桌是最容易日久生情的,但和安夕在一起,戚月只感觉到了日久生厌。

和他同桌到现在没有得到半点好处,不宁唯是,连自己原本的好脾气都被越磨越暴躁。

“转过你的头去,看到你就头疼。”戚月用手把他看着自己的脸推回去,但对方不依不饶地又转了回来。

“头疼关我什么事。”男方挑衅地回道。

安夕瞪了瞪眼睛,抓着她的马尾一用力,戚月整个人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向后倒。

“痛痛痛痛痛,你干吗啦?神经病啊。”戚月向来不喜欢别人抓她头发的感觉,所以安夕做出这个动作来的时候,她一下子怒火中烧。

“谁让你惹我。”安夕故意做出生气的表情来。

“我才不道歉。”戚月整个人趴到桌子上,“睡觉了,不理你。”

“是是,你快睡觉,多睡觉少说话。”

女生猛地抬起头,刘海在空中胡乱飞舞。

“我以后都不想和你说话了。”戚月用力地在桌子中间画了一条线,“不许超过。”

“超过了怎么样啊?”安夕毫不客气地把半个身子凑了过去,蛮横地霸占了大半张课桌。

“你……”戚月瞪大眼睛,气得说不上话。

“你多大啊,初中么?还玩什么三八线,而且这线还是朝我这里歪的,明显对我不利啊。”

“好,好。”戚月试着平息了自己的愤怒,伸出双手按着桌子,“我不和你说话,我发誓,我不和你说话了还不行么?”

“好啊,不要说啊,看你忍不忍得住。”安夕似乎有十足把握,无所谓地耸肩。

戚月长吐一口气,像是把所有的情绪装到一个盒子里一样关上,朝安夕露出一个绵长笑容。

被这样纯粹的笑弄得有点发毛,安夕打了个哆嗦。

似乎真的抱着说到做到的决心,戚月打开课本开始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去。

安夕修长的手指在课桌上敲打,沉闷的语文课夺走了他所有的耐心,趁着老师转身写字的时间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轻拍了一下戚月的后脑勺。

被这意料之外的力弄得整个人往前猛地一冲,字迹清晰的笔记本上霎时出来一条扭曲的黑色长线。

刚想开骂,突然想起了自己刚才立下的誓言,戚月在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后选择不予理会。

记得一年前刚换座位的时候,戚月对安夕的了解并不多,从表象推断出他是个话不多并且有点酷的男生,配上很讨好的帅气面庞,甚至还暗自得意过。但日久见人心,没想到这家伙在欺负人和毒舌上面倒是天赋异禀,就连一向好脾气的戚月也被弄得“泼妇”起来。

坚持了大半节课,眼看着就要破一整节课没和他说话的纪录了,戚月抿着唇一脸期待地准备迎来这历史性的一刻。

“喂,下节英文课要默写单词,老样子,借我看一下。”安夕的语调和平常一样,不疾不徐。

“想也不要想。”与平时无异,脑子还来不及做反应,嘴上的话就已经说出了口。

戚月咬了咬牙,捏紧了手中的铅笔。此刻她觉得她和自己手上的铅笔一样,真是货真价实的“2b”。

安夕笑了,虽然这个笑听上去那样温柔安逸。

“讨厌。”戚月努起嘴,像是在自己生自己的气。